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上海
    我在北海呆了一周,还是没有任何关于麒麟的消息,麒麟的手机定位不到,我猜测是不是掉进海里面了。

    但是麒麟应该是没有任何的事情才对,因为我的身体完全感受不到关于他的一丁半点的危险信息,这是极好的。

    我不能再待下去了,因为琅东的病情也是迫在眉睫,我马不停蹄的从北海到南宁,然后乘坐飞机回到了沈千岁的所在地上海。

    我风尘仆仆的到了上海,上海那天正在下雨,下的十分的大。我被困在了机场,刚想打电话忘记了自己没有手机。

    不过沈妖精这人抠门是抠门了一点还是挺细心的,大约是知道我不带手机,所以派人到机场接机去了。

    我跟着那个接机的人回到了沈妖精所居住的公寓,刚一进门就被泼了一身水

    我淡定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一个滑腻腻的东西跳进了我的怀里,我条件反射的抱住他,低头一眼,路易蓝色的眼睛荡漾着笑容正对着我笑。

    我看了一眼路易,心说这熊孩子还真他妈熊,“你这样下去你的沈叔叔很容易不要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吃的多。”我警告了一下熊孩子。

    但是熊孩子完全不当一回事,还是一个劲的笑,在我的怀里鲤鱼打挺。也不知道他欢乐个什么劲儿。

    “你来了?”房间里面传出来沈妖精的声音,我皱着眉头三两步进了去,沈妖精也正好从房间出来,我们两个四目相对,看着我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这身装备挺溜儿啊。”我上下打量着他,他浑身上下都穿着那种透明的雨衣,上边还有十分少女心的波点,粉色的。他的一头大波浪全部都扎起来了,只剩下露出光洁的额头……

    怎么看怎么喜感。

    “任你怎么笑,要是我不这样的话一天不知道要换多少套的衣服。”他甩给我一个脸子,然后自顾自出了去,出去的时候还熟门熟路的把我怀里还在鲤鱼打挺的路易给拎走了。

    我舔了舔舌头,进了里面去,然后看见琅东的时候有些心酸,因为他竟然跟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了。

    看见他这样子我十分的心疼,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我赶紧的把戴在脖子上的那还魂草给摘下来,捏爆了给琅东塞进了嘴里。

    这玩意儿虽然没有问过是怎么用的,但是我估计应该是吃的没错。琅东吞服进去之后,几乎是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给消瘦了下去,然后浑身的热度慢慢的就回升了,只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

    我一直在床边守着,中途实在是有些犯困了,靠在墙壁上慢慢的就睡着了。

    睡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床铺上,四周没有人,我惊愕的从床上爬起来,要拉开床头灯的时候,手突然被摁住了,我狐疑的朝着摁住我的手的人看过去,那人陡然睁开眼睛,灰色的眼睛亮的惊人。

    “琅东?”我不确定的叫了一声,琅东拉开了床头的灯,对我抿嘴笑了笑,模样还是有些虚弱,但是却不见得多憔悴了。

    “你醒了?”琅东问我。

    我点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反手抽了沈妖精的鸭绒枕,一下子就朝着琅东的面门给抽了过去!

    “你他娘的收好要吃我的尸体呢!自己准备要死了是几个意思?!”琅东也不避让,就任由我抽打他的脸。

    我打了两三下了有些心疼,这娃子还是我带大的,我也不敢下太重的手,见好就收了。我的手探向旁边的床头柜,拉开抽屉,果然这厮在床头柜放着淡烟。

    医生可是三申五令让他不准抽烟的,这厮估计也是太烦躁了才会去抽的。

    我点了一根,抽了一口,许久不抽烟了就连这淡烟也感觉味道重。“麒麟不见了。”我心里的烦闷估计也只能和他说了。

    琅东点点头,一手拖着腮帮子,一手搭在床边上:“我知道。他不在你身边。”确实,麒麟很少会离开我身边的。

    “我身后的五只鬼现在只剩下两只鬼没有睁开眼睛了。”但是我们现在只有井中月,画中画,还魂草,算上鲛人泪的话,也就这几个

    没有八个都没可能召唤出来聚宝盆。现在麒麟又不在我的身边,我就跟无头苍蝇似得,不知道从何下手。

    “琅东我感觉我现在有点烦,所以不想说话了,你让我静静。”琅东很听话,一句话都不说,但是他要在我床边用电灯泡一样的眼睛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没办法。

