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重要的宝物
    “我是滕佐家的阴阳师,我能保护好自己。”

    这也是一个阴阳师有的骄傲了吧?

    我没有要侮辱她的意思,听见沈妖精说的滕佐家到中国来因为和外界联姻,所以身上的血脉已经很稀薄了,我有些担心,这小妮子会不会没办法自保而已。

    看她那么倔强,我也就不坚持了,把符纸给收了回去,然后跟她一块下楼。

    “刚刚你在那湖边做什么?”我问她。她身材娇小,就在我边上跟着。“那湖里面有个穿红衣服的女鬼。”滕佐奈奈子老实的回答,“我觉得有蹊跷。”

    那鬼魂应该是有些年头了,穿着红色的衣服自杀的,确实是有蹊跷,而且那湖泊的阴气越很重。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我想着待会可以去探查一下关于那湖泊的事情。

    “我想要回一趟我的教室,刚刚被追赶出来太快了,我的东西没拿。”滕佐奈奈子很认真的对我说。

    我心说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了,或许是他们阴阳师吃饭的家伙也说不定,赶紧点头,“没问题,我陪你去拿。”

    滕佐奈奈子的教室在最外面的那一层,我刚刚进来还以为就是只有面门朝向不对,没想到已经进入了鬼蜮而我一点都没有察觉来着。

    因为担心消耗太多的精气神,所以我们都躲着那些不自知的恶魄走,这一段路走的十分的艰难。

    我们走到第三层教学楼的时候,我突然被一手给拉住了,那手冰冷刺骨,我条件反射的就是一踹!结果踹了个空!

    就在这个时候滕佐奈奈子直接从我的腋下穿过,然后飞起一脚踹了出去,那抓住我的东西瞬间惨叫一声,然后滚了出去,滕佐奈奈子趁机拉着我跑出去。

    我们几个跑出去之后躲进了一件教室里面,她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着,似乎是累的慌。

    “奇怪,你怎么会碰得到那些鬼魂?”我们人是很难碰的到鬼魂的,就连我都是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而且这鬼蜮里面的鬼魂似乎一点都不惧怕人,我有些心塞,觉得世界稍微有点黑暗。不知道琅东有没有接收到我的脑电波,现在赶过来拯救他的主人我。

    “这是滕佐家的传统。”滕佐奈奈子一脸坚毅的对我说。我觉得是不是霓虹人都自带中二台词,总觉得和他们沟通的时候有些迷之尴尬。

    不过妹子倒是很厉害的。

    “你练过跆拳道?”我问她,她点点头说是的,我恍然大悟,难怪这小萝莉的腿脚会那么的灵活呢。

    “一旦被鬼蜮的鬼给拉了魂魄就回不去了。”滕佐奈奈子眯着眼睛,“走吧,就差一点我们就能到了。”然后看着四下无人她就直接从教室里面翻出去了。

    这次我们走的更加小心,我也不能拖后腿。

    我们好歹是到了滕佐奈奈子所在的教学楼,她的教室偏偏比较高,五楼。我们潜伏着小心的看见一些鬼魂在徘徊着,觉得有些不太妙。

    “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奈奈子回头对我说,这是肯定句,我立刻摇头,“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和你一快去。”

    奈奈子不赞同,“你不行,但是你的法术很厉害,可以掩护我。”她说完丝毫不给我任何的机会就已经冲了出去了,我拦都拦不住。

    只好捏着一张疾风符,一见情况不对就念咒文。

    滕佐奈奈子的手脚特别的灵活,她挑了鬼魂最好的地方上去直接从旁边的窗户往上爬。

    我看着她徒手攀爬上房子的一幕心惊胆战,因为五楼不是很矮的,一不小心掉下来以她现在的这个姿势,很可能会死也说不定。

    看着她攀爬我冷汗狂冒。但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

    滕佐奈奈子上了三楼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了两只鬼,伸手就要抓住奈奈子的腿,我心中一惊,赶紧念了咒文,一阵疾风从我身后疯狂的刮了过去,直接把滕佐奈奈子给托了上去。

    小萝莉借着这阵风简直如鱼得水,爬的飞快。花不到两三分钟就已经到了五楼了,我在心里暗暗的给她打气,她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完了走廊上的鬼魂,钻进了自己的教室里面去。

    “成了!”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心说这妹子简直是棒棒哒,但是这一分一秒的过了将近三四分钟了,都不见人,我慢慢的有点方了。

    难不成她被宿舍里面的鬼给拦住了?这可就不太妙了。我等的有些心焦,心说要不我也上去看看好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就听见了了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伴随着玻璃一块掉下来的还有一道人影,那人影大叫了一声:“大叔!”我心中一惊,赶紧的使出一张疾风符,稳稳当当的托着她下落,然后跑过去,一把拽着她就是跑啊!

