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下水
    赵宇峰龇着一口小白牙看着我,乐的脸都要笑成一朵菊花了,我惊疑不定,“这家伙是不是半路上扒拉车上来的?”

    双生在旁边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我,“你上车没注意,我们刚刚到车上的时候他就已经钻后备箱去了。”……所以为毛不告诉我?“赶紧的掉头!把人给送回去!胡闹呢这不是!”

    一听我要送他回头,赵小孩立刻就急了,赶紧嘴巴特别甜的叫着人范五叔:“五哥,五哥,你别听二白这鳖孙说胡话,我是要去帮忙额,人多力量大嘛!我也有两把刷子的真的!我告诉你我射箭就特别厉害,百步穿杨呢!带上我准没错!”范五叔竟然点了点头。没爱了,“祖宗,你别闹了成不?下车吧,这一路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我……”

    “薛少白。”我话还没说完,赵宇峰一本正经的叫了我一声名字,然后掰我脑袋看向他。

    我觉得他一定是在报仇,这姿势多别扭啊,我感觉我都要闪着脖子了好吗?!“你再扭我的脑袋就要断给你看了赵小孩……”

    现在说话都难受了你竟然还毫无知觉的扭我脑袋!

    “啊,抱歉,抱歉。”

    赵小孩赶忙放了我的头,然后一脸戚戚然的说:“刚刚那么好的气氛都被你给破坏了,薛二白你一定是上天派下来的煞风景之神吧?

    啧,我告诉你,兄弟就是同甘共苦的,想想之前的那段时间,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你这次有难,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还有你之前的做法真的让我很伤心。

    竟然连那么重要的事情都不通知我,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

    “我怎么听出了老公指纹老婆的有没有出轨的感觉?”我一不小心就把心声给说了出来,一车人因为这句话都笑了,檀香笑的是最开心,赵小孩其次,就连一脸阴郁的范五叔也笑了

    。“我操!你还真是煞风景之神!娘的!不和你说了,想煽情一点都不成。行了二白,我告诉你,我上了这车啊,你就别想我下去。就这样!”

    就是想要你下去现在也不放心了好吗,这边乌漆墨黑的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了,哪能让你下车?等着到西显的时候,直接丢你在西显村,那条河我们自己下去就成。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了,还暗搓搓的在脑海里面已经把可行方案给演了一遍。

    差不多四点的时候,我们到了西显,这才几天而已,但是我觉得这个村落就已经相当陌生了,毕竟我们进来的时候就是东绕西绕的,根本就记不得路在哪里。

    我寻思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叨扰一下黄更新让他出来接一下我们。我刚把手机翻出来,咋电话簿查找为数不多的几个号码,范五叔的车子却已经开了出去。

    我就觉得奇怪了吗,难不成范五叔来过这里吗?“范五叔,你认识路吗?”我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面,问他。

    他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知道在哪里,我们干这一行的,总是有一些门道的,刚刚我们公路下来有个高的陡坡,我在上边看了一眼就大概知道方位了,你们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正想着范五叔真是神人也,干一行精一行,这倒斗里面博大精深,要不是人金盆洗手了,我都要去拜师学艺了。

    就是范五叔加速让我有些受不了,我也知道这个时候是有些急切的,但是现在也太着急了一些。我们一路到了河堤那边,统共就花了十分钟,我就在这十分钟里面差点儿给吐了。一嗓子眼都是酸不拉几的味道,我反胃的厉害。范五叔把车子放在旁边的林子里去,我们的一些手机的什么的反正是不能碰水的都给一股脑丢上边去了,我小心的把黄符纸都塞进了百姓公里面,这个牡丹盒子防水性很强。

    范五叔给我们一人一套潜水服,我跟赵小孩在一边就给换好了,檀香和双生还有狼崽子却是不动。我知道双生能下水,而且可以很久不上来。

    范五叔挺宝贝檀香的,但是却没有准备檀香的潜水服,看样子檀香有特殊的能力,狼崽子也应该不用顾虑这些。

    穿好潜水服,我们几个人都在河边站着,天上的月光很亮堂,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范五叔给我们打了一个手势,率先下了水,紧接着就是檀香,双生抱着狼崽子,“阿白,你和赵宇峰先下去,我在后边顾着点你们。”我听了觉得成,就也下水去了。

