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降头术
    我还以为薛宏敏这厮会带我们到哪个高档餐厅吃一顿奢侈的早茶,没想到他就带着我们东拐西拐到了一条巷子里。这边临近学校,早上特别多的小摊,冒着热气儿,有些嘈杂,我听着看着,却觉得十分的亲切和暖和。

    “就在这边吃吧,有家卷粉挺好吃的,还有不少东西。”戚宏敏伸手掏出一包烟,塞了一根到嘴巴里,一摸口袋,应该是发现没有打火机,又回车子里拿。

    我们的车子停在外面路边,小巷子不大,又被挤的满满当当的,所以车子根本就进不来。我们在路口等了一下,他点了烟,有些憔悴的走过来,这人出门也不忘把造型打好,虽然眼底乌青,但是也带着一种勾引小女孩的忧郁气质。

    我们吃了一些东西,感觉都挺好吃,而且味道很正。吃饱喝足之后,我摊开昨晚整理出来的名单,首先指了指:“先从你的莉莉开始吧。”

    “那不是我的莉莉。”戚宏敏反驳,我没理会他,耸耸肩问光头强:“去这个地址。”戚宏敏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小命的,所以连夜让人查地址,虽然有一两个没查到,不过也够了。

    到了那个叫做莉莉的住址,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我们问了一下旁边的人,邻居也知情,说回乡下结婚了。

    结婚了应该也没有多滔天恨意吧?我暗暗在心里把莉莉挂掉,转向下一个。

    “下一个,芳芳。”

    一个早上下来基本上剔除了一半的名字。到了中午天气好了一些,我看着名单还有一些人,有个名字我感觉挺好听的,于是指了指:“最后一个,薄书欢吧,待会问完了我们就去吃饭。”

    “薄书欢?”一直没怎么吭声的薛宏敏突然出声。“是啊,怎么了?有印象?”

    薛宏敏却摇摇头,“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忘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把他吊打一遍,我还以为他记得。

    “这个名字挺好听的。”薛宏敏后边儿又补充了一句。

    这一点我倒是挺赞同的。

    车子拐了不少弯道,差不多一点半的时候,我们才到地址。是一片居民楼,我们上了a栋3楼,敲了门没人应,我想这次可能也会扑空,人可能也回乡下生孩子去了。

    不过还是问一下的好。

    双生脸太实,薛宏敏这厮绝对不会去叫门的,光头强凶神恶煞不太行,最后只剩下面善的我了。更何况我还抱着狼崽子。

    我敲开了隔壁邻居的门,出来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看样子正在做饭。一点多做饭是有点迟了。

    “啊,你找谁?”女人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警惕的看了我一眼,瞧见我怀里的琅东,她的戒备放下了一些。

    我笑得比较温和,“你好,我是想问一下,您认识薄书欢吗?”

    “小欢啊?认识认识,怎么了?你是她朋友?”女人看着琅东,态度热切多了。

    “嗯,这段时间联系不上她,不知道去哪里了。有些事想找她。”我抬了抬手上的琅东,这家伙虽然有时候挺讨人嫌的,不过在那些阿姨老太太面前是个特别可爱的存在。特别是他抬头看人的时候。

    总之我这招是屡试不爽。女人看着眉开眼笑,伸手逗弄了一下琅东,我看琅东要张嘴一口咬下去,心里闪过那枚苦逼的不锈钢汤勺,我赶紧的一扯,把人给扯了回来,撞到自己的胸口,所幸我穿着戚宏敏的衣服,没有那么疼。

    这家伙一定是铁做的一定是!

    “诶哟,不疼吧?怎么那么害羞啊这小孩?”女人笑着伸回手来,然后回答我刚刚的那个问题:“小欢啊,她三个月之前就走了不在这里住了。”果然,又扑空了吗?“她说回泰国去了。”

    我刚想带着人打道回府,突然听见泰国两个字,我又停住了脚步,“薄书欢是泰国人?”我一时口快把想问的给说了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嘴。女人果然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你不是她朋友吗?怎么会不知道?”

