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是他死了
    我们从一桥头搭车回到学校的手刚好刮大风,天边的乌云翻滚着,黑压压的一片。看到这种天气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问麒麟:这是不是又道士要升天了?麒麟就回一本正经的回答我:那不叫升天,那叫渡劫。

    冬天应该是极少下雨的,我们居住的麓水湖就是,冬天就是干巴巴的北风。

    到了春天就连绵阴雨。

    没想到现今天那么冷竟然还要下雨。

    “对了,木薇是什么时候开生日趴?”我刚刚忘记问他了。“今晚,在我们钱柜开个包厢。”孙淼开口道。

    虽然我不知道钱柜是在哪里,但是听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不然怎么能叫钱柜?

    “你今晚没什么事情吧?没事情就跟我一块去吧!”孙淼绕到我的面前来问我。我想着人是要去约会妹子的我没事也就不要去了。

    当电灯泡不行,尤其是我还长得那么帅,待会人家c罩杯妹子喜欢上我了可怎么办?

    “不成啊,你要是不和我去我不太敢……”

    我看着这厮熊的有一逼,但是我是要无情的拒绝他的,我还有更要紧的任务要去做。要是再找不出来那个影子是怎么挂掉的我不知道待会眼睛一闭一睁又要被送到哪里去了。

    “不成,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我郑重的伸手拍了拍孙淼的肩膀,孙淼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你还能有什么事情?不会又要和附中那边的人打架吧?”

    我**以前念书的时候是个三好学生来着,就是成绩差点,但是我是很安分守己的好吗,从来不打架——虽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打不过。

    我剐了一眼孙淼,“别胡说八道,我是要去拯救地球的。你自己去吧。”

    孙淼有些着急,拉住我的手臂,“别啊,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应对。”

    这厮真是白瞎了他的脸了,我要是生的那么好看的话上学女票一大把了,这家伙怂的很。“你初中到现在该不会都没有约过妹子出去吧?啊?”

    孙淼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我家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骂死我的,而且你不是天天跟我一块吗……有没有女朋友你都不知道?”

    不好意思我还真是不知道。(

    我在心里呵呵哒,但是看着这厮一副为难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我摸了摸口袋,果不其然有一台手机,特别差劲的那种,也是刚开始盛行的那种诺基亚,蓝绿屏幕的,现在就卖三十块这样。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电话联系,不懂的开发个短信问我,还有主动点。”我这样跟他说。

    “那好,对了,这个给你。”孙淼伸手丢给我一个东西,我急忙伸手接住了丢过来的东西,蓝色珐琅香炉,就是我们刚刚在一桥头看的那个,这厮什么的动作那么快了就买了?

    有点年头的啊这玩意儿,买了耗费钱。

    “喂!”我叫了一声,孙淼这厮已经没跑下楼了,我叹了一口气,心说那就这样吧,我还着急去找人呢。究竟那个黑影是谁叫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往生路呆了多久。竟然会忘记的那么彻底。

    我也是醉了。

    孙淼走了之后我就坐到床上去,打算理清楚自己的思绪,然后找到那个黑影究竟是谁出来。

    刚坐到了床上,我的眼前又发黑了,然后眼神一阵飘忽就又回到了往生路,这次不用顺着红绳就能看到那个黑影,他的脸上的那张嘴颜色越来越浅淡,他艰难的开口问我:“找到我了吗?”

    我连你影子都不见,怎么找到你?

    “还没有。”我回答道,那黑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没时间了……”他这样说,“最后一次,请你,求你了……”说完,我又眼前发暗,经过刚刚的那一阵子我已经习惯了。

    回过神的时候我站在一条漆黑的小巷子里,一手握着一条铁棍,一手握着那个蓝色珐琅的香炉。

    我在那儿?

    “打!往死里打!打死他!”我陡然听见小巷尽头有人在叫喊,我不由自主的就往哪小巷里面走过去,因为现在我只是附在这记忆里面的人物身上,所以我有一些思维还是会受到主人公的影响的,其实这个珐琅不是我想要的。

    下着很大的雨,冰冷的雨水顺着我的头发往下面流淌,冰冷冷的钻进我的衣服里面,湿漉漉硬邦邦的,还挂着刀子似得寒风,冷的我不断的哆嗦。

    “救他……”我的脑海盘旋着这样的一个声音,我答应着这个声音,提着铁棍就往人群里面冲过去,“住手!”我歇斯底里大叫着,提着的铁棍狠狠的砸在面前的人身上!

