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找活计
    我们忙活了一晚上,因为砍树不用我来,所以我就拉木头到一边去堆放着,一直到天亮,太阳出来了才暖和一些。我们煮了一些吃的吃了,双生好像不困一样锯木头,我在一边看着看着就钓鱼了,偏生这小狼崽子就在我怀里抱着热烘烘的一团,跟小火炉似得,

    我昏昏沉沉的就靠着木头桩子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晒得。我赶紧从树桩上爬起来,脖颈疼的要命,我龇牙咧嘴的揉了揉,皱着眉头看向我们的破房子,这一看我愣住了,娘的我们昨晚那扇门终于是换了一好的了。而且还做的相当滑溜,我立刻爬起来,把身上的小狼崽子丢地上去,伸手去摸那门,简直跟痴汉似得。

    要不是一根倒刺戳我手心里面我应该能把门摸出油。

    拔掉了倒刺之后,我才找起双生的身影,转头发现他就在我刚刚不远的地方,也是睡着了。我咧嘴笑着,想起了在异世的那段时间,哪能睡得这样没心没肺?哪天不是颠沛流离的?现在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安逸了。我接手了双生手下的工作,搓了一下脸,想着这个时候要是有一瓶大宝就好了,不至于那么干巴巴的。

    虽然后来我富足了一些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也有六位数存款,但是以前我可是会不少东西的,做个木工难不倒我。

    我画了一下午的时间把篱笆桩子给弄出来了大概的雏形,心血来潮还弄了几张凳子,就在旁边的树桩子前面放着,我们吃饭的时候没有桌子,就用这个来代替好了。

    大致忙完了之后,我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来电是许然的,立刻眉开眼笑的接了:“怎么了许然?”这小孩招人疼又漂亮,说话的时候我都没敢对她有过一句重话

    。不过天地良心,我是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就是想也没用,本来我们这行失了童子身就很要命了,现在更不用说了,还变成了全阴体质,更加丢不得元阳。

    “我问了我爷爷你那边有没有日用品还有床铺被子什么的,他说有,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我想问问你,好差点什么吗?”许然小天使的声音软绵绵的特别好听,但是我一听到老头竟然说我们这里什么都有,瞬间就不开心了。

    娘的个芭芭拉的,我这里什么都有?我这里是什么都没有啊!这老头抠门的,许然小天使你也是好骗,看那扇门就知道了好吗?

    “没呢,什么都缺,还特别缺吃的,给我也找几个装修师傅来帮我装修一下成吗?最好是能起房子那种。”

    “啊,那,,那好吧我马上问问我表哥。”许然小天使竟然还有表哥?!哪个表哥?!我刚想问的时候通话突然就断掉了,我赶忙一看,发现我的手机竟然是没有信号——这糟心的麓水湖!哼算了,赶紧弄完手头上的东西吧,反正妹子是没办法撩的所以还不如不撩。

    我以前吧想着用这行赚很多钱然后金盆洗手不干了娶老婆回家好好过日子的,但是天不遂人愿,总之是很糟心的。弄完了手头上的东西之后我想着剩下的也弄不完了,就干脆下了地下室把昨晚翻出来的干货给拿出来一些,天气那么冷炖个汤什么的喝一下也是好的。

    至于是什么羹……

    我看了一眼雪地,眯了眯眼睛,,昨晚的位置我可是都看的一清二楚的。

    等双生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端了两个蛇窝了,搜到了不少草花蛇,我正准备给这蛇开膛破肚呢,手突然就被人给掐住了,我抬头一眼,发现时双生。“我吵醒你了?”我问,双生摇摇头,一双金色的眼睛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这个不能吃。”

    我愣了一下,“啊?”

    “阴气重。”说着双生就拎着我辛辛苦苦挖出来的蛇给丢回了坑里面去还把泥都填平了踩了十几二十脚,我都担心着那坑里面的蛇会不会被双生硬生生给踩断了。

    不过这蛇怎么就阴气重了,人蛇就是冷血动物而已,吃了不是滋补的吗?我想说但是没敢,看着双生凶神恶煞的看着四周的样子,我就默默的把话给吞回去了。所幸他之后给我弄回来了一只鸡,安抚了我受伤的心灵。喝着香菇炖鸡汤,我觉得十分满足,第二天还迎来了装修工人,真是可喜可贺。还有床铺啊被子啊之类的日用品,简直是什么都有,看的我两眼发直,觉得许然真心就是个小天使!

