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准备工作
    “你小子别乱说话,哪里来的鸡。”我没好气的白了胡刚一眼,胡刚却急了,“真有!村长家特别多鸡!”“就是有也被吃完了吧?哪里还剩下?”赵宇峰明显也不相信,瘪了瘪嘴,啐了一句。胡刚不擅长说话,但是很有行动力,“我去给你们抓过来!”

    然后他跑到后院去了。这边的后院我之前也去过,丢了几张符纸,却没有能拦住那么多的坟头鬼。“我跟着去看看。”赵宇峰不太相信,也跟着过去了。没一会,他们竟然提着鸡就出来了……

    “哪儿来的鸡?!”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了,胡刚嘿嘿一笑,“他们家的鸡都养在地下室,白天的时候就赶出来,晚上就让他们进去,节省地方。里面有糠有水,不过也死了不少了,还有好几只是活着的,不过也快挂了。”

    “我把它们抓出来了,喂点东西我们就有鸡肉吃了。”破小孩三句不离吃,他屁颠屁颠的又到后院去,赶出来了五只快发瘟了一样的鸡出来,其中有两只公鸡三只母鸡,胡刚手上的那只也是公鸡。精神比较足,有了鸡之后我感觉更有把握的多,不然总是拿自己的精血还,多少都不够。

    “先给养着,等下我要的时候再叫你。小孩!把我往里面抗一下,我动不了了!”我叫唤了一声,破小孩一手的泥走过来,“得勒!”然后扛着凳子就把我抗进去了。我看着许老爷子还在找东西,于是我问道:“找到了吗?”许老爷子点点头,手上一团红毛线,“这个成吗?”

    “成了,这个挺好。”我也跟着点头,东西不足,开坛做法不成,我有些郁闷,胡刚这会弄了鸡之后金进来,我想了一下问他:“大明村里面有医院吗?中医院那种。”

    胡刚想了想,摇摇头,“没见有,不过赤脚医生就有,就住在隔壁两户。”

    我一想可能有戏啊,急忙对着许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你见多识广,应该认得朱砂吧?”

    “认得。”许老爷子点点头,“你想要朱砂?”

    “想,不知道那赤脚医生那边有没有。”

    “你和小赵在这里等着,我和胡刚去看看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我心里感叹着,虽然这一老不是我家里的,但是也觉得倍儿可靠。

    接着等朱砂回来我就能弄需要的东西了,这些个坟头鬼,我一定要全部都给收了,它们可没有少给我气受。我可是什么宅心仁厚的人。

    我和赵小孩有一下没一下的说话,因为距离近,不多时他们就回来了,许老爷子手里拿着一大包东西,看的我两眼发直,“这,这都是我要的?”

    许老爷子点点头,“正好有,不过成色不是那么好。”他把纸包给我递过来,我拿着这一包朱砂好像饿了好几天突然有一碗红烧肉摆在我面前一样,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

    有了这朱砂,就妥当了。

    “小孩儿,给我在里面拿两个碗出来。”

    “成。”赵宇峰进了去拿了两个瓷碗,我递过去一个给胡刚,“你帮我杀一只鸡,就刚刚那个,要血,别洒了。”胡刚脸一红,大约是想起了昨晚把我“琼浆玉露”都洒了的场景了,转身就走后院去了。

    “这个碗给我兑一点水。”小孩屁颠屁颠的在里面拿了水壶出来给我倒水,我看着量差不多了让他停手了,我随手掂量了一下,抓了一些朱砂出来,,泡水里,水瞬间就变成了殷红色。这时,胡刚也拿着个沾了鸡血的碗过来。

    “剩下的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我严肃的看着胡刚和赵宇峰,他们两个都正襟危坐:“说吧,二白,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你说吧。”

    “把鸡弄的好吃一些,我感觉我要补一补。”

    赵宇峰:……

    胡刚:……

    怎么了这是!为什么要用那么狠毒的眼神看着我!本来就是要补一补啊!刚刚午饭吃的什么破小孩你们没看到吗?土豆炖马铃薯,能补血吗?我控诉的看着破小孩和胡刚,最后两人还是被我的眼神攻势给攻沦陷了,拿着鸡烧水去弄了。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才在桌上铺开东西。一碗朱砂,一碗鸡血,然后是一卷红线。我把朱砂水和鸡血混在一块,排出了十张百姓公出来,用那只透明的笔沾了沾水,这个笔写出来的符纹行云流水,和我以前用的那支毛笔一模一样的,或许比那支笔更好些。

