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挥刀自宫?
    我有些晕晕乎乎的去扯开小女孩的手,“别闹了奈奈子,赶紧的松手。”我感觉一瞬间我的心就被软的一塌糊涂似得是。奈奈子听话的松开手,笑着看着我,眼睛弯弯的。

    我心惊胆战的刷了牙,洗了脸,出去的时候琅东正顶着一个鸡窝头迷茫的看着我。眼神十分的迷离。他看见我的时候慵懒的笑了起来,抿嘴笑着的那一种。

    琅东似乎察觉到了我并不喜欢他的那口牙齿,除非是故意的,不然他是偶不可能会龇牙对着我笑的。这家伙本来就长得好看,我们睡的这个房间早上的时候会有阳光给投下来。

    他背对着那阳光,本来就白的厉害,头发也是浅色的,上身什么都没穿,头发虽然很凌乱但是却有一种十分美好的感觉。难怪任孝义会让他去拍广告呢,这真是苏死人不偿命的代表啊。

    我在心中感叹了一句,然后恶狠狠的叫到:“赶紧的起来洗漱,不然待会就不带你出去了。”有琅东在多一份的保障,我很怕我去了滕佐家会发生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

    到时候琅东不在我身边,麒麟也不在我的身边,我自己一个人孤立无援,是真的窝草了。琅东微微下了一下,露出锋利的狼牙,眼睛有些弯弯的。

    奈奈子在我出来的时候就一直抱着我的腰,也这样朝着我笑,今天都是怎么了了?一个两个的都要对我发出电眼攻击吗?我看着琅东起来,突然记得他好像没有穿裤子……

    “等一下!没见女孩子在这里吗?!”我大叫一声,然后夹着奈奈子就出了门去,还狠狠的关上了。奈奈子被我夹着走了一段,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大叔,没想到你那么瘦弱的样子,竟然能夹着我走诶!”

    “肯定啦。”单身三十年的手劲可不是白练的呀。但是这个还是不要对着妹子说的好,我担心一说出来会被当做痴汉。虽然很多人说日本的妹子很开放……

    但是也有例外的,就跟中国的女孩子挺保守的,其实也有特别的开放。不过不管别人是多开放都好,这根本和他会不会说黄段子去骚扰人是另外一件事。

    把荤段子当做幽默的,其实是教养上有问题吧,或者是想要进行性骚扰了也说不定啊……

    我胡思乱想之中已经走下楼去了,厨房里面弥漫着一股子奶香味,我闻着就特别的舒服。桌子上已经放着四个碟子的早餐了,今天的早餐不是中式的。应该说是任孝义做的早餐都没又中式的。

    跟沈千岁的暴发户一般的早餐比起来,任孝义的早餐简直是赏心悦目并且清新脱俗并且还十分的营养好吃。

    我在这里住的每天都期待着能吃任孝义做的三餐。吃过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享受。

    餐桌上的小瓶子里面插着三朵玫瑰,一朵是粉色的两朵是红色的,上面还带着露珠,十分的新鲜,泛着淡雅的香味。早餐是海鲜三明治和虾仁意面,还有牛油果。

    我虽然没吃过牛油果但是每次刷微博的时候刷到什么高逼格的早餐里面基本上都有这个,配上一些根本吃不饱的小东西,我看着就觉得自己是可以吃得下三盆的。

    任孝义做的早餐味道实在是太棒了,就是分量少了一些,然而营养成分很高,吃着味道也是特别的棒。配着牛奶吃完了一份早餐感觉整个人身上都有些力气一般。

    吃完了之后我带着琅东和奈奈子就出门了,要不是我没有驾照,我都开任孝义的车子去了,想想他的车子我就觉得很拉风。以我现在这样穷光蛋的状态来说想买一台两三万的车都很难。

    “我每次回去都是搭公交的,不过现在过了十分了,估计要再等十分钟才可以喔。”奈奈子乖巧的坐在和公交车站上面,看着她自己手上的那个小巧的腕表。

    竟然和我变小的时候戴着的是一毛一样的蓝胖子的儿童腕表。不过奈奈子长得可爱,戴着这样的腕表也不会觉得突兀,倒是挺衬她的气质的。

    我本来想着直接打的过去就好了,这样还省事儿,但是奈奈子怎么都不愿意,她苦着一张脸看着我:“别在饭点回去好吗?奈奈子不想再饭点的时候到家里去。”

