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遭遇傀儡鬼
    正在发呆的时候,我却看到了窗户外面趴着一只黑猫,黑猫正在看着我,直到一个人从我眼前走过去的时候,黑猫却不见了。

    双生和奈奈子得知我被派去给花春香送落下的功课,很不放心想跟我一起去,很不巧他们在学校临时有事不能陪一起去了。

    我就只好单独地根据地址走到公交车站,不过由于初春的缘故天色已经开始黑了,等公交车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掏出花春香的地址正要仔细察看一下,忽然我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我转过头却没发现什么异样,公交车却在这时候过来了。

    上了车后不久,我知道花春香的家在终点站,还要一小时的路程,索性就干脆闭了眼小憩一会等到了终点站。

    一小时睡觉就很快过去了,公交车到了的时候,我就跟着醒来了。

    我揉了揉眼,看了下车窗外,天色已经发黑了,我想着只要赶快把花春香落下的功课交代回去的话,回来说不定赶得及上公交车。

    我下了车后,再次察看了下地址,发现花春香的家在山坡上,让一向不喜欢爬山的我倍感苦恼,公交车走了后,我突然觉得有道目光在背后紧盯着我,不由心里一震,难道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

    我试图在找寻这道目光的时候,但这道目光若隐若现一时让我找不出来,但是天色一黑,周身的温度已经开始下降了,我觉得还是不能多留一阵,趁着还没被冻成狗早点到花春香的家吧。

    我走进上山坡的路的时候,感觉路上瞬间暗了不少,抬头看了下天空,月亮早已钻进了云层之中,我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用手机里的仅有光亮照着路继续往前走,走了没一会儿忽觉背后有道熟悉的目光盯过来,我正转过身的时候,忽觉胸中一痛,背后硬生生撞上了一棵树,我痛的几乎差点起不来,一抬头却发现眼前有一道黑色人影在对着我,但我很快发现黑色人影身下根本没有影子,我知道这黑色人影绝对不会是人,我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鬼怪盯上了,眼下没有双生和奈奈子来助阵,我只有靠自己了,我从小荷包里偷偷掏出百姓公,脑里闪过一道咒语,随后念出来。

    “惊雷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一道惊雷符在手中闪耀出几道雷电,迅速冲向来者不善的黑色人影,那黑色人影正在看着我,似乎却不太紧张,却躲开了几道雷电,可我却看到了恐怖至极的场面,在雷电照耀之下,我看到了一大堆红线在山林中交缠在一起,周身四处都是红线,活人一旦陷在其中基本是很难再次逃脱了!

    是傀儡鬼!我想起双生警告过不要靠近他,可他终究还是来找上来了,偏偏目标却是我。

    我知道眼下是不能碰红线,如若是少量红线还好,顶多是吸点血气让人暂时不舒服,但现在被大量红线包围着,很明显他吸取血气对他自己不够用了,想要找一个活人伺机杀掉而吸取干净,找个在偏僻地方的落单活人来下手,很不巧这目标却是我,在偏僻地方对落单的我下手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可惜我不是普通人。

    我心说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被班主任派到花春香家也是算了,偏偏在这时遇到不好惹的傀儡鬼,这下回家恐怕是要耽搁一段时间了。

    我一想到花春香,如果花春香没有生病请假的话,走在路上恐怕不是我而是她了,不知道该说她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我念出一道咒语召唤出业火符。

    既然傀儡鬼是从木偶娃娃化成的,木头最怕火了,用这个业火符对付傀儡鬼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傀儡鬼毕竟还是有表演经验的木偶娃娃化成的,身体灵活对他是再正常不过了,只见他轻巧地躲开了冲过来的几道烈火,可我很快发现这种情况对我极度不利,因为仗着红线在山林间四处交缠着,傀儡鬼利用一些红线在山林中自由活动,身法极度轻快,而我由于身陷在一堆红线中,走都很艰难了,更不用说自由活动了,跟灵活动作的傀儡鬼相比,我却束手束脚而无法自由活动。

    傀儡鬼在黑暗中嘻嘻地笑着,听起来却这么毛骨悚然,手中的业火符再次烧尽了,我心想得想个办法解脱红线困局,我看了下红线,深呼吸了一阵,决定碰碰运气。

    “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我大喊一声,几道火光迅速冲向红线之中。

    “没用的。”傀儡鬼发话了,嘻嘻地笑着。

    我没有理会,注意到红线被业火符烧掉十几根后,很快有一堆红线补上来。

    这家伙是蜘蛛吗?我心里忍不住吐槽道,但转念一想,我脑海里灵光一闪,嗯,就这么办吧!

