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地狱
    等到再次睁眼的时候,我以为他已经来到了地狱,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他还活着,只不过他被藤蔓紧紧地绑着,动弹不了。

    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没法动弹,甚至他越挣扎,身上的藤蔓会绑的越紧,似乎想要就此陷入他的身体里,因此我便放弃了继续挣扎的想法,转而抬头观察自己所在的环境。

    他现在似乎身在一个山洞的深处,不过山洞的深处并不是一片乌漆麻黑的,反而是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显得整个山洞格外的阴森可怖,我定睛瞧去,原来是山洞中央有一颗巨大的心形的东西,它散发着那股诡异的红光,而且还在有规律地跳动着,活像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

    这颗心脏样的东西周围并没有任何的保护罩,反而像是被人随意摆在那儿似的。然而,这东西的表面浮着一圈一圈血管一样的东西,一直伸进山壁。这个组合却是格外的丑陋。

    对于这么一个巨大的跳动的心形物体,我莫名感受到一股从脚底到头顶的凉气,这东西给他一种格外邪恶的感觉,似乎这东西不毁灭会有什么别的大事发生。

    只是,他现在被绑的如此紧,让他怎么把那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心形物品给彻底消灭

    也许只能试试那个办法了我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里面满是坚定。手指却是轻轻动着,在捏了一个法诀之后,我咬破舌尖,挤出血吐到绑着自己的藤蔓身上,很快,藤蔓直接化成了一股青烟消失在空气中了。

    没了藤蔓的支持,我被狠狠地摔向地面,他眼疾手快地将自己全身团成球状,减缓了冲击的力量。安全着陆后,我下意识地摸向怀中,然后脸上浮现了一抹苦笑那根变异藤蔓居然把他的匕首给收走了。

    不过,我脸上很快出现一抹腹黑的笑容:哼,难不成你以为他会傻到身上只带一个工具吗这么想着,我从自己的左大腿上又拿出一把短匕,与之前的似乎并无两样

    。

    我知道他现在必须速战速决,毕竟刚刚他用法术解决了绑在自己身上的藤蔓之后,那根给他下套的藤蔓必然会感受得到,也定然会很快赶到这儿来,那么,留给他处理那颗邪恶心脏的时间不多了

    因此,我选择了他所学过的法术中破坏力最大的那一个,这次,他是直接将舌尖的血珠喷到了手中的匕首上,然后在空中画了一个奇怪的符,紧接着,他飞快地冲向邪恶的大心脏,就在这时候,变异藤蔓也出现了

    就在焦急的变异藤蔓即将成功阻止我的动作的时候,我已经将匕首成功地插入心脏中,一瞬间,心脏似乎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变异藤蔓瞬间枯萎。

    头顶的山洞突然开始摇晃了起来,碎石子纷纷落下,我知道这颗心脏大限将至,飞快地将匕首全部插进心脏里,再冲出洞口。

    就在我冲出洞口的那一瞬间,他身后的山洞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即使没有回头,我也知道那个山洞塌了

    解决完这一切,我又去旁边没被毁掉的山洞,搜罗出好多没被毒害过的精神体力恢复剂,匆匆恢复了体力,然后把剩下的全都打包起来背上。

    确认了一开始的那根变异藤蔓真的被灭亡之后,我心中就像放下一颗大石头似的,抬头看看天空,竟然已经到了晚上了,他便决定就在旁边的山洞里休整一晚,今晚这儿他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了,因此也终于能睡个放心觉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我背上包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片废墟,重新踏上他的征程。

    没有多久,我就遇上了一大片的玫瑰花,开的娇艳无比,只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更何况,之前的食人花经历早就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再加上,他从小就知道一句话越美丽的东西往往越有毒,因此,他现在对于这片玫瑰花海总觉得不知道怎么处理。

    绕道过去然而想要到花海的对面,那就势必要从玫瑰花中过去,绕道只会去与他的目的地截然不同的地方。

    可是直接过去他还不知道这里的杀机是什么,不过,他应该可以用别的东西试试。也许,这样他可以弄清楚所谓杀机的真相。

    这么想着,我从包里拿出一管空的试管,然后朝着玫瑰花的上空扔过去,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我终生难忘

