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拯救行动
    有意思为什么这样说我心里有些疑惑,然后又不是很想和这个男人说话,他身上散发出来我很不喜欢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不是我出自我自己的意愿的,怎么说呢

    我也有些说不清楚,总之是掺杂了好一些的奇怪的感觉。

    “你是注射了什么试剂”我把裤子套上的时候,问了出来。欧文翘着二郎腿,“嗯我吗你猜猜看。”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想猜,我直接转过头去,看着换好了衣服的黄金屋,黄金屋正在把枪支之类的放好,仿佛是感觉到我在看她一般,敏锐的抬起头来,“他他是苍鹰。”

    难怪,我说怎么见着他我就不喜欢,而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来,原来是黄金蟒的试剂在影响着我。

    兔子,蛇,还有其他一些容易被老鹰当做口粮的,都会比较害怕。

    我们几个利索的换好了衣服之后,欧文才扭扭捏捏的站起来,“走吧。带你们去找颜如玉。”

    我不知道黄金屋跟他做了什么交易,不过看来他小辫子被黄金屋抓得死死的,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欧文带着我们几个走了一条弯弯绕绕的路,一路上竟然畅通无阻,这样安全的环境下我却是越发的觉得很安,手习惯性的摸着我腰间的那个百姓公,虽然一张画好的都没有了,但是至少能够让我安心一些。

    “到了,这就这里,你们要上上一层去,我不能去,我身上有东西。”欧文晃了晃自己的手腕,我看到了一条银色的腕带。

    “好。”黄金屋点点头,准备上上一层,却被欧文突然叫住了:“喂,你还没告诉我东西放在哪里呢”黄金屋转过头来,丢给了欧文一个东西,正方形,有点像是魔方,我看见欧文的脸可以的抽了一下,“你犯得着用智能锁锁起来吗”

    “这是钥匙,东西在北郊罗布市,我家的地下室里面,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怎么去,上边有时间,如果我们没有出来,你就快逃吧。”

    欧文一怔,“如果你们不出来,智能锁谁给我解开”

    “那就不能解开了。”黄金屋轻笑一声,然后先往前去,我和双生也跟着一块走。留下欧文一个人再风中凌乱

    。我上楼的时候还隐约听见欧文气急败坏的声音:“该死的黄金屋黄扒皮”

    “黄金屋,你到底跟那个人做了什么交易啊”我好奇走了上去,问道。黄金屋瞥了我一眼,“肮脏的交易。”

    我:

    双生:

    这人什么时候学会这段子的,简直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我被她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只能沉默不语的跟着她一块走。

    我们身上穿着工作服,头上也戴着必备的面罩,要是我们分开了,还真是分不出谁和谁来。我们悄无声息的上了上一层,黄金屋随手拉过一辆推车,走在了前面,我们两个跟在后面。通道里面也有几个人,走来走去的,所幸穿着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的衣服。

    血缘线在黄金屋的身上,所以只要她看得见,我们也算是能看得见。

    绕了几个弯,我们到了一片灯光比较暗的区域,上边写着一些,比如兔子,狐狸,还有什么的名词,我想着应该是注射的药剂是什么就是什么。

    黄金屋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在一处停下了脚步,我抬头看着这扇门上面写的名词,只有短短一个字:无。

    “这里了。”黄金屋沉下一口气,然后伸手推病房门,推不开,好像有什么阻挡着一般。“怎么了”我急忙问道,她摇摇头,看了看四周,“让开一点。”我和双生都退开了一定的距离,黄金屋一个回旋踢,将那门一脚踹烂

    一瞬间,警报声也响彻了四周

    “糟糕”我下意识的叫了出来,黄金屋却争分夺秒的往屋子窜了进去,然后抱出来了一个小孩

    “赶紧走”黄金屋大叫着,小孩被她用一张被单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我也不敢多问,心里面却是震惊无比。

    只不过下一秒我就震惊不出来了,因为我们被包围了

    “啧啧啧,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叛徒回来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我定睛一看,竟然就是那个西装男

    黄金屋一听,干脆就把带着的头套摘下来,一张阴郁的苍白额脸暴露在惨白的灯光下,她直勾勾的看着西装男,还有后面匆匆赶上来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和赵宇峰还有许老爷子差点丧命了也救回来的那个西装男的妹妹哦

