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再遇顾城
    张如冰突然站了起来。因为六点钟的张如冰是个自闭症很严重的小孩,大约十三四岁,完全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但是不是很排斥和小檀香待在一起。

    小檀香一愣,立刻也跟着站起来,笑着甜甜的对我们说:“她想要去洗手间,我带她去。”张如冰话都没说没呢,小檀香就知道他想什么了,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怎么觉得这样的形容不太对?

    张如冰和小檀香都是坐在里面的,我则是被琅东给抱着做一块。所以她们要出来的时候我们要站起来。琅东这厮直接给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了。

    小檀香和张如冰走出去了,琅东才坐下来,我赶紧深吸两口气,然后丢了一个眼光给他自己感受,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

    这厮是想要谋财害命吗?难不成是因为我没有让他吃饱的缘故吗?

    “阿白刚刚是不是不好受?”琅东拨弄了一下我的脑袋,我赶忙把他的手给拍掉了,“知道我难受还那样吊着我,要死吗?”

    色情男主播低低的笑着,发出苏的要死的声音。可怜了我旁边那些个无知少女,一个两个好奇的看着我们这边,要是和琅东有个眼神交接都能兴奋好久。

    本来乘车就是很无聊的,刚刚我也喝了一些水了,小檀香他们去上洗手间了我也感觉自己应该去一趟。

    于是自己跳下来去找卫生间。列车车厢一节只有一个,小檀香见我来了十分苦恼的耸耸肩:“张如冰还在里面呢。”

    这是要生孩子吗那么久?

    “我觉得他可能盯着墙壁发呆来着。”小檀香歉意的说,“要是很着急的话白哥不如去下一节车厢?”

    我点点头,其实我也不是非常着急,不过都过来了干脆就上厕所好了。

    我自己一个人走了下去,我们这边是四号车厢,下面那一节是五号车厢。进车厢的时候感觉这个车厢的人不是很多,我也没有多看,反手进了洗手间去。

    我刚想把门给关上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黑色裤子的人挤了进来,我吃惊的看着他把门给关上了。

    脑子里面脑补n种拐卖小孩的桥段,我如何机智应应对,然后第二天的新闻报道就是某个五岁神童勇斗歹徒之类的……

    想想都觉得好激动的感觉。

    “你还活着呢?”

    操……

    我身上的各种细胞神经立刻绷紧了,往后退了一步,瞧见那黑衣人把棒球帽给摘了,脸上的口罩给拉下来,露出一张惨白阴沉的脸来,嘴角带着一抹笑。

    “顾老狗?”我冷哼一声,“你死了我还没死。”

    顾城笑着伸手过来,我吃了一吓赶紧后退,他笑的更欢了。“你怕什么?”

    “我怕啊我能不怕吗?顾九爷诡计多端七窍玲珑阴险狡诈……”最重要的是还要跟我抢宝器,多次致我于死地,我心中一惊恨透了这厮了。

    “都不是知道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顾城一步步把我逼近,我都靠在了厕所的墙壁上了,其实我是很膈应的,谁知道这厕所上有没有别人沾着的屎?

    还有的一只脚快没地方放踩进蹲厕的洞里面去了。

    “咱们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出去说,你不觉得这里的空气十分的不爽吗?还有你要脸吗?那些都是贬义词。”

    “脸是什么?我很多年前已经不要它了。”顾城凑近一些说道,“还有,我觉着这里就是最佳的说话的地方。”顾老狗说完就要伸手来掐我的脖子,我心中顿觉不妙,立刻从顾老狗的身侧过去!

    没想到顾城这厮的腿横着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干脆从他的胯下钻了过去,上手就要把锁起来的门给打开!

    “你太天真了。”顾城冷笑一声,一脚把我踹到了墙壁上去,发出了好大一声声音,我感觉我的脸都快变成平面了!

    还没等我缓过来一口气,顾城就已经把我给卡住脖子给提起来了。

    我四肢不着地,只有脖子这个借力点又是十分的致命的,登时呼吸不过来,也不知道脸有没有变成绛紫色……

    “找到九色鹿就要先找到聚宝盆,找到聚宝盆需要宝器。机会只有一次,我觉得我现在必须排除万难,你说对吧?”

