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捡到一个小孩儿
    “不要让她走!”公孙老先生在关键时刻还是愿意出手相助的,帮我们拦住了黎姿晨,我擦了擦油腻腻的手,毕恭毕敬的迎上去,“老先生,你来看,这棺材,是不是空的?”

    我不慌不忙的指了指棺材,公孙老爷子朝着那棺材里面看了一眼,确实是空空如也。

    “这也代表不了什么!你们刚刚就把棺材里面的尸体给弄走了吧!”杨大师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我冷笑了一声,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伸出手来,拿出一张见鬼符,念了九字真言,呼出生气后塞给了老先生,给他开开眼,这魂魄现在也差不多是极限了,正主在这里她还能安安稳稳的霸占别人的身体?!

    老爷子睁开眼睛之后再看自己的“女儿”立刻被吓到了,害的我也跟着看过去,是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好像有三十来岁左右的光景。难怪老爷子会被吓道。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抓紧我。”我对身后的公孙萱儿伸出手来,公孙萱儿抓住我的手使劲儿不敢放开,像是这样的魂魄很容易就能互换过来了,“既然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占着!”

    我吼了一嗓子,上手一把把她的魂魄给抽了出来,然后快速的把公孙萱儿的魂魄给塞了进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接下来就是一场大混乱,杨大师知道自己的阴谋败露了就像跑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公孙老爷子带来了的人抓住了他们,在之后就不是我和双生的事情了,我觉得这件事一定会比较容易就能解决了。

    乱局就让他们给解决就好了。

    这件事过去了一个星期之后,上官二狗子也好的利利索索的了,公孙萱儿也算是适应回来了,还有就是上官二少和杨大师合伙害人的事情,因为被媒体曝光了,所以被抓进了监狱。

    也算是这样告一段落了,我觉得我的生活也能恢复平静,这件事我们一共拿到了五万块的酬金,双生说是少了一点了,我觉得我也没有因为这个受到什么威胁,而且比较有利后续推荐,毕竟像是慕容狗剩这样的公子哥比较多,这样的最容易被婴灵缠身啥的。

    后面就别说是五万了,还有更多的钱。想想看都觉得好高兴啊我去。

    有了五万块之后我跟双生去买了一台洗衣机,本来是想买电车的,但是想想看还是算了,毕竟我们这几个小孩开车也不好,待会被举报就惨了。

    买了洗衣机之后就好了,我就不用天天自己洗衣服了,不过老实说我也没有天天洗衣服,大部分双生看见就会给我洗出来。

    说起来这件事是挺那啥的,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不过好歹是买了洗衣机回来了,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期中考试之后天气就开始越发的冷了,我现在早上去上课的时候都要在里面穿长袖,或许是因为我比别人更害怕冷吧,而且这个体质还特别的容易受到病毒的侵害。

    今天双生没空和我回家,他接了一个小活儿,我就让他去了,奈奈子社团的事情推不开,班长就是累,所以我一点都不想当班长就是这样了。

    越靠近冬天,这天气就越发的容易变黑,本来应该是要等公交的,但是我见公交车迟迟都不来,我心说我还是走路回去好了。

    其实距离我家也没有非常远。走路就是耗费一点时间而已,一个小时这样吧。要是我很赶时间的话我会选择打车回去的,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万元户呢。

    不过有的时候一个人吃着辣条慢吞吞的走着回去的感觉确实是挺好的。学校距离我们家一段路,有一个荒废的小小的公园,平常时候我们是不会走到那个公园的,会路过这是真的。

    我今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心思,就这样绕进了小公园里面去,因为天还没有完全黑完,还有点亮光,总觉得天是昏昏沉沉的。

    我就坐在椅子上等着吃完这包辣条之后再回去,不然给双生发现我吃辣条了绝对会打死我的。我找了一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一边吃这辣条一边畅享人生。

    我吃着吃着的时候居然就听见了一声婴孩的哭声,我心中震了一下,说难不成这里还有人过来?不然这个婴孩的声音也解释不清楚啊……

    我皱着没有仔细听了听,那婴孩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心中一惊,把手里面的辣条都给丢了,仔仔细细的听着那声音,把我的眼镜给戴好了,不然我要是被鬼迷了就不好了。

