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棺材
    三儿赶紧的拿了一个碗出来倒了一碗井水就匆忙过来了,然后将符纸灰倒进去。百姓公的符纸灰倒进去之后符纸就变成了灰色的了。

    “开始了啊!”我大叫一声,周妈妈就哆嗦了一下。“一魂归位!”周妈妈的手沾了符纸水有些不知所措,我见到她已经被吓着了,看样子是没办法帮忙了,于是示意三儿上。

    三儿上去换了周妈妈下来,她倒是十分的沉着冷静。一直到我念叨了六魄的时候,才收手。这下子两个女人都有些奇怪了,“小店长,这不是七魄吗?你怎么停下来了?”

    我是不得不停下来,刚刚周俊会掉魂也是情理之中,本来这家伙的八字轻,作为男人阳火不是那么旺盛,而且刚刚还受惊魂魄出窍了。

    我顺势给拍了回去了,但是下楼的时候又被他娘给吓唬了一下,这下好了,加上刚刚魂魄本来就不稳当,都散开了。我能他眼疾手快的拉回来那么多个已经很了不起了。

    “还有一个魄估计是跟着死你们家池塘的那个女人那里了。”我想了想,也没跑了。周妈妈的脸色煞白,“我去找回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落单的魂魄还是怕阳气足的人。”而且他们两个的阳气本来就很旺盛的。

    “那,那怎么办?!”周妈妈没想到会这样的,眼泪婆娑说下来就下来了。我也见不得女人哭的,于是安慰到:“不要哭了,我去找回来。那个女人的家在哪里?”

    “你如果是要问尸体停放在哪里的话,现在是送到孙老头的家里去的。”三儿眉头紧锁,“还是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别担心,我福大命大。”而且你这样的很容易吓跑魂魄的。

    “那我送你到村尾,你不知道在哪里。”三儿说着就带头出门,周妈妈还抱着她儿子惊慌失措。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摇摇头,跟着三儿走出去。

    现在刚过了十二点半,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无所适从,不过这边都是林荫道的多,也不见得多晒。

    三儿这边是山区,山颇多,我们住在市里面的,虽然到处都有园林植被,但是却少何能见到山的。我们走过了一个转弯,就能见到三四个池塘。

    “你们这里池塘还真是不一般的多。”我看着大大小小的池塘,有一个已经干涸了,上边跑进去一些鸡什么的在啄食着东西。

    三儿眉头紧皱,显然是很担心她弟弟的状况。其实掉了一个两个魄呢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容易受惊,而且会比较痴呆,智力下降,严重的就会变成傻子吧,并没有会危及性命。

    不过周俊这个人长得挺帅而且学业又好的,真的变成了傻子的话,估计周妈妈会自责死了。那个女人死不瞑目,浑身萦绕着黑气的,正好就被周俊看着对上眼了。

    本来就八字轻,这会不勾他的魂魄勾谁的去?不过那也就是一副带着怨气的尸体而已,魂魄早就没了,昨晚上就死了的,估计魂魄早就被勾魂人收了去了。

    魂魄脱离身体太久了不好,“还没到吗?”我催促了一下三儿,三儿的脚程已经很快的了,本来三儿的腿就很长,迈步走的很快的,我也要跟着快步走才能跟得上三儿的步伐。

    “就快了,小店长,我弟弟还有救吗?”三儿是很担心的,所有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这段时间他们家也是时运不济,怎么倒霉事情都给他们两姐弟摊上了?

    “放心吧,有我在,不是什么大事。”我给了她一个坚定的信心,但是她还是很担忧。毕竟也担心会有什么一万万一的出现。

    我们走了将近十来分钟,三儿才停下,“看见那片毛竹了吗,过了那片毛竹就到了。独门独户的。要是有什么不对,立刻打电话给我,我就在这里守着。”

    “我一个人没什么事情的,倒是你,赶紧的回去看看你妈妈吧,你妈妈就一个人在家里,我担心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让三儿回去,她现在比较冷静,比周妈妈理智。

    我目送三儿走回去,才往毛竹林去的。总觉得只要有竹子的地方就会变得十分的阴凉,我还没凑近了,就听见一声声幼嫩的啼哭声,哭的很伤心,上气不接下气的那种。

    我心说是不是这个女人的孙女儿或者是小女儿之类的,估计现在在孙老头家里还挺多人的,但是出乎我的预料,因为我穿过毛竹林来到了孙老头的家里的时候,只见到孙老头光着膀子在空气上打磨一副棺材。

