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花样秀恩爱
    “震惊又慌张?”

    我磕了个瓜子,没嗑开,直接丢旁边去,又捡起来一个。[   “嗯。”西猜应了一句,继续说道:“后来喔爸爸出了‘门’,我妈妈就在家里,把我关进一个房间里面,灯什么的全部都开到最亮。

    我妈当时是很节省电费的,我还没有见过她这幅样子。我自己心里也有些害怕,

    当时问了我妈一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妈‘欲’言又止,后来干脆摇头,叮嘱我没有她或者我爸爸的吩咐千万不能关灯也不能出来。

    我当时才觉得事态有些严重,心‘乱’如麻。我在房间里面呆着整整一天,看着那个电子表,一直等着。

    等到肚子饿的慌,也没有见到我爸妈回来。我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去敲‘门’,问外面有没有人在,我的肚子很饿,需要吃饭,可是没有人应答我。”

    “你出了‘门’吗?”

    沈千岁小声‘插’嘴,我也想问,所以这会没有瞪眼睛。西猜点头,表情有些无奈。

    “对的,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抗住饥饿,把‘门’开了出去。”“然后‘门’外边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吗?”

    戚宏敏来了兴趣,扒拉着作为就往前靠过去,顺便伸手在我手上抓了一把瓜子,我一看瞬间少了一半,立刻飞过去两个眼刀子。

    他不以为然的撇嘴,自然而然的去抓了一把薄书欢剥好的开心果。这厮还真是个适应力很强的。

    看看人薄书欢,现在只顾着照顾自己的壳子,对于戚宏敏的根本就是草草了事,从昨晚一晚上没睡觉,光顾着监督戚宏敏会不会对他的身体做出奇怪得得事情来看就知道了。

    “刚把‘门’打开,我就看见了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穿着一身白‘色’的衣.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白‘色’,上边儿都是泛黄的,还有大片的青苔。

    看起来就是滑腻腻的。他的头发很长,低垂着脑袋,不断淌着水,我心中一惊,赶紧后退,但是那时候那东西的手一惊刺穿我的身体了,我只觉得三魂七魄都被‘抽’出去了一般,最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种力气,猛的往后边仰,摔回去了房间里面。

    那东西笑着看着我,是那种很渗人很渗人的,他手里抓着个蓝白‘色’的东西,丢进最里面嚼,我觉得他每嚼一次我就浑身发疼。

    我很怕,当时一动不敢动。他一直在笑着看着我,跟我招手。

    后来看着看着,他好像见我不会出去的样子,就不笑了,一张脸表情是冷冰冰的,有点像是搪瓷娃娃,身上还不断的流水,我们这样僵持了一阵子,他慢慢的就消失了。在之后也都没有见过他。”

    “不对啊,故事不应该说的是你的命格被改变的事情吗?这个和你命格有什么关系?”

    戚宏敏按耐不住问了一句,他说话就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音调,因为他习惯自己的声音了,冷不丁的换到了薄书欢的身体里面,声音方面把握不好,说话变得有点奇怪。

    声调是上扬的,比较高亢,然后好像是知道太尖锐了,他有稍微压低一点,这样变成了带着点娃娃音的感觉。不过是薄书欢的壳子,听起来还真是不奇怪……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之前不是说了,那东西吃了一样从我身体里面拿出来的玩意儿,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自从那天之后,我就发烧,后面一整年经常撞邪,再后来我家里人带着我离开了那里,来到了这边,拜师学艺,学会了降头术之后,我的这些症状才好一些。但是后来我因为这个原因,眼睛也变得有些奇怪。

    仔细看人的时候,能够看到人身上的线。也就是命格。当时我就知道我自己的不同了。”

    西猜说完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估计是因为那鬼在他的身体里面留下了‘阴’气,正好这股‘阴’气冲撞了哪里了,于是把他命格都改了。

    “我不想拥有这样的能力,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知道你很厉害,请务必帮我这个忙,拜托了。”

    西猜抓住我的手,‘逼’迫我和他四目相对,我想着那天说要答应他一件事的,现在这件事也没有违背我自己的原则,想想看是可以答应的。再说了我也想把我自己的命格给改回来。

    还有戚宏敏身体,也是因为命格的缘故,导致‘阴’气比较重的薄书欢直接留在了这个身体里面了。

    看来我们四个是必须要合作一把了。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们都默默达成了共识。不过……“那你们知道有什么能够改变命格的吗?”

