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失踪
    本以为薄书欢那边有西猜他们在会万无一失的,没想到百密一疏。我接到电话的时候睡的迷迷瞪瞪的,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大半夜的薄书欢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阿敏不见了。”薄书欢的声音低沉的可怕,让我整个人一激灵就醒过来了,“你说什么?戚宏敏不见了?”我操,今天都是怎么了,先是苏雀不见,现在又是戚宏敏……

    “肯定是医生叫我走的时候,他被人给带走了。”薄书欢冷冷的说道:“还好我早就有了防备意识。在花来语天天来的时候我就猜想到他们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了,没想到现在这个时代了还有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发生!”薄书欢的声音波动十分大,看样子气得不轻。

    “那你赶紧的查一下他现在在哪里!”一想到花来秋对薄书欢的壳子抱着那样的想法,我就禁不住担心。

    “已经查出来了,定位就在花来秋的别墅里。”

    我操,这家伙已经不是明目张胆两个字可以概括的了。我吞了一口唾沫,“那我们赶紧过去看!”我掀开被子,单手将外套给拉了过来。

    “我们刚刚查到的时候就去了,花来语也给我们检查了一番,但是怎么也不见阿敏,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他们很可能用了什么邪术,我发个地址给你,你赶紧过来一趟。”

    “赶紧发,别发给我,发给双生。”我没忘记自己的手机十分残渣的事情。说完我撩了电话,起来麻利的穿上了衣服,将已经睁开双灰色眼睛的狼崽子塞进我衣服里面,带着就走。

    出去的时候直接敲了麒麟的门,他守着苏雀,“赶紧开门!有情况!”我压低声音叫着。西猜那边我也跟着叫门,他们很快就出来了。

    “出了什么事情了?”一看事情不对,麒麟的频道就被切了,立刻换了双生回来。

    “赶紧走,你看看手机薄书欢给发过去的地址。”我督促到,西猜皱着眉头:“我今天才从医院回来,出事了还是怎么的?”他问我。

    “戚宏敏给花来秋绑架了。”

    “什么?”西猜的表情很震惊,眼睛瞬间就睁大了。我舔了舔嘴巴,“没时间了,咱们赶紧走。他们在花来秋别墅找不见人。”

    我们几个赶紧下楼去,因为大半夜的根本就招不到车,我们直接租了酒店的车子,还好西猜是有钱的有驾照的,火急火燎的开车就朝着地址去。

    苏雀坐在我旁边白着一张脸,她听说是花来秋的家的时候脸都白了,但是放她一个人在酒店我很不放心。现在那几个鬼怪都会入梦了,保不准留下她回来我们见着就得是一具尸体。

    到时候紫猫眼找不出来,线索断掉了,于我们简直就是莫大的损失。

    “别太紧张,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伸手拍了拍苏雀的肩膀,苏雀两只手都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不敢松开,她现在就是一只惊弓之鸟,一碰到关于花来秋的任何事情她都会害怕到不行。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意思的,她害怕的根本是花来秋,那种阴影几乎要刻印在她的心里了。我只能拍拍她的肩膀,也不懂应该说什么。

    西猜的车子开的飞快,我的心是越发的着急并且慌乱,我在心里祈祷,戚宏敏千万千万不能出事。

    我们赶到地方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三点左右,天黑的很。这边的灯散发出来昏黄的光芒,将灯光下边儿的人影子拖拉得十分修长。

    车子还没停下来,我就把眼镜摘了,这别墅顶上是一片浓的化不开的阴气,好似天空要下雨了一般。我再看房子的朝向,心中一惊,住在这里的人是想早点死呢还是想早点死还是早点死?

    这房子外观布局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东南西北分别种植了一棵李子树,从前就有一句老话: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这李子树一般不种植在家里的,招阴纳垢最厉害就是李子树。

    以前我就说过,门口的朝向是最重要的。有时候房子起好了,大门都不一定能做好。让风水师来看日子,什么时候动工开多大,都有严格要求。特别是这种大房子。一不小心很可能会变成阴宅。

    住在这地方的人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什么状况给哄骗来的,要么就是觉得自己阳气重来找女鬼艳遇。但是住在这里,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难怪薄书欢会找不到戚宏敏,这地方阴气密布,差不多形成了我之前用百姓公摆出来的聚阴阵,可能过不了多久这房子都要变成时有时无的幽灵房。

    西猜把车子停稳当了,我拉着苏雀的手下了车,“你挽着我,别走丢,三角符带着吗?”