    我讪笑着挠了挠头,眼睛转了一周,扯了个谎来:“她中国话说的那么正,而且长得漂亮,所以我也一直没有问过她哪里的。”戚宏敏这厮不会睡不漂亮的女人,而且泰国人,都是亚洲人,区别不是那么大。

    我有些忐忑的被女人上下打量,女人可能开始有些怀疑我了,但是却认同我刚刚说的话:“小欢就是长得特别漂亮,之前我还张罗着给她找个婆家来着,不过没成,她有男朋友了。后来回来给我碰着了,她已经收拾东西走了。”

    我喘了一口气,得到了一些消息。我觉得再问下去女人应该会察觉到什么,于是找了一个借口推脱走了。下楼的时候我还回头看了一眼那楼梯口,推了推眼镜,发现这一块十分干净,竟然一只鬼魂一丝怨气都看不到。

    “先去吃点东西吧,我也饿了。”一直找不到什么重要的线索,戚宏敏也有些不耐烦了。刚刚他就一直在抽烟,皮囊好就是不一样,明明那么丑的碾烟头的姿势都被他弄得好像t台表演似得。

    我们几个人上了车之后到了外边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吃饱了之后将剩下的那些都找了,依旧是没有什么线索,看来还是最初的那个电话比较让人放心不下。我看了一眼那电话号码,就是今天中午找的那个人——薄书欢。

    “双生,你觉得这事情怎么样?”我没有头绪,正好问一下沉默不语的双生。双生已经冲澡出来了,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擦拭湿漉漉的脑袋,听见我说话抬头看了我一眼。

    “不知道,没有接触过。”看来就连双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印象中有结识过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但是都是匆忙见过几面而已,并没有深交。再说了我现在这通缉犯的名头,也不好找别人问,不然明天的头条就该是:残害花季少年少女邪教头目薛少白已落网,这样。

    我拿着那张皱巴巴的纸顺势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我始终对于那个薄书欢有些在意,泰国?泰国……

    兴许范五叔知道一些什么也说不准。

    我想着就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半,我翻出了范五叔的电话号码给拨了过去。那头的电话几乎是秒接的,传来一个软糯的声音:“喂?白哥吗?”我一听就知道是小檀香的。

    “小檀香啊,五叔呢?”我问道。“五叔去给我买炒粉了,我想吃炒粉。”我都能想象小檀香噘嘴可爱的模样了,不禁傻笑了一声,然后又问:“出去很久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待会就回来了,很快的。”

    “那行吧,我迟一点再打过去吧。”我说着就要挂机,小檀香却又开口:“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可以跟我说一下,待会我告诉五叔。”我想这可不成,小檀香那么小,那戚宏敏被诅咒的地方是在**,说给她听不得脸红?

    “还是不了,我……”“啊!五叔回来了!”

    ……

    范五叔你怎么能那么准时的踩点呢?

    我在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接着电话有些嘈杂的声音传过来,不多久就听见范五叔清冷低沉的声音:“阿白?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这边遇到一件事,有些棘手,因为我没见过,想问问你看能不能解决。”我伸伸手撩了一把长长的头发,寻思着有空就要去剪掉了,有些碍事。

    “说说看?”范五叔那头好像是开着扩音,因为我听见了自己的回音,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小檀香也在,给她听见了可能不是那么好,“这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你给吧扩音给关了吧?”

    “好了,说吧。”范五叔人就是好,也不嫌弃我那么啰嗦。

    “现在我接了一个单子,有个人**长满了洞,密密麻麻的,也不能正常**,我以前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你路子广,有听说过这些吗?”

    “洞?”范五叔疑惑的声音传过来,接着好像在想什么,问我道:“多大的?”

    “牙签儿那么大吧应该是。”才不过两天我都给忘记了,因为实在是太瞎眼了。

    “你还真是找对人了,这样的症状除了降头术,也没有其他了。”范五叔好像喝了一口水,我这手机的声音特别插进,听起来很刺耳,我不得不将手机离耳朵远一些。

    “降头术?泰国的?”我看了一眼手上皱巴巴的纸张,还有上边被我圈出来的名字——薄书欢。

    “嗯,近年来国内也见过不少。我以前随着一个摸金队去湘西发财,队伍里面就有这样一号人物,是泰国来的,十分瘦小的男人,能够把自己缩到一个翁里面。后来队伍里面有人对他的徒弟,是个挺好看的小女孩图谋不轨,被他下了降头,和你刚刚跟我说的是一模一样的。”

    “……”我沉默了一阵,有些干涩的问:“那还有救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