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琴小姐
    “琅东你在这里等着我,我算命完了就出来。”我对琅东说,琅东虽然很不放心我,但是昨晚已经答应我了,不跟我进去的,所以只好靠在墙壁上等我出来。

    这位算命先生缩居住的地方是十分的典雅的,我看着四周做的古香古色,有点像是姑苏的园林。一瞬间就好像穿越了空间一般。

    墙壁上面有一些小鸟,在吱吱喳喳的叫着,很是悦耳动听。到了里面的那一层,在门口处有以为穿着旗袍的梳着双丫髻的女子。

    “薛先生你好。请问是一位吗?”她笑的十分甜美,很有古典美女的特色,我点点头,“就我一个。”她说:“好的,请这边登记。”

    然后带着我到旁边的案桌前面,拿着纸笔记着,用的还是毛笔,写的是小篆,写的很清秀很漂亮。“一共需要您缴费五千元。”

    她手里托着个玲珑小托盘,上边铺着一层绸缎,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绣法,弄得特别的好看,花鸟栩栩如生,我看着有点呆。

    “薛先生?”那个妹子叫了我一声,我回过神来,然后掏钱缴费。她拿了钱之后给了我一个小牌匾,那笑牌匾好像是玉器做的,入手润滑。

    要是把这小牌匾给拿走了,估计也能抵那五千元的价。“这边请。”妹子收了钱之后,里面出来一位几乎也是生的一模一样的穿着相同的妹子,朝着我招手。

    我跟着那个妹子进去。掀开珠帘,走过屏风,到了一处漂亮的拱门,过了那拱门之后就是一座小庭院。我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暗藏乾坤,那么大。

    带路的妹子一句话都不说,只管走的不急不慢,走到了一处八扇门的客厅,她停了下来,“薛先生这边请。”她推开了门,那手忒白了。

    我进了门去,然后梳着客厅往里面,有是一座小拱门,过了那小拱门,外面见到了几个愁眉苦脸拿着玉牌等着的我。我的加入他们没有丝毫察觉。

    倒是我我坐下来,在我边上的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他脸色很差,而且郁郁寡欢。“兄弟你也是来找琴小姐的?”他问我。

    我还真不懂那个算命先生叫什么名字。不过依他们这样说应该那算命先生就是这琴小姐了。我点点头,“你怎么了?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那男人一拍大腿,“哎哟别提了,最近总是很烦心,做什么都不顺。”我一听这是同病相怜啊!立刻就附和道:“对对!我也是太他妈倒霉了!你知道吗?昨天大桥坍塌的事情你看见了没?”

    大兄弟立刻点头,“看新闻了看新闻了!你该不会就在那大桥上吧?”我苦笑了一声,“何止啊,那掉进水里的车子就是咱们的。”

    “诶嘛!这可不得了了!我听说就掉进去一辆车子,还是那大明星沈千岁的是不是真的啊?你是那大明星的什么人啊?”大兄弟上下打量我。

    “是真的。我是他朋友。”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新闻今早还传他要死了是不是真的?”他压低声音问我。我心说这都是谁啊乱说些假新闻,立刻摇头,“别信,假的。”

    然后我就不想就着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了,毕竟沈妖精是个公众人物,被人肉了就不好了。

    “说说你,哪里不顺?”我看着我们面前还排着五个人,没事做就跟那男人聊天。男人愁眉苦脸的,“别提了,我这生意亏本亏的,连妈都不认得了。一开始很顺的,就是不知道为毛这段时间差劲!”

    “运气也差的要命。”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抹了一把脸。我看着他印堂有些发黑,三把火一把蓝了,这确实是很衰。

    也能说得上两三句话,我就给他看看,摘了眼镜,发现他的裤腿上趴着一条巨大无比的虫子,那虫子黑乎乎的,嘴巴啃噬着他的脚踝。

    十有**就是这东西了。

    我想了想,掏出一个黑色的符纸来递过去,“这是我求的平安符,给你一个拿着,那个封口袋,洗澡都不要拿下来,运气会好的。”

    那大兄弟接过来连连道谢,我低垂着眼睑看着那黑色的虫子,尖叫着慢慢翻滚到一边去,渗入了地表不见了。要是琅东在的话它现在估计要被吃了。

    前面的几个很慢,我们又闲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之后就到了我身边的大兄弟,他进去没一会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还丈二摸不着头脑,我问他:“你怎么那么快呢?”

