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会隐形的丧尸
    赵小孩打着哈欠给我塞过来了几本书,揶揄了一声:“今晚就辛苦你了,这是报酬。”

    然后这家伙一溜烟的跑我刚刚躺着的位置去,再铺垫一下,和老爷子一块休息去了。我皱着眉头看着他塞给我的几本杂志,竟然全部都是小黄本

    这是担心我没有精神是吗

    我满脸黑线的看着这几本书,丢在了一边的桌上,然后弯腰捡起地上剩下的糖,看了几眼,发现这糖竟然还没有过期,真是可喜可贺。我拆了包装袋往嘴里丢了一颗,味道还挺不错的。

    拉了旁边的一张断了一条腿的藤椅摇摇晃晃的坐着,我把所有的糖块都收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上边都是灰尘,我不得不用一些报纸垫着。

    因为身上还有黄金蟒的那些特性,所以我守夜的时候从来不用手电筒。这手电筒也没什么电了,我关掉了也放在了一边去,百无聊赖的看着玻璃门对面。

    今天跟上来的那一队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因为那边也是玻璃门,我能够看到他们分为两堆人,应该都是在睡觉了,因为我感觉他们呼吸都挺平缓的。

    看了一阵之后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于是转移了视线,摸了一颗糖吃了起来。糖吃完了之后嘴巴总是泛酸,然后又想再吃一颗。其实我不是那么喜欢吃甜食的人,不过现在也没有能打发时间的好物件了。

    因为关上门,我们这里很闷热,幸好我现在能够正常排汗,虽然身上还是冷冰冰的,也好过什么都跟蛇一样。只有切身体会才知道不能排汗热的跟锅炉里蒸似得那种感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光看着对面那一堆人,无聊到数有多少个人,然后哪一个翻身了,哪一个伸腿踹人了之类的。

    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开了一下手电筒看了一眼时间,喝,竟然已经凌晨三点半了,时间过得还真是漫长。我把手电筒收了起来,又剥了一颗糖吃,

    就在我嘎嘣嘎嘣的嚼着糖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一阵风朝着我面门过来,紧接着就是个红色的团子,好像子弹一样撞上了我的鼻梁。

    一瞬间我只觉得我鼻子要坏掉了一般,疼的眼泪都下来了我坐着还是个瘸了腿的藤椅,被他撞得那叫一个踉跄,当下就摔了下来,这下好了,不光是面门,后脑勺都被砰出来了包。

    我这点动静惊扰了许老爷子,老人家睡眠质量不好,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总是醒过来很快,“薛小子,怎么回事”

    老爷子沉声问道,我腾出一只手来,把糊我一脸的那家伙给撕了下来,我脸上立刻出现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我摔下来的时候拉了一下桌子,上边的东西都摔下来了,手电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这个提醒,我知道是谁。

    “娘的你个小崽子,三更半夜不睡觉你扑我身上做什么”我捏着他后颈,怒气冲冲,都说小孩闹腾,我一开始是不信的,但是现在我信了

    。

    那狼崽子在我手上还不消停,一个劲的扭,跟虫子似得,大半夜的四周乌漆墨黑

    ,我威胁了狼崽子一句:“再敢动弹我就丢你出去喂丧尸。还有不给你肉干吃。”

    小狼崽子非但没有消停,还使劲的挣扎,我想着不吓吓他都不成,拉开了玻璃门就要把他丢出去,突然

    一阵腥风朝我这边过来,我条件反射一脚就踹了过去

    一个绿色的人形物体立刻出现在了地面上,然后很快又消失了

    “有丧尸”

    我赶紧把手里的狼崽子一个抛物线丢到了睡得像一头猪一样的赵小孩身上,正中他独肚子,被狼崽子撞了一下,他疼的哇哇大叫,爬起来,还有些茫然,“怎么了怎么了”

    “赶紧的有丧尸”

    我眯着眼睛看向四周,真是奇怪了,我刚刚明明看到丧尸的,可是一瞬间它就消失不见了

    “丧尸在哪里呢看我一枪爆头。”赵小孩赶忙过来,手里端着枪,胸口处还挂着个东西,不用看都知道是狼崽子,这会他倒是消停了。“不知道,刚刚被我踹了一脚消失不见了。”我警惕的看着四周,赵宇峰一听也跟着东看西看起来,“你这一脚是直接把人丧尸踹到阴曹地府去了吧”

