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梦2
    我迷迷糊糊在之中就睡着了,然后急又开始做梦。这次的梦境是在夏天,很热很热的夏天。我就坐在一处屋檐下,热的我好像要化掉一样。明明是在梦里却会感觉到燥热。

    我粗喘了一口气,抬头眯着眼睛看着火辣辣的太阳吞了一口唾沫,晒得我嘴巴都要气泡儿了。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往里面缩了缩,把自己的腿给缩到了阴凉的地方去。

    我缩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人,浑身上下都穿着藏青色的衣衫,男女我不知道,因为长得那叫一个雌雄莫辩。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烟斗,在抽着烟,身边围绕着一些五彩斑斓的蝴蝶。

    小蝴蝶随着他的动作飞来飞去的。让我一瞬间想起了还珠格格里面的含香,也是这个样子的吧?他是侧躺着的,所以头发倾泻下来,极其柔顺的样子,我就伸手去摸了摸,手感确实是一模一样的。

    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通透的仿佛绿宝石一样,看着人就跟漩涡似得能把人给吸引进去,无法自拔。他再看什么?我也沿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看着的方向竟然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身的忍者服。

    忍者?

    那看身材弧度应该是个男人,不过这个男人大概也就十几岁,应该说是男孩儿才对的。他手里提着一把日本军刀三文三?那个绿色眼睛的人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笑,他问:“做什么要杀我呢?我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说的是国语,声音也是分不清楚男女,估计这还是个中国妖精来着。

    那个十几岁的男孩儿根本就不管,提起刀子朝着他的脑袋就砍下去,利落的很。,只是他的刀子下去的一刹那,那躺着的人化作无数的蝴蝶,消散的无影无踪。

    我一瞬间有点愣怔,因为那把三文三从我的脖颈间划过,一种透心凉心飞扬的感觉瞬间席卷了我的全身,我还以为一刹那之间我自己势必要挂掉了呢。吓死宝宝了。

    那个男孩一脸严肃的看着纷飞的蝴蝶,那些个蝴蝶还挑衅的围绕着他身边扑闪着翅膀,不过他大约是错过了杀掉他的时机了。我眼前渐渐的变得有点黑,然后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眼睛有些酸涩的睁开。

    昏暗的房间,只有月光稍微亮堂一些。身边的琅东已经睡着了,一只手横在我的胸口上,这厮睡觉总是这样的。我没好气的把他的手给挪开了,然后翻了一个身,看着外面的月光。

    最近总是做这样的梦,那把三文三杀过不少的妖魔,或许是因为全阴体质的缘故,所以感受到了那些冤魂的凄惨。以前的人脑袋热乎,总是觉得是精怪就是坏的,必须要杀死。

    跟我以前看的那个小说一样一样的,只要是邪教就人人得而诛之。但是现在想想,又不是每个魔教的人都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为什么呢,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越想越烦心,我干脆就不想了,刷了一会手机之后慢慢的也就睡过去了。再次睡过去到醒过来没有再做一个梦。

    第二天一大早,奈奈子跳进来把我给揉脸揉醒了,“大叔!赶紧起来!带我去吃早饭!我不想在家里吃!”奈奈子吧唧了一下我的脸,还好我没有起床气,不然像她这样作死坟头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

    我软绵绵的爬起来,身子骨有些累,琅东又把手给横在了我的胸口上,我听人说睡觉的时候手搭在心脏的这个地方很容易就会做恶梦。难怪我这几天总是做噩梦,原来都是琅东给害的。

    要不是琅东睡觉这张脸比较乖一点,我早就下手给揍人了。

    我用奈奈子的方法把琅东给揉醒了,琅东迷迷糊糊的还抱着我的手再睡一会,我可不管,赶紧的就把他给踹醒了,要知道奈奈子家里的饭菜一点都不好吃,我要出去吃早点。昨天我面部护理做完之后我已经查到了好吃的了。

    琅东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被我拉一边去换衣服,换好衣服跟着奈奈子去洗漱,我看了一眼手表这才六点钟,难怪琅东一副没睡够的蠢样。

    大清早的天气雨点凉飕飕的,天空还泛着灰色的雾气,我看了一眼天际,太阳还没跳出。但是天际已经微微有点亮堂了。我拉着打着呵欠的琅东还有精力十足的奈奈子,到了那家早点店,一大早竟然已经排起了长龙。

