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蓝色的房间
    大约是担心戚宏敏会遭遇什么不测,光头强并没有安排我们出去住。刚刚在房间解决那只大头鬼婴的时候,他们几个已经把房间都给收拾出来了,就住在三楼。三楼感觉很久没有人住过,尽管光头强他们已经收拾过了,但还是弥漫这一种尘封已久的气息。

    我们到的房间是天蓝色的,只有一张床。贴这海洋的墙纸,和刚刚到的戚宏敏的房间有很大的区别。戚宏敏的房子简直能用奢侈来形容,光地上雪白雪白的地毯就看的出来了。他好像偏爱白色,啥沙发也是不耐脏的白。

    光头强问我们饿不饿,要不要吃一点东西,正好下车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腹中空空,于是就点头,让他带点东西吃。光头强走了之后,麒麟就撒开腿跳到了那张海洋蓝的床铺边上,兴奋的说:“主人,你看,好软的床!”

    我嘴角稍微抽了抽,这厮特别喜欢软绵绵的东西。以前在事务所的时候没少让我买那种软垫子,还要铺四五层,简直就是现实版的豌豆公主。有时候垫子不舒服一点他就会委屈的看着我,然后又宰我一笔钱去买。

    不过现在嘛,生活艰难咯。吃饭都快吃不上了,别提有什么软床。我们在麓水湖上边的房子里面都是木床加个薄薄的垫子,而且还四面透风,冷的哆嗦。

    “这里好像也挺冷的。”我抱着狼崽子,热乎乎一团,所以刚开始也没有注意到。久一点之后就能感受到了。这个房间的空调呢?

    “主人怎么了?冷吗?我怎么不觉得?”麒麟已经滚到了床上去了,正一脸幸福的抱着绵软的被子蹭,兴许是觉察到我呆呆站着不说话,疑惑的问了我一句。

    我被冷的一哆嗦,心说这厮肯定是不觉得冷的,毕竟体质不同。我以前也没有那么弱鸡的。然而早前那段,在那个世界,改了体格变成全阴体质之后,这身体就越发不如以前了。特别怕冷畏寒,手脚还总是发冷。

    天气要是恶劣一些,我还会脸色发白,总之就是个弱鸡,现在。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床边去,摸了摸被子,很软很舒服,而且特别轻。不过比起这种轻飘飘的,我更喜欢棉被的厚实,总觉得厚重一些压住自己才会暖和。

    狼崽子好歹是实心儿的,抱着久了手有点儿酸的厉害。我坐床上的时候就把他放下来,他不出幺蛾子的时候还是很乖的,而且是那种没有存在感的乖巧。他不喜欢说话——或者说他根本就说不出几个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吃东西。

    食量越来越大。我都快被他吃穷了。

    等光头强的宵夜等了有一阵子,所以我干脆就在房间走动走动。

    这个房间好像是个女孩子的,布置的很舒服。有小书桌,衣柜。书桌上边放了一些东西,零零碎碎的,书本比较多。其实我挺想打开看看柜子看一下的,但是毕竟是别人的房间,所以还是算了。

    我踱到书桌前面看,书桌上边零散着一些拼图。上边积了一层灰。再旁边有一些彩铅,图画画册,还贴了不少东西,很少女心的粉红色。接着就是一些粗劣幼稚的手工粘土人。三个小人手牵手。旁边有一个站的远远的,头是正方形的。身体很长。

    一家四口?但是有一个怎么离得那么远?

    我寻思着会不会是有人移开了。于是我伸手去捏住那粘土人的身体,准备移过来,手指才稍微出力,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啪拉”声——粘土人的脚断掉了。

    我眨了眨眼睛,心虚的把粘土人放回去,还好断层比较平滑,能够勉强站稳。原来是故意粘到边上去的。我一不小心又好心做坏事了。戚宏敏这厮感觉特别不好说话,而且总是讨价还价,要是被他知道我弄坏房间里面的东西,一定会被他歪曲事实真像接着狠狠嘲讽一番的。

    房间逛了一圈之后,我才回到床边,发现麒麟正趴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什么。难怪刚刚都不见他说话,原来是自己找到了乐子了。

    “你看什么呢?”我问他。麒麟头也不抬,一个劲傻笑,“主人,我刚好找到了一本日记,一个小女孩写的,特别好笑!你也来一块看看嘛。”

    “偷窥别人的**是不好的行为,麒麟你不能总是这样做。”我语重心长的教训道。麒麟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刚刚趴在他身上的琅东一不小心就滚了下来,仰躺着维持吃东西的形象,啊,又在吃。我还不知道他吃的什么。难不成这厮还跟很牛似的反哺?

