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食人蛛
    我只来得及叫唤那一句,所幸胡刚冲动,还是懂的分寸,停了下来回到了我边上去。面具男过来搀了我一把,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神情复杂的看着身上红色在渐渐消退的李博文。虽然我一度想要这个娘娘腔死,可是现在人真的死了之后,我又感觉到了一种无措和彷徨。

    “这,这怎么办啊?”梁晨志问了一句,他边上坐着的是已经愣怔完了的曹萌。真是难为这个女孩子了,本来在绝境之中就被自己男朋友各种嫌弃了,结果现在男朋友真的死了,她肯定也很伤心,毕竟是相处了一段日子的了,女孩子心思嘴细腻,想东西也多。

    “金婉婷被脏东西附身了,我们几个活人最合胃口,不用找她她也会回来找我们,你们要注意防范,至于梁晨志……”我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弱鸡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关键时刻还是面具男出来给我打了圆场,“他已经死了,带不出去。我们没有多余的体力背一具尸体。曹萌。”

    被点名的女孩抬起了头,火光下她眼睛有些红,但是却没有泪水,她扯出来一个难看的笑容来,“我知道,我会好好活着的。”接着我们商议了一下,决定沿着墙壁继续往前去,这地方十分诡异,起先是我被那壁画给晃着了,现在是金婉婷被鬼上身,也不知道继续向前会有什么。

    我心中有些不安,又往口袋里面掏那卷红绳,想要给我们几个做个简单的护身符,就好像我在村长家里面绑住了脖子,双手腕,双脚腕那样,这样能最低限度的防止小鬼上身

    。但是真实邪了门了,我明明就把红绳放在了口袋中了,这会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我因为找东西,动作慢了下来,渐渐的也从走第二个落到了后边去,嘴后边的是胡刚,他提着个****,问:“兄弟怎么了?掏什么呢?”

    “我之前进来的时候口袋有个东西,找不着了。”

    “是不是丢了?”胡刚问我。我摇摇头,心说应该丢不了才对的,因为我明明就压在了口袋最下面,就是掉,也应该是打火机和烟先掉出来才对,怎么这红绳就不见了?

    “咔哒——”

    我正疑惑呢,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声响,我立刻就停下了脚步,胡刚见我停下来不走了,“这又是怎么了?”“你听见脚步声吗?”我问胡刚,胡刚摇摇头,接着支楞起耳朵听,四周安静的很,要说脚步声,,前面的梁晨志脚步声就很重,面具男的倒是很轻,胡刚的脚步声也不小,就是怎么那么奇怪了呢……

    这个脚步声有些拖沓啊。

    “没什么声音吧?怎么又咋咋呼呼的了?”大约是因为刚刚那个弱鸡死了,所以大家的心都是十分难安定,胡刚虽然看着五大三粗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其实他应该有些心底犯怂了。

    我想着还没确定那究竟是不是脚步声呢,于是我也不管了,“算了,应该是我听错了吧?”我这样说道,胡刚也跟着点头,“走吧,他们都在前面等着我们呢。”胡刚说着就先走到前面去了,他刚上前去,那个脚步声又想起了,这会特别近,我听得那叫一个一清二楚,“啪嗒!”紧接着一滩黏糊糊的东西劈头盖脸糊我脸上,我心中大惊,急忙退到一边去,“有情况!”

    听到我的声音,离我最近的胡刚跑了过来,急忙询问我道:“怎么了这是?”面具男的火把也跟着过来,梁晨志看了我一眼,眼睛都睁大了。我急忙伸手抹了一把我的脸,发现一片血红,泛着铁锈味,十分腥,竟然是一大滩粘稠的血!

    “咔哒——”那声音又来了!我发誓这会真的没有听错!就是这个声音!

    “在上边!”曹萌突然叫着,我立刻抬头看,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它嘴里好像叼着什么,啃得津津有味,仿佛是知道我们发现了它,它竟然也不逃窜,嚼着那骨头“嘎吱”作响,我心说这肯定就是金婉婷了!

    她吃着的很可能是刚刚被她咬断脖子断气了的李博文!

    “**!那是不是金婉婷!”胡刚大叫了一声,红色的影子突然就将嘴里的那吃剩下的人丢了下来,上边是一个圆弧形天花板形状的,我已开始都看不真写,这会发现上头竟然有一个一个的长圆形的东西,被什么层层叠叠的给裹住了,我再看,发现金婉婷已经从天花板上下来了,我急忙把胡刚往边上拉,胡刚快不过**下来的东西,他条件反射的就是狠狠一脚,把李博文的尸体踹到了一边去,发出了好大一声“砰!”的响声!

