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童子鸡
    这一觉我睡得并不踏实,我只觉得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梦被塞进自己的脑袋里面一样,一个梦还没做完,就跳到了另一边去,然后没有睡多久我就惊醒了。   我首先看了一眼离我不远的面具男,他还坐在哪里,我严重红扑扑的一片,倒是能看到他坐着的姿势。我舒了一口气,边上飘过来一阵刺鼻的味道,十分难闻,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谁的——胡刚身上传来的。

    胡刚边上东倒西歪的靠着一个瘦瘦的身影,应该就是梁晨志的,再边上就是曹萌的。一个都不少,也没有多什么,我舒了一口气。浑身累的很,我就光躺着不动弹了。抬头看着黑漆漆的顶,其实我看不见什么。但是又睡不着,闭上眼睛只觉得耳朵都是嗡嗡嗡的声音。

    地上躺了好一会,我才爬起来,双手都很酸疼,不过我想应该没有拉伤。

    兴许是察觉到我醒过来了,面具男靠了过来,要不是我能看到他的红影子,我都要被他悄无声息的动作吓到了。这人真的是能够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了。

    “醒了?”他压低声音问道。我点了点头,“我睡了多久?你要睡一会吗?”

    面具男摇摇头,“不用。睡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面具男掐着时间,说道。“才半个小时吗?”我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想着自己还真是睡不稳当。

    咂咂嘴之后我就靠墙壁上去了。待会恐怕要把他们都叫醒了,赶紧的上上一层去,然后从山顶逃跑,生的夜长梦多。而且我还要出去找许老爷子和破小孩,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对了,那么久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我突然想起来,一直都管这个人叫做面具男面具男的,相处那么久了也没问过这个人。

    “双生。”面具男倒是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名字配着这个人还真是不怎么贴切。他是那种高挑类型的,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防爆服,戴着个诡异的面具,让人看着有种距离感,而且他当初出现的太巧合了,我根本摸不清究竟是什么人。

    面具男报完名字之后我感觉就没什么说了,一瞬间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的状态之中,我干咳了两声,“那什么,双……生啊,你怎么总是戴着个面具?”我倒是挺好奇这个的,双生用那张戴着面具的脸对着我,我看不见面具,所以模模糊糊的看到他的红通通的脑袋,有些瘆得慌。

    “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喜欢就戴着

    。”双生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

    ……

    所以你吃东西的时候真的能吃到吗?还有喝水,还有这看景要往哪里看?呵呵,我忘记了这人是有****眼的,不然怎么知道这山有五层?

    我自讨没趣,干脆不说话了,坐着休息一下。

    之后不久,曹萌也醒过来了,剩下梁晨志和胡刚我也都一一叫起来了。

    起来之后修整一下,我们几个往唯一的路走去,这段路走得那叫一个艰难,首先,我们没有任何的照明工具,其次,我们不知道这道路上会有什么出没,甚至可能那食人蛛混进来了我们都不知道。但是路还是要走的,走,就有希望,不走,就没有希望。

    我们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看到了一扇门,对,在黑暗之中看见的。那门边上边有两颗泛着幽幽光芒的石块,和我之前进来的时候看见的石块是一样的。我和面具男一块上去,查看了一下这扇门。

    “这是能上第五层的门吗?”曹萌询问道。

    “不好说。”我摇摇头,“这里我们谁都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这门是做什么用的。兴许门里面还有门呢……”

    “哎!兄弟这话别乱说,忒邪门了啊!”没想到胡刚那么忌惮这些事情,当下瞪圆了眼睛看着我,警告我不要乱说话。好吧,是我错了不该这个时候吓人。

    “这门上边有什么图案在,你来看看。”双生朝我招招手,我走了过去,借着幽幽的光芒看那扇门。上边的画已经掉色很严重了,又晕染开了不少,还画的很抽象,我看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才终于得到了一些线索。

    “说的是纯阳之人才能打开这扇大门。大致意思是这样的,后边还说了一些打开门之后会怎么样的,我都看不清楚了,也说不上什么来。前面说的一通解释的应该是这扇门,晕染开了,我看不清楚。”

    双生点点头,问我道:“纯阳之人指的是什么?”