    我以前都是见的成品,也就是说我没有见过还没有做好的棺材。这些棺材没有我想象中的是黑漆漆的,而是一幅幅都是有些黄色的,颜色很嫩。

    孙老头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了,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小孩儿,你是哪家的,来这里做什么?”孙老头的语气很不善,估计是村里刚死了人了,所以不想让我靠近。

    但是周俊的魂魄实在是没办法等了,我还是早点收了回去给周妈妈交差的好。

    “孙师傅你好,我是来收一样东西的。”我直截了当的对孙老头说,我没戴眼镜的眼睛看着唯一的一个瓦房,瓦房的采光不是很好的。

    以前我住在瓦房里面的时候,我爷爷都会给让人在上边揭开两三张瓦片,然后用那种透明的遮雨布给盖上,雨水进不来光亮也充足。

    “拿东西?”孙老头疑惑的看着我,他人是瘦削的高挑的,不难看出来以前这厮还是十分的帅气的。毕竟那么老了还是有棱有角的。

    “周家的小孩今天看了一眼淹死的女人,丢了一个魄,我过来带回去。”我也不隐瞒了,直截了当的对孙老头说,孙老头瞪大眼睛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见他没有回应我,我又着急,于是再问了一句:“我能进去吗?”孙老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等着。”然后自己先走进了屋子里,那哭哭啼啼的声音慢慢的就变小了。

    我突然想起了周俊说的,孙家的那个浑身生疮的女孩子,估计那哭声是那个女孩子给发出来的。

    孙老头再次出来的时候才对我说:“进去吧。”我没迟疑,跟着一块进去。那尸体停放在大厅的正中央,大厅里面有一个神龛,神龛面前就是一张很长很长的矮桌子,尸体在矮桌子上边儿。

    我注意到神龛旁边有一副小小的棺材,大概就我和差不多高,棺材上雕着精致的花朵,还上了光油,隐藏在角落里面却还是很出众的。

    我把目光从那副棺材上移回来,看着那尸体,旁边就跟着周俊呆愣愣的魂魄。我抽出一张百姓公,嘴里小小声的念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缠!”

    符纸化作灰烬,冒出一根旁人看不见的黑色的锁链来,将周俊的魂魄缠绕的紧紧的,我看着那布下边萦绕着久久不散的黑气皱着眉头,这个女人的死恐怕是有蹊跷的。

    “好了?”孙老头冷不丁的问我,因为实在是太靠近了所以我暗暗的吃了一吓,我点点头说:“好了不打扰你了孙师傅。”

    我说着就要牵着周俊的魂魄走,刚迈出门口的时候就又听见了女孩子的啼哭声,孙老头的脸脸色一暗,往里屋吼了一嗓子:“哭哭哭!成天就知道哭!哭什么哭!”

    “疼,疼,爹我好疼啊!”含糊不清的女孩子的声音从里屋再次传出去,我的脚步顿了顿,孙老头朝着我直截了当的挥手,意思是不想让我在这里。我寻思着我在这里也不见得好,于是带着周俊的魂魄就走了。

    回到周俊的家里的时候,周俊的魂魄就那么定定的站在门口的方向不肯走了。我叹了一口气看向这傻乎乎的魂魄,单只魂魄是很少会说话的,他伸手指了指池塘。

    我也朝着池塘的方向看,什么都没有。

    他表达的东西不多,大约是脑容量也不够大吧,不过他既然指了池塘,就铁定跟今天的事情有关的。那么女人的死,我要查吗?

    我不是那么想什么浑水都蹚,毕竟这个女人和我是非亲非故的。周俊和我稍微有些交情,不然这一趟我都不会走。

    我觉得我的性格不是那么热络,之前就觉得是这样的了。请得动我的只有钱,很多很多的钱。我上辈子估计是穷死的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嗜钱如命?

    “小店长!”三儿在刚刚走出门口见到我惊喜的叫了一声,我的目光才从池塘里面转过来,“走吧,说起来那个女人的死你们报警了吗?”

    三儿有些奇怪,“报警?她是昨晚喝醉了失足落水的。”

    我眉头一挑,“这话听谁说的?”我问三儿。三儿一愣,“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啊……等等,难道这件事不对劲?”

    我耸耸肩,“我念了你就拍三拍啊。”没有回答她。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