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捡回一条命
    “妈的,赶紧跑!”我一把捞起了狼崽子就往我们刚刚门的方向过去,那些血尸可没有刚刚在沼泽地上遇见的好对付,一个个的跑的飞快,我看着就觉得害怕。

    他们一共有十来只,踩在地上就是一个血红的脚印,还冒着“滋滋”的仿佛烤肉的声音来,惊的我基本基本上跑得跟刘翔似得那么快,只是到了门那边的来时候我就傻眼了——这门竟然打不开了!

    我操要有两三只血尸暗搓搓的挡在了前面!我心里大骂了一声娘的然后立刻回过头去,瞅着血尸少的地方钻过去,一把把狼崽子往我身后一抛,然后迅速的抽出了四张百姓公来!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我用最快的速度口齿清晰的念出九字真言,待我吹了一口生气和沾染上一些唾液之后,符纸立刻燃烧起来,从中冒出就四根锁链来,立刻缠绕住了跟前的两只血尸!

    只是可惜的是这血尸不是鬼。血尸本来就没有魂的,凭着一口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怨气支撑着身体,常年累月因为怨气太重了导致身体变成了这也样子,只要沾染上一些,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会化作一滩的血水腐肉。

    我这也是在范五叔家里玩的时候无意中翻看了他的日记本给翻出来的。这可是得到允许的。范五叔早些年做倒斗的时候去的地方非常多,所以见识的很广,这其中就有十分详细的描述的血尸的那一篇章,整整花了三十多页的墨水来着。

    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就知道了这东西究竟是个什么。

    我百姓公的锁链只能维持一分钟左右,但是这是对于鬼魂而言的,在这血尸面前竟然不堪一击,我又立刻掏出了百姓公,一张业火符,但是业火符却完全不奏效。

    娘了个芭芭拉的,今天的运气是背到姥姥家去了,一个两个的都没有用,我都要怀疑我老薛家的符纸是不是治不了这些歌鬼怪了!

    既然没办法了解决他们,那么三十六计走位上计!

    我一手夹着狼崽子往就跑,朝着那些血尸刚刚坐着地方跑,他们那群家伙都追在我后边跑,跟着我要吃我血肉。其实我的心已经跳的是非常快的了!因为只要给这血尸追上哪怕是碰一下指甲盖都好,都还立刻化作一滩腐肉,我现在还不想英年早逝!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我跑过了那排椅子的时候发现有一道门帘,被风吹的飘飘悠悠的,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就这那门帘就钻了进去,进到了里面的时候我就懵逼了——一座小山似得皑皑白骨!

    其他的一点颜色都没有,就是白茫茫的一片,白骨山旁边有两道门,一道上面画满了花,一道上面什么都没有,正中央处往上看,我看见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我吞了一口口水,一瞬间竟然忘记了动作,等那人低头看我的时候,我才震惊道:“琪琪?”

    那女人正是那天和我们一块到格尔木里面来找掌中宝的琪琪,她身上什么都没穿,赤身**的坐在了白骨山上面。披散着瀑布似得头发,看向我的眼神有一丝空洞。

    我一个童子鸡,也没好意思去看女人的裸替,特别还是这么好看的……

    “掰,掰——”糟糕,忘记了还有一只小的,我赶忙伸手去要捂住狼崽子的眼睛,这个时候却扑面而来一阵腥风,本来还在山顶上的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下来了,就在我跟前,脸贴的我含很近很近,带着一种诡异的香味,这香味我好像在哪里嗅到过……

    对了,就在那门口处!

    一瞬间我的脑子处于一种当机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对,被那么好看的一个人靠的那么近靠着,脑海立刻一片空白……

    “掰!”

    小狼崽子十分煞风景的大喊了一声,我立刻从那种璇昵的场景之中醒悟过来,琪琪靠近我的面庞俨然变成了一个没有眼睛嘴巴空洞的血尸!

    我甚至能闻到她嘴巴里面喷出来的那种臭味儿!

    我操!我操!我次奥!

    我保证这将会是我最快的速度来着!跑的很没影似得,就朝着旁边的那门过去!可是没想到的是,琪琪比我更快!一伸手就朝着我的袭过来,我这回躲闪不过去,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我甚至能听见后背的肉在“滋啦”一声想着!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立刻好像沉入了海中一般,透心凉心飞扬……

    这是要我化掉的节奏啊,我要死了,娘的就是我要死了我也不会留下尸体给他们吃的!

