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金锭子
    蒙毅被业火烧得只剩下骨灰的地方,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块东西,我眯了眯眼睛,直觉告诉我这东西对我很重要。我立刻催促双生去看看究竟是什么。

    双生搀扶着我走到了你灰烬跟前,一口阴风吹过来,把蒙毅的骨灰给吹得一干二净,那东西渐渐的就露了头角出来,我定睛一看,一块圆润的好像鹅卵石一般的紫色石块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操,这菩萨石啊!”范五叔曾不欺我啊!我本来都没有想过会拿到菩萨石的,心说这一定会需要多点的功夫的,只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块就到手了!

    双生扶着我弯腰把那冷冰冰的菩萨石给捡起来,拍了拍上边的灰尘,然后递过来给我。我激动的伸手握住了那菩萨石,不自觉的就笑了出来,“这一趟还是有收获的,也不枉我现在半身不遂的模样。”

    我嘿嘿一笑,把百姓公里面多余的东西都给丢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菩萨石给装回去,我都已经想好了全阴体质的极端就是全阳体质,多好的命格!至少不会像现在那么倒霉啊!

    自从改了命格之后我就做什么都不得劲,总是会有倒霉的事情发生。我都要心塞死了。只要体格换了,我就是无比阳光阳刚的男子汉了诶嘿嘿……

    想想都好激动啊有么有?

    贴身放好了百姓公之后我在双生的搀扶下从蒙毅的棺材里面钻进去,临走时还顺了不少的宝贝,不要白不要啊,都到这里了,还不拿点东西做补偿怎么行?再说了都是秦朝的啊,多值钱?!

    因为之前走过来这里了,双生记忆力又好的很,花了一些时间,我们很快就从这里出去了。

    出到外边是凌晨时分,双生带着我找到了临近的一户人家,比较朴素的,家中只有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小孩,当时敲开门的时候,老太太还是十分警惕的,但是看着衣衫褴褛的我们,,就有些心软,放我们进来了。

    我身上都是伤口,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老太太老伴的衣服,虽然有些大,还有一股子霉味儿,但是还是可以穿的。

    我身上的伤被老太太瞧见了,她立刻就去捣药给我敷上,嘴里说着都是藏语,我根本就听不懂,倒是那个小孩很激灵,普通话也很标准,给我们做了翻译。

    小孩顶多**岁,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着就很讨人喜欢。我有了一些力气之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问:“你叫什么?”

    小孩笑着眼睛弯弯的,“依玛。”

    感觉跟女孩子名字似得。长得也像女孩子,挺好看的。看来长大了之后也是祸害妹子的一把好手。

    因为我的身体问题,我和双生在这里呆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和依玛还有老太太混熟了,也知道他们家的一些情况。比如依玛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啊,家中只有老太太和依玛,老太太的丈夫已经过世了之类的。

    窥探一个人的生活是不好的,但是我觉得融入一个人的生活是很棒的。

    只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又修养了两个星期之后,我的身体已经好的不错了,才跟着老太太道别。临走时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翻来覆去的找出来的我们在蒙毅的墓里面顺出来的东西,弄出了三个沉甸甸的金锭,给依玛塞过去,告诉他我们走了之后才能给他奶奶。

    主要是我担心老太太不敢要。

    那金子是双生给处理过了,要不是没有现钱,我都给他们钱了。

    走的时候老太太还给我拿了好多的牛肉干之类的,吃饱喝足才让依玛带着我们去镇上的。走到半路的时候我们就让依玛回去了,路途实在是太远,他一个小孩子就是再激灵我也不放心。

    依玛很听话,点了头就回去了。而我们则是朝着镇上继续前进,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手机还在身上,就是这边没有信号,想要打个电话都做不到。

    我到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因为这三块金子卷进更离奇的事情之中……

    番:

    依玛送走了薛少白和双生两人,小机灵鬼就趁着天色还早挖了一些药材回去,他跟着他奶奶在一起久了,所以也很能辨认药材。

    正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挖着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暗了下来,他一愣回头看见了几个人,都是穿着黑色运动服的。

    常年在这朴素的地方的依玛,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不危险,只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来人。

    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白皙的女人笑着上前来:“小弟弟,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这里?爸爸妈妈呢?”女人说话是用的藏语,依玛觉得很亲切,虽然说的不是很正。

    他一字一顿的用普通话爆了家底:“家里只有奶奶和我。”说真的这小孩要是遇上坏人了死一百次都不奇怪。女人笑着伸手摸了摸依玛的头,“阿姨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依玛点点头,也跟着女人笑。

    “这段时间有没有陌生人进山啊?”女人问。

    依玛立刻想起了那两个哥哥,穿着破破烂烂的,但是他们不算是陌生人,住了好久了好给他平安符,于是依玛摇摇头。

    女人继续笑着,“没有陌生人,那见过奇怪的人吗?”

