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怒摔太妃石
    “这个不怪梁哥。”薛凛杰这会出面,“是我的问题。”

    “你继续。”我阴沉着一张脸,心里还是时分的不舒服额,非常想发火,而且莫名其妙的就抵触他。估计也是对于那个开枪的人耿耿于怀。

    “本来我就是想招个魂继续问一下太妃石在哪里的……”

    “能耐啊你啊,人死了你都不让人消停了啊?招个魂还能把人魂魄给弄成这鸟样了?”我吐了一口唾沫,越想越越来气,结果一把就把那太妃石给摔 地上了去了……

    我操……苍天啊大地的,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太妃石摔地上的啊我去!

    众人包括我都眼睁睁的看着这可太妃石变成了两半了,粉色的晶体在惨白的灯光下变成的一片亮晶晶。

    “摁住他!”梁子山的声音阴沉的令人发颤,我也知道自己犯事儿了,所以立刻转身就要跑,但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红色从化我的脚底下闪过,我心中一惊,马上低头看过去。

    从那块破碎的太妃石里面蔓延出来一片亮光,红色的,从一个小小的圆,转了三圈之后变成了一个大圈,我就站在大圈的正中央!

    符阵!

    一个血红色的符阵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符文,心说我在薛家好歹也带了十年了,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到这里竟然有一个符阵?!

    “阿白!”

    双生惊叫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下的这个符阵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漩涡,我立刻站不稳当,就在我摔进去的时候我的手腕好像被人给死死的抓住了,但是这边红光太盛,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这里有什么!

    我随着那个阵法还有漩涡一直往下转了好几圈,然后重重的跌落在了一个乌漆嘛黑的地方,我被磕到了脑袋,疼的我龇牙咧嘴的,最要命的而是我的身上竟然还压着一个人。

    我不知道拉着我的是双生还是是琅东,所以也忍着不发脾气。

    我上手拍了拍压在我身上的人,好还他的意识还在,动弹了一下,悠然的转醒了,听到他的那一声的时候,我心中是一个“咯噔”。

    “你姥姥的,怎么是你!还要压我身上多久!死开!”我伸腿踹了一脚他,也不知道踹到了哪里去了,他闷哼了了一声。

    “白哥,你这是不厚道了。我是好心要救你的……”薛凛杰的声音有些发闷,我听着就心烦意乱十分难受劲。分分钟想开口骂人的。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给平复下来。毕竟刚刚在对梁子山吼的时候我的喉咙都快哑掉了。

    我咳嗽了一声,从地上拍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脑门倒是有点突突的发疼,刚刚好像从上边摔下来的时候给撞到了脑袋了。也不知道出血了没有。

    我皱着眉头伸手摸了一把,湿润润的,果然是应了我的想法。

    “白哥你怎么了?”薛凛杰问我。我满肚子气没的撒他正好堵到了枪口上,我大骂了一句:“你丫的你说你是不是吃里扒外啊!帮着个外人来欺负我!”然而话一说出口我脑子立刻就后悔了。

    我和他还真不熟。

    “梁哥不算是外人,他帮了我们薛家很多。爷爷死的时候也是他帮着办的体体面面的。”薛凛杰在黑暗之中,奇怪的是我在这里竟然看不见热感应。

    奇怪,是因为阵法的原因吗?所以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也正因为看不到,所以我听得格外的清楚。

    我本来还想发火的,但是听见他说爷爷死了,我的心瞬间停跳了一下。

    老爷子死了我都不知道……

    “他怎么去的?”我问他。

    “前一段身体就不好了,后来慢慢的就病重,后来撑不住了去世了。”薛凛杰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随后他有补充了一句:“前年五月份。”

    前年,前年我在做什么?

    逃亡?还是在异世界?还是在哪里?

    “葬哪儿?”

