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战友变敌人
    “好多黑影!妈的都是些脑袋特别小笑的很怪异的男人!”胡刚身体在发颤,生意也有些发颤,这不怪他,坟头鬼笑的本来就很恶心,我担心那些个坟头鬼会再操控曹萌和梁晨志的尸体,气若游丝的对胡刚说道:“赶紧的把洞口封回来。”

    胡刚马上放我到边上靠着,然后去找石头把洞封起来,我靠着一刻扎人的松树,远远的看着那四个红色的身影。到处都是坟头鬼,我边上就有两只坟头鬼直勾勾的看着我,打量我十分心惊,他们应该是忌惮我身上的牡丹盒子,所以才不敢靠的太近,可是又想着如果我死了就能吃魂魄了,刚刚一定也是他们在压着我,就是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办法,不然我不会看不到才对。

    胡刚也不知道上哪里弄到了石头,他好像不受坟头鬼影响,如果我现在有柳叶片儿,我就能看到他身上的火是怎么样的了。他封好了那个洞之到我边上来,看着我神色十分凝重,“要不咱们先下去?”

    我皱着眉看着胡刚,“你说什么胡话呢?双生还在那里,那边还有三个活人,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朋友,这样丢下他们走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的……”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受够这个鬼地方了!你看看这些恶心的小头男人,他们一定也是鬼了!他们都没有影子!我不想死!”胡刚终于是爆发了,一个人总是有临界点的,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帮了我挺多的了

    。如果我带着他过去导致他也死了,那是我的罪过。

    “你从我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盒子。”我想了想,对胡刚说。胡刚微微发愣,一张脸别过去,嘴唇蠕动了一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他也不可能是故意的。这人和我认识也就短短几个小时,可能一天都不到,。跟他在一起的朋友,同学死了,他不崩溃才怪。能够忍到现在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你趁着我现在还有说话的力气,就快给我拿出来吧……”我现在连眨眼睛都觉得累的慌。胡刚听了我的话,赶紧的掏了掏我的口袋,拿出塞在口袋之中的盒子,我让他推开盒子,那一张黑符纸给我,他也照做了。

    我靠着树做了下来,手压不住符纸,胡刚就立刻捧住到我面前,“用这儿笔扎我的无名指,弄点血,能够写字的量。”

    胡刚点点头,“懂。”拿着那透明的笔好像担心会折断了一般,非常小心,扎了我的无名指,粘上了不少血,我已经痛的麻木了,根本感觉不出来,我握住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喘了粗气说道:“我拿着笔,你握住我的手,我说怎么画,你就顺着我说移动我的手,可别搞砸了……”

    “啊,这样,这样能成吗?”胡刚摇摇头,不赞同。“不成那你就没保障了,我画了符纸,让你走吧。”

    胡刚握着我的手,良久都没有说一句话。然后夺过了我手中的笔,将符纸也放回去,然后把牡丹盒子塞回我口袋中,“妈的,不走了!你说去我跟你一块去!娘的怎么样都是死!”胡刚红了一双眼睛,把我拉了起来,朝着那边的方向拉着我过去——仍旧用拖死狗一样的拖法。

    他们离我们这边有点距离,胡刚走的小心翼翼的,坟头鬼几乎占满了整个山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躲得坟头鬼,一个个穿着黑色的衣服,头小小的,眼睛特别大,一口牙齿咧着,看着我们的这个方向,但是因为牡丹盒子的缘故他们不得不走远一些。走了一小段,我能够听见一个粗重的喘息声,我和胡刚靠在一个岩壁上,瞧瞧探出一个脑袋去看那边的情况,果然,其他三人竟然就是破小孩,许老爷子还有当兵的曹军。

    他们几个刚刚从村长的家里跑出来之后竟然和双生对上了,双生的情况感觉很不好,我眯着眼睛看,虽然四周都是雾蒙蒙的,但是天上的月亮挺亮堂的,能够看得很清楚。

    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把。这我有印象,是我们之前在要塞的时候出任务兑换领用到的,十分锋利的军用,八英寸的长度,不是很长但是很趁手,用的好的话可以从身后直接要敌人的性命。不过毕竟是对付丧尸,这没有长刀来的利索。我之前在要塞看见一把就特别想要,这种刀不是很轻,很重手,握住质感十足,用来攻击丧尸最好了,刀子特别锋利,砍下去就跟砍西瓜似得一下一个。

