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去一桥头
    吃饱了来一杯茶,感觉十分的舒服。虽然总觉得这是老头子一样的生活,但是就是很悠闲。双生和碧绿搭把手收拾了残羹剩菜。不对,根本就没有剩菜。琅东则是去捞了西瓜回来。

    其实吃饱饭吃水果是不对的,但是诸葛一鸣家里的西瓜格外的好吃,尝过忘不了,冰凉凉甜丝丝的,味道无与伦比的好。我这个人不是那么喜欢吃水果的也非常喜欢。

    有一搭没一搭的吃这西瓜,然后想着刚刚做的那个梦。碧绿说那叫镜花,世界上真的有镜花吗?镜花水月……

    “诸葛一鸣,我问你一个问题。”我还是没能想通,但是我这个人又固执,特别想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也是叫了一声正在刷手机的诸葛一鸣。诸葛一鸣头都不抬,“啊什么事儿?说吧。”

    “镜花真的存在吗?”我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样问他。

    他这下瞥了我一眼,“镜花?存在啊。镜子里面的花,也要他有东西映照着才会出现的对吧,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可是真的有镜妖的。万物有灵,可不是只有人而已。”

    诸葛一鸣笑的高深莫测,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手机哀嚎了一声:“我操!这红包怎么发的那么大!我竟然一点都没抢到!不行不行,我要叫土豪再发……”

    感情他刚刚是在抢红包呢。

    我不是太满意他的回答,但是自己又说不出来应该怎么说才对,只是觉得好香不是这样的……

    嘛,这也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主要是要去找井中月。也是我疑神疑鬼,总觉得镜花水月是一个性质的。我抹了一把脸,打了个呵欠,诸葛一鸣这个人虽然是在抢红包但是人还是稍微有在注意我的。

    “要是困了就去睡觉吧,我叫碧绿带你去冲个澡。”他已经是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机。我从石凳子上跳下来,想着也是要去睡觉的。虽然刚刚睡醒了,但是我被双生给打断了,现在睡意又回笼,我觉得我急需去补一下觉。

    明天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做呢……

    在碧绿的带领下我回了之前诸葛一鸣给我们安排的房间,碧水丢我在房间里面去打了水,我变小了也用不了多少水,洗洗就出来了。躺在竹席上的时候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不一会就睡过去了。

    这一觉睡的很好,因为我一个梦都没有做。早睡真的能够早起。我第二天六点半就醒了,而且是毫无睡意。

    外面的天还有些灰蒙蒙的,双生不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琅东则是还在睡着,一只手习惯性的压在我的胸口,我之前有很多次都以为自己快死了,因为一口气总事吐不出来。我都不知道和琅东说过多少次了他就是不听。

    我百姓公里面的朱砂已经没有了,看来我是要出去买一些的。

    出了房门,到处都找不到诸葛一鸣,倒是见了正在晾衣服的碧绿,我迎上去抬头对她说:“你能带我出去吗?我想出去买点东西。”

    “你一个人出去吗?”碧绿放下手中的伙计问我。我点点头,“对我一个人。”碧绿掩嘴笑着看着我,“你一个人会被人伢子给拐跑的。”

    活了那么久了还是头一回听到人伢子这个词,现在都是说人贩子的多吧?我摇摇头说不碍事,毕竟我虽然身体是个小孩子,但是灵魂是个成年人,虽然不见得多厉害,但是人贩子要拐跑我还是有难度的。

    “好吧。”碧绿笑着带着我走了出去,依旧是那条路,到了那个拱门,她伸手往外一指,“出去吧。”我突然想着,她会不会跟我一块出去逛一逛。于是问道:“你要和我出去吗?”

    碧绿笑的眼睛弯弯的,转身背对着我:“我出不去的喔。”然后又十分欢快的往回走,留下我一个人在拱门门口,颇有些不知所措。

    出不去?这是什么意思?

    我愣怔了好几秒,然后摇摇头,让自己不要想得太多了,

    我一脚就踏出去了,看着这阵法就好像是一面镜子一般,穿过去是截然不同的场景。旁边依旧是那个老头子戴着老花眼镜在看报纸,时不时的喝一口水,用他那个印着一个“奖”字的茶缸。

    我从里面走到门口他都没有发现。

    有时候会觉得很奇怪,因为你在一个虚幻的世界呆着久了之后突然回到了现实世界里面,你就会有些不知所措。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

    是梦吗?

