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回来
    &nb

    &nb

    &nb我的话一出,戚宏敏和薄书欢都顿了一下来,特别是戚宏敏,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之后一想,就又明白了。我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

    &nb“我不会独吞菩萨石的,你们不用那么担心。算了,我就说穿了吧。我朋友告诉我,他们要倒斗,去找钱花,那是个大斗,所以很可能有菩萨石。你们几个之中就薄书欢和西猜有点能耐,会用降头术养小鬼。但是我心里想着,毕竟是中国墓,所以还是我和双生去最好。”

    &nb我吐了一口气,觉得真他妈憋屈。娘的虽然这全阴体质是给我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但是就是没有我也不会因为全阴体质挂掉——有可能挂掉,好吧。

    &nb我觉得我很生气了。

    &nb“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要是我想要独吞,我刚刚就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我撂下一句话,转身就离开。我薛少白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没有想要贪图别人的意思的,每个人都是有原则的,脾气好不代表不会生气发火。

    &nb我气冲冲的出门的时候,双生正好带着西猜进来,双生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的不对赶忙问道:“阿白,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nb我看了一眼西猜再看一眼双生,直接拉着双生走,“那菩萨石我们自己去找,爱怎么样怎么样去吧。”我冷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向前去,即使我的腿脚还是有些发疼。

    &nb回到那房间我立刻就把东西给收拾好了。双生就在旁边帮着收拾,一句话也不说,我越想越心塞,把手上的衣服一甩:“双生!我是那种人吗?啊!”

    &nb双生摇摇头。啧,他都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心里好受得多了。

    &nb我东西不多,收拾完了之后就出门,没想到顶着戚宏敏壳子的薄书欢就站在门口,我想要很言辞的跟她说让她让开,但是一想到她其实是个女孩子我又开不了那么强硬的口。

    &nb“阿敏这个人是很多疑的,但是他没有恶意。”薄书欢说着递过一张黑色的东西,“他说需要一点什么就刷这个卡,没有密码的。这次凶险,你们注意安全。我们等你回来。”

    &nb我脸色稍齐的接过来黑卡,掂量一下轻飘飘的重量,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了,但是我刚刚那么凶狠的将人数落了一顿,让我换个脸去对着人——做不到。

    &nb“好了,时间不等人,我们这边已经给你交了专机,直接登录就好了。西猜会送你们过去。”薄书欢冷着的一张脸带着些许笑意,这人笑起来很好看的,就是总是喜欢冷着一张脸,简直就是双生的翻版。

    &nb我拎着狼崽子,和双生下楼去,西猜已经在那里了,唯独不见傲娇敏。算了,反正这厮应该也被我刚刚的话给噎得厉害,我抬头朝着他的房间门看了一眼,没想到戚宏敏那厮瞧瞧的开了一半的门看着我们,好像是见到我们看过去吧,他立刻又关上了。

    &nb我心里乐呵了一下,但是没有显山露水,让这厮心里难受去吧,谁让他刚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简直活该。

    &nb我把狼崽子塞进自己的衣服里面,和双生还有西猜两个人一块上了车。“我刚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听你们的话来说,应该是十分艰难的事情。希望你们平安无事的回来。”

    &nb西猜说完就不说话了,一路上我们都十分安静。一直到西猜把我们送到了机场里面去。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我和双生两个包机的手就感叹这有钱人的人生就是棒棒哒。

    &nb北京去福建飞机快的多,三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到了福建厦门机场。下了飞机之后我才想起我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刚刚也没有提前问范五叔地址,现在好了懵逼了。

    &nb而且厦门的三四月和北京的三四月差的太多了,我身上穿着的羽绒服把我都捂出汗来了,我赶紧脱了缠在腰上,然后掏出手机来范五叔打个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阿白?”

    &nb“是我是我,五叔,你们在哪里呢?”我赶紧问道。“在福建啊,怎么了?”范五叔应了一句,我当然知道你在福建啊……究竟福建哪里啊?

    &nb“你们到福建来了?早说啊,我去接你们啊,但是现在都几点了?”