    “黄,黄金屋”女人好像瞧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立刻后退了一步,脸上都是震惊。

    “怎么,怕我”黄金屋冷笑了一声,“不应该啊,你针头扎进我手臂的时候挺狠的。”

    女孩缩了缩脖子,西装男冷眼刮了一下他,“真是没用的东西”

    “别光说人没用,宁致远,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黄金屋说着就掏出枪来,对着宁致远的方向就放了两枪宁致远早有防备,命令那些试验品站在他的前面去,抵挡住了黄金屋的进攻,我也双生也看不下去了,特别是西装男和他的妹妹

    我不是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是个坏人,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光是有人,也有神明鬼怪,这些我从小都知道的,而且长大了之后我无时无刻都在接触

    。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为自己添加一笔孽障,我活得总是小心翼翼的,想着替人消灾解难,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结怨,但是,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对,身不由己。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

    这两兄妹激起了我十足的杀人yuwang,如果不是他们,那要塞里面一城的人就不会死,要不是他们,很多的事情本来会很简单

    我上前去,对着宁致远的方向放激光枪,宁致远也不是吃素的,手下的动作很快,他也掏出了两把枪来,仗着有人墙挡着,所以他肆无忌惮。狭窄的通道里面都是尖叫声和枪声,有很多个注射了试剂的试验品朝着我们攻击过来,我只看清楚了在我正上方的那个竟然是一个螳螂

    他的手变成了刀子,锋利无比,朝着我的方向就劈过来我只来得及放一枪,却抵挡不住他砍下来的另一只手

    我猛然后退一步,只见一道影子跳了起来,凛冽的剑气从我面前过去,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通道,那螳螂试剂的人被双生一刀劈断了爪子,接着又是一刀,就将那东西给收拾了

    我正待喘一口气,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因为我正对面的宁致远两兄妹,竟然都长出来了金色的尾巴,和我之前突然发疯的时候一毛一样

    “他们也注射了黄金蟒的试剂”双生沉声说道。“阿白,你却对付那女人,男的我来”

    黄金屋被缠住了,我们要过去就要解决这两个最大的威胁。我拿着镭射枪点点头,朝着那个女人就开了两枪

    女人虽然托着长尾巴,但是身姿却是很灵活,手指甲锋利无比,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金黄色的鳞片,朝着我就抓了过来

    我怎么会让她如愿当下朝着她面门就是两枪她立刻躲了过去,粗壮的尾巴扫过一只大概是獾试验品,那獾撞上了化金门上,被碾压得稀巴烂

    我没有松懈,又是两三枪过去,将那女人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正待我再接再厉的时候,只觉得手腕一阵生疼,我被一个什么东西扫了过去,立刻摔了出去

    “阿白”双生朝着我大叫着,我摔得七荤八素,站起来有些困难,女人朝着我的方向大尾巴狠狠的攻击过来我手里面的枪已经摔得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时候我急忙从裤头抓起来了千机变,摁下了按钮,抵在我前面,一瞬间我只觉得虎口一阵发麻,疼的我那叫一个哭爹喊娘我脸上一阵温热腥臭,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糊了一脸,热乎乎的十分恶心,我赶紧爬起来,听见了一声哭喊声,我抹了一把脸上的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血

    宁致远的妹妹尾巴竟然被这次品千机变给砍掉了

    那女人没有了尾巴就好像没有了双腿一样,匍匐在地上哭喊着,我心中划过一阵悲凉,但是也被仇恨给充斥着,我几步上前去,一刀砍掉了那个女人的脑袋,手有点抖,却没有上次杀了洪彪的那种感觉。

    我看向双生那边,他也把宁致远逼到了绝路上,宁致远被砍断了两只手,他满嘴都是血,对着我们这边竟然诡异的笑了起来,“我就是死,也要让你们一块送命”

    “拦住他”黄金屋一枪崩了上来抓住她肩膀的东西,大叫着,但是我们的速度却没有他快,他用头撞向了墙壁上面的一个红色的按钮,一瞬间,四面的灯都熄灭了,“霹雳巴拉”的电光到处都是

    本站访问地址即可访问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