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九色鹿的福泽
    金色的光芒闪过,在场的全部都被那些金光闪现着双眼都要亮瞎了一般,慢慢的那些金光弱了下去,然后两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沈千岁混乱的家中。

    “啊!是他啊!”慵懒的声音从一个小孩的口中传出来,麒麟看着那小孩,额头上有着发亮的符文,心中一惊:“是你!”

    如果薛少白现在是醒着的,他肯定会叫出来,“早知道我就直接去莲花巷的黑店找他了!搞得那么多的东西!原来这两父子就是九色鹿和聚宝盆!”

    “真奇怪。”钱老板歪了歪脑袋,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戴着一副儒雅的眼镜。他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身材瘦削。

    “真奇怪,这里的味道。”钱老板完全无视了这边的所有人,麒麟回过神来,二话不说朝着钱老板扑了过去!

    钱老板叹了一口气,身上突然发出一阵宝光来,麒麟啥时间就没办法动弹了!不单单是麒麟,是在场的人除了阿怡,所有的人都没办法再动。

    “我说了味道不对。阿怡,你不要太靠近他。”钱老板似乎十分的伤脑筋叫着阿怡,阿怡却蹲着在那里看着薛少白,“爹,救救他吧。他是个好人。”阿怡回头看着钱老板。

    钱老板三两步上前,看着灵魂已经被吞吃得差不多的薛少白,还有那叫嚣着显形的五只恶鬼,随即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他是什么吗?”他问阿怡。

    对呀……他薛少白是什么?为什么顾城要这样说,现在钱老板也要这样说?

    “我不知道,但是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阿怡指了指薛少白的脑袋,眼巴巴的看着钱老板,“而且他也召唤我们出来了对吧?要是不救他就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了对吧?”

    “我才是召唤你们出来的人!”顾城一听他们在说话可以觉得不妙,赶紧的大叫着。

    钱老板看向大吼大叫着的顾城,他的身后五鬼也在渐渐的显露出来。“我有说过一定会帮助召唤阿怡出来的人吗?”

    大家伙都一致语塞,但是顾城顾不得那么多了,“求你了!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求你了!”他是真的怕,当时好不容易利用薛少白得到了自由身,但是现在又因为薛少白自己命不久矣,要他死?他怎么会去死!

    钱老板眯着黑色的眼睛,那眼睛七彩流光不断的转换着,变化着,带着一种诡异的光芒,他看了一圈之后,回国头来,众人只见他的身体变成了雪白的颜色,头上长出来了鹿角,一头瀑布似的长发披散下来,身上白袍飘飘,他所踩踏着的地方,长出来了花来。

    那些花朵的颜色鲜艳欲滴,特别的好看。

    他回过头来,眼睛流光溢彩,闪烁着奇异的颜色,“既然分不出来究竟是谁把我给召唤出来的,那就都有吧。”他这样说着,伸出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来,然后割开自己的手臂上的肉,一小块肉,带着一种乳白色的汁液,那是九色鹿的血。

    他递过去给了阿怡,阿怡接过那血肉的时候,同情的看着其他的人,叹了一口气,“可悲。”他的话仿佛淹没在九色鹿脚下生长出来的花草的声音里面。

    顾城贪婪的看着九色鹿像他走过来,努力的动弹着,九色鹿将手里面色血肉递过去给他,他仿佛害怕着这血肉会消失不见,赶忙往嘴巴里面塞,兴奋的一口吞下去!

    麒麟谨慎的多,但是看着九色鹿递过来的晶莹剔透的血肉,他身体被恶鬼图给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了一般,他没有选择了。立刻将那东西给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

    接着琅东也分到了九色鹿的血肉,九色鹿看了一眼薛凛杰,奈奈子还有梁子山,倒是没有再割肉。

    他转身的空当,阿怡已经把肉给塞进了薛少白的嘴巴里面去了。

    钱老板打了一个响指,众人瞬间就能动了。他看着地上的召唤出聚宝盆的宝器,叹了一口气,将宝器都给受了起来。

    舌下石被钱老板拿了之后,那些被肉瘤束缚在顶楼上的众人纷纷摔了下来,还好几个都是身手不凡的,倒是没有摔倒摔疼了。

    麒麟身上的束缚没有了之后,心思立刻就活络了起来,他感觉身上的五鬼煞气慢慢的消散,身体的封印有些松动,他猛然运气,竟然一下子冲破了封印,一时间,身体的力量大盛!