    我才睡醒也睡不着,只好跟他大眼瞪小眼。还好这个时候沈妖精扯开嗓子叫了一声开饭,才结束这样尴尬的对视。

    我和琅东下了楼去,一桌子的海鲜,满满当当的,看的我眼睛都直了。我这几天奔波的太厉害了也没有胃口能吃的下什么,现在食欲大开,抄起筷子就吃。

    我和琅东还有那条小鲛人几乎要把所有的海鲜都吃完了,我才注意到沈妖精捧着个碗到旁边去一边看新闻一边吃饭。

    “怎么不跟我们坐一桌?”我问沈妖精。沈妖精白了我一眼,“你们吃就好了。”我才注意到他的跟我们的不一样。是外卖猪扒饭吧?

    “那么多的海鲜你不吃来吃猪扒饭?”我觉得很镇静。沈妖精咬了一口猪排,含糊不清的说:“你要是连续不断的吃海鲜你就知道这猪排饭是多么的好吃了。”说完他还有滋有味的舔了舔嘴唇,一副有滋有味的样子。

    也确实,但是

    “你要是和范五叔住在一起,不管是吃多久的海鲜,你都不会觉得腻味的。”主要是你这手艺也太差劲了,要不是这些海鲜光是白灼就有滋有味了,就他这手艺见鬼去吧。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艺不好咯?”沈妖精的神经纤细敏感的跟女人似得,狠狠的刮了我一眼,我立刻吞了一口唾沫。“不是不是,怎么会呢?”

    “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的话,你就把刚刚吃的给我吐出来。”沈妖精眯了眯眼睛,然后冷哼一声。

    我嘿嘿一笑,继续吃墨鱼仔,“没有,怎么可能。”我顶着沈妖精的超级白眼吃了一顿饭,然后一不小心还吃撑了。

    吃饱喝足之后我回去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觉得很有必要去问一下龙君,我问沈妖精借了手机登录了麒麟的账号,然后会点了龙君的头像。

    鹿其鹿粦:龙君你在吗?

    我忐忑的等了一阵,消息发出去差不多一分钟,他才高冷的回了我一句“嗯。”

    但是这也算是一个鼓舞了,我立刻又问。

    鹿其鹿粦:龙君我想问一下关于宝器的事情。

    龙君:无可奉告。

    啧,这厮惜字如金,简直欠揍!我咬着指甲想着应该怎么办,要不发了表情包咋的?然后点开图片看看这厮手机里面有没有表情包,结果一溜儿下去全部都是路易的图片

    我一想这厮喜欢小孩子,不知道会不会喜欢路易。我就给他传了一张路易的图片过去,再问。

    鹿其鹿粦:可以吗?

    龙君这次回答的更快:可以。

    我冷哼一声,看来万物相生相克,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的。我屁颠屁颠的继续说道。

    鹿其鹿粦:我现在手里有画中画,还魂草,井中月,鲛人泪,我现在应该去找什么?

    说完我又配了一张路易的图片。

    龙君:你想去找什么?

    我一想肯定是要找最近的,不找最近的没办法,这顾城也不知道死了没有,我担心他抢先去阻碍我。

    鹿其鹿粦:找最近的。

    龙君:你在哪。

    鹿其鹿粦:坐标上海。

    龙君:三文三在上海。

    我瞬间就震惊了,这也太特么靠近了吧?但是这三文三是什么意思?我真是一点弄不懂

    鹿其鹿粦:这个三文三是什么?

    不懂就问我就是这样的好孩子。

    龙君:无可奉告。

    我这才发现自己忘记发照片了,立刻又甩了一张路易卖萌的图片过去。

    龙君:在滕佐家。

    滕佐怎么还是个日本名字?我有些奇怪,继续问,但是这会龙君说找不找得到就是我的运气了,一点都不想跟我说了。

    就算发再多的路易的图片过去他都不愿意说半个字,后来我才发现他就只想要九张,做个九宫格就是那么简单。

    我有些遗憾问不到再多的东西了,只好下了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这关于滕佐的信息,还真给我查到不少的东西。

    滕佐是有家徽的,看来是个大家族。但是这个滕佐并没有显示在中国

    奇怪了,那为什么龙君要说在上海呢?

    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说还是明天看看能不能再和龙君做交易吧。于是我躺在床上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的太多了的缘故,睡醒了看手机竟然才八点,我起来的可真算早。本来以为起来最早的是我,结果一出去,我就被闪瞎了眼睛了。

    沈妖精扎着围裙在做饭,我操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