    大兄弟抓了抓头:“仙姑说我有贵人相助了。不用她来指点迷津。”我一听心里了然,觉得这琴小姐确实是挺不错的能算到这个。

    “那你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我先去了啊。”我拍了拍大东西的肩膀,然后进了那扇小门。为什么说是小门,因为这个门真的很矮。

    基本上只有一米六左右,四周是严严实实的,我要弯着腰走进去。进去之后我发现里面都是冷色调的的装潢。

    首先是在门旁边的两个瓶子,宝蓝色的珐琅,立在哪里,插着几朵浅蓝色的花朵,看着倒是挺舒服的。我之前在沈妖精的店里面没少见过珐琅。

    他说那些珐琅是明朝的,我不太信,因为我试图抱走一个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管我。

    继续往里面,是一片从深到浅的珠子,珠子后边是一个拱门,拱门后是屏风,屏风上画着仕女图。屏风前面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圆凳。

    我走到圆凳边上,屏风那头朦朦胧胧的有个人影,她朝着做了一个坐下来的手势,我就着坐了下来,看着她。

    她好像是侧身坐着的,能够看到她的脸,有点圆。而且身高应该是很娇小的那一种。

    但是g奶在哪里?我还以为就能看到了,结果隔着一层屏风,对方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我总觉得我这是被骗了。

    “先生你是想问什么?”她开口说话的声音有些稚嫩,跟奈奈子有的一拼。

    “我最近很倒霉。”我想了想回答道。琴小姐“哦,”了一句,“先生,左手边山有个签筒,你摇出来一支签,然后给我。”

    琴小姐说了之后我就拿着那个签筒,使劲摇晃了一下,然后签筒爆了……

    我:……

    琴小姐:……

    我感觉我把我的霉运都给带来这个地方了。我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朝琴小姐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琴小姐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就随意拿一支签吧。”我点点头,随手拿了一根递过去,旁边有个和外面站着的一模一样的妹子她笑意盈盈的过来拿了那根签子。

    我有些忐忑不安的在原地等着。

    “下下签……大凶。”琴小姐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送客!送客!”本来还一派安详的,瞬间我就被赶了出去,我连那签文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吗!

    我被轰出来对方还还给我五千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紧闭的大门,旁边的琅东迎了上来,“阿白,怎么了?”我也想知道怎么了……妈的莫名其妙的就被轰出来了。

    她刚刚说什么来着?大凶,下下签,然后就尖叫着说要送客。我知道我最近很倒霉啊,但是用得着这样吗?我觉得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了十万点伤害。

    “先回去吧,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跟琅东两个人先走了。这次回去一样乘坐地铁,倒是没什么事情。下了地铁我又看到了今天早上看见的一个在地铁口上弹吉他的小男孩。

    大概是大学生模样,因为我今早过来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的心情很烦闷,看见了也没给钱。我站着听了一会觉得挺好听的,就丢了十块钱进他装吉他的袋子里面。

    “大叔,你等等。”男孩突然叫我,我有些后悔了,要是知道他叫我大叔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给钱他的。我转过头来,“做什么?”

    “你掉了东西了。”男孩子伸手到吉他袋子里面摸了一番,然后把东西递过去给我。我疑惑的看着手心里面躺着的东西,一个赌钱用的筹码,摸上去冰凉凉的,上面有一个一百的字样。

    “阿白?”琅然推了我一下,我一愣,回过神来,面前的弹琴的男孩子已经不在了。但是筹码还在我的手心里面。

    “琅东,你刚刚看到了有个人在弹琴吗?那个小男孩去哪里了?”我问琅东,琅东摇摇头,“我没有看到有人。”

    我心中一惊,睁大眼睛看着琅东。

    琅东皱着眉头:“刚刚下了地铁,你突然就站在这,然后直勾勾的看着那面墙壁,发呆。我怎么叫你你都没醒,阿白你是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我是怎么了……”如果没有人,那么这个筹码是什么意思?不能平白无故的就出现的吧?我突然感觉脊背一寒,“赶紧回去。”

    赶紧回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