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太妃石
    我在边上看着林世才隐忍的哭了很久,一句话都插不上。期间双生走过来一趟,看了一下我这边用眼神问我是不是要帮忙,我摇摇头。

    这个时候用不着。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之后,林世才才擦干了眼泪,就好像刚刚他根本就没有哭过一样,要不是他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我也看不出来这汉子刚刚哭了。

    他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这个吊坠,叹了一口气,然后把吊坠递给我:“这东西我不能要,你拿着吧。你是有能力的人。”

    我没有接过来,有能力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刚刚从他的字里行间之中我听出来了一些门道,应该是因为这枚吊坠的缘故,所以他们向才会对孙淼痛下杀手的。

    现在又来骚扰林世才和孙淼的家里人……

    “你能告诉我这吊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我问林世才。林世才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木薇她男朋友在找这枚吊坠。”

    “这吊坠不是孙淼要送给木薇的生日礼物吗?”为什么到后面却要抢夺?

    “这事情你也知道?”林世才起身,把吊坠强硬的塞过来给我,自己重新点了一支烟,然后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给我拉了一张凳子让我坐着,自己开了火继续炒菜。

    “嗯,我受到孙淼拜托的时候知道的,不是有意去了解的。”其实要不是孙淼送我和双生出了往生路,我也不会到这里来的。

    现在又出现了一些令我觉得有点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耐不住自己的性子,对林世才刨根问底。

    “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一派胡言,胡说八道来着。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能见鬼的人。”林世才感叹了一声,往菜里面加了一些调料,香喷喷的味道传了过来。

    “别看我小,我会的很多。”最近t到了扮猪吃老虎的技能,看看我现在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但是做事却那么厉害,说不准以后还能变成神童啥的。

    “我知道。”林世才点点头,翻炒了一下手里的菜,然后感觉是熟了就出锅了。盛放在一个白色的碟子里,一层黄澄的胡萝卜油裹着肉滋滋冒热气,看着就很香甜的样子。

    他刷了刷锅,热了锅之后放油,然后蒜头生姜,接着就是煎.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煎鱼的味道是尤其好闻的,我虽然不是很饿,但是也感觉馋的嘴巴流口水,我很没出息的吞了一口唾沫,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你们那时候去了一桥头买的这玩意,回头怎么就被那啥了?”

    “一桥头那边的古玩基本上也是收周边的,这块粉色的吊坠,我听他们说叫做太妃石,总之是价值连城,传家之宝,但是不知道怎么就丢了,然后给人捡了之后就卖给了一桥头的古董摊。才放了一天就被阿淼给收了。”

    林世才咬着香烟,皱着眉头翻炒了一下锅里的鱼。

    “然后呢?”我看了看四周看到了黄瓜就给掰了一根洗了洗吃起来,林世才回头瞪了我一眼,大抵是在说我凭啥吃他家东西吧?不过没有说出声来,我也就肆无忌惮的继续啃着。

    这黄瓜应该是自己家种的特别甜。

    “木薇那女人之所以会请阿淼,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炫耀。这女人榜上大款了,真个班上的人都请了,就阿淼这家伙傻乎乎的以为就请他一个。也是当时我没多想那么多……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林世才说完冗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那传家之宝就是木薇的金龟婿家里的,当时她男人给她拿出来戴着玩,后来听说就丢了,你说说,怎么就那么机缘巧合?偏偏就给阿淼买回来了……”

    我基本上已经想到了接下来的套路了……

    “拿出来之后木薇这女人就诬陷是阿淼偷了的,阿淼肯定不承认啊,然后木薇的男人也在场,就要打他,他就跑,最后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气儿了……”林世才放了一点辣椒,然后眼泪也跟着无声无息的滑下来。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兄弟过世,任谁心里都会不好受的吧?

