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堕入回忆杀2
    这才是抱大腿啊!

    我脑海之中立刻出现的竟然是这句话,我马上都无语给我自己了。我凑近一些瞧,好让我能看清楚里面的状况,没想到我一时站不稳,竟然直接就摔了下去,我想应该是因为我现在是在别人的记忆里面,所以没有什么束缚得住我吧?

    我立刻爬了几下,到了跟前去,蹲着仔仔细细的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桃红,桃红嘴里还一个劲的说着:“小姐,我们是真心的,你不好和他成亲,求你了。”

    袁莲雾低头看着桃红,一脸的冷若冰霜。

    我从这个角度看袁莲雾,发现她还挺高的。

    “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算是桃红求求你了,求你了……”桃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整个人看好像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一样,但是少女啊,人新婚的时候你跟人说你和新郎是相亲相爱的,让正室离开。

    怎么都好像是小三踢掉了正室上位一样。

    也难怪小姐这脸臭成这逼样了。

    正在纠结着如果我是小姐我会怎么想的时候,房门突然就被打开了,走进来书生,一身的红色,他有些发愣的看着地上哭的要死要活的桃红,再看着袁莲雾,她好像有些不自在。

    “你不要胡闹了。”袁莲雾一开口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我的妈,看着这妹子软软糯糯的,可是声音怎么那么浑厚?

    哈哈哈,应该是秀吉吧……世界上也有中性嗓音的,难怪袁莲雾不说话,原来人无完人,总不会是十全十美的。

    我暗暗擦了一把汗,这会桃红还在哭的死去活来的,书生站在门口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候袁莲雾开口了:“你先去招待宾客,我稍后过来。”

    书生脸上的表情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就合上门走了出去。

    我赶紧三步作两步上探头出去,瞧见书生脸上出现了一个阴狠的表情,嘴里骂了一句:“等财产到手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来这个书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将探出去的脑袋给收了回来,袁莲雾拉开了桃红的手,把门给关上了,然后走到依旧跪在地上的桃红身边,蹲下来,和她持平,一双好看的眼睛死死的盯住桃红,声音有些沙哑的问:“你喜欢他?”

    桃红哽咽着点头,“小姐,我是真心喜欢他的。”

    “你说你们是真心相爱的,但是他不曾看过你一眼。”袁莲雾眼睛微微敛着,整个人气势汹汹。

    桃红好像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姐,被吓了一跳,然后怯懦的开口:“他……他……”

    “你给了清白他?”袁莲雾的脸黑的几乎能滴的出水,桃红的脸一红,随即摇头,“小姐,桃红没有……”

    “他亲你了?”袁莲雾突然伸出手来,掐住了桃红的脸,桃红的脸是那种有点肉的,被掐出来一个相当喜感的表情。

    糟糕了,这妹子也太没有心眼了吧?这样贸贸然冲过去跟袁莲雾说这些那些,不是要找揍吗?再说了那个渣男有什么值得你托付真心的啊?

    我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很操心了。

    “亲的嘴儿,还是脖子?”袁莲雾一脸厌恶的看着桃红,接下来是不是应该一个巴掌抽过去?然后桃红的脸就肿起来半边,然后就大骂一声贱人让桃红滚?

    嘛,大豪宅里面的故事不都是这样上演的吗?

    然而,我却看到了十分毁三观的画面。

    因为袁莲雾掐着桃红的腮帮子,接着劈头盖脸就亲!了!下!去!

    我操!我被这画面雷得虎躯一震,当下惊在当场不知所措!

    不仅仅是我,就连桃红也是一脸懵逼,不知所措。“你心都给了人了,迟早也会身都给人,我惦念那么久的东西,怎么会让一个外人先下手?”

    袁莲雾的声音不再是中性的,而是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细想,桃红就被袁莲雾给摁住了撕扯下来裤子!

    我操!

    我整个人都要石化了!

    袁莲雾拉开自己的衣服,原来这厮不是平胸妹子,而是个汉子啊我操!这隐藏的太特么深了吧!

    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被完全颠覆了!这还是我认识的世界吗?

    不仅仅了是我,就连桃红也愣在当场,本来就哭的很伤心的她眼睛睁的大大的,泪花还挂在眼角,她害怕的有些发颤:“小,小姐,小姐你做什么?”

    “做什么?”袁莲雾突然凑近,头上还带着凤冠,珠玑碰撞响起清脆的声音,他冷笑了一声,“教你男欢女爱。”

    奶奶个腿啊……

    这苏的要命的话我竟然听见了!

