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黑猫再次出现
    我抱着双生提前准备好的热水袋,舒服地眯了下眼,在寒风中等着双生提着自行车出来,尽管天气冷的我直打颤,不过有双生递给的热水袋抱着还暖暖的。

    我边抱边等着双生提着自行车出来。

    忽然我感觉有一道视线朝我盯过来。

    我一打激灵,回头一看,发现这道视线方向正好是学校旁边一个角落的小摊子。

    小摊子的老板隐在阴暗处,面容不怎看清楚,但我隐约感觉到小摊子的老板刚刚似乎对我微笑了下。

    正巧双生提着自行车走过来的时候,只见我正发呆地看着小摊子,不禁紧张起来,连忙过来问道:“阿白,你没事吧?他没对你做什么吧?”说着他几乎要拿出自己的武器千机变。

    我怕双生把事情闹大把学校的人吸引过来,连忙阻止地说:“我没事,我们走走吧。”

    双生确定我没事的时候,点了点头,提着自行车让我上来,我顺手搭上他的自行车往家中骑去。

    我在车上隐约感到背后的小摊子老板正在看着我,但是我没敢回头,双生说小摊子老板不能惹,所以能不惹就不惹吧,毕竟我不是很喜欢惹麻烦的人。

    我在双生的车子闲来无事,双手抱着微微开始发凉的热水袋,不禁想念我家的琅东,一个温暖的小暖炉,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永远暖烘烘的,正在思索的时候,双生的自行车忽然停下来了。

    双生的自行车一停下来的时候,我以为前面有什么事,于是就下来了。

    一下来发现路中央有一只黑猫正在看着我们,我一看,这不是昨天不见了的黑猫么?它出现在这是干什么?我感到很奇怪,只见黑猫正在对我们喵喵直叫,然后往一个方向跑去了。

    我心想它莫不是在引领我们跟它走啊?结果双生一见黑猫,就跳下车往黑猫跑去的方向跑去了。

    我一见双生跟黑猫跑了,顿时感觉很无奈,看来要回去抱琅东的时间恐怕要得一段时间了,于是我连忙跟上来,跑着跑着,双生突然停下来了,我的脚步没来的及停住,险些撞上双生的背。

    “双生,怎么了?”我停下脚步,问道。

    双生没有回答,正在看着前面发呆,我正奇怪着,越过双生的身旁往前面看去,忽然一股熟悉的恶臭味道飘进了我的鼻间,我心里不由咯噔,看了看身处的情形,明明是身在小树林里,难道花春香在小树林里遇到什么麻烦了?可她不是在家养病了吗?

    我心里疑惑地想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前面,结果眼前却不是我想象中的境地,因为地上躺着一只猫的尸体,皮毛花色,可身体早已僵硬,但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腐烂气味,很显然已经死了很久,它微睁着眼看着一切,似乎是在死不瞑目。

    一只黑猫在猫的尸体旁边不停地打转着,对着我们喵喵直叫。

    我察看着猫的尸体,从猫尸体散发出来的腐烂气味隐约嗅到熟悉的恶臭气味,我肯定花春香应该有跟死去的猫接触过,可我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花春香她不会是把它给虐杀了吧?回想起花春香那死人般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但是黑猫在死去的猫打着转对我们喵喵直叫,始终没有走开,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对双生说道:“双生,你说这只黑猫它不会是打算叫我们给猫尸埋葬吧?”

    双生“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看着已经发臭的猫尸犹豫了一会儿,但双生察觉到我心里的难处,便说道:“阿白,你站在旁边,我去拿点工具。”

    于是双生拿过小荷包里掏了掏,我一见双生从小荷包里拿出铲子和手套,心里想着他什么时候把这些工具放进了小荷包竟都没发现,看来双生在任何事情都能准备好。

    我抱了抱手里已经有点发凉的热水袋,忽觉脸上一凉,抬头一看发现天空已经开始下雪了,而且下得并不大,掉在地上瞬间化了,但我觉得身体有点冷了起来。

    双生拿出工具正要挖坑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天空里下了雪,他面瘫般的脸微微一扭,并停住了手,在小荷包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只正在呼呼大睡的琅东。

    我一见琅东,心里一喜,立马放下已经冷了的热水袋,把心心念念的小暖炉一抱过来,想着反正这小树林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抱着琅东应该不会被人看到了,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抱着琅东取暖了。

