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噩耗
    “然后有什么发现吗?”双生问我。我摇摇头,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声:“我走过去的时候那声音就不见了,我当时压根儿就没敢打开那柜子,生怕里面跳出来个什么。”

    “不用怕,有我在。”

    就是有你在我才怕的好吗……想想看我刚刚是被谁吓得差点魂魄都没有了,想想都觉得很心塞。

    我们两个咔嚓咔嚓的吃完了一桶薯片,我觉得手黏糊糊的,就要去洗个手,双生倒是没有碰到薯片一丁半点,我仔细一看这厮就是用指甲捻起来的。

    哼!留那么长的指甲有什么好的!一点都不卫生!

    “我去洗洗手。”我拖着拖鞋走了出去。房间里面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卫生间在最尽头,还算是比较可以的吧。

    因为手指上面有油脂的缘故,所以我会不由自主的就将手抬起来到胸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总觉得手上好像沾染了一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抬起手来了。

    卫生间有两个,进了门里面,就是洗手池,洗手池里面有连个卫生间,一前一后。我拧开了水龙头,挤了一点洗手液,匆匆搓了一下手里面的泡沫,冲干净了转身就要走,结果刚一转身就看见了一个人出来。

    还好这里开着灯,不然我又会结结实实的被吓一跳。从厕所里面出来的人只穿了上面的衬衣,裤子没穿,我皱着眉头看着他遛鸟。

    这个家伙就是刚刚在隔壁一直那啥的那个人,也是我们在楼下遇见的,那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比较帅气的那个。

    “嗨,那么晚还没睡呢?”他笑着朝着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挤了一点洗手液吸收,就那么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遛鸟,我打量了一下,那东西其实也不见得多大。

    “嗯,睡不着。”我可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说话。

    “那么巧啊,我也睡不着。”男人继续笑着,我刚想走,结果被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力气用的特别的大,“你干什么?!”我暗骂了一声,他却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给拉进了厕所的隔间里面去了!

    “呜呜!”我挣扎着,“你不要吵,安静点,外面有东西。”他这样一说,我也安静了下来,外面忽然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来,那种声音就跟我刚刚在房间里面听见的一毛一样。

    厕所的隔间不是非常大,不过是马桶的,男人坐在马桶盖上,我就被迫坐在他的身上,不过这个厕所的隔间是十分的掩饰的,下面也不见什么缝,上面倒是有个通风口。

    那么声音持续了很久,有多久,我想想看应该是三四分钟左右,等得我都要等不及了,紧接着我们厕所的隔间忽然响了起来,我心中一惊,赶紧的抬头朝着那边看过去,我还以为会探进来一个人头什么的,我就顺势一发业火符给烧掉了。

    但是什么都没有。

    “扣扣!”就在我聚精会神的等着,我们的厕所门突然被敲了一下,就这一下差点把我给吓出来了心脏病,我震惊的往后退了退,后面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把我给抓住了。

    “你不要乱动了,我有反应了。”

    我:“……”

    兄弟,别在这个紧急关头升国旗好吗?要知道如果待会闯进来的是个什么鬼,你就得吓阳痿了。

    那敲门的声音响起了之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渐渐的就听不见了,我皱着眉头继续去听,还是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

    “阿白,你在里面吗?”门外面是双生小棉袄的声音,我赶紧跳下来,“在在在呢!”然后立刻马上把门给打开了,完全忘记了里面还有一个没有穿裤子的大变态。

    于是接下来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我看见双生在看着厕所里面于是我也往厕所里面看结果看见某人昂扬的孽根。

    “他怎么着给你了?”双生眉头紧皱,凑进来嗅我身上的味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感觉有点心虚。

    “让我砍掉他。”双生的眉眼沉下来,看着架势就是要抽出千机变杀人的样子啊。

    “别担心,我什么都没做。再说了我只对女人感兴趣。”男人笑着往胸前拖了拖,“还是要大胸的。”

