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花春香生病请假
    周俊的心思被点破后直接反驳了过去,正巧双生和奈奈子停好了自行车过来了,周俊就跟我道了别就走了。

    在路上的时候,我见到好几个女生手中人人一条红绳儿,心想着这年头女孩子未免太好骗了,竟然就轻易买了,不知道会不会真的灵验尚未可知呢?不过看女生手中的红绳儿样式轻巧,手工精美,如果用来做小饰品是相当不错的,就算女孩子再怎么半信半疑,有可能会被它的外形吸引住也说不定。

    我暗想这小摊儿的老板真会做生意,但转眼看到双生紧锁眉头,我才察觉到不对劲,于是就问:“双生,你怎么了?一大早就看到你心情不太好啊。”

    “只是感觉不对劲,就是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双生没有理会,看了下女生们手上的红绳儿,紧锁着眉头思考着。

    我想双生应该是察觉到什么了,由于戴着眼镜,正好掩盖住了阴阳眼的功能,我自然感觉不到半点鬼气,更不用说见什么鬼怪了。

    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很不巧早自习铃就响起来了。

    我匆匆忙忙地跟双生和奈奈子道了别,就匆匆地跑到教室里了。

    在跑回教室的途中,我听到女生们在谈论自己买红绳儿的事情,忍不住拉长了耳朵听,听到的无非都是。

    “你知道吗?咱们学校新来了一个小摊儿,听老板说是可以给人带来好运气的红线,只要真心祈愿就行,不知道会不会灵验?”

    “谁知道呢?不过小摊老板还真是帅啊,要不是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我怎么会去买?至于能不能灵验就等一天会不会有好事等着我。”

    说着说着一个女生忍不住发着花痴,痴痴地想着。

    我一听,忍不住摇头叹息了下,果然是看脸的世界,难怪红绳儿卖的这么火。

    等我来到教室的门口时候,突然一想到昨天来了一个散发恶臭的女同桌,一想到又要忍受一整天的恶臭味道,瞬间跟打蔫了的萝卜似的,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大口气,正抬脚进教室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忍受扑鼻而来的恶臭味道,但意外地没闻到,我心想难道花春香真的如老师所说的洗澡了?

    但是一进教室并没有见到花春香,我来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正巧听到后面的两个小男生正在叽叽喳喳地说话。

    “听说花春香生病不来上学了。”一个尖长脸的小男生说道。

    “那不是正好吗?这下我们就不用再忍受那种令人难闻的气味了,这气味简直真是太难闻了。”一个长着雀斑的小男生回应道。

    “唉,如果她能再病几天就好了,这样我们还能多呼吸几天的清新空气呢。”一个尖长脸的小男生用双手托着下巴思索道。

    长着雀斑的小男生觉得不妥,道:“虽然是这样,但是你这样说人家生病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吧?这不是诅咒人家生病吗?”

    “那有什么?就她一身气味,能不出来祸害我们全班的鼻子就好了,再来的话,我们以后还能不能过了?”一个尖长脸的小男生愁眉苦脸地说。

    我一听就明白了,难怪花春香怎么不在教室里了,一想到昨天中午花春香被几个女生们泼了几桶水,在这种初春湿冷的天气,就算及时换掉了衣服,感冒还是难免的,我叹了口气,这样看来,花春香在学校以后的日子果然还是不好过的。

    后面的两个小男生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花春香的病,我几乎有点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朝身后的两个小男生说道:“你们还是积点口德吧。”

    两个小男生愣住了,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但一见到前面隔着一排的双生子一齐回头紧盯着他们两个,瞬间噤了声,只好低下头埋在课本里没敢再聊天了。

    我对双生子震慑两个小男生的行为感到很感激,但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双生子手腕都戴上了一条红绳儿,唉,我就知道双生子作为女孩子怎么可能抵抗得了红绳儿的诱惑呢。

    我正伸向书包里面想取出课本的时候,却摸到了一个瓶状的东西,我才想起昨天要给花春香驱除一下邪界吞噬者,如今花春香现在不来上课,带着似乎更加没什么意义了。

    不过花春香来不了学校,在家中养病总比在学校被欺负好多了,这样邪界吞噬者暂时不会来找麻烦了。

    既然花春香今天是来不了,我正好可以借机睡睡觉,不用再担心被什么恶臭气味影响了。

    就这样我趴着睡了一段时间,睡到了第一堂上课铃响了,一见老师犹犹豫豫地走进了教室,察觉到教室没有想象中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转头见到我身旁的空位,微微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状态了,把课认认真真地讲下去了。