    “操!这人竟然还有帮手!”我听见那个人这样叫着,然后好几个人一起揍我,我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大叫着打着,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叫了多长时间,那些人渐渐的就散了。

    我颓唐的坐在地面上,不疼,但是我能看到我身上在流血,粘稠的血顺着我的脑袋留下来,然后糊住了我的眼睫,渗进我的眼睛里面。

    地上躺着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他趴在地上,氤氲出来一片血红,一只亮着的手机被甩到了一边去。

    我眨了眨眼睛,被腥甜的血渗进眼睛里面去,也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我能看到短信编辑到最后一条,没发出去的:“别过来,他们有好多人。”

    “孙淼?”我嘶哑的叫了一声,孙淼ui点动静都没有,静静的一动不动,我把他翻过来,他肚子被捅了好几刀,有一道伤口最大了,里面的肠子都掉了出来,红的软的一大团,苍白的脸被雨水冲刷着,没有任何的表情。

    我颤抖着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断气了,身体冰冷的跟冰块一样。软瘫瘫的……

    他手里紧紧拽着一个银色的东西,我低头一看,粉色的坠子……

    我的眼前陡然发黑,突然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然后再看到东西的时候,面前的黑影已经看到不嘴巴了,我知道他看着我,知道他是想要问我,有没有找出来他的死因。

    “你是叫孙淼吗?”我问他。

    黑影突然就顿住了,然后我只觉得眼前的黑影慢慢裂开,动原本的嘴巴的方向裂开,迸射出亮光来,简直要闪瞎我的狗眼。

    那黑影慢慢的一层层剥落,露出了原本的面目,惨白的脸,但是生的很俊秀,确实是孙淼没错。

    他看着自己的手,整个人都是白色的像是要发光一样。

    “我叫孙淼,我死了。”他喃喃自语,然后抬眼看我,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没办法融进去的哀愁之中。“我知道我为什么执念在这条路上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带你出去。”

    我操,这感情好啊!

    虽然被人这样拜托我是很不高兴的,但是立马就能从往生路出去了我想想就开心。

    毕竟这是死人的地方,我还活着。

    “你说,我能做到的话我会做的。”我是不知道他要我做的是什么事,但是这往生路上的鬼魂一旦想清楚了,顿悟了,就能从这里出去。

    “我对不起林世才,请你将这个给他。谢谢你。”孙淼说着递过来一个东西,我低头一看,发现那东西就是个粉色的水晶,不正是我们咋一桥头买的那个吗?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问他,看见他砸发光,身后若隐若现着一扇门,我估计他没什么时间了。

    “要是可以请你帮我看看我妈妈。”孙淼说完拉住了我脖子上的红绳,然后用力一扯,我眼前一阵恍惚,一阵撕裂的疼痛席卷了我的全身,我感觉自己好像给什么强硬的塞进了一个东西里,一开始十分不适应,渐渐的就舒服了多。

    我还没缓过神来,眼前突然炸开一团白色的刺眼的亮光……然后我就没有了任何的知觉了,不过耳边却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阿白!”

    我是被一泡尿给憋醒的,我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拖着差不多要憋坏的膀胱晃晃悠悠的走出去,结果一脚踏空直接摔了下来,差点没把我的牙给崩了。

    不过也算是托了这一脚踏空的福,我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不是让你帮忙看一下阿白吗,你跑到了那里去了?”色情男主播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我艰难的眯着眯眼睛,看着一团火红的东西走过来,然后我就觉得身体一轻,被抱了起来。

    我都差点忘记了自己变小了的事情了。

    “啊,抱歉啊,刚刚安颜让我帮个忙我就去了,没注意上。”小铁头的声音传过来,然后打着哈哈走过来。

    “这是哪儿啊?”我突然感觉不对,这边没有漫天的黑烟……

    “咱们出来了!”小铁头兴冲冲的跟我说,然后给我塞进来一个东西,“诺你的宝贝。”

    我伸手接过那东西发现是百姓公,还好这厮帮我把东西给捡回来了。

    “对了双生呢?”我起来不见小棉袄肯定是要问的。

    “在哪儿呢,我们刚出来他就给两男一女拦住了。”狼崽子指了指车子另一头跟我说。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