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克里斯丁
    外国女人见到她弟弟醒了,立刻朝着我感激的笑着,“谢谢你,要不是有你这样的灵丹妙药,我弟弟恐怕就醒不过来了。”说着朝着甜甜的笑着,外国人就是有种族天赋就连外表也是一级犯规的,看看这脸就知道了。

    “不用谢,举手之劳。”还有这厮竟然知道什么是灵丹妙药,虽然这样的比喻用在符纸上不是那么贴切。

    “我叫克里斯丁,不知道你叫什么?”外国女人将还很虚弱的弟弟放在自己的怀里抱着,一双灰色的眼睛十分殷切的看着我,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叫我阿白就好了。白色的白。”我挠了挠头,结果伸手就摸到了小狼崽子的手……拜托,别用这种你好乖我拍拍头的动作用在我身上好吗?我立刻抬头丢了一个菜刀眼给小狼崽子,小狼崽子这厮又用他的小爪子拍了两下我的脑门。

    “你们两父子的感情真好。”克里斯丁笑着说,眼睛弯弯的。虽然她的声音是很好听没错,而且还带着一点卷舌,柔柔和和的,可是我们两个哪里像是两父子了?

    啊差点忘记了,一般人的眼睛是看不出来双生还有小狼崽哪里不同的,以前在异世界的时候小狼崽子就因为长得可爱经常被人抱着,那个古兰抱着小狼崽的时候他的耳朵还不会收回去了,也没人发现不同。

    估摸着这灰色的眼睛也是看不到的,就好像是双生那双诡异的金瞳一样。

    算了在外人面前我也不好多说一些什么,而且这女人虽然胸大身材好脸蛋漂亮还很白,但是该警惕的还是要警惕的。

    外边的雨是越下越大,伴随着雷声震天,竟然还有一些雨水泼进来。我们只好挪动了一下位置,往洞里进去多一些。

    本来在外面就很暗沉的了,现在进去更加是伸手不不见五指,我伸手拍了一把小狼崽子的屁股:“琅东,下来捡一些木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琅东刚刚不愿意下来的,现在一说捡东西他又愿意了,下了来就麻利的往里面去,我有些担心,就跟小铁头招呼了一声:“你看着点我去找点柴火。”

    小铁头嘿嘿一笑,“知道了知道了。”

    小狼崽子走进去一段路,我也跟着进去一段路,路途还是比较远的,至少是看不到小铁头还有克里斯丁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小狼崽子拖拽着一个东西递过来到我的手里,我握着感觉到那手感就是干燥的树。手感上还是很大一棵的,我觉得这就差不多了。

    虽然不知道这树是怎么进来这洞穴深处的,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赶紧回去,这暴风雨淋得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还刮着冷风,光坐着都不舒服了。

    我拉着那干树枝回去的时候发现小铁头跟着克里斯丁有说有笑,克里斯丁也不知道是那个国家的妹子原谅我是个脸盲,对着外国人我很少分辨的出来的。

    “喔,白仔你回来了!”小铁头见我回来殷勤的接过了手里的干树枝,我也不知道这厮现在是吃错了什么药了,竟然那么主动?要知道我们前几次在墓穴里面的时候家伙都是我能做的都我来做的主儿啊比较懒散的。

    看来这美女在前这家伙就是相当的殷切。

    不过嘛我喜欢不起来外国人,我还是喜欢中国妹子。特别偏爱那种江南水乡的温婉的女人,玲珑小巧的一只软软萌萌的,香香糯糯的……糟糕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糯米糕了。

    我在心底笑了一下自己,然后也上手帮助掰树枝,帮着点火。

    其实有那把从日本太君的墓穴里面顺出来的那把刀就行了,几下就能把树给砍断,再加上小铁头力气很大,三下五除二就劈成一段段的备用,小狼崽子十分听话的去给码起来了。

    我看着木柴能一直烧到明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点吃的,我现在感觉饿的头昏眼花的。

    火点上了,热乎乎的炙烤着我的衣衫,蒸发了我一身的水汽,暖烘烘的十分舒服。要不知道之前睡了一觉了我很可能就睡过去了。倒是狼崽子这厮,窝在我怀里就睡过去了,速度倒是相当快。