    我敢说自己还真没有跑的那么快,没一会就跑进了我们刚刚躲起来的那个教室里面,关好门窗,躲在角落里面小声的喘气。

    “大叔你很厉害嘛。”滕佐奈奈子给我点了个赞,我瘫在角落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不知道怎么的给她点了个赞竟然感觉还不错。

    我看着她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心说这就是霓虹阴阳师的看家法宝了,伸长脖子去看,滕佐奈奈子这会也不吝啬她的笑容,露出小虎牙来:“这个是很重要的东西呢。”

    我一听绝对是法宝没差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这个长度,怎么看都像是一把扇子把?可是形状比较宽,又不太像是……

    “这是什么?”我问奈奈子。

    “大叔,现在几点了?”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时间。我变大了之后就翻出之前在异世界捡到的那手表戴上了,这手表好的很防水防火,还能一定程度上抵御磁场。

    我一看,竟然已经下午一点了,“一点了。”

    滕佐奈奈子一听一点了,澄澈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点了?”我看她那么惊恐的样子也跟着紧张起来,是不是这个一点有什么其他的含义在里面?

    “一点怎么了?”我小心翼翼的问,环顾四周,没想到滕佐奈奈子竟然能直接瘫坐在地上,一副十分绝望的样子,“一点了,不是十二点!”

    我被她这幅样子给吓得不轻,立刻走到了她的身边,“你别太激动了,告诉叔,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不是十二点会出什么事情吗?”

    滕佐奈奈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靠在墙壁上,颤抖的伸出手来,搭在那个用神秘的布包裹着的设法宝。

    难不成时间不对就不能用法宝吗?

    我心中一惊,要是这样的话,就要凡事靠我了!

    我心疼的看着这小萝莉发颤的把布打开,然后露出一个黑色的底色上边画着红色扇子的饭盒。

    饭盒。

    盒。

    我操!竟然是个饭盒?!滕佐家的法宝竟然是一个饭盒?我震惊的看着滕佐奈奈子,她哽咽着打开了饭盒,里面装的还都是饭团!下面两层,一层是油炸天妇罗和墨鱼仔,一层是肉和蔬菜,白花花的饭里面还有一枚酸梅!

    我操!

    我心里奔跑过去了千万匹的草泥马,简直不能再好了!

    “过了十二点米饭的味道就不再是米饭的味道了!”奈奈子含泪吃了一个饭团,一脸便秘样。

    我说隔夜饭我都吃过了味道也不见多差劲啊,你这个才过了两个小时就食不下咽了?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呢。

    而且这厮就是为了一个饭盒不惜爬上了五楼去,然后被鬼魂追杀从五楼不要命的跳下来!

    这小萝莉还真敢赌啊,要是我没有在下面或者我也被什么束缚住了手脚的话,她估计是要摔死的了好吗!

    心真大。

    “妈妈大人做的便当,就是变味了,奈奈子也要吃下去!”她一副决绝的样子,然后慢吞吞的吃掉了所有的便当,从始至终都没有问我要不要吃一个饭团。

    我真怀疑这小萝莉是不是故意的在我面前吃饭不给我吃,然后还要引诱我。

    她吃完了之后打了个饱嗝,然后把饭盒给好好的抱起来,放在了某个角落里面,接着好像才看到我,睁着双眼睛:“啊,大叔,我刚刚忘记招呼你一块吃了!你怎么没有叫我?!”

    呵呵怪我咯?

    我就在没边上眼巴巴的看着你,你竟然看都没看我自顾自的吃完了还打个饱嗝,现在回过头来跟我说我没有叫你,都是我的错,大叔让你吃的太撑了。

    我嘴角抽了抽,然后摇头,“没事,你开心就好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心好累,也不知道这小妞时候天然呆还是腹黑,但是看她的眼睛又不觉得是个腹黑的主儿。

    “先歇一会,大叔你朋友不是也进来了吗?能找到他吗?”滕佐奈奈子问我。我摇摇头,现在手机用不了了,而且不是晚上,要找活人不简单。

    估计琅东也知道现在的状况,也在找我,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和他成功汇合。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