    奇怪的人?

    依玛皱着眉头想,还是摇摇头。那两个哥哥不是奇怪的人,相反还很有意思,还教自己功课来着。

    “好了雪丽,要是问不到什么就直接进山。”女人后边的抽烟的男人开口说道,他戴着一副墨镜,出了露出来叼着香烟的嘴巴,浑身上下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压根看不出来长相。

    依玛好奇的看着他,想起了那天奶奶也是这样包裹着阿白哥的,不禁就笑了出来了。

    雪丽看着他笑有些敏感,立刻问:“依玛小朋友你笑什么啊?”

    依玛嘿嘿笑着,“这个大哥哥好像阿白哥喔。”

    雪丽眼睛微微眯了眯,“阿白哥是谁啊?”一说起薛少白,依玛就多话多了:“是个很厉害的哥哥,教我做功课,还会很多奶奶都不会的东西!还有平安符!”

    “平安符?”男人旁边的站着一个瘦弱一些的人,他白的可怕,嘴角带着一丝笑,走了过来,“能给我看看吗?”

    依玛立刻重重的点头,然后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根红绳子,连着一个塑料包,白皮男人接过那塑料包,从里面掏出了那黑色的符纸来,只是简单的几下就把符纸给拆了,看的依玛眼睛立刻睁大了。

    “为什么要拆开!”依玛心中十分愤怒,像是发怒的小狮子,白皮男人的手飞快的把拆开的符纸给叠好了回去,递过去给依玛,“对不起小朋友,我就是很好奇平安符究竟是怎么画的。”

    依玛气鼓鼓的将那平安符贴身放好,对那几个人的好感度也刷刷刷的下降了,根本就不想跟他们再说话。拿着自己挖的药草就要回去,刚走几步就被那个漂亮的姐姐给拦住了。

    “依玛小朋友,我还能再问一些问题吗?”

    依玛皱着小眉头,不情不愿的点头,“你问吧。”

    “他们有没有留下什么?”

    依玛点头,想起了那三个金锭子。“那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吗?”女人的笑很有感染力,依玛只是个小孩,根本就招架不住。

    然后带着三个人就往自己的住处去了。

    他们花了一些钱,拿走了其中一个金锭子。虽然依玛和他奶奶都不是很愿意,毕竟这是薛少白给留下的念想,但是他们说他们认识薛少白,和他是好朋友。这次就是来**旅行的时候失散了,一直找不到人,他们很着急。

    还说他身上标志性的物品就是这个。依玛还有他奶奶都是淳朴的人,而且是一老一小,根本就没有什么警惕性,只是几下,就被骗的团团转了。

    他们从热情的依玛家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差不多下山了。两男一女走在那条路上过,回头看了一眼峰峦叠起的罗汉山。那一直笑着的雪丽哪里还有那副甜美的模样,换上了冷冰冰的脸,看着自己手心的金锭子,“上头说要找的人,就是这个了吗?”

    “嗯。”蒙的严严实实的男人点了点头,“赶紧的用这个找出他来,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但是多个人多份保障。再说了那地方不是那么好去的。”

    “这活就交给我吧。”白皮男人接过了雪丽手里的东西,然后闭上了了眼睛,又睁开,好像过电影一样看着,雪丽他们是看不见什么,但是男人是越看越震惊,最后竟然把手里的金锭给丢了出去,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阿玉你怕个什么劲,把重要东西都给丢了。”雪丽啧了两声,捡起了地上的金钉子,那个白皮的男人缓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你们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雪丽和男人都愣了,“喂,不是吧,就这几下子你就懵逼了?”

    那个叫做阿玉的男人摇摇头,“或许这次上头让找这个人,是对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