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楼1
    &nb

    &nb

    &nb.“这地方好大!”麒麟小小的感叹了一声,上来就跟我扑闪着双眼睛,我一把把人给推旁边去,稍微压下一点眼镜儿,发现这地方果然也萦绕着一丝一缕的黑气儿※%桑※%舞※%小※%说,.学校也不是什么纯净的去处,特别是大学,这样三流的烧金窟,简直就是怨气横生的好地方。

    &nb我把圆框眼睛给推上去,那一丝一缕的黑气立刻消失不见了,剩下的是窗明几净的学校。我们走到教学楼下边的时候,戚宏敏突然指着这教学楼,笑着说道:“这地方是一点都没变,你们看看这瓷砖的颜色,那年新起这幢楼的时候,这瓷砖还是我挑的呢!有眼光吧!”

    &nb我不知道这烂大街的纯白色瓷砖有什么好炫耀的,如果你能指挥人师父把这瓷贴出来一朵花儿,我就觉得你是真了不起了。我在心里暗暗腹诽。戚宏敏兴奋的继续指着教学楼,“我告诉你们,我自己还有一个奖牌在二楼楼梯角呢!咱们赶紧的上去看看!”

    &nb这厮简直就是个是行动派吗,说什么就要做什么,一转身就上楼,结果因为太兴奋,根本就忘记看身后有没有人,就冲上去,当他发现有人要刹车的时候就已经撞上去了。“阿敏。”担心暴露,薄书欢都是叫戚宏敏阿敏来着,他里么上前去把人从对方怀里拉出来,戚宏敏用力过度,被撞的头昏眼花。

    &nb大约是额头疼,她皱着一张脸两只手捂住了红了一片的额头,这小模样意外的还挺萌的。是个男的都会觉得心软,可惜我们这一票都知道这厮是个男人,而且还是玩女人无数的男人,现在不过是占了人薄书欢的壳子罢了。

    &nb“同学,没事吧?”醇厚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的眼神这才从戚宏敏的身上转移出去。发现是个穿着时尚的男人——看着二十三岁左右,脸还比较嫩,斜着嘴角一脸邪气,跟戚宏敏原来的壳子有不遑相让的气质。就是那种透着玩遍所有美女的那种痞气。

    &nb我记得戚宏敏说大是个贫富分化很严重的学校,分成两个校区,这边算是有钱人的地方来着。戚宏敏捂着脑袋,因为身高差的缘故抬起脸看那个男人,狐疑的打量了一番之后,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还朝着这厮笑了笑——麻辣鸡的挺可爱的那种。

    &nb然后就被薄书欢黑着脸拉回来了,我们靠得近的能听到薄书欢贴近的略带警告的声音:“别用我的脸做那么奇怪的表情。”戚宏敏这厮非但不听,还对着薄书欢笑的更可爱,“我这样你喜欢吗?”要是在外人眼前这样完全就是小女友撒娇,然而我们几个大男人齐齐发了个寒战。

    &nb这家伙有时候真心是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啧!

    &nb“同学是新来的吗?怎么没见过你?你叫阿敏吗?”浑身透着要去钓女人的那个男人上前笑的一脸和煦,简直要把北京隐藏在雾霾底下的太阳给比下去一样,那么灿烂那么暖男。戚宏敏的眼睛眯了眯,回答道:“嗯,我叫阿敏。”“我叫花来秋,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nb我:……

    &nb薄书欢:……

    &nb戚宏敏:……

    &nb“喂,薄书欢,你被搭讪了。”我凑过去隔着口罩,低声的给人说道。薄书欢的脸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这会更是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她上前一步,直接将自己的壳子护在身后,因为薄书欢壳子属于那种高挑但是很娇小的类型,戚宏敏的壳子在前面一挡,完全就把人给挡住了。

    &nb“不好意思,阿敏不会跟你做朋友。”薄书欢说话相当冲,我们当然知道他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壳子去结交这样轻浮的男人的,再说了他现在也没心情去弄这些,赶紧的找到紫猫眼是最好的。戚宏敏也懒得周旋了,干脆转身,“走吧,咱们去那边的校区。”他抬了抬下巴,率先走了出去。

    &nb正事要紧,所以还是办正事吧。管他是什么花来秋还是花来冬的,也不管我们什么事情。不过说真的,戚宏敏这家伙的性格不做女孩子挺可惜的,看看人前赴后继的想要搭讪的样子,就知道他市场火爆了。临走时我回头看了花来秋一眼,花来秋和薄书欢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怎么的我想起了那些武打。