    &nb范五叔这样一说,我才抬头看,已经是披星戴月的大晚上了,我赶紧看了一眼手表,都八点半了。看来是我马虎了。

    &nb“我们现在在厦门机场,要不先找个酒店住着,等你明天来接我们?”我问道。“你成,你们两个小心点。”范五叔肯定是那种暖男,可惜我不是女人不然要找男人应该也是找他那种的。

    &nb当然最好的选择就是我这种的啦,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要上进心有上进心,高富帅我自己都占了两个了。

    &nb我暗搓搓的想着乐呵呵的笑。笑完了之后我也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跟双生去开了一个酒店,因为手上有黑卡的缘故,所以我专门挑五星级酒店住。

    &nb开好了房间之后我和双生去买了一些换洗衣服。因为福建这边是在是太热了。南带着一种潮湿,闷热,不知道有没有回潮。我以前住的地方就会回潮,回潮天地板墙壁都是湿哒哒的。

    &nb毫不手软的买了一些又贵又好的衣服,一想到范五叔给我装的那个逼,我想着风水先生那种仙风道骨的,自己不能不沾边啊,不然肯定会被轻视的啊。

    &nb这样一想我就干脆买了几套昂贵的中山装。黑色的没有多余的装饰那种。

    &nb毕竟中山装是国服嘛。

    &nb买好东西我和双生就回酒店睡了一觉,睡觉之前跟戚宏敏那边通了一个电话,告诉一下他们我们的行踪。

    &nb第二天六点半左右,我们就被范五叔打过来的电话给吵醒了:“阿白,你们在哪里?我已经到厦门了,接你到我们那边去。”

    &nb我看了一眼外边天才蒙蒙亮,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迷迷糊糊的下去退了房,和双生一块出了门去,早上的风还是很冷的,一口风谁过来我清醒了不少。

    &nb出了门跟范五叔打电话,然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胜利会师。范五叔开着一辆皮卡车,胡茬没有刮,穿着一身的工装服,头发乱糟糟的,但是精神势头很不错。

    &nb“这段时间没见,怎么感觉你白了那么多?”范五叔一开口就戳我痛处。能不白吗?我因为一直受伤养病,基本上都是在家里不出门的,不白才有鬼了。

    &nb我心中腹诽了一句,但是仰头是乐呵呵的笑,“不说这些了,对了五叔,上次你说我过来你就给我吃烤乳猪的,今天做不做?”我厚着脸皮问。

    &nb自从小檀香说了范五叔给她做烤乳猪,我就心心念念着烤乳猪来着。

    &nb“成啊,现在就去菜市场,还有给你做点海鲜,厦门这边靠海,海鲜味道甜,也好吃,走吧,我寻思着今天出门给你多弄些行头,顺便采购一些东西来着。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早。”

    &nb“哎!好嘞!”我应了一声,立刻屁颠屁颠的跟着上了车。这皮卡车不是那么好,声音很大坐起来也不舒服。估计是那几天坐戚宏敏的车子坐习惯了,所以现在换成别的车子不太适应。

    &nb果然应了那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从俭难。

    &nb范五叔对这里很熟悉,带着我们东拐八拐的就到了一个大型的水产市场。我下车的时候还觉得很震惊,怎么说呢?这市场很大,扑面而来就闻到一股子腥味。旁边连着三个菜市场,应有尽有。

    &nb范五叔应该经常来这里,我庆幸自己今天没有穿那套昂贵的装逼的中山装,穿着一件短袖加个运动外套,都是深色的,脚下穿着一双鞋子也是深色的,双生和我穿着的是一模一样。

    &nb这厮懒得去挑衣服了。

    &nb我们跟着范五叔去买东西,范五叔找的都是经常买的摊位,还没开口呢,人摊贩就认出他来了:“五叔啊?今天想拿点什么?有新鲜的海鱼。”

    &nb我看着那些在水利冒出一个白乎乎东西的螺十分感兴趣,伸手戳一下那螺就会缩回去。大抵是范五叔瞧见了我玩这东西,他问:“想不想吃?”

    &nb“这能吃?”我眨巴一下眼睛,旁边的小摊贩笑了起来:“五叔这是外地的吧?怎么的连花甲螺都没见过?”

    &nb范五叔笑着说:“这两个都是我远方表弟,这会来福建找我玩呢。花甲螺称个五斤。”

    &nb“好嘞!”小摊贩说着一边麻利的捡起花甲螺,我看着那螺软绵绵的吐出来舌头就觉得很有意思。

    &nb接着我们又去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当然我的烤乳猪是最要紧的。买完东西之后,范五叔带着我们兜兜转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停在了一条小巷子前面。

    &nb“下车吧,你们第一次下斗我很担心,带你们去买点行头。”范五叔拔了车钥匙,我们赶忙也跟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