    西猜:……

    薄书欢:……

    好吧,我算是问错人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恐怕也不会知道的。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靠在了座椅后边,想着遇上这样的问题应该去找谁。

    想着想着,我觉得我找到答案了。兴许可以去问一下碧钏。虽然一开始和她相遇不是很愉快,但是她毕竟是个路子广的,见多识广的,应该能给我们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我在心里敲定了答案,然后就美美的睡了一觉。这一觉睡醒,飞机已经降落了。

    下飞机的时候戚宏敏本来是想要给他爸挂个电话让他派人来接她的,后来发现自己手机不知道丢哪里去了,而且根本记不住他爸爸的电话号码,于是干脆就跟着我们一块搭地铁回去。

    这个时间段,正是人下班高峰期,也是人最疲惫的时候。我们上去占了几个座位。

    我因为身上有伤,被双生拉着坐在了正中央,双生抱着狼崽子坐在我左右,右边是西猜,西猜旁边则是戚宏敏还有薄书欢。沈妖‘精’下车的时候已经被秘密接走了,我们没敢让他的小助理带我们走,就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连累了他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而且这厮有必要去检查一下,他的心脏不知道有没有出问题。

    我们首先是要到戚宏敏的家里去,为了不让房子有贵气,我还要去做一场法事,消除一下那房子的霉运。

    而且有必要跟戚宏敏这厮说一下,这房子的朝向很不错,但是摆设不对,让他哪天给找一下风水师看看,做好摆设,不然白瞎了这么好的房子。

    车子在四平八稳的开着,偶尔会晃‘荡’一下,在这样的频率下,一个人十分容易造成疲惫。

    我自己就特别想睡觉。我们到戚宏敏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双生是个话不多的,西猜不到必要的时候也不会跟我说话,

    戚宏敏这人有时候话很多有时候就是个哑巴,薄书欢就更不用说了,‘性’子和双生简直不能再像,剩下我一个想说话的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找谁开口。只好憋着。

    又到了一站,车上突然涌上来不少的学生还有上班族,还有一些跳广场舞的大妈。

    那些大妈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简直不能再‘精’神了。然后一上来,就各种的站在那些疲惫的上班族身边,用一种扑闪扑闪堪比动画片儿里面的星星眼看着他们

    好像是让他们看看自己头上的白发脸上的皱纹,最后他们不得不站起来。我们也算是年轻人,最后是不得不离开了座位。

    双生不让我站起来,硬是压着我坐在了位置上,“阿白,你脚上手上浑身都是伤,别逞强。”

    我也只能坐着。手还缠着绷带,‘腿’上也都是,不过因为太冷了,我加了衣服,坐下来的时候遮盖住了倒是什么都看不到。

    我靠在座位上,稍微眯起一些眼睛。;之前圆框眼睛找回来,不过就是旁边有些裂开了,还掉漆,显得脏兮兮的。

    地铁上其实也不是那么干净,总有些不愿意走的小鬼留在这里,东扯西扯的,我都看见有个来回‘摸’了好久对面广场舞大妈的脑袋。

    我身体痛的厉害,虽然困倒是睡不着,只好四处张望一下,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

    戚宏敏和薄书欢都站着,薄书欢的气质本来就很好,再加上戚宏敏的壳子,更是锦上添‘花’,穿了一件大衣,高领‘毛’衣,黑‘色’的头发,皮相特别能欺骗人。薄书欢是中泰‘混’血,五官十分立体,而且带着一种异域风情。

    投头发又长又顺,同样是穿了一件高领黑‘色’‘毛’衣,外面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长款外套。

    虽然内里是戚宏敏占着,却也还无违和感。相反竟然还多了一份娇憨。

    薄书欢很担心自己的壳子受伤,所以不管是怎么样都用眼睛紧紧看着,戚宏敏则是百无聊赖各种看,看那些学生,还有穿着很好看的那些准备去玩的‘女’孩儿,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女’人这件事。

    车子这会又停了,戚宏敏没有握住车子扶手,身体一下不平衡就朝着那边倾斜,时刻注意着她的薄书欢眼疾手快,一把把人给捞了回来,搂在怀里。

    我听见有些小‘女’孩在窃窃‘私’语,说这个男人很帅啦,很体贴,然后说‘女’孩也很漂亮,总之就是郎才‘女’貌在秀恩爱。

    不知道她们如果知道这两个其实‘女’的是男的男的是‘女’的会是一个什么表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