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透明藤蔓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就上了,我走在最前面,双生始终紧跟在我的身后走寸步不离,小和尚也紧跟随后。

    这一步一步的走,脚底下总是踩到的都是小动物尸体的骸骨的声音,咯叽啪嗒的让人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这里寒气太重到处都是腐烂的臭味,搞得我反胃得想吐出来。

    “如果再来一次我真不想再来这种地方闻这种恶心的味道,真的太反胃了。”我和在身后的众人说到。

    电筒的光度很有限的照亮着前方,滴答滴答“双生,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好像是水滴的声音。”

    “小先生,你年纪轻轻的就耳背了?这墓道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啊,再说了,这个墓道看起来就是常年干燥保存**的最好地方,这要是换做潮湿的地方哪里还能保存尸身?”大龙大哥伸出个头在后面讲解到他的知识,果然是下墓多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可是我刚才确实是听到了水滴掉落下来的声音啊,难不成我真的是耳朵听错了?算了,还是不要想了,赶紧走出去才是真的。

    我暂时把刚才的事情放一边,一边照着电筒,一边摸索着走着,脖子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脖子上,伸手上去摸索一阵却没有任何东西,我从门后出来就一直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另外同行的却没有人遇到,真是奇了怪了。

    “小先生,这怎么走了那么久还没到尽头啊?走得奴家我的两条纤纤细腿那是一个痛啊,哎呀,你看,都红了。”旗袍嗲声嗲气的问着我。

    我刚想张口回话老鼠就抢先一副心痛外加色眯眯的样子的问到“哎哟,我的美女啊,你是哪里痛?让我来帮你揉揉吧,我按摩的技术那可是一流的,绝对让你。”

    “哎,老鼠,不是我说你啊,老哥我和你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好歹也是基友几十载了啊,怎么以前我受伤筋骨痛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有这等技术帮我按摩啊?你小子真虎藏啊,一见到这小美人受伤你就立马献殷勤是吧,看我不抽死你。”大龙哥举起巴掌就往老鼠身脸上刮。

    这巴掌说时迟那时快,一巴掌正中红心扇在了老鼠的脸上,他脸上立马就是五个红印子,我站在一旁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老鼠一脸懵逼的样子就想笑出声来,却还是硬生生的忍者了。

    大龙大哥举起手想再来一巴掌,落下的时候却被一旁的小和尚挡住了。“无心法师,你这是作甚?”

    “善哉善哉,和尚我不是有意要阻拦施主的,只是我们还要赶路,这样一直在这墓道里僵持不休,恐怕等下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大伙就来不及撤退了。”

    老鼠捂着发烫的脸委屈的对大龙哥说“是啊大哥,你要教训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教训,只是我们那么多人在这通道里,等下要是真出什么事,那咋办啊?”

    大龙吸了一口气,抬起眼皮不屑的对老鼠说“老子我是看在大师的面子上才放过你的,等出去了绝对扒了你一层皮不可。”

    老鼠吓得不敢说话,我依旧还是打头阵走在最前面,刚才的小闹剧也到此结束,只是刚才停下来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听到那个水滴的声音。

    我刚聚精会神想着这个事情的时候脚下不懂被什么绊倒了,一下子失去重心脸朝着地面摔去,心理想着:死了,我这花容月貌赛潘安的帅气脸庞又要摔坏了,摔出了伤疤不知道要补多少只上等野生鸡都补不回来啊。

    前一秒还在自恋的想着我的帅气脸庞准备毁于一旦的时候,发现自己怎么摔在地上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觉得地板软软的还挺温暖的。慢慢的睁开眯着的眼眸看着地板的时候发现一张人脸,“啊什么鬼,原来是双生啊,你怎么保护我保护到地板去了?”

    双生一脸无辜自责的样子看着我说“不是,那个,少爷被藤条摔倒了,然后双生本来想用手搂住了少爷的腰,结果搂到了胸部,然后就直接一起摔倒了。”

    藤条?胸部?蜜汁脸红?都是什么鬼?为什么古墓里会有藤条?怎么保护我保护到胸部了?双生干嘛又脸红啊?我迷惑的抬着头,却发现一扇奇怪的大门映入眼帘。

    为什么说奇怪,其实这个门是真的很奇怪啊,门是简单的大石门,门把手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老虎头吐出一条蛇头的舌头,两只锋利的爪子是像鹰爪,狰狞的面目看着就让人心里畏惧发毛。