    “龙岗。东南朝向。”

    “龙岗,好地方……东南朝向,我记得有一条江,有水有山,还要山谷具风,风水不错。”我回想起龙岗山吗,有些低落的开口。

    “不说这些了,白哥,我觉得你对我的误会很深,我不是吃里扒外的人。但是那个姓顾的说有办法找到你,我才轻信了的。”我听见薛凛杰往前走过来的声音,虽然这个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我能和清楚的听到。

    “你现在别跟我瞎比比,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很爽。”不管那梁哥是不是自己人都好,他那边的人确确实实的开枪了,不然我会受现在这样的苦吗?娘的我现在想起来都很难受。

    一开始胆小的几乎每天都哭鼻子,然后变成现在这狂躁可怕的样子,搁着谁谁都不想这样的。

    “对不住了。但是那太妃石对梁哥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他一定要拿回来。”薛凛杰叹了一口气,“如今你把它摔了,估计这事儿没完了。”

    “没完就没完,谁他妈跟他有完儿了?娘了他人开了一枪,差点我就死了!我要是查到是谁给弄得我非弄死它不可!”我恶狠狠的啐了一句,兀自向前去。

    但是,我脑子想的不是这样,只怪现在这心脏都好像能自己研发出大脑了,不用我脑子发号施令,他直接就给全部的做主了。

    我缓了缓自己内心内心的愤怒,要是现在有冷水就好了,我还能头脑清醒一点,不至于一开口就是骂人。

    毕竟我是有一些东西想要好好问一问薛凛杰的。既然对方跟我示好了,我也不能那么不识好歹。但是我对他还是时分的警惕的。

    “你为什么要去学这个。”我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一些。薛凛杰在我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那么安静的地方他肯定是能听见的。

    “因为喜欢。”薛凛杰的回答让我冷哼了一声,“喜欢?喜欢抓鬼?”

    “是啊,这样伸张正义的感觉真的很棒的!”

    他的声音充满了了喜悦。但是我心里却是满满的嘲讽,几乎要溢出来一样,我摁住自己的破心脏警告它不要作妖,我还想问更多的事情的,要是他敢给我搞砸了我一定会抓它出来摔。

    对,就跟刚刚摔了太妃石的那个力度一样。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职业。”尽管我已经很小心的使用措辞了,但是语气上的森冷还是一点都没办法改变。

    “好,这是好职业!”

    “哪根筋搭错了啊!你职业有什么好的!你不知道学了这个你一辈子就要变成一只童子鸡吗!你他妈说说看哪里好了?!撸管都要忍着不撸你知道吗?!”啊啊啊,我最终还是咆哮出来了。

    “白哥……学这个不能泡妞上床也不能撸管吗?”这小子好像才知道一样,十分白痴的问了我一句。我就呵呵了。

    “舍得舍得,没有舍哪儿有得?”我这话算是很缓和的了‘。

    “但是没见叔伯他们告诉我啊,就连爷爷也没跟我说啊……”小孩儿瞬间就懵逼了。

    还是太年轻了,根本就不知道这行里面的水有多深,贸贸然就下海了。

    “破身了之后很多的东西就没办法用上得了。你个傻缺。”我其实真的就只想说前面的那一句的,后面的四个字我是根本不想说的啊。

    我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我现在这样毒舌的形象会不会在别人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呵呵哒,估计已经留下了。

    “所以我招魂才会招不完全吗?”这家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那是当然,不然我单身快三十年了也不敢碰妹子就是这个原因。现在的小孩子的意识真是越来越弱了。

    我摇摇头,继续往走,结果没有注意到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平衡没有把握好直接就给摔了个狗吃屎了。

    “白哥你怎么了?摔了?”薛凛杰急忙上来,大约是扶我起来,结果这厮一脚踩我的后背上了……

    我觉得我是在为刚刚那一句好你个傻缺付出的代价。

    不然怎么就能那么巧,就踩我背上了?

    所幸的薛凛杰这厮的脚踩的很轻,并没有给我造成多大的危害,只是我刚刚被踩了还是会很不舒服,我忍住不开口骂人,毕竟现在喉咙都疼的要死的,说话就不合适了。

    “对不住啊白哥,有没有踩疼你了?”他给我拍了拍后背的上灰尘问我。

    我噎着一口气不上不下,“傻缺!”最后还是骂出来了。无比舒爽的同时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感觉脾气大了很多是吗?”小孩小心翼翼的问我,我狠狠等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看到我没有?估计也没看到,这厮就是个普通人,哪能有琅东和双生的眼睛那么好使?

    “白哥,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变成小孩了?返老还童吗?”这家伙还是很好奇的,估计一开始也不敢问我,不过现在问了我也不会说,毕竟他正对着我这个风口浪尖。一言不合我就要吵。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