    “不要挣扎了,你是逃不了,不如老老实实让我吸干净吧!”傀儡鬼嘻嘻地笑道。

    我微微一眯眼,想吸干净我,想得美呢!但是手里已经多出几道业火符。

    “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我再次扔向傀儡鬼。

    “我不是说过没用了吗?你真是不死心呀!”傀儡鬼摇了摇头,躲开了一下,惋惜地说道。

    我的嘴角微微一勾,终于机会来了!我迅速掏出几道业火符一下子把傀儡鬼前面的红线烧断,道:“不试试看怎么可以说没用呢?”

    傀儡鬼忽觉我话语中有意,顿时发现自己刚才被我用业火符攻击的时候竟让自己无意躲到了离我更近的距离,而我烧断了傀儡鬼面前的红线,空门大开!他的破绽就在此时出现!

    我同时从小荷包里抱出琅东,琅东睡得迷迷糊糊,忽觉前面有一道它最为喜爱的味道,一睁眼见到傀儡鬼在眼前,毫不犹豫扑过来吞下去了。

    “啊”傀儡鬼尖利而极其难听的惨叫在夜晚中飘散着,我不禁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这声音真是太特么的难听死了,不过好在这声音惨叫了没多久。

    随着傀儡鬼被琅东吞下去后,山林中的一大堆红线好像失去了生命似的,纷纷变得松垮下来,顺着树枝掉下来了,随后红线的颜色由红慢慢变深,慢慢地化为齑粉消散于空中,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我眼见山林中的一堆红线消散于空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瞬间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琅东刚刚吃完傀儡鬼后,见我累了就过来舔了舔下我的手,用亮亮的灰黑色的眼睛看着我。

    我眼见天色已经黑了,心知不能再耽误下去了,但经过跟傀儡鬼的战斗中,我体力基本都快消耗差不多了,抱琅东对我来说已经很非常吃力了,于是连忙把琅东抱进小荷包里,匆匆地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然后往山坡上的花春香家奔去了。

    但我发现花春香的家真不是一般的远,走了大半天竟然连花春香的家都没见影儿,我走了一会儿,随着天色越深,天气温度越来越冷了,直到我实在冷的受不了,想着路上没什么人,于是就从小荷包里抱出琅东,经过走路回复过来的体力,我感觉自己开始有点力气了,还能抱得起琅东,我发现琅东没有睡着,正睁着亮亮的灰黑色眼睛在看着我,看眼神我知道琅东吃过傀儡鬼还想再吃点东西什么的,真是个贪吃的小家伙,总是都这么能吃,真不知道等它长大了后我还能养得活它吗?我心里想着,索性就从小荷包里拿出琅东爱吃的东西一并喂给了它,琅东吃的津津有味不一会就睡着了。

    我抱着琅东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很快发现前面有一道光亮近在眼前了。

    终于到了,真是够远啊,我心里感慨着,于是我就匆匆跑上来往一道光跑去。

    随着接近一道光,一栋老宅子就这样近在眼前了。

    我看着一栋老宅子,在寂静的夜晚下,一栋老宅子显得阴森无比,大门是一道铁栅栏门,由于长时间风吹雨打,栅栏上的漆几乎要掉下来了,露出生锈的痕迹,窗户很老旧的感觉,大约是七八十年代制造的,而且窗户被铁栅栏装上,院子里几乎杂草丛生,看起来是很久没人打理过了。

    如果空中再加点飞过的蝙蝠,就真跟鬼屋差不多了。

    我心里竟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发慌的感觉,脑海里闪过一道声音叫我快跑,我犹豫了半会,想着在生命和班主任的吩咐哪个更重要的时候,要不干脆借机推脱找个理由搪塞给班主任吧,在这种环境下进这个老宅子真的不会有危险吧?何况之前跟傀儡鬼打斗消耗掉的体力还没回复过来,进了万一遇到不利的怎么办?算了,先保住这条小命再说吧,虽然免不了挨班主任的训斥,但总比进了不明不白地进了这种鬼屋样子的老宅子好多了啊。

    我决定好不再管这老宅子的事情了,正要离去的时候,忽然背后响起了一个哐当的声音……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