    我沉下一口气,写符纸要一气呵成,不然符纸能力会大打折扣不说,还可能会写废符纸。但是薛家符文,我就是闭上眼睛都能写出来。只是几下,我就把一张镇鬼符画了出来。

    我之前还有些担心鸡血行不行,没想到效果也一样,看来下次要随身携带鸡血和朱砂才行,不然遇上了紧急情况,每次都扎自己的血来写,也不知道要补多少血才行。

    许老爷子因为帮不上什么忙,又担心我有什么事情叫到没人在,他就在一边喝茶。半点影响都没有。我多写了几张符纸备着用,一共写了二十张。其中有十张我都折成了三角符,等双生和曹军回来了告诉我地势之后,就可以马上用上了。

    写完了符纸之后,剩下了一些朱砂和鸡血。我把那团红线放进去朱砂里面泡了一阵,然后换到了鸡血这一边泡,过了一阵,我感觉差不多了,就把它弄起来晒干。所幸现在天气炎热,虽然差不多日落西山了,但是太阳也是很火辣的。我洗了手之后小心的把朱砂放进了牡丹盒子里去,虽然合上比较艰难,但是好歹是放进去了。

    和许老爷子大爷一般的喝了一会茶,厨房里也传出了好闻的鸡汤的味道,我眼巴巴的看着有没有哪个乖孩子会弄个鸡汤出来犒劳犒劳我这个伤残人士

    。

    我兴许是比较天真的……

    胡刚和破小孩好像忘记了我存在似得,在里面大声的说着:“妈的这鸡汤好吃的舌头都要吃掉了!”胡刚的声音。“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做的!爷爷我以前就是凭借这手艺泡妞的!”赵宇峰的声音。“太厉害了!”

    别恭维了好吗,我耳根子都发酸了。

    “薛小子,外边的这红线成了吗?”许老爷子帮我看着外面的红绳,我回头一看,干的差不多了,“成了,帮我拿进来可以吗?”

    “多难的事?”许老爷子帮我把红绳从门口拿进来,我摸着红参,因为是跑了血的原因有些发硬,不过还行。我拿了桌子上的军用,裁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手腕翻了翻,不多时卷出来了好几条粗一些的手绳。做工有些粗糙,好歹是弄出来了。以前我学这个的时候,都不知道编坏了多少绳子,一恼火我就扯,短成一节一节的我又得重新弄。

    现在算是学有所成了吧。

    我一共编了六根,按照一人一个的。

    “许老爷子,这个你戴上,不管怎么样也别摘下来,能辟邪。”我先给了一个许老爷子,“戴右手上。”我嘱咐道。许老爷子接过来自己弄了上去,那手绳呈现暗红色,并不是那么难看。

    给了许老爷子一个,我自己戴一个,然后放好了两个之后,清了清嗓子,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手绳勒,谁要手绳啊?能驱邪的那种。”厨房里面的说话声立刻小了下来,接着胡刚和赵宇峰立刻窜了出来,“二白!你做好手串了?给我看看呗!”“兄弟!咱们谁和谁啊,那手绳是不是给我的?”

    “不知道啊,我就觉得现在好口渴啊好饿啊。”我晃了晃手上的手绳,砸砸嘴。看着胡刚和赵宇峰。“得勒!二白你等着我给你舀鸡汤出来!大碗的!”胡刚也不示弱,“我给你弄很多鸡肉的!”然后这两个二愣子就跑进去了。

    接着屁颠屁颠的端了两碗鸡汤出来,热乎乎的,闻着味道就很香。

    我给许老爷子拿过去了一碗,另外一碗自己吹了吹热气喝了起来。有点微甜的的口干特别舒服,喝了之后还意犹未尽的。

    胡刚和赵小孩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我,我乐了,也不想逗弄他们,就被手绳给了他们。

    “这手绳经过比较特殊的处理的,所以戴着一般的鬼怪没办法近身,你们放心吧。”

    “我是不是眼睛瞎了,我感觉今天二白好有安全感,很可靠的样子!”拿了手绳忙不迭的戴上之后,这破小孩双手捧住脸,两眼冒星星的说道。我觉得他真心挺欠揍的……

    “不是错觉,是大兄弟本来就很可靠。”胡刚在一边自顾自的点头,也把手绳给戴上了。虽然是好话,但是我怎么那么想要揍他们一顿呢?

    我喝了一口鸡汤,眯着眼睛看向他们,大白天的靠近些看东西是比较清楚的,虽然黄金蟒的药剂还在,不过我觉得应该能够在我死之前弄到解毒药剂才对。

    如果我弄不到,那西装男两兄妹也必须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