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帐篷
    “我们还是可以用这个帐篷的,感觉十分的结实。”司寇玉说着拍了拍这个屹立不倒的帐篷。我心想着这个帐篷的主人都不知道在哪里了,让我用别人的东西……

    不行我还是感觉到十分的膈应。

    “还是算了,趁着天色还有点亮光我们赶紧的自己动手弄出来一个帐篷,要我躺在那地方我实在感觉不妥当。”我咂咂嘴,然后开始从自己的小荷包里面掏东西出来。

    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我这个小荷包身上,所以我担心它一不小心被我给弄丢了,到时候就有的哭了。我就找了一个绳子给绑在了脖子上结结实实的,保证掉不了。

    不过当时系绳子的时候考虑到了结不结实结果没有考虑长度,现在的这个绳子的长度十分的尴尬,不上不下的,要拿出来都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

    于是我敢对就把小荷包给对着地下,小心翼翼的拉了出来,就跟对待珍贵的易碎品似得好不容易弄出来了,然后我和司寇玉两个将帐篷给搭建了起来。

    搭好了帐篷之后感觉一切都弄好了,我就把衣服和被子给拿出来铺好,天色是越来越暗了,我们没办法夜里行军,就只好先睡觉去了,等明天一大早再上去。

    司寇玉睡在我的外面,我睡在里面。说真的这被子真的很热乎,我还担心太冷了所以根本就不敢把身上的衣服给脱掉,结果才睡了两三分钟就热的我不行,我赶忙把外面的毛外套给脱下来了,盖在旁边的缝隙上,让被子不透风。

    “你睡着了吗?”我被热得有点睡不着,于是找司寇玉想说说话。我问了一句结果没有用人回应我,我心说这大约是睡着了就不吵吵了,结果良久司寇玉嗯了一声。

    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听见的这个声音一定是幻音吧?我觉得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你到底睡着了没有?”我又问。

    “我没有睡着。”司寇玉这会真的大发慈悲的跟我说了,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骂了一句司寇玉哑巴,但是又想到这厮有读心术,赶紧的打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思维。

    “我热的有点睡不着,我们来说话呗。”而且这刚入夜就要睡觉我也睡不着啊。以前我睡觉都是超过一二点才睡的,总是失眠的那段时间更加,三四点都可能睡不着。

    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七点钟,反正太早了我睡不着。

    “那你想做什么?”司寇玉问我。我想了想,小心翼翼挪过去了一些:“司寇玉,你说这被子衣服是什么做的,怎么能那么暖和啊?我都捂出汗了!”

    “狐狸的毛做的。”我看不清楚司寇玉的表情,因为四周是在是太黑了。

    我一听司寇玉说是狐狸的毛做的有些吃惊,“这那么厚实的衣服和被子,应该要不少的狐狸毛吧?”我心说就这样把人阿萨的被子给弄过来了也太不人道了,这么冷的天他们两兄弟也不知道有没有东西盖身体啊……

    “不会,阿萨和加洋两兄弟就是雪狐成精的,他们每个季度掉毛,就会用这些来做衣服和棉被。”司寇玉声音不大不小,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让人听着有些虚空飘渺的。

    “这样还真是挺自己自给自足的,你说对吧?”我反问了一句司寇玉,司寇玉赢了一声对。然后我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只不过司寇玉的反应是越来越慢了。

    我估计他这是想要谁家了,我一看手表,确实是可以睡觉了,八点了,然后我也跟着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事实上睡得早真的会起来的早,四点十分的时候我就睡醒了,因为浑身上下都暖和,只有脑袋是冷的,于是我把脑袋给塞进了被窝里面,现在脑袋冒出来,一脸上全部都是汗。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然后把衣服给出纳上了,我今天没有喝太多的水,但是早上赫尔两大碗的酥油茶现在正想着要上厕所,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上厕所……

    从帐篷出来之后我就有点蒙蔽了,不是因为寻思着要去哪里上厕所,而是看着面前的景象有点蒙圈。

    我看见了对面的帐篷前面好像有人,还燃了篝火……奇怪了这雪山上还能燃起来了篝火?