    &nb一个眼神里面暗藏杀机,暗流汹涌……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还好薄书欢没有看多久,就一块的跟着一起去另一个校区。“刚刚那花来秋我还真认识人。”走出去一段不见人了,戚宏敏瞥了身后一眼开口。“你的狐朋狗友?”我眉头一挑。“他哥哥曾经是我的狐朋狗友。不过后来我们因为一个女人翻脸了。”

    &nb“那那个女人一定很漂亮吧?”能让你这个花心大萝卜都抢着要的人应该差不到哪里去。“还成吧,你也见过的,就是那个莉莉吧?上次一块去上门找的那个。”戚宏敏一边走着一边说。莉莉?啊有点印象,**就是一张烂大街的网红脸,所以你们为了什么大打出手?

    &nb“我真心不觉得长得哪里有特色了。”我翻了个白眼。戚宏敏轻笑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哪里有特色,就是花来语这家伙什么都喜欢跟我抢,女人也是。我当时觉得不争馒头争口气,就跟他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打起来了。不过后来那莉莉还是送给他了,毕竟卸妆之后把我吓着了。”

    &nb怎么办突然有点心疼起来这家伙了。看看薄书欢这天然原状进口的脸蛋,再想想那些网红脸,立刻就分出来了那个是高档货了好嘛……这人眼睛绝壁是瞎了,真心疼。我在心底啧啧感叹了一声,脚步没有慢下来,跟着一块去另一个校区。

    &nb这里距离另一个校区还是很远的,再加上我的腿脚还没完全好利索,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还特别疼。很快就落在后头,麒麟不放心我一个人,也跟着我脚步慢下来。不多时我们就分成了三批,西猜在中间,薄书欢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紧紧跟着戚宏敏,他们腿脚快的多,走在了前边。

    &nb真正到底另一个校区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都疼的要散架一般。“这学校还真是挺大的。”我摸了一把额头,因为黄金蟒还有全阴体质的缘故,我现在的身体都是偏冷的,很少出汗。然而这一路走过来我竟然疼出来了一片薄薄的汗水。这回果然是伤到了,不然怎么能疼成这个样子?

    &nb“还行吗?感觉怎么样了?”西猜凑过来问我,我摆摆手,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伸手想要摸一摸雪地靴里面的脚背,手还没伸进去,胸口的伤口又叫嚣着发疼,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小心的靠在倡议背上,仰着头,十分难受的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试图让那种疼痛感少一些。

    &nb“我待会慢慢的扶阿白上楼就可以了,你们可以先去找老师聊一下,那孩子在三楼。”麒麟给西猜递过去一张纸条,然后很紧张的看着我,“主人,你没事吧?”也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叫什么,就是一口气憋着,疼的不上不下的,那口气儿淤积在胸口之中,疼的厉害。

    &nb我现在都没办法应答麒麟,不过我知道,这口气儿只要顺下来,肯定也是没问题了。“就让他躺着先吧,他那么厉害不会挂掉的,我们先去办公室问一下他们老师,是叫苏雀是吧?”这厮一点朋友爱都没有——好吧我也不算是他的朋友。我费尽的点了点头,胸口发闷的更厉害。

    &nb戚宏敏薄书欢还有西猜都去了,这边因为是在上课,所以没有几个人。我就靠着座椅,迷茫的看着灰沉沉的天际,麒麟大抵是看见我的难受劲,问了一句:“要不要喝水?喝点水顺顺就好了。我去给你买水?”这可可以有,兴许一口水下去我就舒坦了。

    &nb我立刻点头,麒麟一副大人嘱咐小孩的语气说道:“那你要乖乖的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懂吗?”拜托,我不是三岁了,还有那种无奈的脸色活像八点档里面暗中看着叛逆女儿的麻麻一样。这家伙可能用他那台爱疯又看了什么家庭电视剧了,还很可能是婆媳大战之类的。

    &nb麒麟走了,我就在这里等着。稍微抬头的时候,我的眼镜下滑了一下。啊这栋楼,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多的黑气儿弥漫出来?一大片的黑气几乎要将整栋楼都掩盖住了一般,刚刚还不是这样的,现在突然就变成这幅样子了……有什么东西在?

    &nb我也顾不上胸口发闷的疼,立刻摘了圆框眼睛,急促的呼了一口气,定睛一看,在黑气之中瞧见了一道红彤彤的身影,这身影就站在五楼楼顶上,凛冽的北风刮过来,将她身上的衣衫刮得猎猎作响。我心中一惊,觉察到了什么,立刻拔腿就往楼上去!

    &nb这人是要跳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