    “胡说八道,这丧尸连阴曹地府都不收。”我回了赵小孩一句,接着就不说话了,我担心一分心就会找不到那丧尸。

    “啊救命救命”

    “砰”“砰砰”

    嘈杂的声音从我们对面的那个纪念品商店传出来,伴随着几声枪响,我上前一步,瞧见右边那一堆人里面竟然有三个已经在快速的变成绿色

    不成,这样下去这一队里的人都会变成丧尸

    我没有那么高尚高救人,但是我知道如果全部都变成丧尸我们这里就三个人,外界一只小后腿狼崽子,我们能走才有鬼

    “二白你去哪”

    “弄死那丧尸”我头也不回的就往前冲了过去。后面传来了赵小孩的声音:“你蠢啊娘的咱们车在这儿呢”

    我操个abcd的,我都忘记我们有车了

    上前的脚步,就硬生生的止住了就要往回走,我刚一转身拂面而来一阵腥臭味。

    端着枪就是开,那枪狠狠的把我们刚刚待着的那小卖店招牌给轰了下来,虽然说都是凭借感觉,但好歹打断了对方一只手,我眼角一抽,右眼皮开始跳了起来。

    平时我右眼皮不会跳,应该说轻易不会跳的,但是遇见很凶的东西,就会有这样的条件反射。我添了嘴唇一下,上次眼皮跳还是在大明山。

    “二白,你开毛线枪啊后边”因为右眼皮突然跳,我一时间分了神,接着我只觉得一片冷冽的风在我耳边飞了过去,接着一阵恐怖的断裂声响了起来,我赶紧回头,一阵腥臭的血糊了我一脖子都是,我看见一个绿色的人形,脑地不见了,上边骑着个小东西,红彤彤的,我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耳朵的轮廓,和我昨晚见到他的时候是一样的,一副狼的模样

    。

    “救命啊”一阵鬼哭狼嚎,我面前跑过来了一个男人,我看着他的手臂已经开始蔓延开一阵青色,而且速度非常快,我想都没想,直接抽出了千机变,一刀砍下去,把对方脑袋砍了下来。

    “你做了什么”那中二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刚刚杀掉了准备变成丧尸的那个男人,一时间没有防备,被他一脚踹到了软肋,当下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被踢散架了要知道软肋这地方是最疼的,我立刻跪了下来,手上的千机变也摔了出去,痛的叫不出声音来,我只觉得下一秒要死了一般。

    “咔”

    我疼的直不起身子,耳朵都是“嗡嗡嗡”的声音,但是这啃噬的声音伴随着魏龙变了声音的尖叫还是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二白你没事吧”

    赵小孩终于赶过来了,伸手把我拉起来,但是我实在是太疼了,一时半会都缓不过劲儿来,根本就起不了身。我敢说这疼的都能比得上生孩子了。

    “赶紧上车”

    是老爷子的声音。我赵宇峰一把拉了起来,然后丢进了车后座去,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贴在我的脸颊边上,我已经没力气看了,我多想他疼着疼着就昏过去,但是这都是奢望。

    我小心的喘着气儿,每一次呼吸都是一场煎熬。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被踢骨折了,不然怎么会痛那么久。

    所幸两个小时之后,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我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也缓解了一些。

    车子停了下来,我暂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二白你没事吧啊感觉怎么样了”赵小孩下车就开了我这边的门,我本来靠在车门上边的,他偏偏去开我车门那边的门,要不是他语气那么急切,我都以为自己和他有仇了。

    因为没有车门的依托,我直接摔了下来,连同在我旁边的那小狼崽子也“骨碌骨碌”的滚下了车子去,他又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睁着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看着我们。

    “啊抱歉了二白,我刚刚忘记看车门了,没事吧骨头断了没有”

    赵宇峰说着就伸手摁我的胸口,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停停停,别闹腾我,好不容易缓过来,待会又给你摁疼了”我气若游丝的念叨了一句,还好这家伙是听见了。

    “薛小子,怎么样了”

    老爷子从副驾驶上下来,我想起昨晚好像是老爷子把车子开过来的,立刻就觉得老爷子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变得高大了起来,赶紧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爷子,虽然他不会开车,但是关键时刻,竟然也能把车子溜过来,真是令人感动。

    “暂时没事,就是疼的慌。”我自己找到了疼的地方,然后撩开了衣服,费劲儿的低头看,好家伙,一片淤青,还有一个鞋印无比清晰的印在我的衣服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