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老铁头?小铁头?
    我也顾不得烫嘴,吹了口气就往嘴里面塞,然后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还真是被躺着了。

    幸好吐出来快,就是吐的时候没注意直接砸在了老铁头的脑袋上,老铁头浑然不觉的烫……不能啊,这肉都能烫的出个泡来了,这掉在了老铁头头上怎么他就不觉得烫呢?

    大约是老铁头看我站着就不动了有些奇怪,抬头问我:“白仔你怎么了?怎么不吃了?味道还不错的。”

    我砸吧砸吧嘴,感觉没吃到的那块肉的口感口味还是不错了,至少不会腥,而且我也因为太烫了及时吐出来了并没有烫得很严重。我记得以前我喝汤的时候太着急了烫着舌头了,那时候吃什么都没味道十分痛苦。

    嗨,扯远了。我现在比较在意的是老铁头的脑袋,“你不觉得烫吗?”我直接问老铁头。

    老铁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我,然后又看了一眼筷子夹着的肉,“没呢,不烫了,我刚刚吹了。”

    “我不是说的这个,我是问你你不觉得你脑袋上烫吗?我刚刚一不小心吐了个肉到你头上去……”我略显尴尬。

    老铁头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抖了一下脑袋,接着就把他的假发给给扯下来了……

    我:……

    老铁头:……

    “你之前在范五叔那里吃饭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的头发是真的,那么狂放不羁,看看你的络腮胡……”我突然感觉一头毛刺的老铁头有些难接受。

    “其实络腮胡也是假的。”说着老铁头就上手撕掉了脸上的胡子。

    “我操……”即使是见过那么多鬼的我仍然被惊出了这两个字来。

    “其实脸上的皱纹也是假的,贴上去的。”然后这厮就使劲的搓,搓,搓,搓掉了脸上黑乎乎的东西来,我的个乖乖,看看着年纪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以前我就觉得中国的美图够男人吃一壶的了,没想到你还会失传已久的易容术啊?佩服佩服。”我啧啧两声,老铁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一笑,“那没办法,要是太年轻了没人跟我下斗。我吃过亏的。”

    “但是范五叔说你是经常下斗的……”那时候还说是他的朋友来着。

    “其实老铁头不是我是我爸。”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

    “那你来是做什么的?”我不禁扶额。

    “倒斗啊,挣钱啊!”老铁头衣服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我哦,我叹了一口气,心说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了都会实力抨击人了。

    “你是不知道啊白仔,我顶着这头浓密的假发热的脑袋都要冒烟了,要不是这边凉快点我恨不得把假发给丢了,等你们问起来的时候我就说我这头头发都给剃光了。”这娃子啧啧两声,伸手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自己的毛栗子,看起来是十分满意的。

    我借着灯光才发现这厮的毛栗子染了色,就跟个菠萝似得……

    “那你什么时候倒的斗,不像是生手啊……”看这厮熟练的样子。

    “我三岁就下斗了,五岁就在斗里混。十岁开始探墓,不过我爹说我还不是很溜。”那娃子嘿嘿一笑,又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看来这厮很喜欢摸自己的脑袋。

    “你爹是老铁头,那你是小铁头了?”不然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着也没办法说是老铁头吧?

    “对对,他们就这样叫我的,我叫铁木,他们都叫我小铁头,白仔你就这样叫我好了。”小铁头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把一块蛇肉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笑的有些傻缺。

    看着这厮不靠谱的样子我就想起了找小孩,只不过找小孩跟这家伙的区别只有年龄,反正一本儿的都是那么傻缺的。

    我喘了口气,蹲在旁边用着那双玛瑙筷子和青花瓷碗继续吃这蛇肉,这蛇肉是味道挺不错,我想着要是范五叔能来肯定做的跟下馆子似得。

    我和他还有琅东三个人一并干掉了这条蛇,最后煮出来的汤汁儿都被琅东和小铁头给喝光了,暂时感觉到肚腹饱胀。

    “吃饱了又累,不吃又累感觉人生一点意思都没有。”小铁头打了一个饱嗝,看慕言就知道他属于那种吃饱了就想睡觉的类型。其实我自己也是很想要睡一会的,刚刚在那通道那里的时候我虽然睡了一会,但是这会还是犯困了,于是我寻思着跟这厮打个招呼互相照看一下。

    “老铁头,不,小铁头,你困不困?”我一时没有改过口,一张嘴就顺着叫了声老铁头。小铁头嘿嘿笑了,“现在不是很困。”

