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雪莉受伤
    “双生你怎么看?”我从被窝里面钻出来,问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双生。暴风雨还在肆虐,声音特别的大特别的吓人,窗户好像就是关不稳当的,一个劲儿的响起来响得特别的大声。

    “那就跟他们在一起吧。毕竟聚到一块去也比较好,这样凶手想下手就会有所忌惮了。”既然双生都这样说了,我也只好妥协了,“那好,我知道了。”

    我们两个人出去,跟着慕容狗剩和雪莉两个人下了楼去。下到下面看见马东和胡秀萍两个人面容憔悴的坐在大厅桌子前面,见我们下来了,也是兴致缺缺的样子。

    我们没有多说什么,我找了个沙发坐着,慕容狗剩一定要挨着我坐下来,就算我瞪了一眼他他也不闪躲到旁边去,对于这样的人简直神烦。

    “我们要不要再找找看?可能没有打捞仔细”胡秀萍小心翼翼的对我们说,结果马东忽然大叫了一声,狠狠的闪了一个巴掌到胡秀萍的脸上,“滚你丫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囡囡和仔仔不在池塘里面!”

    马东的这一巴掌实在是有一点用力,直接把人给删的从凳子上摔了下去,我看着都觉得很疼。

    “好了,都别吵了。”雪莉开口道,“这样吵起来也不是问题,就是你两个小孩掉进池塘里面也救不活了!”雪莉的话非常的伤人,马东一听整个人都瘫软下来了,胡秀萍更是没办法接受得了,朝着屋子外面冲了出去!

    “拦住她!别让她跑出去!”我反应过来大叫道,这个时候跑出去不是找死吗?!胡秀萍是朝着后门跑出去的,雪莉坐在靠近桌子的方向,所以第一时间追了出去,我和双生还有马东和慕容星辰紧紧跟在后面,但是外面的雨势实在是太大了,一出去没有灯我们就跟瞎摸一样,根本找不到哪里跟哪里。“喂!你们在哪里?!”

    我紧紧的抓住双生的手,不敢松开,大叫着,没有任何的人回应我们,只有闷雷和滂沱大雨,那闪电就好像要把天空给划开了一样,非常的惊悚!

    “雪莉!老板娘!你们快出来啊!”

    “啊!”就在我们无头苍蝇一样的找人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声尖叫声,我们立刻顺着声音的方向找了过去,到了地方的时候发现雪莉躺在了地上,肩膀上被人砍了一刀,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神色仓皇,“救命!救命啊!”

    慕容狗剩在后面到了,立刻抓住了雪莉一把抱住,“不要怕不要怕,雪莉我在呢,别怕!”慕容狗剩拍着雪莉,大雨之中她的尖叫声简直要穿透整片暴雨帘幕一般。

    我们把有些神志不清的雪莉给拖拉回去了,马东一个劲儿的在后面问:“我老婆呢?我老婆去哪儿了?”

    雪莉却是一个劲儿的哆嗦着,脸色苍白的就好像是白纸似得,她肩膀上的刀口十分的狰狞,再往上一点就会整个脖子都砍掉,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慕容狗剩在楼下面翻找着医药箱。

    马东上千抓着雪莉的肩膀摇晃,“我老婆呢?!我老婆在哪里?!”他大叫着,雪莉双眼无神的叫着,“好可怕,好可怕!”

    “你不要这样了!她已经够害怕的了!”慕容狗剩及时赶回来,怒斥了一声马东,马东被他一把拨开到一边去,他跌坐下来,抓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这是作孽啊!这是报应啊!报应啊!”

    他之前也说过这样的话,说报应什么的,可是我没有太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是在胡言乱语。

    我看着雪莉一脸苍白的样子,我还是比较心塞的,毕竟你说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被吓唬成这样,肩膀差点整个都被人给砍下来了,搁着谁谁都会害怕的。

    我跟双生一块进了厨房去找了水杯出来倒了一杯热水给雪莉送过去,雪莉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握住了温开水,哆哆嗦嗦的,甚至都洒出来了一些了,她颤抖着喝光了杯子里面的水,才勉强冷静下来。

    “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吗?”我问雪莉。她穿着意见长袖的白衬衫,此时此刻,白衬衫湿漉漉的一片,她穿着的黑色的蕾丝边文胸都看的一清二楚。

    衣服上面脏兮兮的,滴着水,一大片都已经是染红了,尽管慕容狗剩已经在尽力的止血了,但那血还是流淌着跟开了水龙头似得。

    他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终于把血给止住了,说真的我也很担心这血要是没有止住的话,很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了也说不准。

    “你看见什么了?”我见她已经冷静下来了,才开口问她。她一听我这样问她,手都在发抖,“小胖哥!小胖哥没死!他拿着刀砍我!”

