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堕入回忆杀1
    就在一刹那的时间,那个一直跟着我的女鬼突然就“咦”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冒起烟来,那烟雾是血红色的,带着一种粘稠的腥臭味,朝着我扑面而来!

    我之所以觉得惊恐,是因为那些粘稠的烟雾突然就化作了一片恐怖的鬼脸,无声的呐喊着要朝我冲过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然后掏出了百姓公来!

    就在我准备念出咒文的时候,面前的腥臭味突变清香。我疑惑的睁开了眼睛一条缝儿,小心的朝四周看去。

    并没有看到什血红色的烟雾,面前的场景变成了一片荷塘。奇怪了……我明明是在水中月之中,怎么会看到荷塘?

    清风的触感都是很真实的,不像是造假。我有些疑惑的往前走了两三步,一阵悠扬的琴声传了过来。我觉得有些蹊跷,犹豫了一下便朝着那琴声传来的地方走过去。

    穿过面前的长廊,我就看见一道圆形的拱门,拱门跟诸葛一鸣住的地方很像,也是红砖绿瓦的,不过穿过去的时候不是竹林。而是一座八角亭。八角亭做的十分别致。

    上边还有轻纱,我远远的就瞧见了那轻纱上边绣着翠荷,在这燥热的天气里面倒是给我带来了一丝清凉。

    琴声很清凉,是欢快的,带着一些柔和。虽然我也不知道欣赏什么琴声,不过我还是多少能感觉的到的。就好像我念初中的时候,我们班唯一一个会弹吉他的鲜肉,当时在毕业晚会上一首天空之城,不知道弹哭了多少妹子。

    当时我是听都没有听过这首歌的,听着就觉得很悲伤,总有觉得那个创作出这首曲子出来的人一定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渐渐的我也忘记了那个弹吉他的鲜肉了,只记得那吉他声,仿佛还在我的耳边萦绕一般。每每想起都觉得很凄凉。

    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从那种遐想之中回过神来,我好奇的看向那帷幔里面的人。轻纱帷幔虽然不是很厚重,随风也能飘起,但是距离远了我也看不真切。

    况且那个人还坐在地面上,我更是看不清楚了。

    正当我准备上前去问一下那个人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时候,突然有一道黄莺一般婉转的声音传了过来:“先生你可让我好找!”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叫我,我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瞧见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这女孩子漂亮的有些盛气凌人。

    一双上挑着的丹凤眼,眼波流转只见带着风情万种,挺翘的鼻梁,红润的好像是花瓣一般的嘴唇,脸蛋红扑扑的。颀长的脖颈,穿着一身抹胸的襦裙,那发育良好的酥胸随着她的呼吸有些发颤。

    让我想起了电视上总是看到的那个布丁广告。

    感觉好像也是这样在发颤的……

    我立刻收回了视线,然后看着这个女子,“你在叫我吗?”

    “先生,这地方你是不能来的,若是老爷知道了该生气的。”女孩担忧的皱起了柳眉,那模样别提多楚楚可怜了。

    “对不住了,我也是一时憋闷的慌,不知道那八角亭里面的是何人在弹琴?”

    我操……奇怪,是谁在说话?

    我奇怪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发现自己站着的地方竟然是多了一双脚得,我赶紧的往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刚刚竟然站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并且毫无所知。

    我退开了之后转到了女孩和男人面前。男人是挺高的,穿着一身长山路,长衫十分破旧,头发有些短,但是也算是很好看的,特别是五官,和沈妖精都不相上下。

    奇怪,好眼熟啊……我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一样。

    我心中有些疑惑,想着想着想不出个所以然,回头一看那男人已经跟女孩子出去了,我看了看那男人和女孩,有些踌躇,后来还是没有跟上去。

    因为相比这两个人,我更想去看看小姐生什么样子。

    我知道我自己可能是在某段记忆里面,就跟之前往生道里面的孙淼的记忆一样。所以知道这件事之后我就没有多担心了,毕竟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察觉不到我的存在,而且我也应该没办法影响之前的事情。

    我走上去,沿着台阶就是很软乎的地毯,藏青色的,一路绵延下来,上边手机精致的苏绣,光是看着那精巧的技艺,我就不忍心下脚踩踏了。

    但是不忍心归不忍心,我还是很想看看那八角亭里面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毕竟人的琴那么好听,我也想见识见识。