    玫瑰花似乎觉得自己的领空来了新的食物,拔根而起,绽开花朵冲向试管的方向,只是它们的底部的情形却是一览无余,下面竟然是累累白骨而玫瑰花对于它们的下面被暴露的事实并没有任何感觉,反而是努力想要抢夺那根试管,离试管最近的玫瑰花张开了花朵,露出里面闪烁着冷光的尖利牙齿,“咔嚓”一声,就将试管咬碎,然后花瓣包裹住牙齿,似乎在努力吞咽消化着试管的碎片。

    旁边的玫瑰花见试管没有了,只能不甘地重新将根须插回下面的土壤里,可是又有些饥饿,便从身下的土壤里拽出一根根血肉模糊的骨头,花瓣彻底打开,露出其中隐藏很深的雪白锋利的尖牙,将带着模糊血肉的骨头塞到那张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着,仿佛在吃法国大餐似的,然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磨牙的声音却是暴露了所有。

    变异玫瑰花们吃完了骨头之后,饿了就继续从身下拿,仿佛它们身下有个无限的供货渠道似的。

    过了很久,我都没从玫瑰花的牙齿中反应过来,我只觉得我的三观一直在被颠覆,曾经以为只有食人花才会凶残的食人,可是现在呢,连玫瑰花也开始了凶残的变异了

    。

    可是,不管玫瑰花怎么变异,我终究是要过去的,然而,照眼下这种情况,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做才能安然通过。也许刚接近就会像那根试管一样被它们抢着分食殆尽。一想到刚刚看到的场景,我只觉得浑身发冷。

    可是,让我就一直坐在这等死也不是我我的风格,因此我一定要想方设法,越过这片充满着残忍血腥的玫瑰花海。

    犹豫了片刻,我尝试着用匕首将离自己最近的变异玫瑰花给砍断,然而我的匕首刚刚接触到玫瑰花的躯体,那朵玫瑰花突然暴起,然后抖了抖茎干,身上的花刺直直地朝着我飞去,我由于没有防备,再加上躲避不及,有好几根刺直接扎到了我的身上。

    我迅速退后,然而,在安全区以内,我终究忍不住了,就这么双腿一软,跪了下去。摸着没有了知觉的右腿和左手,我明白了这些玫瑰花的花刺都是带有剧烈的麻痹作用的。

    然而,等我抬头看向刚刚那朵玫瑰花的时候,竟然已经开始凋谢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朵玫瑰花头顶的花瓣全都脱落了,掉在地上,而本来绿油油的茎干也像是脱水似的,很快就瘪了下去,变的灰蒙蒙的,失去了生命。

    看到这一幕,我琢磨着,是不是这些玫瑰花的弱点就跟蜜蜂一样,当身上的刺失去后,它们就会迅速死亡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我就有方法能够安全通过这片危险花海了。

    我突然又回忆起当初变异藤蔓的高防御能力,眼前一亮,就准备回头去找找那些变异藤蔓是否还在了。

    然而,等我匆匆赶过去的时候,留给我的全是失望,看来想要穿着变异藤蔓制成的盔甲度过玫瑰花海这个方法是不可能了。

    这条生还的道路被否决了,那么我还能怎么办我突然有些迷茫,只好坐在旁边,双眼无神地观看着变异玫瑰花啃骨头。

    看着看着,我的眼里的光彩一点一点恢复了,然后右手握拳猛地砸到左手心我想到一种可能的办法了

    想到就去做,我右手撑地,从地面迅速弹起来,这次依旧是找到一朵离我最近的玫瑰花做实验。

    这次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往那朵玫瑰那里扔过去,等到对方完全露出牙齿以及里面柔软的腔壁的时候,将手中的匕首迅速扎进去,然后迅速后退到安全地带。

    被扎到的玫瑰花在外物碰到柔软的腔壁的时候,想要将身上的花瓣重新收拢,然后下意识地甩出身上所有的花刺。

    这一次,由于我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因此这些花刺一点都没伤害到我,第二朵变异玫瑰花又丧生了。只是这次,我却没有前一次成功的高兴,反而有些丧气。

    我两次都找到了变异体玫瑰花的弱点,但是这些弱点不适合大面积地对付这些玫瑰花,只能一朵一朵地对付,若真要这么干,还不知道要搞到猴年马月才能解决了这些该死的玫瑰花。

    哎,如果这些植物能用一把火直接烧了多好,等等,火烧我想到这个办法,眼前一亮,继而又变暗了,我身上没有打火机,也没有燧石,而且,就算有这些工具,这里面的植物,应该不像普通的植物一样能够轻松被普通的火烧了。

    我该怎么办我紧紧揪住自己的头发,绞尽脑汁想要找到方法。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