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圈套
    大年初四的那天,我的淘宝店里面忽然出现了一名着急的下单的人买了很多的符,然后急急忙忙的又留言能不能用。

    接着又回复说没有用,我眼看着我信誉那么好的店铺怎么能让这家伙给差评?赶紧的就要了对方的电话打过去。

    是个女人接的,很着急,“我老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三更半夜的就起来到厨房里面却切肉。但是他绝对梦游,我觉得他都不像我老公了。我担心我的老公出事了。”

    “你慢慢说,都有什么症状。”我对那个女人说道。女人一下子就激动了:“他变得很可怕!有一种六亲不认的感觉!我很担心。”

    “那这样你买了店里面的驱鬼符了吗,你可以试试看。”我耐心的跟那个女人说道,女人更加的激动了:“买了买了!但是没有用!怎么办啊!救救我吧!”

    我舔了舔嘴唇,“那……”

    “大师!你看你这地址距离我这里也不远,我要不直接给你钱你定个机票过来吧?我怀疑是风水问题!求求你了!我会给你钱的!真的!”

    大过年的任谁都不想蹚浑水,说真的我也一丁点都不想接单,总觉得大年过头不吉利。但是这个女人听着声音已经濒临崩溃了,我这是不去也不行的样子,于是我眼巴巴的看向了双生。

    因为是开扩音的,所以双生和奈奈子都能听得见。

    “去吧。”双生看我有点想帮助那个女人的样子,没办法的开口道。“你把钱打到我的账户,然后告诉我详细地址吧。”

    我叹了一口气,总有一天我会被我这软不拉几的耳根子给坏了自己的。

    对方就给打了一个人的钱过来而已,然后在我好说歹说,她才多给了一个人的钱。说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不太想去了,但是之前也答应了别人就不得不去。谈妥了价格之后,我才和双生走了。

    因为想到不会耽误太久,就没有带着是奈奈子去,我把琅东留给了奈奈子,好让他们两个人有点照应。

    我们去的地方是在上海,搭飞机的速度其实是很快的,从苏州到上海也就几个游戏的功夫。

    到了地方,我们顺着路况去了那个女人的家里,到了那个女人的家门口前面,我们就看见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正站在外面。

    “啊,你们是,捉鬼的大师?”女人狐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我们这样的别人不信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看起来年纪就很小。

    “是的。你是怀疑家里面出了什么问题是吗?”我问女人,女人将信将疑的把我们迎了进去,刚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很清淡的香味,拿香味仿佛是一双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我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见并且一丁点的意识都没有,然后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我昏了多久,再次睡醒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个很昏暗的地方,我眼睛转了转,看了看这四周。

    “这是哪里?”我声音有点沙哑的询问道。双生就在我的旁边,我眼尖的看到他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金属的圆环,正中央有拍一个圆形的蓝色的东西,挺时尚的。

    “我们在车上。”双生眉头紧皱的开口道。听这样一说我才发现我们在摇摇晃晃的车子上,外面好像是在下雨。这种车子就好像我们看见的那种拉着士兵出去的那种车子,有个雨棚在上面遮风挡雨。

    我身上穿得不是很暖和,顶有雨棚能够渗进来一丁点的光亮,还有淅淅沥沥的雨水。但是除了这个雨棚之外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我站起来,车子猛烈的晃荡了一下,我差一点就摔倒了,我赶紧的坐下来。

    “奇怪了,我们怎么莫名其妙的会在车上?遇见人贩子了?”我问双生。双生摇摇头:“不是遇见人贩子了,而是我们被人设计了。”双生瞪着正前方。

    刚刚因为太暗了,所以我没有看太清楚,对面竟然有个人,而且还是个熟人。

    “小哥,你……”竟然就是年前过来央求我的那个四少爷的保镖。他斯文的脸上带着胡茬,眼睛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很憔悴。

    “小先生,对不住了。同这样的手段请你过来,但是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们已经到了云南很多次了,可是怎么都看不到这九州山在哪里,不管是哪类的师父我们都请了,但是都没有用。”

    他说话喘着粗气,“下个月月底,还没有能找到长生药的话,老爷子就只能走了。我们都不希望他走。”

    “所以这就是你们绑架我和我兄弟到这里的原因吗?”我冷声的质问道。

    小哥苦笑了一阵:“你要怨就怨我吧,毕竟是我把你给弄过来的。”

    “你们的手段也很不错,这样威胁人。”双生不带感情的在旁边开口道,我一听赶紧的看向双生:“什么手段?威胁人?”

