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紧张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就是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才发现琅东这厮睡觉竟然横着一只手压住了我的胸口。

    我推开了琅东的手,从床上爬起来,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迷迷糊糊的就顺着爬下了床,光着脚去倒水喝。

    喝了水之后倒是感觉舒服多了,我继续回去躺着。刚眯了一下眼睛没多久,我感觉我给人抱了起来,我睁开酸胀的眼睛,看着把我扛起来的人究竟是谁,双生?

    “还困就再睡一下,我们现在去孙淼的家。”双生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好像应了一声,然后就睡过去了。

    做了一个小小的梦,梦醒了我也忘记了梦境里面的内容,睁开眼睛自己还在车上。

    车子开出去很慢,跟乌龟爬似得,却又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因为这里本来就很慢。生活节奏慢,人性子也慢,都很慢。

    “到了,是这里了。”琅东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揉了揉眼睛看过去,他手里有一份很详细的地图,就连哪里有个垃圾桶都标注的一清二楚。

    我顺着琅东指着的地方看过去,看见了一座很小的平房,这房子上都爬满了爬山虎了,墙角还长了成片成片的青苔。

    “这是孙淼的家?”我问,感觉跟记忆之中的有点不一样。

    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或许是我之前进入到的那段记忆时间过了很久了,所以现在变了样子也不足为奇。

    我抬头看了看,“咱们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他们是邻居应该也还在的。”我没忘记孙淼交代我的事情。

    把粉水晶交给林世才,然后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再来就是去找他妈妈,帮看看她还好不好。

    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事情。不是很难。

    我和双生还有琅东靠近那个老房子,走过去才发现房门没有关严实,还留着一条缝儿。

    我没敢立刻推门进去,毕竟这是别人的家,这样做也不好。

    “有人在家吗?”我问,然后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我估计里面的人是不是没听见,正要再叫一声,门突然就被打开了。

    一个身材佝偻的妇人,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摸着门框走了出来,眼睛却没有聚焦,样子有些紧张。

    “谁啊?”她颤巍巍的问。

    我看着她应该也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眼睛好像也不太好使的样子,我不太确定她是不是孙淼的妈妈。

    “你好,我是孙淼的同学,请问这是他家吗?”双生的声音毫无起伏,要是是我来问,我应该也会说一模一样的话来着。

    妇人的身形明显一顿,“阿淼的同学啊?那赶紧进来坐坐吧。”妇人招呼这我们进去,她也是摸索着腿脚微微打颤的在前面带路。

    进了孙淼的家,我觉得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空荡荡的一丝人气都没有。

    但是又不显得破败,这点令我感觉有些奇怪。

    “你们坐一下,我去给你们倒杯水。”老人家说着就拿了玻璃杯就要给我们倒。

    我了她手里的那玻璃杯,“阿姨别忙活了,我来就好了。”

    她应了一声“唉”,然后就伸直手把东西递给我虽然方向不太对。

    我不口渴,所以我就不倒水了,他们要是口渴的话就自己倒水,反正我是不会帮忙的。

    我把玻璃杯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看了看阿姨我又倒了一杯水给她。

    “这孩子真听话啊。”阿姨说完准确无误的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

    不是眼睛看不到吗?为什么能那么准?

    我有些郁闷现在的身高,阿姨也不算是很高,但是也不知道是出于女性的什么,大概是直觉,反正她一伸手就能抓住我这样的小孩儿。

    “你们随便坐,阿姨给你拿糖去。我记得家里好像还有的。”孙淼的妈妈没等我说不用她就已经自己忙活起来了。

    这架势是拦都拦不住。我想着也算了让她去拿吧。

    我自己拉了一张凳子坐下来,虽然房子是很简陋,但是桌椅却是很结实的。我坐在凳子上的时候才发现凳子上用破布包裹的结结实实的,特别是那些尖锐的棱角,更是包成了一个包子。

    摸上去软乎乎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是谁弄的?