    金婉婷从天花板上扑下来,正好是我这个方向,因为刚才李博文的尸体突然掉下来,我拉住了胡刚的手,没想到这厮现在抓着我的手腕不放,我大叫了一声:“你丫的快放开啊!要命啊!”胡刚闻所未闻,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懵逼了,也听不到我说什么,拿着刀的手都在打颤。

    金婉婷带着一阵腥风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来了,我进退不得,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金婉婷扑过来的时候,一把火“呼!”的一下在我面门扫过,金婉婷怪叫一声跳到了另一边去,稳稳当当的趴在上边,龇牙咧嘴的看着我们,面具男已经站在我跟前了,手上递过来一把火把,“拿着

    。”他点燃了好几个火把,我们本来想说留着慢慢点的,看来现在是不行了。我深深呼了一口气,五个火把都电点上了之后,亮堂了不少,四周也看的更清楚了一些,天花板上边的东西我也看到是什么了。

    “我的天!这是什么?!”曹萌惊呼出声,抬头看着密密麻麻的蜘蛛,还有大大小小的黑色的蜘蛛,害怕的发起抖来。看到这最小也有海碗大,最大却跟村长厨房里水缸一样额蜘蛛,也是浑身发麻,没想到我们竟然闯进了一堆蜘蛛的巢穴之中了!

    密密麻麻的蜘蛛爬上爬下,上边垂下来一个个的长圆形的东西,有几个我倒是看出来了,竟然是人,它们储备人做粮食!

    “是食人蛛,你们要小心,别被咬了。”面具男沉下一口气,“这食人蛛已经是灭绝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见到,它们身上有很强的毒性,几乎是一下就能无声无息的置人于死地,我想李博文是因为这个死的。”

    看不出来面具男懂的还挺多,只是这神坛也太**了一些吧,养着食人蛛?不然这暗无天日之中,哪里来那么多的人供他们食用?恐怕这大明村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闭塞的很,所以人为饲养食人蛛的可能性极大,或许他们人为这食人蛛是什么好东西,或许是神明,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那,那婉婷是怎么了?”曹萌咽了一口唾沫,我看过去,金婉婷身上一万是红扑扑的一片,但是在腰腹之中已经插出来了四对毛茸茸的长腿,那根本不是人的,而是蜘蛛了!

    “食人蛛有同一个母亲,蛛后,这蛛后活到一定年岁了就会死,到时候只要借助人的生气活下去,能够再活十年之久的。”面具男舞动着手中的火把,让蜘蛛忌惮,“看来金婉婷是被蛛后寄生了。”

    他话一出,我们都一片死寂。

    “她活不成了,我们赶紧的离开这里,火把灭了我们都要完蛋。”面具男严肃的说道,其他人都不说话,只点头。我拿着火把在最后面,我前面的是胡刚,再来是背着曹萌的梁晨志,最前面的则是面具男,我们沿着那路跑起来,后面金婉婷却是不急不慢的跟着,感觉像是十分志在必得的样子,我后背又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浑身发寒,打了一个颤。

    这食人蛛悄无声息的钻进人群,然后附身在别人的身体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一段路走的十分艰难,我们绕了一圈之后,发现竟然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就是刚刚我们进来的那宽大的阶梯,难不成这里只是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地方吗?我们几个人都傻眼了,就连面具男也不做任何的声响。

    “啊!怎么办!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头一个忍不住的是梁晨志他把背上的曹萌都丢了下来,双手抱头子啊那里喊叫着,抓着头发歇斯底里,“怎么办!怎么办!”

    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尖,现在更不用说了,就好像有一个高亢的女高音在你耳边一直晃荡,喊得我头都疼了。胡刚也是受不了,过去踹了一脚给这厮,“叫什么叫!想死啊!”

    “我们都要死,我们都要死了……”梁晨志有些疯魔了,使劲儿抓住头发拉扯,一双眼睛睁得极大,仿佛要掉出眼眶一般,令人惊悚。我咽了一口唾沫,凑近了一些,“面具男,你看到底是哪里不对?怎么会没有出口呢?这不是有五层吗?”

    面具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