    “阿白你的小孩和你长得不太像,像你老婆吗?”克里斯丁抱着她弟弟烤火,她弟弟已经醒了,苍白着一张脸,半点精神都没有,十分憔悴。

    也对,小孩被魇着了绝大部分都会生病,去病之后就会健健康浪,并且忘记那些吓唬过他们的脏东西。

    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烧了。

    “嗯是。”我稀里糊涂的给应了一句,然后伸手过去想要探一下克里斯丁弟弟的额头的温度,她条件反射的就直接拍掉了我的手,那声音是真心响亮,我自己都愣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克里斯丁抱歉的朝着我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她的笑容的时候觉得有点假……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没关系,我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

    克里斯丁皱着眉头伸手摸了一把她弟弟,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的弟弟好像很抗拒的样子,没有精神的眼睛对她怒目相对。

    这剑拔弩张的姐弟关系让人看着就觉得很糟心啊……

    “让我来看看吧?”我的体温因为黄金蟒的原因,还有命格改变之后就一直没有热乎过。所以对于感冒发烧的温度是十分敏感的。

    克里斯丁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弟弟给送到我的手中。我伸手探了探他脑门的温度,他没有拒绝我,反倒用灰色的眼睛看着我,这样的感觉真心挺像是小狼崽子的。

    “是发烧了。”我一上手就知道了,“小铁头,你背包还带着吗?”我记得在墓穴里面他带着一个背包的。

    小铁头瞥了一眼,感觉像是在说你是智障吗?你跟了我一块走那么远的路了竟然没有发现我身上没有带着背包?

    我被他的眼神给噎了一下,不禁呵呵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这厮突然就丢过来给我一个小小的四方形的东西竟然还是粉色的。

    我:……

    “你好有少女心。”我反过来一看后边儿竟然还印着一只米老鼠。

    “这是我侄女儿的,她送给我的。”小铁头抬了抬下吧。我“哟呵”了一声,“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还有侄女儿?”

    “好了别扯这些了,还好这东西防水性不对还不碍地方,我就放在工装裤口袋里面了。四颗都是退烧药,小孩一次半颗就好了。你等着我出去等一点水。”小铁头说着就站了起来吗,往屋外过去。

    “你等等你拿个什么玩意儿兜着水啊?”这厮两手空空什么手没有,我心说这家伙不会是想要用手吧?

    小铁头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没有东西装水似得,一拍脑门:“我没东西装水啊!”

    这智商,我觉得他能活下来真是万幸。

    我叹了一口气在自己的身上翻找了一下,实在是找不到东西了就拿着很耐用的百姓公给叠了一个小碗,然后递过去给小铁头:“你注意点儿别被雷劈了,那棱格勒这边雷多过下雨。”

    小铁头身材很壮实,比我要高的多,要不是身上还穿着那件他伪装用的破衣服,还真是跟大壮差不多的身材。

    然而现在他双手捧着个我勉强叠起来的小碗小心翼翼的走外面的样子还是让我笑出声来。

    怎么就觉得那么逗呢?

    他很快就弄了小半碗的水进来了,我不是那么喜欢留指甲的人,所以要掰断这药有点难,而且这药也不知道这厮在哪里买的圆溜溜一个,我干脆就递过去,“乖,自己啃一半。”

    小孩皱着他的眉头,小心翼翼的啃了一口,大约是苦的很,他张嘴就想吐出来,被我急忙一口水灌进去,他傻眼了就吞下去了。

    我心满意足的把百姓公放在一边,“你们待会哪个口渴了就用来喝谁,不用客气啊。”

    小孩愤恨的看了我一眼,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上帝保佑,你们会有好报的!”克里斯丁这样说着,伸手要接过小孩,小孩却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不出来,还把小狼崽子给挤到一边去。

    还好这小孩睡觉的时候就是特别踏实的那种,除非是他很敏感的东西,不然他不会醒,也没有什么起床的脾气,不然要是两个小孩掐起来了遭殃的肯定是我。

    “没事,琅东身体热乎,让他给你弟弟捂一下,发一下汗就好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将琅东挪过来一些,正好和小孩挨着,两个小孩差不多一般大,长得又挺像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双胞胎呢。

    克里斯丁朝我笑了一下:“那就只能这样了。”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吃力,就靠在了身后的石块上,石块的冰冷冷的,让我无端端打了一个哆嗦。

    “对了你弟弟叫什么?”知道了姐姐不知道弟弟名字也说不过去。

    “大卫,叫做大卫。”

    我:……

    一说到大卫我就想起了那尊很有影响力的裸男雕塑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