    就是太贵了,没有买。

    现在特别后悔,早知道就买了好了,也不知道这要塞还有没有。那丧尸潮因为我们的缘故被引到了这里来了,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因为追捕不到我们而折返回去——希望没有吧。

    断了胡思乱想的念头,我继续看着外边的情况,说老实的我眼皮有些沉了,还是强打精神的,不然我很可能会再次昏过去。胡刚倒是好体力,刚刚哪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之后还能健步如飞,不愧是体育系的。要是咱们都活下来了,我一定要问一下他是不是练田径的。

    四个人打斗的很厉害,我脑海也在飞快的想着怎么才能把坟头鬼从他们的身上驱赶出来,思来想去,却只剩下一个办法——童子尿。在没办法接近这些人身上的视乎,只有童子尿才是最快的,不过这办法有利也有弊,有一些八字很轻额可能会不为所动,虽然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但是我就赌里面有八字重的!

    ……

    就在我想尿上一壶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好像尿不出来了。

    “胡刚。”我小声的叫了一下,胡刚转头看着我,“怎么了?”他压低了声音,生怕惊动了旁的几个。坟头鬼和人是一样的,毕竟最近的生魂越来越少了,自己都管不着,也不会告诉别的坟头鬼让他们来瓜分的,再者说了,这几个还上了身,如果没有高人做法将他们弄出体外,这坟头鬼也能操控他们的身体淹死或者是跳楼死各种死法,等着吃魂魄就行了。我觉得这几个坟头鬼应该是想上山来跳下去弄死破小孩几个人的。不过这方法挺笨的,你想想,直接在家里用个刀子割了手腕不就好了?

    “你能想办法让我上个厕所吗?”我问他。胡刚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你要上大的小的?”我真想翻个白眼,“小的,我要用一点我的尿……”胡刚立刻恍然大悟,“你是想用尿淋那仨孙子一头?”

    “对了。”我点点头,“赶紧的想办法。”

    “要不我给你吹个口哨?”胡刚说着就要吹,我急忙摇摇头,这吹口哨好像和说话不太一样,声音会大不少吧?要是给破小孩他们听见我,我们都要挂的,别看赵宇峰才是个学生,但是他很有力气的——我上次就被他掐紫过手腕,那曹军就更不用说了,当了多少年兵了,我被他劫持在地下室的时候差点没被勒死了。许老爷子老当益壮,一对三更别说了。这胡刚手上只有一把****,带着我半残不残的我,就是个累赘,就是他们不顾我,也会两败俱伤的,或许还是双生这边死了。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

    “那,我也没别的法子了,我这边又没有水,怎么办?”胡刚苦着一张脸看着我。“那你找个能装水的东西来,说不准找到了我就想尿了,到时候你再淋他们一头尿。”

    胡刚点了点头,在我边上找了找,最后把牡丹盒子拿了出来,“这边上救你一个容器了,要不要?我觉得应该不会漏水了。”胡刚推开了牡丹盒子,一瞬间我感觉十分微妙。

    但是现在又不是矫情的时候,下一秒指不定都死了,还想怎么样?

    “把东西掏出来。”胡刚点点头,推开了盖子,拿出来了里面的符纸和那支笔,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阿白,这,这符纸怎么那么多啊?”胡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拿出了一叠符纸出来了,但是这盒子里面竟然还有黑色的符纸。

    “等下,你把符纸都放进去看看。”我瞧见拿出来的符纸都堆得比盒子高了,这不可能的。胡刚听了我的话又把符纸放进去,这下却放不完了,只能放进去几十张左右的符纸。

    真是邪了门了啊!

    我舔了舔嘴唇,意识到这恐怕是个好宝贝。

    “这纸拿不完,装不了东西啊。”胡刚摇摇头说。

    “你会叠碗吗?用纸叠碗。”我问胡刚,胡刚用看神经病额眼神看着我,“有哪个男的没事学用纸叠碗的?

    我被他的话噎了一下,“那你随便,弄个能装东西的形状出来,不然咱么也没办法了。”胡刚这才点了点头,捣鼓一叠纸张。用了倒是没有多长时间,就把一个歪歪扭扭的“碗”弄出来了。好在这个碗丑是丑了点,却挺深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