    我慢慢的站起来,想靠近一些看那个把手上的奇怪图案,却发现门上布满了一种透明的藤蔓。

    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场景惊吓到了,这个奇怪的图案再加上从来没有见过的透明植物,每个人都在各自观察着这个场面。

    从我站起来之后就一直头昏脑涨,我凑近查看那些藤蔓的时候发现藤蔓动了一下,我揉了揉眼睛再定眼一看,藤蔓并没有动过,可能是我自己多虑了吧。

    “小先生,这藤蔓是什么东西啊,怎么是透明的啊,这个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老子纵横四方古墓那么多年奇葩的事情见得多了,上千年了还能起来蹦蹦跳跳的老粽子,靠尸骨存活却能驱尸毒的尸花,陪葬枉死的小孩孤魂,就是从来没见过透明的藤蔓。”

    大龙大哥纳闷的边抓自己的头一边在那里指着门上的藤蔓说“你们不觉得这个藤蔓挺奇怪的吗?万一有毒咋办?这四处找不着门的,难不成真的要动手开它?”

    “可是这要是不开这个门,我们能走哪里?这前有虎后有狼的,难不成就因为这区区几根藤蔓就不走了?”旗袍一边埋怨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芊芊玉手上的鲜红指甲讲道。

    “大龙大哥,小和尚,旗袍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这要是不开这个门,我们现在回头也不是啊,不开眼前这扇门我们在这里就等于是死路一条。”其实我也觉得是没办法了。

    话音刚落许久不说话的斗篷就插嘴说到“薛少白,既然你都自愿走第一个开路了,也不少那么一次机会吧,你去把门推开吧。”

    “什么啊?为什么是我去冒险开门?那么多人你不叫为什么非要叫我呢?等下藤条有毒怎么办?难不成毒死我啊?”我还真心讨厌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啊,要去你自己去。

    “这薛大少一向胆识过人,你来开门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再说了,这种功劳我这个跟班的哪里能和你抢啊”老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一直阴阳怪气的说话。

    “如果我偏不呢?你这个根本说什么事都是往我身上揽,既然这样你去开门好了,我已经观察过了,这个藤蔓啊没毒,保准你死不了的”我就是偏不如他意,这分明就是要我命。

    “哼,这一个两个都是贪生怕死之徒,就你们这个熊样还出来混江湖,都不懂刚出来到哪个角落就被人家乱刀砍死了,不就是一种藤蔓而已,个个都像无胆鼠辈,等老道来会会她。”

    这烦人的牛鼻子老道冲着我说各种针锋相对带刺的话还一直指指点点,我早知道他早就看我不爽很久了,总是没事找我麻烦,哼,你爱去冒险你就去啊,反正我不想轻贱自己的小命,再说了谁懂这个藤蔓到底有没有毒啊。

    牛鼻子老道边说边走近藤蔓,一股洋洋自得的样子,看着就甚是烦人,我们好几个人都在旁边看着他如何把门推开。

    牛鼻子老道伸手去推那个面目狰狞的狮子蛇舌头鹰爪门把手图案,刚一使劲藤蔓就嗖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死死的缠绕住了牛鼻子老道的腰间。

    众人被当下的情景吓了一跳,第一个躲得最快的就是那个臭老鼠,竟然跑到女人的身后躲着真是可耻。

    门上刚才还是安安静静缠绕着的藤蔓现在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在动,像蛇一样在蠕动着枝干,看着这透明的样子再加上蠕动的姿势真的像一条透明的蛇一样。

    牛鼻子老道一边挣扎一边挥着大刀说“哼,就你这会动的藤蔓就想伤害我分毫,看我不把你连根拔起不可。”

    一刀挥下砍断了前面的透明藤蔓,藤蔓像是吃痛一样夸张的扭动着躯干,伤口处还流出了一些淡粉色的汁液,看着就像是人受伤一样。

    透明藤蔓吃痛一样使劲缠绕着牛鼻子老道,牛鼻子老道越是挣扎藤蔓越是缠得紧,牛鼻子老道吃痛的松开了大刀大喊大叫。

    受伤部分的透明藤蔓趁牛鼻子老道叫喊的时候钻进了他的嘴巴里面,塞得他满满一嘴巴的藤蔓,还不时的流出一些透明的汁液和口水。

    牛鼻子老道越是用力挣扎身子藤蔓就越是使劲的往里插,插得牛鼻子老道整个人快窒息一样的翻白眼往后翻。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耳朵旁边生风一样的有东西窜出来,定眼往门上看去的时候原来是双生为了救牛鼻子老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