    他一伸手,一把锋利的画戟出现在他的手上,黑色的符文暴涨,他脸上露出恐怖的图腾来,只见他拿着画戟狠狠的朝着九色鹿砸了过去!

    如果这一画戟真的砸到九色鹿的身上的话,铁定会让他变成两半!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画戟硬生生的停在了九色鹿的脖颈旁边,麒麟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正在冒烟!

    怎么回事?!

    麒麟瞬间瘫软在了地上,身上的戾气在飞快的被抽离,刚刚明明已经冲破了的封印,这会却在不断的流逝着力量!

    “噗!”顾城睁大了双眼,摔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眼睛睁得老大了,好像下一秒就会脱框而出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啊!啊!”顾城大叫着,七窍流血!好似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食他的身躯一般,从骨子里面疼出来的那种疼!“你给我吃了什么!”

    他有气无力的质问钱老板!

    在顾城倒下的时候,琅东也跟着浑身疼痛打滚起来,他的身体同样冒着浓浓的黑气!

    倒是薛少白,他的身上冒着一种白色的气息,随着气息冒出来,身上的五鬼也跟着渐渐消失不见。阿怡得意的笑了起来:“看,看,爹我没错吧?”

    钱老板就在那个距离看着他,眯了眯流光溢彩的眼睛,“就是现在救了他又如何,他还不是只剩下一年的寿命?”九色鹿摇摇头,“也罢,三番两次的见面即便是有缘。”

    钱老板手上动了动,一朵九色花出现在他的手中,他从九色花中心拿出来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走到了薛少白的旁边,掰开了薛少白的嘴巴,放了那珠子进去。

    “爹!这!”阿怡不解的抬头看着钱老板,钱老板负手而立,“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说完他看着已经化作原型的两个人,还有一具干枯的尸体,叹了一口气。“世间贪嗔痴念,总是多的**纠缠不清。今日你们两个大难不死,也有一部分的福荫在这个人身上修的,你们就放下杂念,好好跟随他吧。”

    说完,他的手上托着两道乳白色的丝线来,那丝线连系着的正好是琅东和麒麟的心脏,然那丝线另一头,则是握在了薛少白的手里。

    钱老板走了过去,伸手朝着麒麟的头摁下下去,然后抽出了一个婴胎出来,冒着弄弄的黑气,这便是走火入魔的麒麟神兽。

    “所幸你还是有良知的,幻出另一个和自己毫无相干的魂魄来压制你自己。只可惜到最后你还是冲昏了了头脑,也罢,就跟着我回去吧。”

    他的衣袖一挥,将那干巴巴的顾城的尸体也带上了,“至于你……”他眯了眯眼睛,看着瑟瑟发抖的琅东,他现在就是一个小狗崽一般的模样。

    “都是贪念。”他摇摇头,打回原形,这也是给他最大的苦痛了。

    “走了阿怡。”九色鹿对着聚宝盆叫了一声,聚宝盆看着慢慢往回缩水的薛少白,舔了舔嘴唇,然后伸手摁住了他的脑门:“愿你无病无灾。”

    九色鹿眉头一挑,随即笑了笑,“你倒是对他挺上心。”

    “高人留步!”薛凛杰见他要走,赶紧的上前去,九色鹿身上散发着的那种令人打心里面惊惧的圣洁,让他不敢太靠近,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大哥他,现在是怎么样?”

    “他没事了。”回答薛凛杰话的人不是九色鹿,而是那个叫做阿怡的聚宝盆,“但是因为身体上面受到了重创,他的记忆会有所损伤,导致很多的东西都不记得了,还有就是……”

    阿怡看了一眼变得越来越小的薛少白,“他可能会变回十几岁的模样。成人的躯壳没办法承受九色鹿的恩赐。”

    “只要他能活着,一切都没问题!”薛凛杰点点头,“但是,你们刚刚给他吃的是还说呢么?会给他造成不好的影响吗?”这才是薛凛杰最想问的。

    阿怡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很好的东西。但是稍微有点副作用。”

    “好处在哪里?副作用是什么?”薛凛杰被爷爷要求要好好的照顾好薛少白的,现在薛少白成这样了,他也没办法坐视不理。

    “他会多多少少有九色鹿的特性,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是你放心吧,我的福泽在,他会安稳不少。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正反面的,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

    阿怡说完,便不再说了,金色的光芒复又闪过,慢慢的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好像没有归还我太妃石。”良久,梁子山才十分幽怨的说出来这一句话,薛凛杰嘴角抽了抽,“这……”

    还好也算是经历了这场生死,梁子山也放下了不少,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