    桃红明显是还没明白过来状况,然后就被袁莲雾给一把抱了起来,直接丢新婚的床铺上,帷幔一落,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还想去学习学习,看一下活春宫啥的,只是我还没得去看,场景又换了。这会我是在门外,然后听见屋子里面的哽咽的声音,一听就是桃红的。

    别说是她了,我现在也被这样的大反转给弄得不知所措。小姐不是小姐实际上是个公子哥,但是公子哥却一直扮作是小姐的模样,然后书生想要娶小姐做老婆,得到财产。

    公子哥喜欢桃红桃红喜欢书生结果公子哥把桃红给那啥了。

    我好像有点捋清楚了。

    不过公子哥的意图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一直扮作小姐的模样?他要做什么?

    我有点摸不清楚。

    正当我非常疑惑的时候,袁莲雾穿戴好了开了门,然后把门给合上了,依然是凤冠霞帔,只是嘴唇上面的胭脂涂得到处都是,而且整个人阴沉的就好像能滴出水一样。

    如果他长得不好看的话也没办法扮作女人那么久。

    我没有追出去,估计这厮就是去补妆去了。我看着翻滚的乌云,觉得今天必定不是个好日子。

    我心中多少有些担心那率直的桃红,想去看看,但是又有些犹豫,毕竟我不知道里面的桃红是个什么状况。

    我犹豫的空档,门就开了,里面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失魂落魄的桃红,哭的眼睛都通红了。她的衣衫凌乱,脖子上大片大片的吻痕,没看出来啊袁莲雾一副受样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

    桃红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我随着她一路到了院落里面,再然后,她跳进了院子里面唯一的一口井之中。

    在她跳进去的时候我本来想着要伸手拦住她的,但是这是一段回忆,我只是个旁观者,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阻挠她。

    随即袁莲雾赶到了,他脸上的妆已经画好了,但是却再也得不到他想要的人。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画面定格在袁莲雾看着从水井里面捞出来的桃红的尸体,然后落泪,再后来,画面再转,我就回到了之前一直走着的摇摇欲坠的小路上。我蹲在地上,怀里好像死死的抱着个什么东西。

    “醒来……”

    一声悠长缥缈的声音突然就传过来,我心中一愣,浑身轻松,好像睡了一个十分安稳的觉一般,没有半点疲倦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眼前一片的亮白,再接着陡然就有一片水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我心中一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呛了几口水,鼻子酸涩,脑壳疼,然后我就狼狈的摔了出去。

    我眨了眨眼睛里面的水,酸涩的让人不舒服,但是也还算是好的。我咳嗽了两声,才勉强看清楚眼前的场景。

    一口井,水井前面放着一个桶,一面墙壁上白嫩嫩的花朵好像是在发光一样。

    “怎么样了?怎么感觉一脸呆样?一哥你宿主是不是傻了?”诸葛一鸣欠揍的声音响起,我才从恍惚之中惊醒。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深吸一口气,刚想从地上爬起来,低头看见怀里抱着一个什么,亮堂堂的,不太规则的椭圆形,有些像是一面镜子。亮的要刺瞎我的眼睛。

    “这是啥啊……”我吞了一口唾沫,然后摸着那东西,冰冷冷的就跟一个冰块似得。

    “这是井中月。”诸葛一鸣蹲下来看着那东西,笑着问我:“怎么样?在别人的故事里面担任主角是不是有些心塞?”

    主角?

    “你是说我变成了记忆里面的人物了?”我有些懵逼。

    “难道不是吗?井中月里面都是痴情鬼的多,总是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故事的,井中月最常见的手法就是将人束缚子在一段记忆里面,然后这个人就会觉得自己就是里面的主角,到后来就会迷失自我,现实之中就会死亡。”

    娘了……

    “你一开始就知道了?”还让我冒那么大的险,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好现在自己还活着。不过他说的那些,和我经历的根本就不一样,我啊,在里面就是一个局外人。

    看着他们的悲欢离合就跟看戏一样,没有任何的影响。

    为什么呢?我想大约是因为我这个体质的缘故,不然我也想不到其他的借口了。

    我看着怀里的井中月,心中有些惆怅,你说这里面,到底装了多少的痴情?究竟是袁莲雾还是桃红?导致了这井中月的出现?

    谁知道呢?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