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铜钱
    我们停在了一处十分破旧的丧葬店门前。我抬头往上看,招牌因为年岁的缘故已经变得十分破旧不堪了。

    黑色的招牌上本来是漆红油漆的,如今斑驳陆离,就好像在油腻脏污的砧板上生生剁了鸡头,暗红色血染上去了一般。

    颇有些触目惊心。

    “你说的那宝贝在哪儿呢?”我用手拍了拍双生的腿肚子,然后压低声音问。双生抬了抬下巴,“在门头。”

    卧槽这宝贝难不成是人家门头上的房柱子吗?双生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上古什劳资木头可以做成剑如此这般这样那样。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折一支桃树枝做剑。

    我在心里还没吐槽完,双生就已经信步走了进去。

    这房子背阴,从外边看狭窄的洞开的门口的时候我就感觉什么都看不到了。现在走进去我竟然在这个三伏天里面感觉到了一片十分阴冷的感觉。

    我冷不丁的发了一个颤。

    双生小棉袄绝逼是瞧见了我这副样子了,但是这厮却不厚道的给我笑了出来。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是我都看到了。他那张面瘫脸上嘴角都上扬了好吗?

    爸爸感觉心好累,不会再爱了。

    双生收回了唇角的笑容,一张脸又严肃了起来。整个人都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这大概是他的一个特点吧?

    店里面太黑了,又很深,除了一些纸扎人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这生意不好做连电都省了。

    我眯着眼睛走了一圈,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大块木板上,我的脑门立刻就肿起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包……

    我登时就想骂娘。然而现在我的小心脏已经不那么的容易受到外界影响来着。我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完全的可以自己掌控了。

    总之是可喜可贺。

    小棉袄没空理会我,听到巨大的声响的时候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不看了。我觉得心好累,感觉双生已经不爱他的主人了。

    枉费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喂养大,现在我老了……呸,我变小了,他却不闻不问了。啧啧啧,好心塞啊有木有?

    “有人吗?”双生是不会知道我现在的内心澎湃的。他自顾自的开口问有没有人。良久都没有人理会他。

    就在我以为店里的人已经去买菜或者去吃饭了之类的时候,从里面屋子走出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家,柱着拐杖。

    突然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他满脸都是沟壑,眼睛细长细长,十分浑浊。他的头发很短,大部分已经白了,白的有点发黄的那种。

    我就觉得挺奇怪的,怎么会老人的头发会才得发黄呢?就好像洗不干净了一样。兴许是一些其他的原因我是不懂的。

    老人家走出来,细长的眼睛扫了我们一圈儿,然后用杭州话问:“你们要什么?”

    “我们想买你门头上的那串铜钱。”双生不啰嗦,开门见山就是说。

    老人家明显一愣,慢慢踱步走出去,抬头看了一眼门头,“这里还有铜钱?”看来他自己也是没有注意过门头。

    “老先生,门头上的铜钱对我来说十分重要,请你让给我们。”双生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其实是十分的强硬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皮相很好的缘故,又不会给人生硬的感觉。

    老头儿抬头看了一眼,“你把它摘下来,我瞅瞅。”

    双生走出去,仗着自己的身高,三下五除二就把上边布满灰尘个铜绣的铜钱给摘了下来。老头也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一副老花眼镜来,仔仔细细的看着那铜钱,有些疑惑的问:“这铜钱男儿不一样啊?”

    双生摇摇头,“就是清末的铜钱,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老头眉头皱得越发的深,“不一样你要来做什么?”

    “以前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当时我娘以为我要夭折了,三跪九叩上了咱们那块的寺庙里面去求平安。后来寺庙里面的老僧给了我娘一串铜钱,我戴着无病无灾。”

    我听得眼睛都睁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双生,他面无表情的一本正经的说着的时候,我就有些恍惚了。

    可能人麒麟真的有娘也说不定呢,不然怎么会生出麒麟来?我觉得他说的故事一定是他亲身经历的,不然怎么会那么感人肺腑?