    大胸你妹夫,也不看看你现在虚成什么样了,精关失守,纵欲过度,脚步浮空,脑门上都是黑气这种时候吓唬吓唬肯定要丢魂儿。

    “你还是悠着点吧,小心魂魄不齐。”我啐了一句,心说出来洗个手都能弄出这档子事儿来,真是倒霉透顶了。

    “走吧双生,困死了,明天就回去了,这地方我不想待着,感觉有点不自在。”当然我这个不自在并不是在针对某人,而是单纯的觉得不舒服而已。

    “喂,你叫阿白啊?我叫星辰,慕容星辰。”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叫什么,还有你的名字太苏了就好像是在言情剧里面捞出来的一样一样的。我头也不回的跟着双生一块回去,刚进了门双生就把门给关上了,然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摸了一遍。

    “他有怎么着给你吗?”双生严肃认真的问我。

    “没有。”我很老实的点头。

    “阿白,不要怪我管的太宽了,我告诉过你的,十八岁成年之前,你不能做那种事。破了童子身你会招惹来大量的祸端,也就是木灵们说的短命种。”

    双生很不放心我,这话打从一开始醒过来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口头警告过了。他说他和我是一条命的,我死了他也会跟着一块死,所以他十分的在意我的安危。

    我曾经问过他究竟是谁把我们的性命联在一起的,他没有回答我,并且对我说,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性命。

    如果是因为我的死造成另外一个人也跟着伤亡的话,我会非常的不安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连撸管都不敢好吧现在我的身体也发育的不像样。

    “说起来,男人跟男人也会一样变成短命种吗?”对此我很好奇,双生郑重的点头,“任何意义上的性行为,只要是和他人水融。”

    啧啧啧,看来我以后是更要谨慎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处处都是危险。我应该庆幸我是个男的并且长得不咋地,不然如果是女孩子还长得那么漂亮参照奈奈子,出门都要被人惦记着呢。

    “好了,那边的动静也没有了,我们现在就睡觉吧,明天一大早就回去。”双生说着拍了拍床铺,我立刻滚了上去,抱着琅东,脑子里面好像还想要问一下双生问题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都给忘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问他什么了。

    我这一觉又睡的迷迷糊糊的,做了梦,梦见有人在叫我,叫的十分的着急,我莫名其妙的也跟着焦虑起来,我舔了舔舌头,面前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声音实在是太急切了,就好像没有我不行一样,我的眼前忽然亮起了一个小小的灯,那灯亮堂堂的,我要走过去,那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徘徊着。

    我在恍惚之间又听见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心中一惊,立刻就惊醒了过来,从梦中醒过来的我发现自己站在窗口,差一点就要攀爬出去了。

    “双生!”我后怕的滚回了床上去,抱紧紧沉睡着的琅东,双生猛然睁开眼睛,抓住我的手,“怎么了?”

    太可怕了,刚刚双生竟然没有醒过来!平常时候双生都会醒过来的,可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一直在叫我,我就去顺着那声音的方向去,但是关键时刻我听见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差一点就从窗户摔下去了!”

    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膛,十分的害怕。

    双生皱着眉头看着我,“不应该,你要是醒过来我也会睡不着觉的。”虽然你是这样说,但是刚刚确实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了……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知道是这里的人有问题,还是这里的房子本身就有问题。”我咬了咬下嘴唇,“双生咱们守夜吧,现在是两点半,还有三个多小时就天亮了。”

    “你睡觉我守夜。”双生对我说。

    其实我是想说一人睡一个半小时的,然后就换人守夜的,但是双生怎么也不肯,就是让我先睡觉。我也没办法推托,弄了两张平安符贴在了身上之后我才抱着琅东睡了过去。

    很意外的这一觉睡过去就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了。

    我睡醒的时候睁开眼睛,外面是狂风暴雨,击打着窗户,天气阴沉沉的。我从床上爬起来,摸了一下手机,“醒了?多睡一会?”双生问我。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睡过头了。

    “怎么没有叫我起床守夜?”我问双生,双生摇摇头,“我不困。下暴风雨刮台风了山路塌方,现在回不去。”

    我一听整个人都有点懵了,“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里继续呆着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