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抓住一只鸡
    “白哥,喝水。”韦布还抱着那狼崽子,他好像对这个小东西很上心,他还一个劲的在嚼东西,我没力气,想要戳一下他腮帮子都不成。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的眼睛颜色越发的浅了,好像头发也有些发灰……

    这是怎么了吗?

    虽然是发灰的颜色,但是感觉挺有光泽的。

    我瞟了一眼就把头歪到一边去,昨晚是真的困了,所以我还想再睡一会。于是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晚上。

    车子上睡觉真不是什么好主意,总之是睡得腰酸腿疼的。到了晚上我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至少能动弹了。我们几个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围在车子边上聊了一会天。他们中徐梦洁,魏龙,古兰,刘美佳还有韦布对于我十分好奇,一个劲的在问我究竟是做什么的。我无奈才回答道:“我就是个侦探。”

    “侦探?哪门子的侦探?侦探不都是侦查人的婚外情啊捉小三那样的吗?”徐梦洁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被她这样根深蒂固的理解给弄出一个大写的尴尬。“所以究竟是谁给你灌输了侦探就是抓小三婚外情这个观念的?”“那不是嘛,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啊。”徐梦洁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旁边的赵小孩已经准备笑喷了。

    “哈哈,不是啦,其实二白是个很厉害的侦探。他啊,不是普通的。”赵小孩捂着嘴强忍着笑似得,呵呵,真是委屈你了赵,宇,峰。

    我刮了他一眼,他才稍微收敛。

    “可是,这侦探,怎么会这——抓鬼的法术?”魏龙看着我的眼神还是带着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我觉得相当受用。然后十分自豪的点头,“我祖上八代都有涉及这些,只不过传到我这代来,就剩下我一根独苗了。”其实同一个祖父的也都可以,血统绝对是纯正的,我还有很多堂弟堂妹堂哥堂姐,老薛家根本没有什么传男不传女的陋习的,总之只要想学,就有老一辈的交,但是唯一一个也是最严格的一个——必须保持童子身。

    我以前很不能理解我爷爷那个丧心病狂的还有我爸那个丧心病狂的怎么就挑了我去学手艺了,因为我学了老薛家的手艺,倒是现在我的堂弟堂妹堂哥堂姐都松了一口气。

    总之手艺不断就好了,管是那个接的。

    不过后来慢慢的我们就都疏远了,因为接触的事情越来越多,见过的世面也越来越广

    。

    我走的太远,回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就连我亲戚,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联系过了,

    五年?

    八年?

    还是十年?

    我忘记了,我甚至忘记了家门口在哪里。

    真是挺可悲的。

    “那这侦探是做什么?捉鬼?”古兰小心的问了一句,她往徐梦洁身边凑,明显是有些害怕。我点点头,“差不多是这样吧。”为了钱嘛,为了生计,就是这样了。

    “我以前抑制了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魏龙舔了舔嘴唇,认真的对我说,“但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我笑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哦觉得挺有意思的,你说人为什么会害怕鬼?明明那是人死了之后变成的东西,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这话说出来在座的都有些发蒙,他们一个个的回答着,五花八门。我听着觉得挺好笑。

    “笑什么啊,二白,那你说说看,这人为什么怕鬼?不是因为可怕吗?”赵小孩不慢的戳了一下我的腰,我怕痒赶紧躲一边去,然后拍下来他的手,“我以前也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但是麒麟曾经给过我一个很贴切的答案。”也是我记忆之中嘴深刻的。

    “什么?难不成是觉得长得太丑?”赵小孩一瞬间来了兴趣,立刻加了自己的想象力进去猜测,我摇摇头,“他说,恐怖源于未知。”

    一瞬间这几个人都不说话了,很久之后许老爷子才点头,“说的没错。”

    接着我们几个扯了一些有的没的之后,就各自回了车子里休息。因为白天我睡得太多了,现在睡不着,所以我理所应当的守夜。我寻思着正好这个时候多画几张百姓公,不然关键时刻连兵器都没有,这是要死的节奏。

    “白哥,你要画符纸吗?”韦布的声音冷不丁在我后面响起,我被他吓了一跳,他转过来,手里拿着个手电筒,一张脸白惨惨的,大晚上看着真心是渗人。怀里还抱着眼睛亮晶晶的狼崽子。