    我心想老师大概是不知道花春香生病请假的事情吧,但是我突然想起没有花春香的时候,慕容狗剩肯定会过来缠上我,不由得耸拉下来两道眉毛。

    看来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啊,我不禁扶了扶自己的脑袋。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慕容狗剩这个徒弟我真是头疼死了,诶,不对,我怎么在慕容狗剩后面加上徒弟了,看来慕容狗剩以后还是不要再多接近了,免得再受他影响好了。

    就这样,我一脸生无可恋地等到了慕容狗剩的语文课。

    看到慕容狗剩挂着一脸笑容走过来了,看慕容狗剩脸上的表现,我知道慕容狗剩肯定是从其他老师早知道了花春香生病请假了,不然他脸上怎么会有散发内心微笑的表情,哼,就知道慕容狗剩肯定会没完没了的。

    等语文课结束后,慕容狗剩果然如我所料走过来了,他笑眯眯地拍了下我肩头,我心想,你这样果然很大胆,等会双生过来了,还不拿出千机变要跟你拼命不可呢。

    慕容狗剩接下来说的话让我知道没什么好事,他想打算邀请我去参加他基友的生日派对。

    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道:“抱歉,我没兴趣参加别人的生日派对。”

    果然慕容狗剩的脸上表情纠结了下,道:“师父啊,自从你救了我朋友,我朋友对你很感激,想着要怎么报答你的恩情,这不,他的机会来了,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派对了,他想借机好好感谢你一番呢。”

    我心想,既然有心感激我的话,直接拿几万块钱给我就是对我的最大感激了。

    可惜我作为没事喜欢宅在家里的人,对外出聚会不怎么感兴趣,吃的呢?有双生的手艺在前,对我来说是足够了,于是我更加没兴趣出去吃饭了。

    我叹了叹气,伸出手让慕容狗剩俯下身体,拍了拍肩,道:“狗剩啊,我实在没什么兴趣参加什么派对,你就不要花费心思了。”

    “师父,你不来让我怎么面对我基友啊!”慕容狗剩就差抱大腿求我了。

    我只想对他说滚,很不巧旁边有很多同学正用怪异的眼神朝我们看过来,我一见不对,转头发现慕容狗剩对我的动作怎么这么像丈夫求老婆的动作啊。

    喂喂,慕容狗剩你丫的倒是起来啊,没看到旁人眼神不对劲吗?万一误会闹大了怎么办?我一见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耐不住慕容狗剩的哀求,只得赶紧叫慕容狗剩起来。

    “不,师父你不答应的话,我绝不起来。”慕容狗剩铁了心要我答应才肯罢休。

    行吧,我不答应你就不听话了对吧?我内心想骂人了。

    “好吧,我答应你吧,不过我要带双生和奈奈子一起去。”我说道,去哪儿有他们两人还是比较安心点,我如此想着。

    “师父说什么我都答应,谁叫你是我师父呢。”慕容狗剩一见得逞了,笑眯眯地一口应下了。

    唉,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不是得罪了慕容狗剩,竟让他如牛皮糖似得见我就缠着我,我不禁开始怀念起花春香了,她身上的气味再怎么难受,总比被慕容狗剩缠着好多了。

    我正在暗自叹息着,想着花春香的事情,正巧双生和奈奈子过来了。

    双生和奈奈子一见我旁边没有人,很疑惑地对视了一眼,我知道他们是不放心我身边的同桌,怕她身上的气味把我臭晕了,所以想过来看看我怎么样了。

    没成想我同桌生病请假不来了,正出乎他们两人的意料,双生和奈奈子从我口中得知几个女生怎样欺负花春香的事情以及花春香感冒不来还有花春香发狂的事情,都齐齐皱了眉头,奈奈子叫我离几个女生远点儿,怕几个女生把我教坏了,我只得叫奈奈子放心。

    双生知道花春香被邪界吞噬者缠上后,跟我说了几句注意安全,叫我小心不要靠近卖红绳儿的小摊儿,我很疑惑地问了双生,双生摇了摇头,说买红绳儿的小摊老板并不是简单人物,极其不好惹,能不惹上就不惹上吧,说到不好惹的鬼怪,我一想起之前我险些折在欢喜神这儿,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