    苏雀深吸一口气,煞白着一张脸对着我,说话都要很大的力气一般:“带了。”

    “带了就好,千万别丢了。”我伸手将口罩给拉上去,圆框眼睛别在口袋里面,带着苏雀到昏黄的路灯下面。

    薄书欢在我们刚刚开车过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现在正一脸憔悴的看向我们这边。“来了?”这是她第一句话,“这宅子一定是有问题的吧?我去拖住花来语,你们从后门进去,我已经给做好手脚了。”

    我点点头,跟双生还有西猜说了一声,他们就负责混淆视线,而我必须带着苏雀,不然我不放心。我们躲再暗处,看薄书欢再一次敲门。三更半夜的就是花来语再优雅彬彬有礼,也不耐烦了。

    两个人很快就争执了起来,甚至肢体接触,后来花来语被薄书欢一个过肩摔直接摔出两米远,花来语火了,擦了擦脸直接扑上去和薄书欢厮打起来!

    没想到薄书欢虽然是个女的竟然那么能打!然而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我赶紧瞧瞧的绕到后面去,双生帮我做掩护,到了一处之后我们分开,三个人从不同的地方进去,就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

    苏雀是女孩子,但是跑起来一点都不慢,尽管她现在已经害怕的不行了,抓这我的手基本上都砸发颤,但是这小妮子一句话都不说,咬着后槽牙一直在坚强着。

    我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推开了毫无防备的后门,苏雀突然拉住我,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我赶紧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她指过去的方向看,发现有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只有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特别亮堂!

    我心中一惊,赶紧拉着苏雀往后退,苏雀惊忙的靠近我,附在我耳边小声的问:“白哥,这,这东西是和我室友想一起要害我的那个。她们,她们找来的帮手!”

    “别出声。”我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让她安静不要惊慌。那东西的手脚好像有些弯曲,感觉被人打断了一般,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我只能看见他一个影子,还有裂开的嘴巴,白森森的牙齿。我伸手抽出一张百姓公拽在手中,嘴里喃喃念着:“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今!”我刚将符纸凑唇边含着吐出一口生气和唾液,那东西突然就窜到了我面前!

    我身边的苏雀惊叫了一声,下的差点就要松开我的手跑掉,我赶紧伸手抓住她手腕将她带到我的身后去,一把将符纸抽出来,符纸瞬间“哗”一声燃起,这一道亮光让我瞧清楚了那东西的脸!

    已经被毁容的很厉害了,感觉像是被烧伤一样,两只眼睛暴突,嘴唇也被烧的没有了,脑门上更是精光!浑身上下都披着一层黑炭,他好像特别怕火,立刻后退了去!

    我哪里会给他机会?手中的符纸化作四根锁链,朝着他缠绕过去,我立刻又抽出一张百姓公来,用手飞快摩挲一遍,确定是业火符之后立刻单手持符纸在前面,“火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一声出来,一道火光朝着那男人烧了过去,那鬼魂尖叫了一声,想要逃脱却做不到,被业火包裹的严严实!

    其实我这个业火要烧灭鬼魂是没可能的,因为每一个鬼魂都有轮回转世的权限,就是不能轮回也是判官阎王的判定,我们这种走阴阳的人只能耍一些小滑头,抓住点漏洞去吓唬吓唬鬼怪罢了。

    我又抽出了三枚符纸,念了一句:“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符纸窜出去,将那男魂给缠绕起来,最后裹成了一个球状。

    这个时候我的业火符还没烧,后院一片都是火光四射,其实这跟3d没什么区别,反正是烧不到人花花草草也不会烧到的,就是看着很可怕而已。

    我拉着苏雀往收了的那个鬼那边走,苏雀一开始很惊恐,“这火还没灭呢!”

    “没事,烧不到人。”我拉着她的手腕往里面去,苏雀靠近了一些感觉确实不热,才放下心来。我捡起地上的那个球,想了想,拍胸口前面鼓起来的衣服,琅东慢吞吞的冒出个脑袋来,苏雀惊呼了一声:“他怎么在你怀里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