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寻找井中月
    “说是摄魂,其实也不恰当吧?因为时代里来说,这个井中月所带走的都是极其痴情的魂魄,他们没办轮回,又找不到相爱相知的人,所以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掩盖自己的痛苦了吧?”

    诸葛一鸣摇摇头,眯了眯眼睛,打了一个呵欠含含糊糊的念着:“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觉得爱人是很可悲的一件事,一个人如果没有感情就会少很多顾虑了。”

    “但是没有感情,那就不叫人了。”我不赞同诸葛一鸣这个说法。

    诸葛一鸣翻了一个身,用后背对着我,他穿着白色的棉麻的衣服,宽松的裤子,躺在太妃椅上,显得整个人都非常的瘦削。

    “谁知道呢?”他的声音渐渐的淹没在落雨声之中,再也寻不着痕迹了。

    我没什么再问他的了,提笔想要多画几张符纸,但是笔尖还没有落在上面,思路就已经被打断了。我心中厌烦的很,再也没办法写出来半个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墨汁儿滴落在百姓公上,红的突兀。

    到了将近傍晚,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拍打着青石板,飞溅起来星星点点的水花,我在择菜。琅东和麒麟回来来买了好些菜,因为做饭是双生做的好吃,所以改了频道。

    频道一改,双生和琅东就不合,不合就会吵架,吵架就会打架,他们都是打架的多。于是琅东就被我打发去打酱油了,而择菜的重任就交给了我。

    我以前好歹也是自己尝试过做饭的人的,只不过不太成功就是了。但是我虽然不会做饭,基本上的择菜之类的还是会的。

    这个季节的空心菜,还有生菜都还挺好的,我喜欢吃生菜多一些,嫩嫩的,光是过一遍水就能蘸酱油吃了。想想看味道就很棒。

    我寻思着待会要双生给我烫一海碗的生菜,我要自己一个人把生菜给吃光了。

    诸葛一鸣已经睡醒一觉的,正靠在太妃椅上看着自己院落里面的葡萄架子。我已经练习到了不用看手里的东西就能择菜的地步了,所以我的眼神也是到处都在飘。

    “说起来以前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叫做葡萄成熟时。你听过吗?”我问诸葛一鸣。诸葛一鸣嗯了一声,然后转过来:“你要静候,再静候,就算失收始终要守。”

    “对对对,我就是最感动这一句了!”我使劲的点点头,然后一脸陶醉。

    “但是我总觉得那开花结果并不是是为了我,所以以我的性子的话,这棵葡萄树早就被我砍掉了。”

    我:……

    这人真心是太极端了,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和他说了,简直是有代沟。之前和他撸串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简直是不要脸的自来熟,但是这些天接触下来我立刻觉得这厮肯定是有毛病的。

    这种负能量简直爆棚的人怎么能和双生,呸,麒麟小棉袄做朋友呢?觉得画风就很不搭好吗?

    我突然凭感觉好心塞……

    择菜完了之后我郁闷无比的给双生递过去,然后就在厨房看着他做饭,偶尔还能偷吃一两块。他今天给做的是水煮肉片,还有蚝油生菜,清炒空心菜,一道烧鸭,一道鱼,还有酸甜排骨。

    比在家里我们三个人吃的要丰盛的多。估计是因为不花自己钱的原因吧?一想到诸葛一鸣这厮竟然那么有钱还找我们哭穷我就觉得那顿烧烤前花的实在是很冤枉的。

    吃饱喝足自后,依旧是在下雨,诸葛一鸣看着天际,嘴里念着:“好像差不多时候了,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率先走在了我们面前,边上跟着碧绿碧蓝两姐妹,两个都撑着油纸伞,其中一个伞除侧向诸葛一鸣,帮着挡雨。

    我心中骂了一句**的资本主义,然后虽然是愤愤不平,但是我还是很乖的跟着走的。

    雨水虽然下的不大不小,但是还是会淋湿身的。我腿短走的不快,双生就抱着我撑伞,我现在是越来越习惯了这样的姿势了。

    习惯还真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东西。

    我不禁在心里这样感叹着。

    我们跟着诸葛一鸣到了屋后的院子里,远远的我就瞧见了那白亮亮的花朵,一片片的就好像是菱形一般,十分的好看,在小雨之中摇曳生姿。

    我记得碧绿跟我说过,那叫做镜花。

    “这口井是整个阵法的正中央,只要有这口井就能通向各种各样的水井。”诸葛一鸣站在水井边缘,伸手将一桶水拉了起来,然后把水给放到了边上,我瞥了一眼,立刻赶到震惊无比。