    “准备画一些,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还有你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人后背,火都被你吓灭了。”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顺了顺自己吓得扑通乱跳的小心肝。

    “火?什么火?”韦布迷茫的看着我,一不小心又把行里话给说出来了,我噎了一下,之后摊开百姓公,捞了一个瓷碗倒了朱砂进去,“三把火就是人头顶,和肩膀上边有的,阳火。每个人都有。阳火如果灭了,那人就是要死的。以前的火和灯是一个意思,你听过一句老话吗?人走灯灭。”

    韦布点点头,“听过,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这小孩真挺乖的,比赵宇峰更听话,“早点去睡觉,我这边能看的。”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熬夜怎么行?没想到的是这小孩竟然拒绝了我,“可是我不困,我想看你画一会符纸。”韦布盘腿坐在我边上,把还在嚼东西的狼崽子塞我怀里,一手托腮一手打着手电筒,很有兴趣的说:“画吧,我看着

    。”

    虽然不是头一回被人围观画符纸了,但是我还是有些亚历山大的感觉。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晚上的风依然是粘稠炙热的。还有不少蚊子出来叮咬人,我觉得人类应该庆幸了,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丧尸化,不然这蚊子,这老鼠蟑螂都那啥了,人早就死灭绝了。

    就让韦布在边上看吧,反正写符纸这东西是需要一定技巧的,而且我也不担心有人偷师。这符纸不是随随便便画就能画出来的。

    我一画就是三四个小时,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有三张比较普通的符纸,结果狼崽子嚼着晶核都睡着了,韦布竟然还在直勾勾的看着我的手,一句话都没说,毫无睡意。

    我突然觉得有个人这样盯着自己看是一件挺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的,尤其是这样无声无息的看着你一双眼睛一眨不眨。

    “你累不累?”我连续画了三个小时候,手早就酸了,他拿着手电筒也不换姿势,跟着我一晚上,我都觉得累得慌了,他这小孩竟然还摇头。

    我看了一眼手表——这机械表跟了我那么久竟然没有破,质量还真是杠杠的。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伸了一个懒腰,听到我的关节“咔嚓”清脆的响了几声,舒坦多了。远远的瞥见了一个红色的东西在不断的移动,好像是朝着我这个方向过来的,大约是被我们这边的灯光给影响了,我小声的对韦布说:“有个东西靠近我们,看身形我猜可能是一只鸡,要不要吃?”

    韦布点头如捣蒜。样子特别乖,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睡得很香的狼崽子丢给了他,手里抽出腰间的镭射枪,镭射请最大的好处就是静音。我对着那红影子一枪过去,它扑腾了一下,然后摔在地上,韦布和我赶紧去看,果然是一只肥鸡。我们两个人回了车厢拿东西。

    和韦布收拾了鸡之后,也都四点多了。“等哥我给你做一道红烧鸡块。”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道菜了。

    我和麒麟在家里的时候经常用猜拳来决定究竟谁要做饭,被他荼毒了太多次——好吧其实我自己也差点给自己给毒死,后来我老老实实的去学了做饭,但是唯一一个能吃的就是红烧鸡块。也只是能吃而已。再说了这末世里面能有肉吃就不错了。

    我把锅烧的火辣辣的,然后把鸡肉丢进去,“滋啦”一声响后我就翻炒。

    “大半夜的你们干什么呢?”万万没想到我们做个吃的竟然把老爷子给惊醒了。老爷子一向睡觉轻,也难怪,是我们失策了,忘记把东西移开一些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有点饿了,想做个东西吃。”老爷子看着锅,一副嫌弃的样子,然后接了锅铲开始煮肉。

    说真的经常做饭的和不经常下厨的就是不一样,刚刚我拿鸡肉就什么味道都没有,现在到了老爷子手里简直是香飘十里,我和韦布都砸旁边一个劲的吞口水。而且不止是我们,还有魏龙和徐梦洁他们都被这香味儿给刺激醒了。我看了一眼手表也快五点了,昨晚睡得早,现在应该也不困。吃过东西就能上路了。

    我们欢快的吃东西的时候就睡得特别死的赵小孩没人叫,等醒过来的时候他看着一碟子鸡骨头一副要杀了我的样子。“说好的好兄弟呢!二白?!”

    “我们友谊的小船早就翻了了。”我忍着笑说。其实我给他留了个鸡腿。

    本站访问地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