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伍家宅
    耽误了一个晚上,我生龙活虎了之后,就骑着车继续往前走。找了胡狼说的那个小路找了好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我们往那个叫做折子巷的地方赶路。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终于是赶到了折子巷,名字是折子巷,实际上也是一个小村落,稍微比古茶楼的要好一些,而且看样子一个两个的很有钱的样子。

    我们看胡狼给的那个地图上标注的伍家宅,好像是这个折子巷里面最大的房子了,但是走了一圈我没找到,看见有个大婶我就上前去问:“婶儿,问你个事儿呗!”

    我走过去乖巧的笑了笑,大婶回过头然后被吓着了一般,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诶嘛,吓死我了,你这狗牙怎么那么长呢!”她朝着翻了一个白眼。

    我这才记得自己身上余毒未了,牙齿还长着呢,于是不好意思的闭上嘴,抿着笑了笑。“你问吧你问吧。”大婶大约是瞧见我这样子过意不去了,然后让我问她。

    “那个,伍家宅怎么走啊?”

    “伍家宅?不就是这儿吗。”大婶奇怪的瞥了一眼我,然后指了指我的身后,我猛然一回头,发现一个宅子就在我的身后,他上边写了伍宅两个大字,就是颜色太相近了一不小心就会看走眼了。

    我刚刚走在这边过两三次,竟然一直没有看出来也是够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谢谢啊婶儿,刚刚我还真没看到,你瞧我这眼神真不好。”大婶豪爽的笑了笑,“对了小伙子,你到这伍家宅做什么啊?他们家做丧呢,你来奔丧?”

    我干笑了两声,“不不是,有人拜托我过来送点东西。”然后我就一个劲得谢谢谢谢谢谢完了就给琅东使了一个眼色,琅东立刻过来,“哥,赶紧吧。”

    有了琅东过来帮我,我就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婶儿,你看我要去忙了没得空跟你聊天了,下次,下次再见聊个够啊!”那大婶很热情的样子,一个劲的跟我说话。

    还好我机智,然后大发了大婶儿之后我转头看着那个伍家宅。还有着以前大地主的宅子模样,雕梁画柱的,只不过现在哪里都是白色的布条。看样子确实是在做丧事。

    我在门口寻思着怎么进去,琅东却已经一言不发的上前找人打招呼了……

    这小子的速度还真快啊最近,我瞪了他一眼赶紧的也跟上去,琅东笑得一拍温柔:“你好,请问大太太在吗?”

    门口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袖子上面也别着一个黑色的袖章的男人狐疑的看了琅东一眼,“你们找大太太做什么?”他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

    “我们有东西送过来。”琅东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十分严肃,“这件事你担待不起,赶紧的通知大太太过来。”

    那个男人好像被琅东的这幅样子给吓着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琅东,再看看我,看到我们后边的自行车,他眼神闪烁了一下,“那你们在这里等一下。”

    说着他就进去了,我和琅东两个人在外面等了一阵之后,突然间跑出来一群人,一个女人在前面,穿着旗袍,身材是丰腴的,后边跟了一群的小丫鬟之类的,因为穿着打扮我看得出来。

    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打扮的跟民国时期似得,这折子巷也太落后了吧……

    我在心里吐槽了一番,为首的那个丰腴的女人头发有些乱,看得出来她已经有些年岁了,“你们是赶尸人?”她的声音很轻,好像害怕惊扰到了什么似得。

    我摇摇头,“胡狼让我送她过来,现在方便吗?我带她进去。”我指了指外面的箱子,女人一脸的七期盼但是又有些嫌弃的看着那箱子:“你们就拿着这东西装?”

    我觉得我东西都送到了她还想怎么样?心说都不想告诉她她儿媳妇是个僵尸了,但是这样又不人道,死了他们家里人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要死其他人,到时候全世界都是僵尸就不得了了。

    “先进去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为难的对大太太这样说,大太太嘴唇哆嗦了一下,万般不情愿的把我们给迎了进去。我和琅东两个人推着自行车,进了大门。

    进了门真中央是一面墙壁,上面刻写着一些什么,我是看不太清楚的,龙飞凤舞的。那墙壁下面还有一口大缸,缸里面种了一些莲花,现在凉飕飕的天气竟然也生了花出来。

    转过那面墙,是一道拱门,过了那拱门之后就是一个大院子,正中央是大厅,大厅洞开着,应该十八合门,很宽敞大气,只不过现在就跟一口黑漆漆的嘴巴一样张着。

    正中央摆放着一口棺材,棺材是黑色的,上满描金画凤的,非常的大气。而且这口棺材是很大的。应该是双人棺。

    这都做好了万全了,就差这女尸了是吧?

