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一桥头
    我好歹是跟了孙淼回去了,这厮还生我气,然后没理我就扎进了家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不过从孙淼之前的话理解,我家应该喝他是很近的,就是邻居来着,看来这林世才和他也是从小到大的兄弟了。

    我在旁边找了一个狭窄的平房黑乎乎的,我第一反应就是这里了,我在门踟蹰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进去。

    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面前一片漆黑,明明外面还是以后亮光的。这房子的漆黑的好像光亮根本就没办法照亮一样。

    我皱着眉头走进去,然后竟然看见了一道红色的绳子,我心中一阵,立刻就钻了进去。后面的门狠狠带上,四周除了那道红色的绳子之外没有任何的地方是有亮光的。

    我顺着那红绳的连光过去,越走越近,发现地上蹲着一个男人,就是我砸往生路上见到的黑色的影子,只有抽象嘴巴的那个。

    他仿佛看到了我一般,急忙抓住我的手,“找到了吗?”他问我。

    拜托大哥,我连你是哪个我都不知道,而且才过了没多久好吗?我查不出来的啊!

    “我再送你去……”黑影这样说着,然后卷了卷手里的红线,我突然就随着红线和漩涡一块卷了进去,眼前一黑,又模糊了一阵。

    我的耳边响了一个低沉的絮絮叨叨的声音,一直在问:“你觉得怎么样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才回过神,眼睛聚焦了好几下才终于能看到眼前的人,坐在我的面前,然后捧着个水杯喝酒,一双双眼皮的眼睛微微上挑,很好看。

    很白皮,很眼熟。

    “林世才?你刚刚难道睡着了吗?”喔,我记得是谁了,加特林孙淼。

    我看着他好像又长高了,穿着冬天的衣服,我记得感刚刚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夏天的校服的。现在变成了高领毛衣,厚重的羽绒服,床边上还有乱丢的秋裤。

    话说怎么一转眼就住宿了?

    “问你那么多句话你怎么都不见回答的?”孙淼好像有些着急了,赶忙问我。

    我完全不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真的。

    “抱歉啊兄弟,我感刚刚在神游太空,你说了什么?再给说说?”我赶忙打哈哈打过去。[$>>>_._.小_._.說_._.網<<<$

    孙淼一脸嫌弃的看着我,然后不情不愿的又开口:“我是说木薇叫我出去吃饭的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

    木薇……谁啊?我努力的掩饰自己一脸懵逼,然后漫不经心的扣着旁边的那绿色的床柱子,柱子上边儿都掉了漆了。

    “你要去就去呗。”看这厮的忸怩样子应该是那个让他怀春的妹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一场见到的那个发育不错的c妹子。

    “但是这不应该是我请她的吗?让她一个女孩开口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孙淼不好意思的笑着,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没事,这不是更好,下回再请就好了。”我现在心烦意乱的想着究竟死的那个是谁,找不到我估计那黑影是不会放我走的,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管你约会的事情?

    “你倒是个中高手啊!”孙淼大力夸赞了我一下,我竟然不觉得有多开心……话说我也只是嘴炮子而已,根本没有实战经验的。

    “那我应该准备什么礼物吗?”孙淼问我,“毕竟是生日。”

    诶嘛,生日妹子请你,那是人妹子对他有点意思啊,不然怎么能请?虽然现在很想把那个黑影是怎么死的事情给弄清楚,但是我毫无头绪啊,而且看着手表现在才八点半,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浪。

    “那你想送她什么?我帮你去挑一下。”我想着这厮还帮我写了一次检讨呢,这就算是回礼好了。

    “城南一桥头那边有一些古玩玉器,我们去看看吧,我想送她一块玉。”孙淼搓了搓自己的手指。

    送个布偶啥的人妹子也喜欢啦干嘛要去找玉……

    我的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毕竟上一秒答应了人也不好反驳,干脆就点头了。

    今天是周六,我从孙淼的字里行间中得到了一些信息,比如说现在的我们已经是高三了,那个叫做木薇的妹子果然是那天我们吃麻辣烫见到的那个发育很好的。

    听加特林说的妹子应该是也对他有兴趣的,但是一直吊着不上不下差不多半年了,现在都还没确定关系。

    难怪这厮总是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

    我们两个出了校门,搭乘公交车往他说的城南一桥头去。

    这边的公交车和这边的环境一样都是慢悠悠的十分悠闲。以前我在武汉住过一段时间,那边的司机开车跟开飞机似得,我第一次上车的时候感觉世界都是黑暗的。

    不过渐渐地就适应了。

    果然是不同的地方人也不一样。

    我差点就在公交上睡着了,因为这车子开得实在所以太平缓,真的除了一点细微的颠簸就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们下车的之后太阳很大,我感觉不出冷热,就跟吃不出味道一样。