    我一听立刻朝着门外面看过去,黑漆漆的一片,我和双生对视了一眼,我舔了舔舌头,脑海之中回荡着什么操纵死尸之类的法术。

    很有可能有人想要弄死我们,所以一开始杀死了小胖哥,然后操纵起来了?我脑海里面回荡着这个念头。

    “那我老婆呢?我老婆去哪里了?!”马东从地上爬起来问,雪莉吞咽了一口唾沫,“我不知道,我没有追上她,我,对不起。”雪莉煞白着一张脸。

    “不要再问她了,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慕容狗剩严肃的对马东开口,马东哭丧着脸,在原地踟蹰不安。

    我咬了咬下嘴唇,只好靠近一下双生了。

    “我们现在必须在一起,不能离开对方,不过现在还是先去换身衣服吧?”慕容狗剩扫了我们一眼,我们刚刚追了出去,现在一身都是水。

    我和双生上去,我和双生换的都是慕容狗剩的衬衣,这骚包竟然给了我一件粉色的衬衣。“竟然穿粉色,真骚包。”我催了一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换上去了。不过我没有裤子穿了,只能穿一条四角裤。

    不过我现在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而已,这样倒是没有什么关系。换好了衣服我把我们房间的空调被给扛下去了,因为雪莉是伤患,所以我们就把沙发让给了她,我和双生还有慕容狗剩直接在地上打地铺,马东不听我们劝阻,就是要在房间里面,我们没办法,只要让他去了。

    我和双生和慕容狗剩商量着守夜,我们两个是学生,作息早就规律了,这个时候又惊又吓的,虽然暂时睡不着但是也会在松懈的时候犯困的。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这样,我就守后面的两个小时,你们守前面的两个小时,这样可以吗?”慕容狗剩征求我们的意见。

    我心说这样也好,后半夜更困,于是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我和双生裹着被子,然后掏出手机来看,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这破天气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慕容狗剩倒是睡的很快,我和双生两个人耍了一下手机,我勉强打起精神来,过了一个小时就跟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长。

    终于挨过去了两个小时了,我被慕容狗剩叫起来,他倒是睡的挺死的,叫起来的时候还一副睡得意犹未尽的样子。

    “到我守夜了?”慕容狗剩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我们。我和双生两个一块点了点头,他打了一个哈欠,“我知道了。”

    “我总觉得这家伙不靠谱,双生要不这样,你睡觉,我守。”我担心慕容狗剩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守着守着就睡着了。

    “你睡吧,我不困,”双生摇摇头,明显是不赞同我这样的做法的。我心里面很感动,但是不能我一个人占便宜,“那这样好了,我也跟着你一块守着,我要是睡着了,你就拍醒我。”

    “好。”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没多久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我总觉得我已经睡了好久好久了。

    我是忽然被人叫醒了,我冷不丁的被拍了一下肩膀,立刻就从梦中惊醒过来,我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番:“怎么了?怎么了?”我叫着。

    “别嚷嚷,赶紧起来。”叫我的是慕容狗剩,他脸色凝重的看着厕所的方向,我这个时候发现除了我的怀里面有琅东在之外就不见双生了。

    “双生呢?”我抓着慕容狗剩问。

    “他帮忙扶着雪莉去厕所了,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还是没有见到人出来,所以我叫醒你了,你跟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的心在一个劲儿的“扑通扑通”的跳着,和他一前一后的往前走,穿过客厅之后左边有两间房子,一间是马东和他老婆的,一间是两兄妹的,对面就是浴室和洗手间。

    “糟糕了!人不见了!”慕容狗剩惊叫一声,我心中一个“咯噔”,扒拉着洗手间往里面看,果然是不见人了!

    “双生!双生你在吗?!快点回答我!”我大叫着,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回应,我咬着后槽牙,往马东的房间看过去,发现他房间也是空空如也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