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食鬼,食鬼
    说到鬼上身又分为几种,因为鬼魂算是一个灵魂,一个人的身体很难拥有两个灵魂。原有的魂魄会排斥不说,身体也会排斥。所以一般我们见到的鬼上身都是一个魂魄在打压另一个魂魄。

    本身躯壳有排斥性,所以收拾起来就比较容易。但是像是冯柳旭现在这样的,可就比较棘手了。因为这厮是心甘情愿的给这只女鬼做枪手的。

    要说我没腿残的时候铁定能收拾这只女鬼,不过就是要费力一点罢了。然而现在我腿残了,而且面对的不是女鬼是女鬼上身的冯柳旭。难不成让我一把业火放过去吗?

    到时候我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一个那么大的儿子还给人冯建树。

    所以,打不过就跑!

    我抱着琅东的脖子让他赶紧的跑起来,琅东也知道其中利害,并没有废话什么,飞快的就在公路上飞奔。我越过琅东的肩头看到冯柳旭在后面扛着钢筋穷追不舍,十分心惊胆战!

    “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阿白!想法子削弱他的怨气!等我一口吃掉他!”琅东跑的气喘吁吁,我突然觉得他这种凶兽除了能吃鬼怨气重长的摔声音苏之外完全没有什么用处了有木有!

    我舍弃掉七星铜钱剑,因为现在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卵用,还浪费我好几滴血,都不知道要吃多少只鸡才能补回来。

    我把七星铜钱剑用手夹着,一手捏出来一张惊雷符,肉身是不能动他的了,但是我还是可以吓唬吓唬她!

    飞快的念了符咒,含在嘴里呼出生气沾染唾液,天际瞬间变幻莫测,几道惊雷顺势而下!打的冯柳旭措手不及!

    然而我却差不多到极限了,因为小孩子的身体储存不了多少生气,再加上我受伤了,元气流失太快,几下就招架不住来着。

    惊雷符大约三分钟的时效,时效一过就糟糕了。琅东这个时候把我丢在了地上,飞快的向前去,我还没来得及叫他回头跟我逃跑看看能不能逃得出去来着,这家伙倒好自己做了决定!

    我“哎哟”惨叫一声,只觉得那固定我腿的石膏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然后就这样在我的面前碎掉了。

    我应该庆幸自己是骨裂不是骨折的对吗?不然刚刚那一下子我腿该用不了了。我十分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天太黑了,再加上惊雷一直在闪动着,我根本看不真切谁跟谁,只知道他们打斗的很厉害。

    我很担心琅东能不能搞定那只女鬼,因为以我现在这幅样子是肯定不能解决她的,而且我现在就是想逃跑也逃跑不了哪儿去。

    琅东好像处于下风,因为他一直在叫唤着,我听见一声尖叫就抖一下,吓得我赶紧睁大眼睛看!

    我还没看的真切呢,惊雷骤然停了下来,我心里一个“咯噔”,知道已经过了三分钟了,紧接着一个黑影朝着我飞了过来,我退残躲不过去,直接被那黑影压在了身下,疼的我龇牙咧嘴。

    我用疼的直哆嗦的手推搡了一下身上压着我的琅东,入手却是一片粘稠的热乎儿,肩膀上的衣服都烂掉了,他亮的惊人的眼睛也闭了起来……

    “琅东!”我大叫一声,他却半点反应都没有。本来我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的,可是没想到他真的给打的措手不及。

    我伸手颤巍巍的摸到了他的鼻子底下,松了一口气,因为好歹还有微弱的鼻息,可是随即我又高兴不起来,因为黑暗之中我瞧见冯柳旭越走越近。

    “哼,怕了吗?”冯柳旭的声音十分奇怪,是他的和女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的,我吞咽一口唾液,心里祈祷着双生赶紧找过来,因为即使有救命用的手镯我都不一定能坚持住!

    我的想法刚刚落下,冯柳旭下一秒就直接冲了过来,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我被琅东压着根本就没办法动弹半分!

    就在这时!我的手腕上忘川锦鲤突然散发出来红色的光芒,照亮了一片天天地,一条替死的忘川锦鲤冒了出来,肉呼呼的身体挡在我的跟前!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是一动不动躺在我身上的琅然暴起!狠狠的啃了我一口手臂,我疼的惨叫出声来,他完全无动于衷,在我要大骂的时候他掉头冲向了冯柳旭!