    我踏上了那地毯,和我现象中是一样的柔软的,十分舒服,我觉得这样是很奢侈的。不知道要是带回去卖能卖多少钱,看看这个做工应该不会少才对。

    我上了三个台阶,就到了八角亭里面,整个八角亭能够看清楚荷塘的景色。这个时候应该是夏天,荷塘里面郁郁葱葱的,粉嫩的小荷亭亭玉立。

    我是挺喜欢荷花的那种人,因为很欣赏那句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我至今为止还没有遇上过这样清冷高傲的人,不对,我遇上过了薄书欢。这个女人真的就是为这句话而存在的。只可惜了现在她不是女人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找到菩萨石,让他们的灵魂归位。

    我觉得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了,而且要不是因为菩萨石,我也不会和顾老狗他们合作,也不会遭遇秦将军墓,然后染上这个狗日的恶鬼图。导致我现在颠沛流离,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我叹了一口气,转过去,瞧见一把黑色的古筝,古筝上一双素白修长的手正在拨弄着琴弦,声音清脆好听。

    我坐在她对面的那个软垫子上,然后很舒服。她丝毫没有察觉,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裙,带着一种绸缎的光泽,或许就是绸缎也说不定。

    总之是十分的好看的。

    她在弹琴,我听不懂,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是愉悦的,因为弹奏出来的声音十分欢快。有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呢?

    眼前的这名女子,生的十分温婉,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柔软,弱不禁风的模样让人格外的疼惜。一双眼睛含水带雾,多情无比,跟沈妖精的桃花眼很像,但是又有区别。

    我也不知道哪里有区别,总觉得不是那么的勾人。

    但是却让人过目不忘。

    说漂亮吧,她也真的漂亮不到哪里去,说不漂亮吧,可是那双眼睛看着就好像藏着一汪深情。饶是我见多识广,也都觉得有些稀奇了。

    我看见她噙着笑容的嘴角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诸葛一鸣跟我说的那个版本的故事,我说这些人我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一样,原来我现在就在故事之中。

    那么面前这个温婉的女人应该就是袁莲雾无疑了。

    只可惜了这妹子是个平胸,不然穿着这种衣服一定是很好看的。

    我正仔细的盯着妹子的胸看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个转变,立刻变成了滂沱大雨!我自己几愣怔的站在屋檐下,颇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手心,觉得这样的转变是在是太快了。

    雨水下的很大,几乎要把黄泥路上砸出一个坑来,不过这边是没有黄泥路的,只有一片青石板,上边生着柔软的青苔。

    我望着外面下雨一阵,然后回过身去,入目是一片雕花的八合门,门扉上面雕刻的花鸟栩栩如生。

    我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瞥了一眼,瞧见了两个人正在下棋,一个是那个书生,一个则是那天看见的袁莲雾。

    她的头发披散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内敛的双眸不是那么温和。

    我看人一向都很准,既是现在看着的这个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都好,但是不准,就是不准。

    我继续窥探着他们下棋,很无聊的看了几乎半个小时左右,突然就听见了书生口:“莲雾,为什么总是听不见你说话的?”

    袁莲雾本来手要下子的,突然就停顿下来了,然后她笑着看着书生,但笑不语。

    对呀,好像从刚刚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她说过话,难不成小姐是个哑巴嘛?看着那双灵动的眼睛,感觉如果是个哑巴的话一定老天爷很狠心的了。

    就在我想着小姐究竟是不是哑巴的时候,她突然就张口了,我还想听听看袁莲雾的声音是不是和桃红的声音一样婉转动听的时候,突然场景又换了,这次换成了一片刺眼的红色。

    瞧见这红色的时候我的心冷不丁的就“咯噔”了一下,感觉好像打了一个结一样,因为刚刚我也是因为那红色的雾气给吞噬进来的。

    那种狰狞的鬼怪的脸,我看着都觉得心里毛毛的。

    不过定睛一看,我却发现那些红色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而且喜庆的。是有人要结婚了,因为这边每扇门上都贴满了红色的双喜。

    但是在这片欢天喜地之中我却听见了一声哭声,我疑惑的走了过去,一眼就瞧见穿着藏蓝色衣衫的桃红死死的抱住了袁莲雾的腿。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