    “我觉得一点都不对。”这话基本上是从我的牙关里面挤出来的,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这厮下的是狠手!

    “哪里不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那么恨我,肯定不会想让我活着的对吧?”顾城的笑容越发的大了,我感觉自己的喉咙在一点点的收紧,一口气收不上来,心跳快的不可思议。

    在我感觉身体无力四肢下垂准备没有意识升天的时候,突然一阵诡异的风传了过来,不光是我,还有顾老狗都是一愣,他松开了卡住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直接摔到了地上去,捂着自己的脖子连连咳嗽。

    我捂着自己的脖子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狭窄的窗户前面蹲着一个人,笑容是那么的熟悉。

    “张如冰?”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震惊的看着他。

    “小孩儿你也在啊。”张如冰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就从那么狭窄的地方钻了进来,他诡异的红色义眼在惨白的光照下显得是那么的恐怖。

    “我见过你。”张如冰凑近一些对顾老狗说。

    顾老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瞧见了张如冰觉得咱们这边有两个人了可能没啥胜算,于是开门溜走了。

    我心中那个着急啊,想要大叫双生或者是琅东把他给抓走了,但是却叫不出来。

    “想叫人?”张如冰蹲下来拍了拍我的面颊,笑的十分病态:“我觉得还是算了,你叫人来抓他能怎么样?”

    我操,这厮什么时候那么的明事理了?红色的义眼应该是那只变态杀人狂啊,这会怎么跟我说着大道理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要不是我说不出话我都要问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既然是在这列车上的,就有大把机会可以杀掉他,要不要我给你支个招?”张如冰的下一句直接让我给跪了。看来这厮脑子还是好的是我不好给把他性子给相岔儿了。

    我缓了半天,狼狈的从地上给爬起来。动车的厕所泛着一种令人恶心的尿骚味,我刚刚直接摔地上了也不知道身上的味道会不会很重。

    “我先走了。”张如冰的眼睛眯了眯,转身就要走。

    “张如冰!”小檀香娇喝一声,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从刚刚张如冰进来的地方也钻进来了,跳到了厕所前,摁住张如冰捏着耳朵就给拉了出去。

    我看见小檀香这样彪悍的一幕,心中觉得有些后怕。每个女孩子在男朋友面前都是小鸟依人的,而生气的时候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

    我跟着出去,既是五号车厢里面的人不多,但是都被小檀香这一下彪悍的模样给吸引了过去。我一间不妙,立刻上前去,咳嗽了一声装作十分可怜的模样扯着小檀香的裙角:“妈妈不要这样……”

    小檀香一愣,立刻进入状态,骂道:“我今天要教训教训这家伙!跟我带你上厕所结果去抽烟了!不知道二手烟危害大吗!啊!”

    张如冰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出奇的听话,笑嘻嘻的伸手揽住小檀香的腰肢,“对不起了老婆。我下次不敢了。”中性的嗓音再加上胸部坦荡荡,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个女人。

    张如冰得寸进尺的凑过去亲了一下小檀香,我愣了小檀香也愣了。还好这厮是女的……不对啊!这个人格绝对是男的!娘的还是个变态杀人狂呢!娘了第一次见面还说小檀香身上是少女的的香气!

    这明显就是想要吃掉小檀香的对吧!太可怕了!

    我也不敢耽误,帮着小檀香连拖带拽的把不安分的张如冰给拉走了。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张如冰还一个劲的凑过来,这死皮赖脸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很厌。我本来是想要告诉双生和琅东顾老狗也在这车上的,但是想想看还是算了。

    顾老狗这厮一次不成,相信也不会傻到偷袭第二次。他的目标很明确,我的目标也很明确。

    现在我们算是两个恶性竞争的对手,这是一场有我没他,有他没我的战争。

    我必须做好十二万分的准备。迎接这场恶斗。

    熬过了变态杀人犯张如冰之后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我也眯了一会,在布偶猫张如冰出现半个小时的时间下了车。

    下车之后双生看着手机带我们去乘地铁。毕竟地铁的价位要便宜的多。

    我不知道是在哪个站下车,因为一开始人生地不熟的,不过麒麟却知道。是他做的对接,所以很清楚。

    下了地铁我们在地铁站外面坐了一会,一辆加长版的豪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心中那叫一个震惊,看向麒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