    只见他伸手扣住冯柳旭的天灵盖,沉着一张脸一把抓出来了一个红色的半透明魂魄来,然后我看见他的上下颚大张着,一口锋利的牙齿密密麻麻的,竟然将那女鬼吞了下去!

    我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琅东却已经摇摇晃晃的到了我的跟前,一下子跪了下来,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不再是笑着的模样,脸上布满了红色的纹路,好似随时随地要爆裂开来一般。

    “琅东!琅东你可别吓唬我!你怎么样了?琅东?”我害怕的摇晃着他的手臂,他万分难受的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我要是不仔细听还真是听不到他说的那一句:“你死了之后能让我吃了你的尸体嘛?”

    “什么都给你吃!给你吃!”不就是尸体嘛?魂魄都给你吃了!你可千万别出事!

    琅东好像听见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然后成功安心的昏过去了。因为是靠在我的肩头上,所以他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不是很重的身材还不错的琅东竟然那么死沉,就跟一块注铅的石块一般,怎么推都推不动。

    已经初秋了,晚上的风比较冷,我哆嗦了一阵,还是没能把琅东给推开。而且感觉他的身体越来越凉了,禁不住哭出声来。他是不是死了?平时他不是这样的体温的。

    小孩子的时候就十分的烫,大了也是火辣辣的,哪有现在这幅凉丝丝的样子?我一开始哭的十分压抑,然后声音大了起来。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不就是为了活命吗?总是让我遭遇到这些那些的,有意思吗?要不是连累到双生和琅东,我估计都没有想要活下去的冲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身体,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哭着哭着,突然被一阵亮光照射的措手不及,本来是黑漆漆的一片的,现在变成了亮堂堂。

    “诶呀妈呀!这是咋了?!”一辆三轮车停靠在我旁边,我都能感觉三轮车喷出来的难闻的味道还有热乎乎的气息。

    从三轮车上下来了一个男人,背着光,但是能看到是比较矮小的,他稍微侧了一下身之后我就看清楚了他的脸了。

    黑黝黝的,明显是个庄稼汉。他手里拿着一根毛巾,擦了额头上的汗水,一脸着急的看着我。我一张嘴就打了一个嗝。

    我绝对不是故意的,这是哭着哭着就哭出来的。也是我的这声饱嗝给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把躺在我身上的琅东给推开到一边去,“我的天啊,你们这是出车祸了咋的?”

    庄稼汉把我给拉出来,我正好扯到了肚子上的伤口,登时疼的要死,因为刚刚就在哭了,所以这下也忍不住了,眼泪就好像不要钱一样拼命的流。

    “小娃娃你可别哭了,哪儿疼啊?”庄稼汉对于我的哭声一点都招架不住。赶忙哄我,但是我一想到琅东我就越哭越大声,“叔叔,叔叔,赶,赶紧救人啊!救命啊!”我哭着喊着,已经没办发再思考什么了。

    庄稼汉把我放在了三轮车的副驾驶上,他上手把琅东和冯柳旭给小心的搬上了车上去,然后一边安慰我让我不要哭,一边往医院赶过去。

    他妈的正好是回到之前龙君安置我的那一家医院。我还没来得及咒骂呢,就被骨裂的疼痛给硬生生疼昏过去了。

    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一夜,第二天醒过来是因为太饿了,给饿醒的。我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旁边的病床上躺着琅东。

    我这边的距离有点远,腿上也重新包了石膏了,动弹不得,只好作罢。伸手在床头柜上翻找,找出来了一个苹果也不管那么多了,用衣袖擦擦干净就往嘴里塞。

    狼吞虎咽了一个苹果之后我才觉得饿的发疼的肚子稍微有点安慰了。但是苹果不是我喜欢的水果,我吃了一个之后发现嘴巴更加的寡淡了,就不吃了。手黏糊糊的,抽了一张餐纸擦。

    “阿白!”病房门打开的时候我正好也听见了动静,抬头看见麒麟一个箭步的扑上前来,本来是想要拥抱住我的,但是顾虑在我的身上有伤,硬生生给止住了步伐。

    “阿白你吓死我了,你没事吧?”确定是麒麟无疑,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不管认多少次都不会认错了。反正双生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来的。

    “我有事,我快饿我了,我现在特别想吃炒粉,想吃肉。”我声音有点沙哑,还好刚刚吃了一个苹果补充了一些水分了,不然现在可是更干渴难受的。

    “我马上下楼去买!你等着啊!”麒麟一听赶紧又从地上给爬起来,然后匆忙下了楼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