    等双生把猫尸的埋葬处理好的时候,天色已经发黑了,周身的冷空气开始透着衣服缝隙中吹进去,吹得让人忍不住直直发抖。

    双生正要招呼我跟他一起走的时候,我想起还有一只黑猫,朝黑猫所在的方向看过来,结果发现黑猫早已不知所踪了,很显然,它已经在我们埋葬一只死去的猫的时候早已走了。

    也许死去的猫是黑猫的朋友,但是看猫死去时间有点久了,昨天为什么没叫我们过来反而在今天叫我们过来呢,我心里在意地想着。

    双生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便说道:“它已经走了,我把猫尸放进坑里它就走了。”

    原来双生都早知道黑猫走了,我想着反正走就走了,于是就不在意黑猫走的事实了。

    好在雪下了一会儿就没了,我就搭着双生的自行车走了,尽管路上已经很冷了。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木灵们在门口的槐树上嬉戏玩闹在一起,一见我们已经回来了,就过来看我们。

    “短命鬼,你的样子好滑稽啊。”木灵嬉笑着说道。

    我知道木灵说我穿的很像粽子一样,本来我很嫌弃这种粽子打扮,但天气太冷再加上双生的坚持,我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老老实实穿上。

    唉,体寒怕冷的体质真是不好受,稍有一不注意都会感冒上几天才能好起来,我忽然怀念起成人后的自己,心里暗叹着只怕体寒怕冷的体质要伴我一辈子了。

    我跟着双生走进老房子的时候,发现奈奈子早已回来了。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奈奈子叉着腰,面瘫的脸上虽然看不出表情,但语气带了点质问之意。

    我生怕奈奈子再说下去没完没了,就让双生先去做饭了,跟奈奈子认认真真地解释了和双生遇到黑猫发生的事情。

    奈奈子听完后,眉毛微微一动,我看得出她已经很艰难地让面瘫脸动了表情,不过跟之前还是有点进步,如果能继续坚持下去说不定就跟正常人一样了。

    “听你们这么说,这只黑猫就是为了死猫埋葬的事特地找你们帮忙?”奈奈子试图让自己的表情露出了,脸颊微微动了一下。

    “嗯,我和双生都这么觉得吧。”我毫不在意地说。

    “嗯,对了,阿白,你有没有发现咱们学校旁边的小摊子老板很怪异的感觉?”奈奈子说道。

    “嗯……奈奈子你感觉到了?”我一听奈奈子说到小摊子老板的事情,不由得打起了精神。

    “哦,我不知道哦,我骑出学校本来没觉得,但我骑了不到一会儿就觉得背后有人在看着我,这目光让我很不舒服又觉得可怕,回头却看到小摊子老板在盯着我,可我感觉他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奈奈子语气带了点疑惑。

    “巧了,我也是哦。”我一听就明白了小摊子老板肯定不简单,先是我,后来就是奈奈子。

    但是小摊子老板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心里很奇怪,但忽然一想起小摊子老板卖的红色绳子,忍不住一拍脑袋,我怎么会忘了重要的关键。

    双生在厨房继续炒菜,菜香顺着厨房门口飘出来,飘进了我们的鼻子里,我闻着闻着咽了下口水,等双生做完饭的时候,我从小荷包里拿出《万物图鉴》想要找出红色绳子的线索。

    但我记得我就在吸血鬼怪类见过此描述,我掏出单边眼镜戴上来,边翻边等双生来上菜。

    但由于吸血鬼怪种类太多,我竟找不出记忆中的那段描述,翻了没一会,双生已经把饭做好了,奈奈子刚好在其中做了几个日本料理,在美食的诱惑面前,我决定还是先吃完饭再查吧。

    于是我就毫不客气地把最爱的饭菜一齐塞进肚子里,吃的几乎饱饱的,实在太好吃了,我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已经有点撑圆了的肚皮。

    我本欲再继续翻《万物图鉴》的时候,奈何这顿饭菜实在太好吃了,吃的我肚子有点撑撑的,躺着也不行,坐着也不行,我很无奈地站起来好让自己体内慢慢消化起来。

    等觉得体内消化地差不多了,我继续翻着《万物图鉴》,终于还是翻到了我记忆中的一页。

    “傀儡鬼,红线是他们操纵的工具,他们喜食活人血气,尤其爱食用少女的血气,然后会利用红线一口一口地吸食被红线附在身上的人,如果一个活人被少量红线吸附基本没多大伤害,一旦被大量红线吸附的话,都会被吸食得连一点都不会剩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