    “我娘走的早,唯独留下这串铜钱让我做念想。只可惜后来我辗转多个城市,不经意间就丢失了它。我十分的懊悔,发誓一定要找回来。这次来杭州旅游,误闯了这街道,恰好就给我看到了这串熟悉的铜钱。我实在没忍住……”

    我觉得肯定是真的,因为双生怎么可能会说出那么多的话来?难为难的我这个做主人的,竟然一直都没有了解过双生的身世!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老人家听了之后连连摇头,“你也是有心。”随后摆摆手,“拿走罢,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双生摇摇头,“不成。我娘教育我,任何的东西都有价值,我不能这样自私自利的拿了您老人家的东西。这些钱请你收下,也是我对你的歉意。”

    双生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沓钱,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取的。老头子怎么都不肯收,但是最后实在的拗不过双生,只好收了起来。

    我和双生道谢了之后走出了繁阳街,出到街口上了公交车的时候,双生突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一身轻松了的感觉。

    “主人!我刚刚的演技怎么样?!”他赶忙小声的问我。我瞬间虎躯一震!娘了个芭芭拉的!感情刚刚那个根本就不是双生!这厮什么时候切换了频繁我竟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以你娘给你求平安的这段也是假的了?”我震惊无比。

    麒麟乐呵呵的点头,“肯定了!不过欺骗了这样一位老人家我是很自责的,好害怕以后会堕入阿鼻地狱拔舌头啊!”

    呵呵哒,我这样英明神武的人竟然也被你的演技给骗了过去,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肯定是麒麟这厮看了太多关于家庭伦理片或者是什么演技爆棚的呕吐剧八点档。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演技?

    我沉默不语的听麒麟喋喋不休的说着刚刚那些瞎编的故事。枉我还信以为真,我觉得麒麟这小子是越来越坏了。

    一直回到薛家老宅,我还是觉得心里不得劲。不过因为张如冰在家里,所以他已经切换了频道了。

    现在是上午十点十分整,我记得十点的人格是个叛逆少年,最喜欢的就是画画。他画画从来不用画布,墙壁,地面,都是他想要的画画地方。

    还好琅东战斗力暴表,算是可以镇压住他。不然以他这样脱肛的野马的势头,迟早把老宅子变成一片潮流地带。

    “放开我!让我画画!”

    琅东十分简单粗暴五花大绑,将他摁在椅子上,他动弹不得。我觉得我这椅子十分遭殃,在张如冰不安分的时候总是跳出来维护正义。

    如果我们离开的时候它不幸身亡,我一定会把他们埋到老槐树下边的。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椅子就是老槐树做的。

    “你们回来的也太迟了,我都快死了。”琅东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脸委屈的对我说。我拍拍手,“现在就去做饭。或者你跟着双生去,一边帮忙还能一边偷吃。”

    琅东本来想要很愉快的答应的,双生这个时候眉头一皱,琅东瞬间就萎了,垂头丧气道:“阿白还是你去吧,我肩负重任,要看着张如冰。”

    一看这厮就是害怕双生。这两个人现在就跟猫和狗一样,见面总是不合。现在是晋升到了琅东单方面害怕双生,毕竟双生看着比较厉害一些。

    我跟着双生进了厨房,他把东西都放下来之后,拉我到一边去,把我滴遛到厨房的桌子上。其实我是挺嫌弃的,毕竟我才新换的裤子,现在变得十分脏。

    “桌子我擦过了。”双生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瞥了我一眼轻飘飘的对我说道。

    我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随后问他:“怎么了?现在怎么样?什么事儿?”双生眯了眯眼睛,从兜里掏出那串铜钱来。

    他把铜钱摊开放在自己的手中。一共是七枚,铜钱锈迹斑斑,已经看不真切字样了。双生将铜钱丢进海碗里面去,然后用菜刀稍微给自己的无名指开了个口子,放了点血。

    麒麟的血和常人的没有什么两样,都带着一种红。

    但是一旦到了水里,却又不同了。慢慢的化作金红色,渗透进水里,一碗水都变成了金红色,十分漂亮。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金红色的血渗透进那些铜钱里面去,一层一层的仿佛强效去污剂,瞬间一片锈便剥落了下来。

    双生面无表情的拿起那个碗,晃了晃,因为抬高了手我便看不见了。

    他伸出手指搅拌了几下,换了两次水,然后将海碗摆放在我的面前。我看见碗里面的东西吃了一吓,因为那些铜钱都焕然一新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