    “那好,我就先睡一小时,待会换你来睡,我守着,怎么样?”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我这手表是之前在黄金屋那边捡到的,简直是水火不侵,外力不坏,而且材质特别好,看起来也十分高档,最重要的是:合适我。

    我回来那么就就戴了那么久,也没见没电过,到了大晚上的那些个数字还会有流光出现,所以就是再黑我也能看清楚时间。

    “那成吧,我掐着时间算。”小铁头点点头。

    “不用,我有表。你就看着,别想顺走了啊,握着表忒贵了。”我看着明显变得不靠谱的小铁头警告道。

    小铁头震惊着一张脸:“白仔我在你的心里面就是这样一个狡猾无比的人吗?”

    我赶紧伸手摁住他的脑袋,“不没有,你跟狡猾沾不上边,没那么聪明。不扯了真的要困死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头一歪酝酿一下就睡过去了。

    其实我睡得不是很舒服,我总觉得这里有东西在看着我,用那种阴测测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自那次从异世界回来之后我的六感就准的爆棚了,脑袋虽然是很疲惫,可是下意识的就做出了清醒状态,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发现正前方有一个绿油油的人影,正躲在阴暗的地方看着我,站在我电筒照不到的地方!

    我勒个去!这什么鬼!小铁头呢?!

    我被那东西的眼神给惊着了,立刻就找小铁头去,发现这厮靠着我的大腿睡得正香!

    娘的我到底是怎么了才会觉得这家伙很可靠?!简直连找小孩一丁半点都比不上啊我去!这厮是怎么在那么多次盗墓之中活下来的啊我去!

    我一巴掌就糊在了他的毛栗子上,他立刻惊醒,茫然的看着四周,嘴里喃喃自语道:“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吗?”

    我当下立刻就翻了一个白眼,瞧瞧他再瞧瞧眼睛亮的惊人的琅东,就知道这厮比不上小棉袄来着。

    “赶紧起来,你看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我一把把他抓了起来,小铁头懵逼的看着前方,使劲睁大眼睛,“好,好像是有一个人啊……我操怎么会有人啊?”他伸手抓住我的手腕。

    “所以为什么你会害怕,你不是三岁就下墓了吗?怎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我十分鄙视的看着他,他尴尬一笑,脸上没擦干净的那种“皱纹”糊着十分丑。

    “这不是墓里面见得都是死人嘛……”

    所以说你从来都没有见过粽子跳起来了?这还真是幸运到了极点了。

    “先起来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总之不会是活人,不然怎么一身绿油油的。

    不过这厮好像十分畏惧光,手电筒照着的地方他都不会踏进来半步的。这倒是给了我一点时间去观察四周。

    我看了周遭一眼,发现刚刚那被我合起来的棺材已经打开了,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后半部分,已经不见那太君的尸体在里面。

    我操难不成这日本鬼子复活了?!

    我震惊的吞了一口口水,里面蹲下来把地上的日本刀给捡起来,我们吃蛇肉的时候在棺材顺出来的,就担心之后有什么血尸那种情况,我也算是有一把趁手的武器来着。

    没想到现在立刻马上就派上了用场了简直了……

    我二话不说就把刀给抽了出来,斩了两下空气,十分重手,还有破风声,看来是一把很不错的刀。

    那东西依旧是阴测测的看着我这边,我时刻注意着他,手里握着军刀,他突然就暴起了!脚上一动,就把地上我们之前不吃的那烂掉的蛇头给踹了起来!

    我的心里立刻冒出两个字来:糟糕!

    果不其然!下一秒那蛇头就撞上了吊起来的手电筒,小铁头也没有绑得多文档,手电筒立刻就被烂蛇头给撞了出去,摔到了地上闪烁几下就灭了。

    灯光一灭,那边那个太君瞬间就朝着我的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还好我的眼睛不寻常能看到他,立刻挥动手里锋利的日本军刀!

    他的速度也不慢,竟然硬生生的就转了一个弯,我没有给他机会,立刻就迎了上去,扬着手里的刀朝太君砍了下去!

    “噗嗤!”一声,这次我的刀子很顺利的就砍掉了他的一只手臂,那手臂是干巴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液体流出来,我心说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这东西已经是干尸来着。

    我还想再接再厉来一刀子的时候,那太君的身体陡然扭曲成一个不可能的姿势,紧接着他突然就跳了起来,趴在了天花板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