    不是梦……

    陷入如此往复。

    “小孩儿,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老头子苍老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眼看着刚刚还在看报纸的老人家,朝他扯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没呢。”

    然后趁着他准备起身来查户口的时候的时候开溜出去。

    这条小巷子一路出去就是大的青石板路,路上没有多少个人在,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不过姑苏这边的太阳就是再大也透不过那么茂盛的树木投下来。

    我看了一眼天际,太阳火辣辣的好的很。我看了看左边和右边,决定祖往左边走,也是向上。

    苏州的步伐是慢的,恬静的,四周似乎只能听见一些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我在麓水湖的时候也经常听见小鸟叫,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琅东半夜肚子饿了,我总觉得他自从和我到了麓水湖之后麓水湖的鸟少了不少。

    我出来的算是比较匆忙的了,早知道还是要把琅东给叫醒的,至少不会遇见我现在的这种状况“小弟弟,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啊?家里人呢?”

    我看着眼前的两个热情的女大学生,穿着清凉的热裤,还有背心,竖着马尾,带着遮阳帽,洋溢着青春。而我满眼都被她们的大长腿给占据了。

    我一句话都不敢说,但是她们把我弄到警察局去,立刻趁着她们不注意跑了。

    小孩子的身体就是这点不好,出去一趟也总是被问这个问那个。我这次谨慎点往人少的地方去,也不会被人给问那么多。走着走着的时候我看见了前面有个穿着白裙子梳着辫子的女人,我寻思着自己对这边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里有药店。

    于是打算上前问。

    “姐姐你好。”说这个姐姐的时候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不是那么习惯。

    女人转过身来,低头看着我,是个很有气质的人。带着一种温润的笑意。“怎么了小弟弟?”

    我被他这声小弟弟叫的脸红,颇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脑袋,“是这样的姐姐,我想问一下你,你知道哪里有中药店吗?”

    女人点点头,“知道,这巷子就有。你要去中药店买点什么?”

    “没呢,我爸让我出来买点煮汤用的东西。”我眼睛定定的看着女人,有些担心她再问什么,我一不小心就露馅了,于是赶紧道谢了就走了。

    反正知道是在这巷子里面就成。

    我慢慢的一家家的找,终于是在小巷子深处找到了一家年代久远的药铺。药铺里面坐着个老头子,比在诸葛一鸣家里坐着的那个还要更老一些,不过看着精神势头都很好。

    我走进去直接就问:“老板,有朱砂吗?”我这个角度看得到老人家眉头一挑,然后低头看了看我,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哟,怎么是个小孩子啊?”

    “我是来买朱砂的,请问有朱砂吗?”我没回答他的话,继续问。

    老板放下手里的小称,然后往后拉开了一个抽屉,“要多少啊?”我舒了一口气,好在没有继续问,早知道就应该叫双生直接给我带来的好了,顶着个小孩子的身体做事果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我买了朱砂出门,就打算打道回府了,回去画多一些符纸,也好为今晚的招魂做准备来着。

    但是心塞的我的发现,不管走多少回都没办法再避开门口老头子的眼光,而且走不进去。我估计是必须要诸葛一鸣带着才能进去的。

    而且我还暂时没办法联系上双生,这下好了,只能在外边儿了。

    我在巷子外边的长椅上坐了坐,肚子有些饿了就打算先去吃点东西。找药铺难,但是找吃的不难。我去银行拿了钱,走出巷子外面就是宽一点的马路了,这边还有不少的店铺,我看着找了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面。

    吃东西的时候还顺便问了老板,哪里有到一桥头的公车,他也跟我说了。我吃饱了之后还揣了一杯豆奶走,一边喝着冰镇的豆奶一边往老板说的那个公交车站去。

    这边的公交车也是开的很慢的,我看了一下站牌,想着那时候被孙淼拉进他的回忆里面的时候那班车。正好等了五分钟左右,车子就来了。

    我投币上车,就那么安静的坐着。不然我一个人在外边等着双生回来也怪无聊的。我估计他是出去调查东西了,所以应该没有那么快的。

    我在公车上昏昏欲睡,还好这边没有从孙淼学校过来一桥头那么远,几乎是喝五瓶酸奶的时间就到站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