    我们也耐着性子排队,奈奈子跟我说昨天做的那个形体训练,累的要死并且没有什么卵用,我就在一边听着觉得很好笑。排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终于是到我们了,我们要了一锅瘦肉粥,还有一些蒸饺啊灌汤包子啥的。

    领了牌子就还坐在茶楼上面等着,先喝点早茶。

    热气渐渐的将晨雾给蒸发掉了,暖洋洋的阳光洒进茶楼来,给木制的茶楼镀上了一层金光一般。

    我们的粥很快就上来了,熬得很稠,味道很香。吃一点咸菜送粥,他们家的灌汤包子是真的没话说,味道浓郁好好吃,一口下去都是汤汁,还特别的好喝,吃到的肉末都特别的香。

    “吃这个灌汤包子我就想起范五叔做的海鲜包子。整个整个的虾仁啊,一想到就觉得太棒了。”我忍不住回想到了之前吃的那些好吃的。奈奈子夹了一个烧麦吃的正欢,“范五叔是谁啊?”她含糊不清的问我。

    “范五叔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身边也有一个小女孩儿,比你大一点,很可爱的。”我看奈奈子喜欢吃烧麦,就把烧麦给推到了她边上,结果琅东的脸瞬间就黑了,然后一把把那烧麦给拉了回来。

    还一口往嘴巴里面塞了两个这个幼稚鬼,已经没救了。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吃着灌汤包子。灌汤包子的皮儿很薄很薄的,基本上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汤汁,让人食指大动。

    “下次也能带我去吗?我想吃!”奈奈子朝着我抽了抽嘴角我知道你是想笑的,但是乖孩子求你不要笑了你知道你笑起来很狰狞吗?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被她抽粗的嘴脸给惊到的小心脏。

    我们几个人吃了一个多小时,再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到十一点了,估计待会就能直接吃午饭了。但是我这顿早茶喝得很饱,我也不想再吃别的东西了。“我们是现在回去还是再坐一下?”我问奈奈子。

    奈奈子想了想:“现在家里没通知就不要回去了回去不好玩,大叔我们去动物园吧动物园!她明显很兴奋,眼睛是亮晶晶得到,但是面瘫的小脸上没啥表情。

    我心说反正是有时间,那就去动物园看看好了。

    我们三个人去了动物园,买了一张套票,然后看了不少的小动物,我以为奈奈子会喜欢小兔子啥的,结果看见棕熊的时候她眼睛闪的不行,“我可以养吗?!”她问。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震惊的看着奈奈子,奈奈子一副痴汉脸:“好可爱啊!你看看这爪子,你看看它的眼睛!”抱歉我还真是看不出来一丁半点的萌点,我对奈奈子的审美有些绝望了。

    就是旁边的金钱豹都比这棕熊还好看可爱的多好吗?

    再说了这熊是能养的吗?

    我们又看了一阵,一直到了一点多,我们一人一个冰淇淋的走出了动物园,我刷着手机想着吃什么,也不知道沈妖精那边有没有吃的,比起外面吃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吃任孝义做的,于是我给沈妖精挂了个电话。

    “我现在在剧组呢,我都还没得吃饭,任孝义在家里照顾路易,让他做饭,你给我送过来。”沈妖精说完就挂掉了电话了。我不满的看了一眼手机,然后把手机给放在兜里面,然后带着一大一小的往沈妖精的家里赶。

    我回到了沈妖精的家的时候才记得我忘记把他的车子给带回来了,算了反正停在滕佐家里,钥匙也在我的身上。

    任孝义扎着围裙,竟然已经做好了饭菜了,并且把沈妖精的那一份给弄好了,饭盒还特别的可爱粉色的上面还有兔子。

    我觉得要是这个饭盒曝光在媒体下肯定会引起轰动的估计这饭盒也会脱销吧?想起来都觉得很好笑的样子。

    我和琅东和奈奈子吃的很饱,我吃的是比较快,因为通行证只有任孝义有一张,并且距离不是非常远,所以我提着饭盒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琅东要跟着,也被我给留下来了:“别闹了,就在及家里守着,我很快就回来了。”

    我出门打了车,到了沈妖精拍戏的地方,戴上通行证然后进去,畅通无阻。也不知道他们拍什么戏,在一幢大厦里面,我猜想是霸道总裁之类的,上到楼上去的时候发现一票的人在吃着东西。

    “蠢白,这里。”沈妖精吆喝了一声,我转头看见他西装革履,他这个人其实不是那么喜欢穿正装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