    我有些奇怪,伸手摁了摁那桌角。

    “来来来,来吃糖。”孙淼的妈妈走过来准确无误的就摸上了我的手,然后一把塞过来几个糖果,我只觉得手有些黏糊糊的,发现其中一个已经破楷包装袋流出来糖浆了。

    很劣质的糖果,跟我们以前乡下小卖店卖的那种一毛钱三个那种水果糖没什么区别。透明的包装袋,含着色素的糖果,有两个是好的,一个已经跟着天气一块融化了。

    我没吱声,把两个好的擦干净了放进口袋里,另一个看了一眼琅东直接塞了过去。

    琅东抿嘴笑着,眼睛弯弯的,不说话的样子让我恍惚想起了他还是小孩子的模样,那时候是很招人疼的。

    琅东撕开包装袋,也不管糖是不是融掉了就塞进了嘴巴里吧,然后狠狠的咀嚼,声音十分大,我一瞬间感觉这厮在啃的是我的骨头。

    然后这家伙就被双生给瞪了。

    我幸灾乐祸的瞥了他一眼。

    “你们来我也没什么招待的,吃过饭了吗?我给你们做饭去?小孩儿叫什么啊?”孙淼的妈妈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叫我,估计是我比较小的缘故吧?

    我没想到我们一来就找到了的浪孙淼的妈妈,两手空空的什么都不带,我都有些尴尬了,还怎么可能让她做饭?再说了她眼睛也看不到啊……

    “别忙活了,我们吃过了。”双生出言制止,“这是阿白,是我弟弟。”

    好嘛,风水轮流转了,以前都是我说他们两个是我弟弟现在我变成了这两个的弟弟了……

    “阿白,叫阿白啊,真好听啊。小伙子很俊吧?有对象没有啊?”

    我:……

    双生:……

    色情男主播:“没有。”

    我和双生齐齐看过去,琅东正撑着脑袋笑的很欢乐。

    “诶哟,还有一个人呢?对不起啊我眼神不好看不到。”孙淼妈妈踟蹰不安,我特别不厚道的笑了出来,这家伙的存在感太薄弱了。

    双生和孙淼妈妈说了一些什么,我现在声音是小孩子的不方便插话,我就到处走走看看四周的情况。

    我一开始以为家里就孙淼妈妈在住,但是看到还有男人的拖鞋的时候我有些怀疑,还有桌子上的那些布,这些应该不是孙淼妈妈做的才对。

    那会是谁?

    我心里面有些答案呼之欲出。

    我分神走到门口想要出去看看,这里实在是太逼仄了,很阴暗,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我刚走到门口就装上了一个人,那个人走的很匆忙,一下子就把我给撞倒了,我也是没注意,被他撞得一个踉跄直接摔到了地上去。

    这边的地板没有放瓷砖,是那种直接铺好的水泥地板,还凹凸不平的,我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摔下来之后我的手肘擦到了地板上,立刻就冒血珠出来,有点火辣辣的疼。

    “阿白。”双生声音传了过来,一把把我给提了起来,仔仔细细的看着我手肘上的伤口。

    “你们是谁?”撞到我的那个人神色声音很低沉,说话带刺儿,语气十分的冲,而且非常具备有警惕性。

    他站在的地方正好逆光,我在里面看不太真切,只能看到十分硬朗的五官线条。

    “林子你回来了?他们是你同学你不认得了?”孙淼妈妈摸索着走了过来,我心里一个“咯噔”,寻思着这个应该就是林世才了。

    “同学?”林世才眯着双眼睛扫着我们,眼神之中带着阴鸷,看到我的时候定格了一下,我想他应该觉得如果是闹事的不会带着小孩子的,所以并没有立刻就揭穿我们。

    “是啊,阿淼同学来着。”孙淼妈妈点点头,或许是因为林世才不确定的语气,她又有些担忧,“难不成是那些人吗?”

    那些人?什么人?

    “不是,孙姨你坐着,我做饭。”林世才说着一手就把我给抓了起来,然后抛给琅东和双生两个人警告的眼神,大约是在说:“你们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就把这小子给宰了。”

    双生和琅东都没有动作,这是看着林世才把我给带进了厨房去。

    我这才发现林世才手上还有菜,应该是准备做午饭的。

    他把手头上的菜放在案板上,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上边都是脏污的印子,手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头发理的非常短,很黑,一双眼睛带着一种阴鸷,还有一种沧桑。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林世才恶狠狠的问我,我看着他再想起那时候附身的林世才,好像有些不一样,又好像有些相同。

    “我受到孙淼的委托给你送点东西来的。”我二话不说直接切入了主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