    “日记拿过来,我给放好了。”我伸手过去,麒麟低垂着脑袋,不情不愿的把那本粉色的上边还有小人的日记本递过来。我伸手去接的时候一不小心没拿稳,日记摔到了床上,摊开了来,我无意中瞥见摊开的哪一页,上边用红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个字:死。

    毕竟是鬼神类接触多了,对于这种字眼总是十分敏感,我皱着眉头把日记本从床上拿起来。麒麟刚刚就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所以也看到了那一页写了什么,“我刚刚就看了前面几页,后边是写了什么了?刚刚我看着好像写了个死字?”

    我点点头,“等我看看。”我先看了前面几页,都是以一种欢快的口吻说的话。

    “今天爸爸带我去游乐园,哥哥们都要上课,不能去。车子本来已经快到了,可是爸爸突然有事又回来了。下了好大的雨。”

    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字,写不出来就用拼音。还有大量的图画。

    我翻过去一些,无非都是围绕爸爸,哥哥,还有自己展开,都是一些细碎的事情。

    我浏览的很快,不多时就半本了。翻开了另外一页的时候,那文字扭曲的特别厉害,而且下手很重。

    “今天我起来,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很好看,我以为是爸爸或者哥哥的朋友。我去打招呼,他不理我。就坐在沙发上面玩我的玩具。”

    “越来越讨厌他了!爸爸不理我!哥哥不理我!因为那个人!爸爸看不到我!我好委屈!”

    “我和爸爸说,让他把那个人赶出去,我不喜欢他,可是爸爸不理我,他说我生病了。我没有!”

    “怎么办?我好怕。我被关进一个黑屋子里面了!我喊救命!没有人理会我!”

    “我只能写字,可是动不了,我动不了了!”

    “死!死!死!”

    接着后边都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死字。

    “这东西真的是从枕头底下拿出来的?”我看着黑色的字体凌乱潦草,而且内容也变得狰狞不堪,有些奇怪,小孩子写出来的?不是说戚宏敏是这家人里面最小的孩子吗?怎么会又冒出来一个?而且这些装潢,明显是女孩子的房间……

    “对呀就在枕头底下。”麒麟也觉得不妥,“要不明天再问一下?”我想也只能这样了。

    光头强那边的宵夜终于带回来了,一个食盒里面一大堆的东西,光是味道闻着就能让人垂涎欲滴,我们赶紧摆出来,就坐在地板上开吃。光头强执意要给我们添饭,还帮忙喂狼崽子。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喂小孩的画面真的很有意思。

    我吃着水晶虾饺,热乎乎的十分满足。嘴巴是一边吃饭一边也没有闲着,“阿强,你知道这房间是谁的吗?”

    阿强喂琅东的手一顿,琅东张大嘴吧没得东西吃,干脆凑进一些一口咬下去,发出好大一声响。本来我的注意力还在那本日记上边的,被琅东这样一掺和,目光不自觉的就看过去了。

    “怎么那么用力呢?磕着没?啊?张嘴看看出血了没有?”光头强意外的外刚内柔,紧张的好像狼崽子是他儿子似的。。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遇上小孩子,他声音也变得比较柔和。

    我也挺担心的,不过我担心的不是狼崽子牙口,而是那个挺好看的调羹。

    狼崽子一脸无辜的张开嘴巴,果不其然,半截勺子已经被啃断了,还在他嘴巴里和一堆饭混在一起。霎时间四周安静的厉害。

    “那什么,你弟弟牙齿真好……”光头强震惊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手上拿着半截断掉的勺子,求救似的看了我一眼,我给了琅东一记眼刀子,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微微咧嘴笑了。露出寒光闪闪的牙齿,被他咬一口,恐怕骨头要断掉。

    “没事,他小时候都是啃骨头长大的。”我接过那断掉的勺子丢到一边去,然后给琅东塞了一双筷子,“再咬断你就用手抓吧。”我威胁道。

    琅东面无表情的接过筷子,这次是好多了,认真小心的吃东西。

    我往自己嘴巴里面塞了一个饺子,含糊不清的继续问:“这个房间是谁的?你知道吗?”本来是想明天问戚宏敏的。不过现在能找到知情人先问出来也没有什么。

    “这个房间?小时候少爷的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