    这水并不深干净的,而且这段河好像因为抽沙子比较严重,地下已经是一个一个的水涡,有大的有小的,几条鱼卷进去就不见了,我没敢多看,跟着前面檀香的身影往前去。

    檀香依然是那套粉白色的羽绒服,本来这冬天的衣服应该很吸水的,可是在她身上穿着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一般,总之是轻盈的很。

    我担心赵小孩跟不上,稍微回头看了一眼,他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已然很费力的往下潜。

    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希望能够有点福气,这件事也逢凶化吉,不然要是把赵宇峰给搭上去了,我会一辈子都于心不安的。

    这条河看着一点都不深,也不是很宽,可是我们下来之后好像下潜了很久,弯弯绕绕了一大段路,都没有见到底下去的节奏,我怀疑是不是进到的地方去了?亦或者这里其实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穿越口吗?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檀香突然转过身来,悬浮在水里,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她周边的水好像一下子变得特别清澈,就好像在玻璃钢里面看到的观赏鱼一样,就连它的触须都能看清楚

    。

    上班投下来月光,发着蓝色,映衬的檀香的脸也是蓝白蓝白的,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头发好像海藻似得飘荡着,身上的衣服随着水流鼓动,眼睛出奇的黑亮,吧一张**的脸沉得淋漓尽致。我一瞬间都看的有些呆,像是精灵一样,特别赏心悦目。

    檀香伸手指了指方向,我急忙回过神来看过去,那边还剩下一道影子,我知道那是范五叔的,我赶快跟了上去。在水里我带着护目镜,有媒介隔绝,我哦也不知道河地下的确切状况。

    跟着范五叔的方向我到了一个极其狭窄的缝隙口,我身上还背着杨启光,感觉这样根本过不去。

    我着急的看向越来越往里面的范五叔,只见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我。我立刻心领神会,小心的把背着的氧气管给卸下来,说真的这样很危险,氧气管很沉,你没办法一边抱着一边四肢协调额往前去,我感觉我在冰棱的河水里面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了,在紧紧的潜水服里面黏糊糊的。

    我一手提着氧气管,还要注意嘴巴的氧气管不脱落,手臂维持一个尴尬的高度,十分累人,还好我已经踩到了那条缝隙的石块上了,我一手抓着滑不溜秋的石壁,尽量维持好自己的身形,一点一点的挪动进去。

    我有些担心找小孩会不会进不来,因为他是比较壮的,我进来毒觉得墙壁压得胸口疼的慌,还有不少尖锐的石块顶着的,十分不舒服。

    也不知道进去多久,总之都在小心翼翼的走着,走了好一阵子之后,我感觉本来满满的水满满的就到了头顶,接着渐渐的就到脖子,我也不知道潜到了哪里去了,反正这水就是不过头了。再往里面走,那水渐渐的就只没过我饿肩膀,洞口也越来越大,我走进去好一段,突然有一只手扯住了我摸上石壁的手臂,我心中一惊,赶紧抬头,发现是范五叔,我送了一口气。

    范五叔的力气真心大,他两只手就把我从下面的水潭给拉了上来。人到水里是有失重感的,所以刚上岸我有些不适应,腿软的厉害,因为范五叔把氧气罐卸了,我也跟着卸,没有那东西我身上轻松了不少。

    就是感觉这衣服特别窄,勒得我有些透不过气。接下来大概两分钟左右,,跟着我一块来的赵小孩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范五叔也跟着刚刚好像拔萝卜一样把赵小孩从水里提了上来。

    赵宇峰上来之后第一时间也是卸掉氧气管,狠狠的呼了一口气,“娘了,我差点就憋死了,你都不知道我刚刚挺胸收腹有多艰难!”

    “我觉得你竟然能从那么狭窄的地方进来真是个奇迹。”我兀自点头,,“哗啦”一声水生把我的注意力给拉了过去,双生抱着湿漉漉的琅东也从水里冒出来,他把狼崽子递给范五叔,,自己爬了上来。

    范五叔把琅东还给我,然后看了我们一眼,“人都齐了。”

    我下意识的也点了点人,却发现檀香不在,可是范五叔怎么说人齐了?

    “妹子不见了,人没齐,是不是还在外边?”赵小孩一脸担心的问。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