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破除成见
    我本来挺讨厌这个男人的,但是瞧见他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又讨厌不起来。 想想之前的事情,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草木皆兵。“对不起。”魏龙哑着嗓子对我说,我有些不自在,就站在他边上,也不说话。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注意着他。他低着头,一个大男人虚弱的不成样子。我这里能看到他的腿上边缠着一层衣服,我觉得应该是在固定这什么,他不能动,应该是腿断了。

    我也跟着坐下来,“不怪你了,不过你和我朋友掐起来,他可能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你。他是个性子急的。”

    魏龙笑了笑,他本来就跟虚弱,这一笑更是显得苍白。“我不是有意的。就是太担心了。”

    “对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去樊城做什么?”没话题说,又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且我现在软的什么都不能做,只好窝着坐在这里。

    “我们是师范大学的,我和徐梦洁是实习老师,其他的都是我们的学生。其实一开始我们有一个班级的学生的,现在包括我和徐梦洁,就剩下五个了。”魏龙说着声音有些哽咽,我恍然大悟,难怪他们那么小心,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是个很糟糕的老师。”魏龙叹了一口气。我猜这人应该是个体育老师,徐梦洁应该是个语文老师。

    “你是体育老师吧?”

    “我?我是教语文的。”

    ……我猜测有误了吗?

    “那,那个姑娘呢?”看着还很年轻,至少和我比应该是比我还年轻才对。“徐梦洁是个很厉害的体育老师。”魏龙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都不够她打。”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吗?

    “对了,他们刚刚去那边的河里了,我因为腿脚问题,和另外一个学生留下这里,他鞋子掉下去了,过去捡。”

    我说呢怎么就把他这个伤患留在这里,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过我的小伙伴们也太没有兄弟爱了吧?吃准我能睡觉也有警惕性还是怎么样?真的不担心会有丧尸吗?“老师,老师我们回来了!”

    魏龙和我都齐齐看向声音的来源,我一眼就瞧见了那穿着个背带裤的女孩子,短头发,脸很白,和那天灰头土脸的模样不太像,眼睛特别大,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穿着一双水鞋,也不知道是一开始就穿的还是之前在毛坯房里面找出来的,颜色特别喜庆,一双红色的

    。

    她活力四射的样子让我感觉被青春狠狠的撞了一下腰。

    “老师!我们抓到了好多鱼!”女孩从旁边的斜坡手脚并用的爬了上来,她手拿着一个小的塑料桶,和她水鞋是一个色儿的。

    “那条河里面有很多鱼,赵宇峰很厉害,抓了挺多的。”另一个扎了马尾的女孩也上了来,她穿着一件衬衫,还有长裤,一样穿着一双水鞋,不过是蓝色的。洗刷干净,感觉挺水灵的。

    “二白!二白你赶紧的来跟我抗一下!我快被鱼压断气了!”赵小孩这大嗓门让我不得不将目光移过去,我看见这厮扛着一条大鱼,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坐了一下已经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于是我下了土坡去帮他把鱼抗上来。

    这应该也是变异鱼,很大,他扛着头,我看不到,我就抓着尾巴跟他一块弄上去。

    把鱼丢在热的好像要冒泡一样的公路上,我这才看清楚这鱼竟然是鲳鱼的一种。

    食人鲳……

    我看着那锋利的牙齿,还有暴突的红眼睛,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二白!”赵宇峰笑嘻嘻的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带着一身清爽的味道凑过来,“是不是看着就想吃啊?”

    鬼看着食人鲳想吃……

    “这鱼你怎么弄上来的。”我伸手把他拦住我脖子的手臂打掉,热成狗了来捆头揽颈的。赵小孩邀功一样笑着说道:“我本来没想要抓这么大的鱼的,但是我在河里洗澡的时候突然见到它冒头,我赶紧一刀戳瞎了它的眼睛。”

    所以赵小孩,你去洗个澡也带着刀一块洗吗?

    话说我还想去洗洗澡的,可是这河里好像有食人鲳,下去要被生吞的节奏啊……

    “薛小子,你也去洗一下吧,换身衣服。”老爷子看起来也是神清气爽的,抱着狼崽子,他身上很多伤口,还在睡,一头毛湿漉漉的。

    所以这么多人就我跟个土拨鼠一样吗?啊不对,还有魏龙。

    “可是这河里有食人鲳。”我指了指这大鱼,脑补了一下被食人鱼吃的脸骨头也不剩的模样。

    “这不是食人鲳,这就是普通的鲳鱼。”赵小孩“啧啧啧”了几声,“难怪你刚刚要后退呢,二白你是害怕吗?”