    我抱着狼崽子就朝着那个什么花纹都没有的方向跑过去,其实就是这边比较顺路,而且也没有血尸围着,琪琪的速度虽然快,但是我比她更快,几下就到了门前面,狠狠一脚踹了过去,吧门给踹开了,就一头扎进了黑暗之中。

    这边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知道我自己在往前跑。

    这条路出奇的平坦,而且非常的凉快。我刚刚因为那些血尸,所以浑身上下都是汗水,现在给这风给吹了一下,打了一个哆嗦,立刻就感觉神清气爽了。混沌的头脑清醒了一些,我就感觉双腿就跟灌了铅水一样,十分沉重,而且舌头也疼的厉害,一直萦绕在我的鼻子边上的那种味道也没有了。

    我猜想着是不是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冒出来那些白烟的时候我们就着了人的道了?不然怎么会发现行尸了也不知道?

    现在的小畜生们都实在是太过分了,要不是白哥我现在体力不支,一定干死他们丫的,让他们这样折腾我。

    等一下……等下。

    我突然想起我的后背好像是给琪琪一把上糊上了,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来着?刚刚那“滋啦”一声跟煎牛肉似得的声音确确实实是存在的啊……而且范五叔说了只要是戳鞥到一点那血尸,就是看指甲盖,都要变成一滩烂泥的。

    可是那么久了怎么不见我化作一滩烂泥?

    我把夹着的狼崽子放在了地下,狼崽子仰着头看着我,他也是狼狈的很,我虽然看不见他全身,但是能借着他小手电筒一样的眼睛看到他的脸,上面布满了细小的伤口,眼角还有淤青,十分明显。

    我想要伸手摸一摸他的脑袋的,但是又担心自己有什么给传染给他了,那就不好了。

    “喂,琅东,你眼睛好使,帮我看看我后背有没有烂,记得不要碰,懂吗?”因为我根本就看不到后背,所以最好偶的办法就是让琅东给我看看。我又很担心他会乱碰,于是一开始就先说好。

    琅东点了点头,我又嘱咐了一句,才蹲下来撩开自己的后背。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左右的时间,我都想要放下衣服了,他突然间就用手抹了我一把后背,我冷不丁给他高温的手给碰了一下,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不是让你不要动吗!”

    这家伙把我的话当做是耳边风吗?!

    我非常生气,回过头去准备教训他,他抬头无辜的看着我叫了一声:“掰……”

    掰你大爷掰!

    我上手就朝着他屁股揍了两下子,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血尸感染了很可能传染给他了,我的脑袋瞬间就有些发寒。

    “掰。”小狼崽子迈了两步上来,将手递过来给我看,我眯了眯眼睛,发现那上边竟然都是一片鱼鳞还有一些粉色的东西,我吞了吐口口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忘川锦鲤,估计是这东西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了我的命了。

    至于那粉色的东西,怎么看怎么像是让我奇痒难耐的粉虫,可是这粉虫在我后背我怎么会察觉不到?真是奇了怪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算是死里逃生了。

    知道自己不会变成一摊腐肉,我的心情大好,立刻就把背心给脱掉,然后递过去狼崽子,“小心点给你哥我擦一下,把那层东西刮下来啊。”

    狼崽子不亏是吃了我家里面那么多存粮的人,十分乖巧的给我把后背的那层东西给刮掉下来,完全弄好了之后衣服也不用要了。这暗道里面是冷的要死,我摸索了一下,竟然也给我摸到了一个躺着的尸体。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摸黑就把人衣服给扒了下来,嘴里念了一句:“有怪莫怪”,也不知道哪里是前面哪里是后面就给套上。

    这衣服上身之后至少没有那么冷了,我捂着衣服带着狼崽子小心的往前面去。后面的血尸没有跟上来,我猜想这些家伙是不是没办法从里面出来,不然区区一扇门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他们?

    不过这也有好处,反正不用再被血尸追赶我就觉得很万幸了。

    我和小狼崽子继续往前去,我刚刚跑的太着急了腿有点抽筋,走的也比较慢。这路况前半段挺好的,一直都能往前跑,到后面就好像进了什么峡谷一样,到处都是乱石,而且还很黑,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有什么。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