    “师父这边,这边来。”丰腴的大太太让我跟着她走,走到棺材边上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一个很年轻的人跪着在烧纸钱。但是看样子又不像是呆在这家里面的。

    他有一根百岁辫很长,还好不是很粗,不然剃了头就该是满清人了。穿着一身棉麻的衣服,还有黑色的布鞋,也感觉是在民国时期的时候出来的。

    “阿水,这人给带回来了,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大太太看着那个跪着烧纸钱的人,十分着急的样子。那个人则是悠闲的把最后的几张纸钱给烧了,站起来拍了拍膝盖。

    “啊,你们就是赶尸人吗?幸会幸会。”那个叫阿水的人好像根本就没听见大太太说话,直接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叫阿水。”

    “我叫阿白。”我也没打算告诉他我的名字,“人我送来了,没我们什么事情了吧?那我就先走了。”我还着急着要回去泡糯米了,这牙齿一定要消下去,不说说话的时候磕到自己,就说以后还想不想亲嘴了,就肯定是要消除的。

    “你们要负责把她给请出来的吧?现在还没到时候,吃完晚宴,过了今晚的喜事再走吧。”他扣住我的手不肯给我走,我心说这又不是我什么事,我赶紧摇头。

    “我不是真的赶尸人,赶尸人胡狼因为腰受伤了现在砸土楼,我不知道什么请不请的,请你放手给我回去。”我已经被折腾的够了,不想再折腾了。

    “阿水让你留下来你就要留下来。”大太太恶狠狠的看着我,“要是生儿不能顺胡世宁丽丽的娶亲走下去,你们就都要陪葬!”

    我操,我还真的觉得我是被什么封建社会的人给关押住了,我一看人多势众我不能轻举妄动,于是妥协了。

    我们两个人被关在了一个小房子里面,然后小房子里面有一桌子的菜还有床铺,外面上了锁,那个装着新娘子的箱子也不知道他们放在哪里去了。

    我看见一桌子菜就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然后操起筷子就吃了一口,“真他妈香啊!这鸡肉好吃!琅东来咱们开吃!妈的,吃了一桌还要喊过来一桌子!”

    不然都对不起自己给非法拘禁!

    “阿白你是知道我打不过那么多人所以才妥协的吗?”琅东坐在我的旁边,一手托腮看着我,一手拿了鸡腿,脸不红心不跳的占了酱料吃了起来,还舔了舔嘴唇。

    我心说这厮真无耻,色情男主播的名头还真不是盖的,“赶紧的吃你的,那么多人就是打得过了也会被抓回来的,他们家都不知道是听了谁的蛊惑了,配阴婚这样脑残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女人都变成僵尸了,魂魄被锁在身体里面能跟他下阴曹结婚吗?”

    琅东笑了一声,“还是阿白看的透彻。”我点头说:“那是啊,要是我就早点结婚,说的好像在下面就可以上床生娃似得。那边那个丸子好像很好吃给我弄两个过来。”

    我把一根筷子递过去,琅东帮我给串了两个递过来给我,吃我的津津有味,不过我的肚子是没装下什么东西,吃着吃着就吃饱了。

    我看着外面有人守着,但是我还想排排毒来着,于是叫了一声那个守着门的,嘿还真他妈巧合了,就是刚刚在门口拦住我们的那位仁兄。

    “喂兄弟,我们跋山涉水的来这里累得慌,能泡个澡不?给我弄点水过来就成了。”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理会我,我一看没意思就算了,问完了回头一看,一桌子菜已经被琅东扫的差不多了。

    看看这速度估计也没谁了……

    我们吃完了之后没什么事情做,我看看这边竟然还有地方能充电了,我就赶紧的掏出手机和充电器给充电上去,早知道就不给琅东买诺基亚了,肯定是无良奸商给我换坏的了。

    充电的时候我没敢开机,我就担心最近自己的运气太背了,一不小心电池给爆炸了我就哭都没眼泪了虽然这手机也没听说爆炸过。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