    “害怕你大爷,我像是害怕的人吗?”被赵小孩戳中了心思,我立刻咳嗽了两下,冷哼一声,然后往土坡下走,我身上的衣服一股子鱼腥味,很有必要去洗个澡。

    “哎,这个你拿着吧。”徐梦洁叫住了我,然后往我的手里塞了一块香皂,接着又跑了回去,和魏龙说着什么。我习惯性的笑容渐渐浅淡了一些,这样的平静太难得了,我也不能确保这几个人能不能或者到樊城。樊城就能完全安全吗?樊城会不会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末世不会平静。

    我想起了我的那个世界,再对比这里,莫名觉得有些烦躁

    。

    我还能回去吗?或者我会一直在这里?

    不知道,不知道……

    我去河里缓慢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风很热曹军之前给我剃了一个青皮儿,,现在长出来一点头发了,摸上去有些扎手,不过我也不喜欢搭理头发,这样正好,干的快。

    我脱了鞋子踩在旁边的鹅卵石上边,鞋子在我边上晒着,也不知道这鞋子是什么材质的,总之不会臭脚。所以我能一直都穿着。

    等晾干了水之后我重新穿好鞋子,感觉十分舒服,一身的清爽,接着回了那高速路上去,他们已经在弄那条鲳鱼了。鱼要在怎么料理才好吃?我的口味比较重,要吃很咸的,所以我觉得清蒸鱼我是绝对不会喜欢,再说了现在也不可能做出来清蒸鱼。烤鱼和红烧鱼味道都很不错。

    我觉得我应该庆幸自己肠胃消化功能比较强悍,不然以现在这样的条件,吃的东西不是烤的就是各种难消化的肉类,没有青菜水果,早就便秘了。

    最终还是做了烤鱼,吃着干巴巴的,却也聊胜于无。

    鉴于赵小孩和人家队伍里面的妹子建立起来了革命友谊,他对人魏龙也从一开始的互相伤害到现在的见面就是不说话的地步,真是可喜可贺。虽然我们一开始也没有要和别人结伴而行,而且跟着他们有了很深的成见,不过没有什么是一顿烤鱼解决不了的事情,有?那就两顿。

    吃饭的时候我们也重新介绍过了自己,他们那边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魏龙,徐梦洁,短头发长得很漂亮的那个女孩子叫做古兰,长头发有点儿下垂眼的那个女孩子叫刘佳美,还有一个看着是发育不良的男孩,就是对魏龙言听计从的的阿布,全名是韦布。

    交流了名字之后我们差不多就能熟识了,于是也都不饿拘束,各自在交流着打丧尸的经验之类的。总之这顿饭吃的挺开心。

    吃饱喝足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们寻思着再往前去,于是开了车走了两个多小时,天快黑的时候到了一处收费站。收费站这边一片狼藉,有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收费员在不断的重复这敲打收费的动作,仿佛是感受到了我们这群人的生命气息了,她开始狰狞的拍打着狭窄的窗户,试图要从里面出来,一张嘴吧里长满了獠牙,眼睛暴突,绿莹莹的,没有眼黑,身体严重腐烂,手指上甚至都没有了肉块。

    老爷子抬手就是一枪,准确无误的解决掉了这个女人。

    赵小孩和韦布意外的说得上话,两个半大小子撸起袖子把里面的那只女丧尸给弄了出来,弄出来的时候赵小孩还用匕首搅了一下那丧尸的脑袋,我看着泛恶心,“做什么呢,赶紧处理了。”赵小孩搅了一下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有些失望的收回了手,“我就是想看看她脑袋里面有没有晶核。”

    “什么晶核?”韦布人虽然挺小个的,但是胆子倒是挺大的。他不是学生,是魏龙和徐梦洁一行人路过一处中学的时候救回来的。这小孩也是个站得稳的主儿,手上就拿着根铁棍,硬是在满是丧尸的学校里面活下来了。难怪我一开始说着队伍里面好像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怎么有个发育不良的。原来人就是个初中生。

    “你没看过末世连晶核都不知道。”赵小孩一脸震惊,然后哥俩好的拉着韦布去探讨人生哲理去了。

    本站访问地址://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