    “你刚刚醒过来,所以不知道。我们脖子上的这个银环,是炸弹。只要我们赶逃走,他们就杀人灭口。”

    我累个槽,这真心是太过分了!

    “好歹咱们都是一条人命啊!你这样也太过分了一些了吧?!”我狠狠的瞪着小哥,小哥沉默不语,“为了四少爷,一切都是值得的。”

    妈的一个蠢货!

    我在心里面大骂道,但是已经被人先下手为强了,我就算是再不爽也没有用了。我被气得咬牙切齿,坐回了双生旁边,小声的询问双生:“有办法看解开吗这个东西。”

    双生摇摇头,“他说了这个东西是纳米什么的,以我的力气还真是弄不断,我本来是想用千机变试试看的,但是那个男人说了,如果不是他们的遥控解开,外力撞击也会使得这个炸弹爆炸。”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车子还在摇摇晃晃的开着,也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我在车上感觉我的屁股都要坐疼了。我们身上的一切电器都被没收了,不过还好我身上的小荷包还在,还有我手表。

    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左右,车子终于是停下来了,小哥带着我们下车,我这才发现来的人竟然不止我和双生两个人。

    包括我们这一辆车,一共是有四辆车,四少爷和四个保镖他们乘坐在最前面的那一辆车,他们也是率先下来的。

    那些保镖看着训练有素,估计是雇佣兵。

    第二辆车子下来了六个人,四个男人两个女人,一个是个胡子花白的男人,穿着一身道袍,不苟言笑,看着就很凶的样子。

    一个则是一个带着圆圆眼镜的长头发的男人,穿了一身白色,但是看年纪也有将近四五十岁了。

    另外两个就比较年轻一些了,一个是浑身上下都有纹身的,一个干巴巴的,瘦高个,可能是眉毛没有生的很好,有些贼眉鼠眼。

    一个穿着大红旗袍的就好像是从民国时期上海滩里面穿越过来的一样,吐着大红唇,看人的时候眼睛里面仿佛带着钩子。

    还有一个是一个女人,穿着斗篷,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要不是她下来的时候诶哟了一声,我还真不知道她是个女人。

    在我们前面的还有一辆车,下来了一个光头,很年轻,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光景,穿着一身僧袍,似乎是看见我看向他吧,所以他转过来朝着我笑了笑。

    我看见他的脖子上竟然也有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圆环,心说估计这小和尚也是被人强迫过来的。

    “奶奶的,这是什么天气啊,怎么还下雨呢?”戴着圆圆眼睛的长头发男人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弄脏了自己的白裤子。

    说真的他戴着那一副小眼镜看着真心挺像是那些个瞎子的。

    “让开!”纹身男吼了一声,瞎子赶紧的就让到了一边去,但是裤子上还是不可避免的被飞溅上了一丁点的污渍,他心疼的叫了起来:“这可是丝绸的啊!”

    “穷鬼,才丝绸的有什么好说的?”那个贼眉鼠眼的冷哼了一声,然后也一溜烟的往里面去了。

    接着进去的是那个穿着道袍的,姑且叫他牛鼻子老道算了,最后面进去的是两个女人。我看着这几个人都鱼贯而入了,在保镖小哥的催促下我也跟着进去。小和尚则是在一边和我一块走,“小施主,你最近是得到了什么好运眷顾吗?”

    还没踏进门槛,他忽然之间开口问我。我看着他的眉眼五官生的特别的好,给人第一眼就有特别的感觉,就好像看着他就很安心一样。

    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了对了,宝相端庄。真的可以形容这个男人。这男人比我高很多,看样子有一米八五左右的,斯斯文文的,唇角都带着一抹笑意。

    “小和尚你为什么这样说?”我一时口快就把刚刚心里面给他安上去的小和尚给叫了出来了。

    “看出来的。”小和尚抿嘴笑了笑,然后进了门去。我觉得有点一头雾水,莫名其妙。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