    我心说这家里做饭的是得多难吃啊,害的这小妞都不敢回去吃饭了……难怪养的那么瘦,我就说奈奈子那么喜欢吃肉,不可能吃不胖的啊。原来是饭菜太难吃了她不愿意吃啊……

    然后我们就慢慢的等着公交车。八点多是上班高峰期,我们上了公交车,很久才终于到了奈奈子家里的所在地。

    我们下了车发现这宅子在外面看着跟普通的平方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房子有门门牌,上面写着:滕佐。

    这大约是日本人保留的习惯吧?我和琅东还有奈奈子再外面等了一下,奈奈子看着手表,等到到了九点半的时候她点点头:“走吧,跟我来!”看样子不用吃饭她很高兴。

    我们三个人刚一进门就听见了有人安静的叫了一声:“欢迎回来小姐。”把我都给吓尿了,娘的这真的安静,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人是怎么过来的。

    但是奈奈子似乎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宫本管家,早上好。”他们用的是日语,但是我竟然听懂了,我怀疑我是不是以前看宅漫看的太多了,所以现在对于日语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是这样无师自通一门语言的话,想想都挺带感的有没有。

    我在心里乐颠颠的笑着,但是不能让痴汉的表情出现,还好我本人就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这两位是?”宫本管家问了我们两个人。宫本是个小老头,大热天的也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全部往后梳。特别的帅气,就跟我们看电视里面看见的一毛一样。

    “我带回来的朋友,爷爷在家吗?”奈奈子小心翼翼的问。宫本老爷子点点头,“在的,现在在后院喝茶。”奈奈子一听是喝茶,眼珠子转了转,随即点头带着我们走了进去。

    “之所以不在饭点回来,是因为爷爷不喜欢饭点的时候有外人在,没有准备好迎宾的礼数对于爷爷来说是很失礼的。”奈奈子一边走一边跟我解释到。

    “还有就是饭菜不是那么好吃。”

    喔,这个才是重点吧?我一早就猜到了,我在心中暗搓搓的想着,然后觉得自己真实英明神武,竟然真的是猜到了。

    我们进了平房里面,然后脱了鞋子换上了拖鞋,走过一道小路,竟然到了屋子外面去了。这外面不是屋子外面,而且屋子后面,有一座小的庭院。跟我们看的电视或者是漫画里面的场景是一模一样得。

    有竹筒有流水,“咔哒”一声清脆的声音,听着就觉得很有意思。在小庭院的正中央有一座小亭子,亭子是真的笑,估计是能勉强站三个人,不是很宽。

    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拿着酒杯品茶。我是在侧面看见的,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我看的不是太清楚。

    “那是我的爷爷啦,大叔你要小心点喔,问你什么话你都要看我一眼才能回答喔。我要是使劲眨眼睛两下你就干脆不要说话,如果是一下你就说你想说的。”

    奈奈子说话让我感觉很十分的忐忑,我很担心我要是说错话了会不会被轰出去,轰出去也就算了没什么,我担心这老头子会用他身边的这把武士军刀给我两刀子。

    到时候就是真的得不偿失了……

    因为亭子太小了,所以我把琅东留在了外面,我和奈奈子进了小亭子去。到了小亭子的时候我才算是看清楚了那个男人是什么个样子的。

    额头上都是抬头纹,法令纹很深,嘴角向下,眼睛锐利,他的眼睛也有一颗一模一样的泪痣。他看着我的眼神很不善。我和奈奈子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要开口叫一声滕佐爷爷啥的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坐吧。”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奈奈子跪坐下来,我心说这是入了别人的门也随着别人的礼数好了。我也跟着跪坐下来还好今天穿着的是一件宽松一些的,不然这样下去这双脚肯定是要疼的要死的。

    “是你救了我的孙女奈奈子吗?”滕佐老爷子问。我点点头,忘记了刚刚和奈奈子说的了,立刻看过去,她给我眨了一下眼睛。

    还好没说错什么话,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我听说我们奈奈子说,允诺给你三文三是吗?”老爷子又问。我这会立刻就看向了奈奈子,奈奈子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我回头说:“是的。三文三对于我来说十分的重要。”

    “三文三,是我们滕佐家的传家之宝。”滕佐老爷子的表情十分的严肃,“要想拿到三文三本来时候需要经历考验的,但是,既然你救了奈奈子,我也不能食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