    “后来这太妃石还是没有找到,我没拿,阿淼这里也没有,我当时进了监狱了,他们能耐再大也没能在牢房里逼问出来我什么。只是我出来这几年,特别是头一年,几乎天天都被骚扰。”

    “就是为了这粉色的东西?”我晃了晃手里的太妃石,感觉这粉色的水晶也没有什么好的。

    “嗯,就是这个。”林世才加了点水进去然后盖上锅盖焖,他伸手擦了一把汗,然后抽完最后一口烟,丢地上碾了烟屁股,“我不希望他们拿到这东西,你带走吧。”

    “孙淼让我把这东西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是有他的用意。

    “不用了,你就拿着走,就是丢了也不要给他们拿,要是现在能杀人我会杀掉木薇还有她男人的。”林世才漫不经心的开口,他伸手开了锅盖,先开了闷着的那毛巾,一阵热气氤氲出来,看着模模糊糊的,好像这个人也被掩埋在了里面。

    我相信他很想杀人,如果不是有孙淼的妈妈在,他估计已经操刀子砍人了。

    林世才这种人重感情,做兄弟就是一辈子。他认准的人没得变的。也难怪,长情的人总是会过的辛苦的多。

    我叹了一口气,心说孙淼交代我的事情我怕是完成不了了,我将粉色的太妃石给放进了牡丹盒子里,重新系好了绳子,把黄瓜吃完了之后他的鱼也出锅了。

    要劝他吗?我明知道等到孙淼的妈妈死了之后他就会去复仇。一个人如果跟着的孽障多了,就会下地狱的。我想了想,抽出一张百姓公,折几下折成一个三角符,递过去给他:“这东西你拿着吧。”

    林世才刚刷好锅,眯着眼睛看过来,看到我手里的三角符,兀自笑了:“以前阿淼他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不过颜色不是黑色。他妈妈给他求得,我当时没事做,一不小心就给烧了。我猜这一定是报应。我对不起他。”

    孙淼也说过一样的话。

    我感觉气氛沉闷极了,在他接过那符纸之后我就出去了,门外面琅东还有双生都站着,琅东靠在墙壁上,双手环胸,嘴角带着笑意看着我。双生则是面无表情,“完事儿了?”他问我。

    我点点头,“走吧,没什么事情了。”

    “那好。”双生率先走在前面,我在中间,琅东则是在后边。

    出到了客厅的时候,。孙淼妈妈睁着双看不见的眼睛朝着我的方向问:“诶哟,你们这是要走了?”她虽然看不见,但是还是很敏锐的。

    “嗯,阿姨我们就先回去了。”我应了一句。

    “这饭菜都做好了怎么那么快呢?先吃了饭再回去吧?”孙淼妈妈问。

    我是很想吃,因为林世才这家伙做饭实在是太香了,我光闻着味道都感觉饿了。但是我带着个食物终结者,我不敢让他在这里呆着。万一这厮嘴巴根本停不下来,孙阿姨你可是要吃西北风的。

    “要走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林世才哼了一句,然后把手里的菜端出来,刚刚厨房里面的光不是那么亮,所以我看不真切他的脸。

    这会是看清楚了,他脸上也有疤痕,应该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这家伙已经在赶客了,我们也不好留下来,对孙阿姨的千般挽留还是道了别,然后就走了。

    出了门乘车之后,感觉是了解了一桩心事,但是实际上我心中还是有些遗憾的。

    毕竟孙淼要给的东西没有真正的到林世才的手上。

    我们回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在外面大排档吃了一顿饭之后就回了酒店,双生切换成了麒麟的模式,看着回程的车票,我没事做又不是很困,就先画一些百姓公。

    今天在林世才的家里,他弄得我的朱砂差点都摔没了,还好没有洒出来多少。

    画了两三张我就分神了,看着静静的躺在百姓公里面的那枚太妃石,我越看就越觉得奇怪。

    所以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能做什么?

    “喂,麒麟,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看看这太妃石有什么用处?”为了它竟然还能杀人?

    麒麟正在刷手机,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把太妃石给拿过来,端详了一下之后,又丢回来给我:“就是个石头不值钱,闻着年岁也不是很长。”

    “不能吧?这玩意儿那木薇男人那么紧张呢。”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木薇男人是谁,但是听林世才的口气,这家伙不是个暴发户就是个有钱人。总之条件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不知道啊。”麒麟耸耸肩,继续刷手机。我探头看了他手机一眼,发现这家伙哪里是在看车票,分明是在水群啊,聊诸葛一鸣家里的碧蓝和碧水聊得热火朝天的。

    “你不知道你群里的人总该是知道的吧?赶紧帮我问问,我好奇的要死。”我把太妃石递过去给他,让他拍照去群里问一下这石头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