    因为就是做个木头房子,所以这边速度还是很快的,建好了知乎是两个月之后,这段时间我和双生偷偷的住在乡镇上。本来想找沈千岁买点东西的谁知道他档期排满了,正好省了,我就用百姓公好了。

    房子建好了我们这边也要退房,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住进麓水湖的小木屋的时候觉得这真不是人过得日子,空调没有热水器没有,自来水没有就连电都没有(有个发电机),信号没有电脑没有……我觉得人生过得没什么意思了。

    颓唐了过了差不多半个月之后,我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我就是消停不下来的人,于是我问暂时变回麒麟的双生,“麒麟啊,你给我找点活计做呗?正好也有些补贴什么的,我们弄个冰箱啊空调回来,不至于冷成狗对不对?”

    双生一听立刻点头,“主人我也是这样想的,就是双生太凶了我每次都不敢跟你提,我告诉你喔,现在我的情报网可厉害了,哪里有伙计我都知道的

    !”我欣慰的拍了拍麒麟凑过来的脑袋,然后子啊对方慢慢变冷的眼光下十分艰难的把手抽了回来,“额,双生……”我现在对他们两个的转换已经适应了,每次看到眼神不对我都能想出来一二。

    “是应该接一些补贴,只不过前一段时间风声太紧,所以我不敢给你出去。你没见房子装修的时候我都不让你露面吗?”双生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可以对并且有些惭愧。

    “不过现在我们的生活实在是在拮据了,而且我们还欠着老爷子一屁股债没还。”

    “什么?等等,什么一屁股债?”我立刻打断了双生问。双生看向我,“你不知道?”“我不知道啊,什么债?咱们什么时候欠了老爷子钱了?”我一脸懵逼,还弄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情。双生敛着一双金色的眼睛,阳光折射下显得特备晶莹剔透,“打官司的,还有各种帮忙的,我都算出来了,目前一共是三十六万。人许老爷子就是再有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必须要还。”

    我立刻点头,“说的对。”而且心里也马上就明了了,确实是把人人情欠的太多了。

    “那成吧,你在这里好好呆着,我们去找一些活计,还有你也要乔装打扮一番,不然出去迟早有人认得出你是个杀人犯。”双生喝完一碗粥之后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傍晚的时候我正掐着狼崽子腮帮子想着要给他取个像样的名字,总不能小崽子狼崽子各种各样的叫着,毕竟这是个食鬼,能有吃恶灵的。我想起之前那只狐女,双喜说过这食鬼可能是各种模样,很可能那狐女也是食鬼……毕竟她想要的是晶核。

    丧尸的脑袋里面会出现晶核吗?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这玩意儿只听赵小孩说过,说道赵小孩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我上次拿到手机把通讯里都发了一遍信息,就是没有人回复——除了小天使许然。我实在是不放心就给那厮挂了电话,结果还是没有人接听,问了老爷子,老爷子说还不错就是被禁足了不能用所有电子之类的物品,我才知道这家伙的家里竟然管教的那么严。

    咳,扯远了。

    “叫什么……你说你长得那么像狼,叫狼崽?啧,感觉和之前没差啊……”难不成我取名废吗?

    不行我要好好想想,这只很可能是我抓到的第二只兽——虽然不是什么好鸟。

    狼,狼,琅?琅东?这是个地名儿啊……算了名字什么的太难想了,就叫琅东!

    “喂,崽子,我给你取了一个名字。”我伸手点了点那崽子的额头,狼崽子平常时候都不理我的,这会却突然束竖起了耳朵,然后用一双浅灰色的眼睛看着我,又是那种瘆得慌的眼神,我赶紧用手去掰,狼崽子这回却是抓住了我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哼,小屁孩还是很想要名字的嘛。

    “听好了,以后就要琅东吧——啊!我操!松口!松口啊!”我的手突然给这崽子狠狠一口咬了下去,立刻冒出血来!一种钻心的疼迅速席卷上我的全身!我大叫着想要甩开崽子却感觉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

    “滚开!”我只听见一声暴怒的声音,紧接着就连我自己都被那冲击给震昏了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