    这边应该是事故多发地,所以我也看见了一些奇怪的黑色的气体,应该就是阴气之类的来着,不然也不会在没有戴着眼镜的情况下看的见。

    我听见的小婴儿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并没有听的多真切,但是我却找到了是在哪里发出来的。我坐在秋千上,那秋千后面则是一片小孩子玩的沙地,小时候我也在沙地玩过,其实公园里面的沙地还是挺深的。

    我训着声音走到了沙地的正中央,那声音恰好又叫了一声,我抖了一下,感觉那声音又传了过来,正好就是在这篇沙地之中。我舔了舔舌头,觉得有点诡异,干脆就直接上手刨开那些沙子。

    我抛了几下,也不是非常深,就刨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布包,那布包不是很大的,我拍了拍布包上面的沙子,打开来一看,里面竟然是个红彤彤的小孩子!

    我看着这个皱巴巴的就跟小猴子似得小孩子,心中瞬间就震惊了,我的个乖乖,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脑子里面瞬间想着一些关于生完小孩不要了活埋小孩子之类的事情,真心是把我给吓到了,我心说这一定是要交给警察处理的,但是我又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报警等警察,我担心要是那个把小孩子埋在里面的人良心发现了回来了,然后发现我把小孩子刨出来,要把我杀人灭口啥的,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思来想去还是要把这个小孩子上交给国家。

    我抱着小孩子走出了小公园,心说这是事关紧要的大事,于是就招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警察局。”我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司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又扫了我怀里的东西一眼,吗“小孩子家家的去警察局做什么啊?”

    我心说也不好惹出那么多的事端,脑筋一转,笑着说:“我妈在警局上班呢,这不是开放二胎政策了嘛她给我生了个弟弟,爷爷奶奶今天不在家里就让我回去照顾一下弟弟,可是弟弟一直在哭,我没办法了想去买点奶粉钱不够,我去问我妈妈要。”

    说谎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司机一听我是为了弟弟的,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夸奖了我一些什么很厉害之类的事情,很棒之类的。

    他车子开的很平稳,一路上也跟我闲聊了一些东西,我也十分积极的回应,实际上我并不喜欢多说什么话。

    车子很快就到了警察局了,我付钱之后,然后也没有犹豫的就进去了,警察局外面坐着的是一个妹子,我之前倒是没有见过,她看见我了和蔼可亲的问:“小弟弟,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我点点头,“丁思雨在吗?”

    妹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我怀里抱着的小孩子,于是让我等一等,然后进去叫人。

    我也并不是多着急,就在外面等着,我把这小孩子给抱起来之后他就没有再哭了,现在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之前之所以会哭大约是因为缺氧。

    丁思雨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个刘长峰,看见我的时候刘长峰冷哼了一声,几乎是用鼻子看这我的。

    “我一听小李形容的我就知道是你来了,怎么了什么事情?”她笑着问我。我把怀里的小布包递过去,“这个,我在公园里面捡到的。”我抬了抬手。

    丁思雨皱着眉头接过来,拉开布包一看是个小孩,吃惊不已,“这是怎么一回事?”她问我。

    我摸了摸我的脑袋,“我今天下课,双生他们没空送我回去我就走路回去了。结果到了小公园的时候我就有点走累了,坐下来吃饱辣条。然后我就听见有小孩子哭的声音,我就觉得奇怪了,就是在沙地上面发出来的声音,我就刨开来看,发现是个小孩子在里面。”

    我大致的把情况跟着说了一下,丁思雨是越听眉头就越皱起来。刘长峰冷哼一声:“蠢货,当时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们吗?”

    “我担心待会那个丢孩子的人回来了,然后见我把小孩刨出来,把我杀人灭口怎么办?我也要为了我的自身安全着想啊,再说了那边那么偏僻,蠢货。”

    我也骂回去,让他在这里瞎比比。

    刘长峰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做的对,确实应该有这样周密的思维的,以后好好念书,过来让你小李姐给你做个笔录,我待会让他送你回去。”丁思雨拍了拍我的头。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