    孙淼带我走进了一桥头,那一片全部都是树,一排过去,有不少的老人在树根底下坐着下棋,还有练太极的,跳晨操的。

    我们走过这条桥,我看着桥下面,水还是很清澈的,我不禁停留了两三秒。耳边就只有水声,其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这边,走这边。”孙淼朝我招手。

    “诶,懂了。”我点点头,然后随着孙淼往前走,走过这条桥就要穿过一个利用树木做成的拱门,厚厚实实的树木密密匝匝的一层层生长在一起,阳光勉强透进来一喜,斑驳的照在路上。

    也照在孙淼的身上,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他的脸色突然变苍白,眼睛暴突。

    我眨眨眼再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见不到。错觉吗?应该吧,因为我的眼睛好像没办法看到什么阳火鬼魂来着。

    我走快了两步,上前去跟孙淼并肩,穿过这条树荫的时候我们到了一条更长的路,四周都是绿油油的树木,渐渐地就热闹起来了。

    我之前去福建找范五叔的时候他就带我去过莲花巷,有名的倒卖古董的地方,相比莲花巷,这一桥头明显是不够看的。

    不过也算是热闹。

    “我都不知道要买什么,林世才你给我参考一下呗。”孙淼小心的看着四周,如果有比较感兴趣的他会弯腰来看看。

    这边的摊主接待人没有多热情,就是有人低头买东西也不管,真正问道价格的时候就报出来,如果是可以还价的话他们会说:“可以讲价。”如果不行的话他们就会说:“实价,没有价格讲。”

    我之前也是个古董废来着,特别是对玉,要是双生在就好了,双生这家伙一对招子特别厉害,能一眼看到好的坏的,就好像我手里戴着的那忘川锦鲤,也是他眼尖从钱老板那里买的。

    我顶多是能帮忙看看成色,是不是真假的,这还是有一定的小技巧的,我当时在范五叔家里住了一阵的时候经常跟着他往莲花巷去,然后看着古董——光看不买的那种。

    “诶林世才你看这个好看吗?”孙淼抬了抬手,我定睛一看,是一个小佛的挂坠,我走过去接过来看了看,小佛雕刻的还是很精致的,但是对着光看已经从中间裂开了,“不要这个。”

    买就买好点的,不然这玉买来做什么?送人没两天就要坏了,不得寒碜死吗?

    “那这个呢?”孙淼又翻找了一下,然后各种的问我,我是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我看上的孙淼又说不合适。

    从桥头到桥尾,我们走过了不少摊位,我心里想着要是下一个摊位还找不到的话我就让他要刚刚那个玉蝴蝶,女孩子戴着也好看成色也不错就是有点贵,这家伙掏不出钱来。

    到了那个摊位,是个颤巍巍的老头子在摆摊,他满头白发,都往后面梳,虽然人是老,但是精神势头很不错,特别是一双眼睛很有神。

    见我们来看他就只是朝我们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时不时抽一口烟。

    孙淼在看的时候我也扫了一眼,突然看见了一个珐琅香炉。

    特别小的那种,只能放在手心里面,估计燃香也就是燃半截,我顺手捡起来凑近了看,通体深蓝色,颜色很润,不像是有年头的东西,倒是像现代的。散发着一股沉香的味道。

    “这东西看着不错啊。”孙淼笑着对我说,然后接过来看,“颜色挺好看的,可惜了木薇不喜欢蓝色。”

    “嗯。”我点点头,“你找到了没有?”我问他。

    “找到了,这个怎么样?我看着个挺好看的。”他说着抬了抬手,是一个浅粉色的挂坠,十分好看。

    里面还有一些晶片,特别简单的泪滴形状的,我赞同到:“就这个了。”

    孙淼笑着问了价格,我凑到了另一边去继续看看有没有我心水的。但是看了之后我又想,看不看我都拿不到,这就是个记忆来着,算了。

    回过头,孙淼已经付好钱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