    “嗨!兄弟!”那边的人朝着我招手,我看了看四周,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而已。我就壮着胆走了过去,“你们在叫我吗?”走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那篝火上是在一个小小的桶里面燃烧起来了的。

    但是我感觉不到暖和,也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衣服的原因,现在就感觉很暖和了,所以更暖和我的就感受不到了。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热气,“你们也是来爬山的?”我问男人,他们这里是两男一女,都穿着冲锋衣,有一个是外国女人,两个是中国男人。

    “是啊,我们是来爬山的。”男人笑着点点头,“我们刚刚就瞧见你们的帐篷了,不过我没有叫你们起来。怎么,为什么不建在我们的帐篷旁边?”男人问我。

    我挠了挠脑袋,心说这帐篷果然是名花有主的,我要是听了司寇玉的建议把别人的帐篷给霸占了那现在就尴尬了。

    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那么晚了怎么不睡了?”我问男人,男人腼腆的笑着:“这不是太冷了不敢睡啊,就担心一睡不起了。”

    也是,他们身上没有我们现在穿着的狐狸毛的衣服或者是被子,没办法跟我们一样大胆的,我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这个男人跟我聊了几分钟。

    一直没开口的外国女人突然开口道:“我想回帐篷里面了,我感觉我的腿疼的厉害。”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唇齿很清楚的中国话,我还以为她刚刚一直不说话是因为不会说。

    “啊这样吗?兄弟你能帮我把萨拉给带进去吗?你那边靠的比较近的。”男人这样跟我说,我点点头,不过就几步路而已,不算是很难。

    我搀扶起来萨拉,感觉她浑身上下都好像是冰块一样,冷的人发抖,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心说这狐狸毛的衣服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耐寒的,看看我刚刚就哆嗦了一下了。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搀扶着萨拉起来,她的动作有点笨拙,走的是踉踉跄跄的……在我搀扶着她到一边的去的回收,我突然就感觉不太对劲了。

    这里很暗,我的眼睛看东西,特别是看活人裸露出来的肌肤的时候,他们应该是红彤彤的一片的,但是面前的人并不是这样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肩膀上没有阳火……

    我吞了一口唾沫,松开了萨拉的手的,萨拉不解的看着,问:“怎么了”

    “你冷吗?我帐篷那里还有一套很舒服很暖和的衣服,我给你拿过来吧?”我抬头看着萨拉,直勾勾的,让她看不出来我的半点的端倪。

    “我不冷。”萨拉摇头,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就是感觉我的脚很疼,你现在能扶我进去吗?”她的手陡然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大的很,基本上隔着厚重的衣服我都能感觉到那种疼痛!

    这会再不逃跑我估计就要被这东西给吃了!

    我赶紧挣脱了萨拉的手,然后飞奔似得朝着我们的那个帐篷跑过去!谁知道萨拉的速度比我的快不知道多少,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我给拉了回来,我狠狠的就摔进了他们的帐篷里!

    我的心里一个“咯噔”,知道自己真心是倒大霉了。看着从外面钻进来的三个人,脸上本来还有骨肉的,现在已经腐烂的看不出来样子了,眼睛空洞的看着我。

    我冷不丁的想起了小加洋的那一句:“好吃。”我感觉他们空洞的眼睛看我的时候就好像是我饿了好几天突然见到一盆红烧肉的那种眼神!

    我心里一个激灵,浑身发颤,我赶紧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四张符纸来,那符纸我不用摸我都知道是什么!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缠!”四道锁链迅猛的朝着那个两个男人和女人冲了过去,速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我赶紧趁着这个空缺要跑回自己的帐篷去!

    结果那被我束缚住的尸体竟然还能动弹,朝着我的方向狠狠的喷出来了一口腥臭的气,别问我为什么能感觉到腥臭!

    我被这臭味给熏得一个跟头,急忙后退了好几步,我知道不解决了这几只尸体肯定就没办法离开这里的。我掏出了那把七星铜钱剑,眯着眼睛,然后咬破手指说真的砸冬天想要咬破手指真的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因为往往手指没有咬破舌头就先出血了。

    但是我毕竟抓鬼那么多年了,我也有了好些的手段的,我一口血喷在了那把七星铜钱剑上面,那七星铜钱剑时间变得威武雄壮起来,我一看冷笑一声,然后将铜钱剑的高举过头。

    “妖孽看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