    因为这井水竟然不起半点波澜,而且还平静异常,水面就跟镜子似得,上面有一轮明亮月光。

    “你们谁要去先去看看?”诸葛一鸣问我们,我和琅东还有双生面面相觑,还没等他们开口我就先说了:“让我先去。”

    诸葛一鸣一副早就料到是这样情况的眼神看着我,就连双生和琅东都不再说话,估计是都知道我固执,拉不动我吧大约,反正就由着我去了。

    “我要怎么做?跳进这口井里面?”我看着黑洞洞的水井,思满身都被水给淋湿了。我抹了一样脸上的水,问他。

    “嗯,你想得美。我这口井开凿要多久你知道吗?玷污了这井里面的水我要弄死你的。”诸葛一鸣笑着说,但是我从他的字里行间得出了,要是我敢对他的水井怎么样哪怕是吐个口水,都一定会挨揍的。

    “那我要怎么样?”这样不对那样也不对,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

    “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头给塞进水里就可以了。不过我告诉你,不要被里面的东西绊住手脚,井中月之中只有那面跟镜子似得东西是你想要的,除此之外,什么你都不要带出来。”我诸葛一鸣十分严肃的对我说。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走到了那只水桶跟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就把脑袋给塞进了冰冷的水里。

    一点窒息的感觉都没有。我是直接从这层水里面坠落下去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在一片云朵里面跌落了一般。

    我有些摇摇晃晃的停在了一条笔直向前的通道,这通道狭窄的很,只能容我一个人过去。多一个都不可能。

    我看着通道外面,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仿佛只有这通道是亮堂堂的。

    我想着应该就是我要走的路了,所以我不敢逗留,立刻就往前走去。

    这段路走的十分苦难,而且缓慢。因为随着我越向前去,这条一人宽的路是越来越狭窄了,我最后只能一步叠着一步的往前走。

    “喂,你是谁?”就在我万分小心的要通过这条小道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了有人叫我。我狐疑的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她就在我的左边手的方向,好像是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我吞了一口唾沫,不敢搭话。

    “喂问你话呢,你是哑巴么?”那女人又问我。她长得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光是看着就很赏心悦目,可惜了我很明确自己的目的,所以沿途的不管是什么光景都没办法打动我。

    我不管那个女人继续往前走,那个女人跟了上来,她的表情有些受伤。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拒绝跟她说话导致她的一个不快,亦或者是她本来就是在这幅模样的。

    总之就是楚楚可怜。

    “你叫什么?”女人又问我,“你自己一个人吗?”人?在这里还会有人吗?我每打算和她说话,我这个人心软,只要和别人说一两家话,我就容易被人带进沟里面。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所以我还是很谨慎的。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你是要去找东西吗?”女人突然从顶上探了一个头下来,长长的黑色长发垂下,一刹那我只觉得十分惊悚。

    但是我把那声惊呼给塞回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去了。

    我强做镇定的就想这样走过去,结果没想到我竟然撞到了那个女人的额头,发出了一声很清脆的声音来。

    奇怪了,不应该啊,我是活人,里面的都是痴情冤魂,按道理说我是不能触碰到他们的,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你撞疼我了。”女人揉着脑袋抱怨道,然后恹恹的跟在我身边过。我还是不敢和她说半句话,一直到这条路从一脚宽,变成了细细的。

    走路就跟走钢丝似得,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这条路还是要继续的,因为我远远的就看见了那一面井中月,在一片水波粼粼之中!

    我迫不及待的朝着那个方向缓慢的过去,我担心自己一快一激动就会从这条路上摔下去,我直觉告诉我,要是从这条道掉出去的话,我大概也会完蛋了。

    所以我轻易也不敢尝试。

    我小心翼翼的保持自己的平衡,满头大汗的盯着脚底下的那条道路,都快看成斗鸡眼了,终于在我要摔的时候把那井中月给拿到手了。

    只是我刚把这井中月给拿起来来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