    “纯阳之人,三把火旺,刚气十足,八字稳重,阳年阳月阳日生人。不过现在没有那么中的年纪了,大部分人占个阳月阳日八字够重都算了。”我不太算纯阳之人,因为我八字比较轻,而且我就只占了一个阳月,三把火也不是那么旺。

    啊,对了,“胡刚,你应该能推开这扇门才对,你试试看。”我侧了身让胡刚过来,胡刚点了点头,我袖子本来就被扯了一个,现在扯多一个也没关系,也不知道这壁画会不会我触碰到的那个一样?

    胡刚接过我的衣袖,缠在手上几下,沉了一口气,伸手就去推那扇门,接过用出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有推开门。“兄弟,这不好使啊!是不是包着手不成啊?”胡刚甩掉了我的衣袖,直接伸手贴了上去,我还来不及阻住,他就在奋力的推门了。

    依然纹丝不动。

    不过能够证明一点,这扇门除了打不开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要不我来?”梁晨志嘴里还含着我老薛家出品的三角符,说话模模糊糊的,我想着也只能这样了,点了点头让他去推一下。得出了和胡刚一样的结果,根本无法推动。

    我摸着自己的下巴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了,纯阳之人……

    对了,纯阳之人还有一个条件,就是童子身

    。

    “你们里面谁还是童子鸡的?出来撒泡尿试试看。”这个方法应该可以才对。

    “童子鸡?”胡刚愣了愣,随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什么,我不是处男了。”

    “你不是才大学吗……啊对了,大学生是成年了。”我干咳了一声,,关切的目光看向梁晨志,梁晨志摆了摆手,又不是……

    “双生啊……”

    “我不是。”双生回答的快准狠,我还没说完呢,他就打断了我的话。

    简直了。

    我沉默了半晌,“你们都撇过头去。”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他们几个看我的而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猴子似得,特别是胡刚,反应最大:“兄弟!你还是个处啊?!看不出来啊!长着挺帅的怎么就不交女朋友呢?”

    “转头!”我狠狠瞪了一眼胡刚,胡刚嘿嘿一笑,好像觉得我竟然还是一只童子鸡的事情十分好笑一般。

    真是流年不利,我提了提裤子,瞥了一眼,发现双生还对着我这边,我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之中蹦出一个字来:“看什么看,你戴面具能看到吗?”

    “能。”

    “能看到你还不转过去?”然后我如愿以偿的看着他转过身去。

    我脱下裤子尿了一门,心中简直憋屈。

    不过我猜的没错的是,这童子尿还真的是有用的,那门突然就开了一条缝隙来,我急忙拉上裤子,“门开了!”他们几个立刻凑了过来,“**还真开了!你那尿是火箭吧撞开了门吗?!”胡刚胡言乱语十分震惊,我对这样的比喻还以一个嘴角抽搐,“我进去探一探。”

    “我来。”双生倒是拦住我了,我想着后边好像也不能少人,于是我到了后面去,扶着曹萌起来。刚刚那一通跑,导致梁晨志手软腿软,现在也不知道恢复过来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应该就是我背曹萌了。

    双生在前面开道,推开了门,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大门敞开之后又是一片浓郁的黑色,他小心的走进去,接着是胡刚,梁晨志,到我和曹萌。他们都进去之后,我看着外边的那个发着幽幽白光的石头,也只有拳头大小,我伸手抓了起来,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拿起来了,而且还是亮的!

    “拿着这个,我去拿另一个。”我把石头塞给曹萌,曹萌点头,我又去拿了另一个,好当做照明来用。

    别说,有了这两个石头照明,还真是真切了不少的。

    面前的路和外面的甬道很像,不是很宽敞,我们往前走着,大概走了三四分钟左右的路程,面前又出现了一扇门,饿那门竟然露出了一些光亮来。

    看来是开的门,接着石头的光亮,我瞧见了双生用大****拉门,只是一下,就拉开了。

    门突然就打开了,一阵刺眼的白光照到了身上,我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复又艰难的睁开,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山顶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